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章 小丫头沫儿

作品:倾爱:穿越之暖雪天下 作者: 浅。。 更新时间:2017-12-07

  

  当然了,这都只是些假设而已……

  而若以上的种种,若都不能成立的话,,我们的苏童靴呢,还有最后的后着。那就是,扔下一纸休书,休掉那个花心的越国八皇子,然后,脚底下抹油。从此,他走他的阳关道,苏暖雪过她的独木桥。

  只是,苏暖雪记得,苏子健曾经说过,那个所谓的越国八皇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单单看在她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十几个妃子,再加上长年眠花宿柳的,貌似没多少时间和精力烦她吧!

  苏暖雪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至所以然来。最后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想到这里,苏暖只叹自己命苦……是哪一位仁兄说过,这古代的钱,上街都能拣到大无宝?

  可是,她苏暖雪实在算不上运气好,这不,谈了一笔生意,都死了无数细胞。

  唉,真是命苦也。只不过,苏暖雪并不是个想不开的人,而且,这命苦,也不能怨政府不是?

  再者,只要一想到她苏暖雪马上就要由一个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变成一个腰缠万贯的小老板了……呵呵,希望在前方,不是?

  当然了,这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个“小受”。苏暖雪心里想着,什么时候,再抓一个小美男,来,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的,那生活,可真的完美了。

  想到这里,她嘿嘿地笑:美男,快来和本姑娘生个娃吧!

  这样想着,苏暖雪又重新在躺椅上倚了下来,顺口招呼道:“那个……沫儿,来帮我按摩按摩罢,要知道,你家的床,可真难睡……”

  说来,倒也不是苏暖雪挑剔。

  虽说,在沈御史的府上,除了管家、沫儿,还有沈御史,个个都当她是大病初愈的苏家大小姐,恭恭敬敬。

  但,硬邦邦的木板床,睡得苏暖雪腰酸骨痛,叫苦不已。这不,闲下来的苏童鞋,她有些怀念二十一世纪的席梦思了。

  这古人啊,说他不好呢?他可真是大智若愚,不好糊弄,而且,动辄出口成章,说话,也是一串一串的。

  但是,毕竟生活在于积累,所以,对于享受这一块,他们啊,相比自己这个现代人,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啊。

  看来,若真的出了那个越国的什么八皇子府,她第一时间,就要为自己设计一张舒适的大床才是。

  苏暖雪的话,没有人回答。

  此时,那个叫沫儿的小丫头,正满心不悦地帮苏暖雪“打扫战场”。听到苏暖雪召唤,她停下手来,鄙夷地说道:

  “你,还真将自己,当成我们小姐了?”

  “哦?这话怎么说?”

  这话,问得煞是有趣。小姑娘的神情更是可爱。苏暖雪不由莞尔一笑,哟,这个小丫头,是在嫌她鸠占雀巢呢。

  “哦什么哦,不就是一个讨饭的,然后穿了小姐的衣服,占了小姐的地方,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我呸!”

  那个叫沫儿的丫头,是苏暖雪的大丫头,一直陪着苏暖雪长大的,长得是伶牙俐齿,模样小巧。她一番话说出来,更象如珠落玉盘,清脆冰冷。

  不得不说,苏暖雪喜欢这姑娘!可是,她更知道,若是收服不了这姑娘,这添堵的事儿,以后会经常有!

  更重要的是,苏暖雪需要有人帮自己的手。这沫儿,就是不错的人手……

  “那,依你之见呢?”望着沫儿的义愤填膺。苏暖雪笑眯了眼,她淡淡地打量着,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孩儿,静静地问道。

  看到苏暖雪竟然没有,恼羞成怒,沫儿一时愣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才好。

  苏暖雪垂下头来,把玩着腰间的玉佩,“好心”地提醒沫儿:“要不,你和御史大人说说,说我不是你家正牌的小姐,这赶我出府,让我打哪里来,回哪里去?”

  那块环形的玉佩,中间是一朵精致的墨池,玉质温润,玲珑剔透,一看就是上品。

  苏暖雪望着这块,据说是越国的八皇子越殒天送来的聘礼,价值连城。

  这话,虽然苏暖雪不信,可是,此时却心里衡量它的价值,若有一天跑路,也许用的着。

  苏暖雪一番话,说得沫儿立时哑口无言。

  她本来想逞一时之快,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可再看看苏暖雪手中的玉佩,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了,脸色立时煞白。

  她怎么就忘记了,苏御史曾交待过,留下她,是因为她跟小姐时间最长,最了解她的生活起居。而且,苏御史曾交待,苏暖雪一旦入住,就是苏家大小姐,任何人不容置疑。

  她清白地记得,原来跟在小姐身边的小花、小莲,就在苏暖雪入住的那一晚,全部不见了踪影。

  “这小姐上吊了,丫头倒还活着,又或许说,我明白应该问问御史大人,是怎么回事?”

  苏暖雪站起身来,自言自语地说道:“听说,你家主子为了找我这样的,可花了不少的功夫,也是的……这扮小姐的人呢,是难找点,可这小丫头呢,可就一抓一大把了……”

  苏暖雪的话,没有说完,她只淡淡地。仿佛望着沫儿,又仿佛望到了不知何处的远方,眼神冷淡至极,似带了少少的迷惘。

  听了苏暖雪的话,沫儿“扑通”跪了下来,不住的叩头:“小姐饶命,沫儿知道错了,还请小姐饶命啊!”

  “你知道的,我不是你的小姐!”

  苏暖雪弯了弯唇,望着不停磕头的沫儿,只淡淡的说了句:“或许,你更想侍奉在你家小姐左右?”

  听到那样的话,沫儿的头叩得更响了,侍候在她家小姐左右?可不是让她去死?

  沫儿这才知道怕了,她的身子不停地发抖,只求苏暖雪饶命。

  过了半晌,苏暖雪才扶起沫儿,忽然叹了口气:“沫儿,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你和我,早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吗?”

  “沫儿明白。”在苏暖雪的扶持下站起身来,沫儿小声说道。她何尝不明白,留下她,只是为了帮助苏暖雪掩人耳目,若有一天苏暖雪无用了,她也就无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