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七章 信我吗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4

  想要仔细看清,但呛咳着将喉间的海水吐尽后,体力也到了极限,身不由己的再次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还被溺水的恐惧牢牢囚禁的谢双梧本能的抓紧了手中说能抓的东西,云朵随风飘逝,银辉披散下,有着完美弧度的一角在谢双梧握起的指尖边缘暗闪着湛蓝色的光芒。

  不管怎么告诉自己不能呼吸,可是身体在到达缺氧的极限时,本能还是超脱出了理智,胸口起伏间,海水呛入的刺痛似乎就要袭来。

  下意识想要呛咳推拒海水,突睁的双眼映照出的,皆是一个蓝眼黑发手拿听诊器的人——慕容瞭踪。

  是流星听到她心中的愿望了吗?

  “慕容瞭踪。”

  幽幽软软的一声唤,谢双梧伸手欲触,每一次,她想要接近,慕容瞭踪便是后退一步。口口声声的谢小姐唤着,是尊重吗?还是表明着慕容瞭踪只愿意做个连名字都不够熟稔到直呼的陌生人。

  可是此刻,慕容瞭踪离自己这么的近,近似乎伸手就能牢牢的抓住。

  “谢小姐。”手在被谢双梧握住的霎那一颤,差点连听筒也握不住,可收起了脸上泄露的喜悦向后微退,拉开了双方的距离,也收回了谢双梧手中的手。

  “你……”想问,不是在梦中吗?为什么连梦中,慕容瞭踪对自己还是如此的冷淡疏离,可是却连在梦中,谢双梧都不忍责怪。

  爱上的,只有自己。爱的那个人不爱自己,从来不是对方的错啊!

  僵在空中的手掌维持着半握的姿势藏入了被褥中,谢双梧眼睑半阖,纤长的睫毛在她一向明亮清透的眼眸上投下了深深的阴影。

  站在慕容瞭踪身后的谢惘逐看到这一幕,心中已是了然谢双梧连日来的神不守舍的原因,想要上前,却又在抬脚的瞬间止住了脚步。

  他能以什么身份呢?

  管家?哥哥?朋友?还是爱着她的人?

  无可奈何花落去,却见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是何等的悲凉和无力。

  同样将三人神情看在眼中的谢羽飞假作什么也没看到般出声问:“双梧现在怎么样?”

  听到熟悉的声音,谢双梧环顾四周,才发现谢羽飞和谢惘逐也在。被子中的手暗中以指尖扎向大拇指指腹,感觉到疼痛如期传来后才醒悟过来,这不是梦境。

  还好这不是梦,不会连在梦里,慕容瞭踪也如现实中一样对自己刻意的疏离。

  “哥。”像以前做噩梦了般,谢双梧手臂伸向谢羽飞,谢羽飞自然也是上前坐在床边将谢双梧拥入怀中。

  其实谢羽飞清楚自己比谢双梧更需要这个拥抱,从别墅到礁石群,谢羽飞不是没有走过,但从来没有今夜一样,走的万般艰难。

  早到的人群在注意到自己的到来后,如潮水般纷纷退开两旁。那一刻,天知道,他的心中甚至动了杀人的欲望,只为了这些人没有投入抢救工作,因为他没有看到能活蹦乱跳的谢双梧。

  “为什么不下去救人!”

  斥责的话已到舌尖,便被生生的咬住,任凭他不上不下的噎在喉间,难受的呛鼻。

  为什么不下去救人?

  这一句话背后有着太多的原因,例如——无需再救了……

  对于迟早会失去谢双梧,谢羽飞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是真当这一刻来临,并且要血淋淋的面对时,谢羽飞还是无法接受。

  “我怕。”钻入谢羽飞的怀中,比落寞寒怕更多的是愧疚,她从来不曾欺骗谢羽飞、

  可是这一次,为了不让谢羽飞发现她爱上慕容瞭踪的事,虽然她感觉到谢羽飞竭力忍住的微微颤栗,甚至连抱住她的力道都控制不住的让她疼痛了,以前谢羽飞抱她只会是小心翼翼的如抱着薄如蝉翼的脱胎瓷。

  “没事了,双梧,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怕。”轻拍着谢双梧的背,谢羽飞低声呢喃着,不知道是说给谢双梧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对不起,是哥哥不好,没有把你保护好。”

  “船上的其他人呢?”不想谢羽飞愧疚下去,谢双梧赶忙转移话题,一出口,才发觉自己挑了个不该挑的话题。旦启号是父亲送给谢羽飞的生日礼物,现在毁了岂不是更让谢羽飞伤心自责。

  “他们……”谢羽飞欲言又止。

  谢双梧脸埋在谢羽飞的衣衫间,虽然看不到谢惘逐和慕容瞭踪的神情,但突然安静到只听到自己呼吸声的诡异氛围还是给出了答案。

  这来自于人类对死亡的畏惧和敬畏。

  “其实也没什么事了,哥哥都已经处理好了。这么晚了,双梧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好吧?”

  不想让谢双梧听到任何关于死亡的话题,谢羽飞故作轻松的说道,随后不等谢双梧回答便扶着谢双梧躺好,并压好被角。

  知道谢羽飞极力逃避的是什么,谢双梧看着谢羽飞不自觉中紧皱起的眉头,想伸手抹平,却还是无奈的装作未曾看到,也未曾察觉。

  既然是已经注定了的事实,如果说出口也根本于事无补的话,或许就此缄默并装作不知是最好的选择。至少让所爱的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即不愿意让自己看到他的痛苦,但又连装作没事的机会也没有了。

  谢惘逐虽然还想留下,可是看到谢羽飞在谢双梧点头后起身打算离开,作为管家的自己也不好说留下来,便只好在谢羽飞走到房门的时候率先打开房门静立一旁。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慕容瞭踪会跟上的时候,慕容瞭踪却是低头摆弄着听诊器半响后,似下定重大决心般的深吸了口气问道:“我记得谢小姐是不会游泳的,不知道谢小姐是如何逃生的呢?要知道其他很多善于游泳的船员。”

  “慕容医生。”预感到慕容瞭踪接下去的话语,谢羽飞低沉一喝,截断了慕容瞭踪的话。

  看着谢双梧穿着白色睡裙的单薄肩膀,还有惊慌未定的苍白脸庞,谢羽飞满是不悦。他不相信作为医生的慕容瞭踪会不清楚谢双梧的身体状况,从刚才的一幕,谢羽飞也看的出是自家妹妹一厢情愿,可是这并不代表慕容瞭踪就可以随意惹得谢双梧难受。

  是宠溺也好,是护短也罢,谢家的大小姐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欺负,哪怕是谢双梧爱的人,这就是他的原则,也是对谢双梧最后能做的事。

  “我……”谢双梧抬头看了看慕容瞭踪和谢羽飞万分踌躇,昏迷前似乎是看到了美人鱼,可是美人鱼是那么虚幻的东西,连自己现在都以为只是一场梦,说出来又有谁会信呢?

  说是别人救了她吗?可是在人人难以自保的海难中谁会救自己呢?那些船员不过都只是被钱所雇来的。若真的有人救了自己,谢羽飞又怎么会不知道?

  慕容瞭踪湛蓝色的双眸在室内橘黄灯光晕染下,熠熠的似闪着温暖的流光,不知为何,谢双梧想起了湛蓝色的鱼尾,是那么的相像,就像是自己将眸光当作了鱼尾。

  “是美人鱼救了我。”言语还未在心中组织便已冲出了口,谢双梧看着慕容瞭踪,分外的想要知道慕容瞭踪此刻的想法。

  会信自己吗?会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