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章 只因为你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3

  时间被无限的拉长,每一分每一秒,谢双梧无法动弹,唯有胸腹间的疼痛,在诉说着在没有氧气,她就会死去。

  原以为海水的颜色如沧月岛上所看到的一样,是能荡涤凡尘的碧蓝,当此刻在海底看到被旦启号下沉的漩涡而搅翻的海水,谢双梧才发现原来失去了太阳的光辉,表面的掩饰,原来海洋竟是如此的冷酷严寒。

  仰望着上天,本呆滞般睁着的双眼因为缺氧无力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像是对上天的绝望,更像是欣慰。

  这一次回海镜城中心的燃曦医院复查,哥哥本打算自己和她一起,可是自己害怕邯郸医生的言行会让哥哥发觉她其实已经知道一切,所以她拒绝了。

  哥哥也曾要让慕容瞭踪随同,可是自己更害怕会得到他的同情,她不想要。

  还好,自己拒绝了,幸好,死去的只有自己,一条不会让人始料不及逝去的生命。

  世界在陷入完全的黑暗前,谢羽飞看到有点点湛蓝色的星芒在黑暗中划过,就像是传说中能让人愿望成真的流星。

  想要睁开双眼看个真切,却还是无力的闭上了。

  慕容瞭踪。

  心只来及叫出这个名字,愿望只开了个头就夭折在一片虚茫中了。

  最后的感觉是腰肢被紧紧箍住,海水似乎暖了。

  脖颈相交,谢双梧急速跳动的颈动脉的让谢双梧轻轻的送了口气。

  谢羽飞不会在船上的,十年了,伏在礁石上遥望的她都没有看到谢羽飞出现过,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现!

  同样被旦启号沉没的惨烈而吓到的鱼有泪无所适从的劝慰着自己,但还是无法阻止灵魂恐惧到疼痛。

  快速的游弋到每一个人的身边,甚至追入不断下沉的旦启号中,只为寻找了谢羽飞。当最后确定没有谢羽飞的时候,鱼无泪庆幸的同时也不由的有些失落,而这时鱼无泪恰巧看到谢双梧缓缓的闭上双眼。

  人类是什么?对于美人鱼来说。人类只是世界万物中,和他们长着同样上身的物种而已,甚至于在美人鱼长老的口中,人类都是可怕的生物。

  只要不是谢羽飞,无任是哪个人类,对鱼无泪来说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区别。可这一闭眼,和谢羽飞送她相似的白裙,让鱼无泪突然间心头一动,似得到了共鸣。

  她要救谢双梧,她想救谢双梧,纵然可能会将美人鱼的存在暴露在人类的面前。

  甚至鱼无泪诧异的察觉自己心中竟然隐隐的有些期待,人类能发现美人鱼的存在,如此是不是就不会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如此不知在何处的谢羽飞听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那会不会想起有一条他说过和所有美人鱼都不同的美人鱼,一直在沧月岛等着他的归来。

  目光流转,注意到谢双梧裙摆下露出的双腿时,鱼无泪眉头蹙起,陷入了难以抉择的境地。

  海妖塞壬在还是不在?鱼无泪看着只见一片白芒的海面,根本无法判断海妖塞壬是不是正无声的盘旋在海面上,正等着她自投罗网。

  不上去,那作为人类的谢双梧必然会窒息而死。

  上还是不上去,这是个问题。

  谢双梧面容痛苦的皱起,泛紫的双唇无意思的张开,一连串的气泡飞离了谢双梧的唇边。一个美人鱼,一个人类,生或者死,都只在鱼无泪的一年之间。

  这一瞬美人鱼和人类的距离似乎变得无比的近了,近的似为一体,但又相互背道而驰。

  美人鱼的生需要人类的死来成全,人类的死需要美人鱼冒险来成全。海妖塞壬对美人鱼的杀意莫名的执着,会离开吗?

  十年前的事似乎再次轮回重演。她的生需要谢羽飞染红海洋的鲜血来成全,而她也至此失去了谢羽飞。

  她不要,亦不甘心,美人鱼和人类注定了交错。

  电脑屏幕在谢羽飞关上电脑时忽的一声灭去,瞬间让没有开灯的书房陷入了全然的黑暗中。未曾做好从光亮到黑暗心理准备的谢羽飞,有些不适的抬头四顾。

  梨花木的褐色书桌很宽大,虽然桌上放置了很多的东西,但还是有一个角落空空落落着,就像是被独独遗忘了般,但还好有一杯红酒填补了空白。

  轻如蝉翼的镂花窗帘借着海风,如海洋般神秘莫测的舒缓飘动,在书房里舞起一场缠绵悱恻的曼舞。

  如水的月色透过窗帘上的精美花纹,在这杯红酒上洒下绮丽的光与影交融。水晶杯里红艳艳的液体,映着水晶杯所折射出清丽如霜的月色,有种奇美如幻的瑰丽以及忧伤。

  本伸手欲拿这杯红酒的手突然间不忍伸出,环顾书房的一事一物,都在月色下显得暗影重重,冰冷僵硬。

  唯一的柔美似乎就只剩下这杯红酒了,虽然想要喝掉,可却又不忍心喝掉,喝掉就再也见不到了。

  手在放回书桌时,被冰凉的木质一触,不由的一颤。在无人的空间里,满是孤寂蜂涌入心。

  谢氏是幻影国航海业龙头,作为谢氏掌权人的谢羽飞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各色女人的投怀送抱。

  不是没有想过娶妻生子,可每当试着去和她们相处的时候,谢羽飞从来都觉得他只是个局外人,未曾参入这场所谓的爱情中。

  脸笑着,话说着,眼睛看着对方,可是灵魂呢?总是游离在外,就像是在看着一场与他没有丝毫关系的戏剧。而心呢?更是不停的在胸腔里窜动着,抗议着,他不要对面那个陌生的女人。她不是他要找的,他牵着的手不是他要牵的。

  不是她,不是她••••••她不是自己想要执手到老的人,她不是自己想要细心呵护的人。不管谢羽飞怎样努力说服自己,对方就是他爱的人,心就是会不断的否决着他的自欺。

  那该是谁?

  不止一次,谢羽飞问着镜中的自己,却看到镜中的人满脸的迷茫。细细思索过去,所有的记忆中,没有他要找的身影。

  他累了,真的好累,不为这工作,只为那连身影名字都不知道的她。

  海风吹拂在脸上的柔软让谢羽飞不自觉闭上双眼,记忆中美丽的容颜一一在眼前展现,谢羽飞试图勉强自己能在某一张容颜上停驻下来,但都是徒然。

  眉头微皱,深深的谈了口气,谢羽飞眼眸怔怔的半睁觑向盛满红酒和月色的水晶杯。

  天地之大,茫茫人海,他的心始终依旧只能飘荡无依,即便是勉强也难以做到,无任心是何等的想要个归处。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眸光迷离,谢羽飞茫然询问,却连自己要问的是谁都迷茫了。

  一阵稍大的海风掠过,月色乘机穿过变大的缝隙,落在红酒上,亮光闪耀似呢喃着答案。正当谢羽飞睁大双目欲要捕捉时,海风变小了,月色走了,亮光没了。

  侧耳倾听,是遥远似梦的白浪逐沙滩,和着海风的呜呜咽咽催人欲睡。可这中间,谢羽飞却好像真的听到了月光的呢喃。

  飘飘渺渺尽是迷离,似有若无,像来自耳边,更像是来自被时间的层层迷雾深锁起来的记忆深处。

  有谁,在梦中呼唤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的和着心跳,恍惚间有一个身影乍现在迷雾之后。

  后仰靠在椅背上,望着红酒的双眼渐渐的阖上了眼帘。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