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四章 流落的心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6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可是真的愿意当初未曾相遇啊,若不想遇便能不想爱,可是不遇,此生这心便无处停留,能甘愿此生来此一遭吗?

  遇了是误终身,不遇有何尝不是终身误。不遇比遇更寂寞,遇比不遇更苍凉。

  相思如何绝?春蚕到死,蜡炬成灰,才得丝方尽、泪始干。

  这都已经过了几天了,谢羽飞已经不想再去一一细数了。

  摩挲着指尖的湛蓝鳞片,任由着海风将衣角和发丝吹乱,眼看着夜幕逐渐降临,海面上的月色溶溶淡淡的蒸腾起来。

  站在礁石群中的谢羽飞低头在细细看了下脚上踏着的这块表面平坦礁石,刚要确定这一块就是那晚遇见那个女子的那块,可是当余光扫到其他同样表面平坦,大小形状相差无几的礁石后,便又不敢肯定。

  就连那个女子躲避身影的礁石也分不出是这礁石群中的哪一块,那一晚,谢羽飞是循着那双白皙的手而上前的。

  现在想来,竟就好似被蛊惑了般,早已经记不清当时脚下的方向。

  而回时,眼前只有她弥漫着忧伤思念以及冀盼泪水的双眸,想的只有她为何要哭,就没有心思记得自己的踏着那几块礁石回去的。

  一个人不能同时踏入两条同样的河流,因为此时的水已非彼时的水。

  可是谢羽飞还是希望,能找到那夜他站的那一块礁石,找到她出现的哪一块礁石在哪里。

  因为那月夜下的女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一如水月色下氤氲着水珠的双眸,就像是一场梦,醒来了,就消失无痕,再也抓不住一缕气息。

  如果不是双梧说她被一个长着蓝色鱼尾的女子救了,若不是手中这一片湛蓝色的鳞片,那么也许现在的自己可能也会觉得一切都只是意识恍惚中一个短暂如烟的梦罢了。

  可是双梧说了,所以你是存在的对吗?但是为什么找遍全岛也没有一个头发长及腰下的女子。

  当时的我,为什么不抓住你,为什么任由着你离去呢?你发丝扶过我脸庞的触觉明明还那么的清晰。

  你是真的存在的对吗?再也不为了任何事情,我只想再见你,单纯的想要再见你一面,你可知晓。

  若是你不愿意回答为什么要救双梧,那么就不要不回答好了,而我也绝不问起。

  我曾多么的不希望你是刻意的接近我而做的一切,如今就有更多的渴望你是为了接近我。

  至少如此,我还能见到你之日,这次,我不愿你再次离去。

  可是你在哪里呢?

  如果我站遍这里每一块礁石,是不是就能等到你。或者我找遍每一块礁石群外围的礁石,是不是就能某一块礁石后面,见到你的身影。

  可以吗?让我见到你。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爱情来得猝不及防,初见时还以为只是一时的好奇,再不见的一日一日,这爱才沉淀凸显、挥之不去。

  如果在你当时转身扎入海中的时候,我便能发觉自己的感情,随你跳入海中,会不会今日就会不同。

  似有所感,随着天上浮云被风吹动,落在礁石群上的云影也在此刻飘离了礁石群。而今晚的月色也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分外的明亮了起来,跟随者云影的步伐倾斜在礁石群上。

  遗落在礁石缝隙间的珠子在如水月色挪移间,流转出一缕皙蓝光芒,闪现在谢羽飞细细在礁石群中找寻的视线中。

  幽幽盈盈的皙蓝光芒很微弱,可是无由的,谢羽飞就是联想起了那个女子。

  她幽蓝的鱼尾,她眉心正中那一点水珠般的水晶,还有她晕染着蓝色的指尖,甚至在月色下会泛着好像泛着莹莹蓝光的长发,以及••••••

  海风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就像是突然间懂得了人间的神情,也不舍吹走谢羽飞脑中勾画出的容颜。

  空气中海洋的气息开始慢慢的沉淀,带着特有的粘稠和咸腥味,谢羽飞深吸了口气,贪恋的想要将之深深的吸入肺中,然后沉淀在心口。

  企图这样做,让因为见不到她而空落的心暂时得到缓解。

  虽然,认定那湛蓝的鱼尾只是个道具,但是谢羽飞记得,她的发丝拂过的脸颊时,她的发上沾满了海水的气息,淡淡的咸腥味,凉凉的湿意。

  借着月色仔细端详从缝隙中捡起的珠子,谢羽飞发现这颗珠子竟然是货真价实的珍珠,圆润明透,在月色中似裹着一层淡蓝的光晕,有股清冷凄美之感。

  有一股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熟悉且带着隐隐的疼痛,就好像牵动了深埋的伤口。

  可谢羽飞将过去的记忆梳理了一边后,却依然没有任何关于这颗珍珠的记忆。

  指尖挲着珍珠,谢羽飞感受着珍珠的微微凉意同时,弯腰在周围的礁石缝隙中细细的寻找起来。

  不是为了寻找几颗珍珠,当珍珠蚌能人工养殖了之后,珍珠早已经不再珍贵了,就算就古代一样难得,谢家的家世摆在那里,谢羽飞也不至于为几颗珍珠动容。

  谢羽飞之所以要找,是因为直觉。

  就好像是胸口跳动着的心有了自我意思,在诉说着这珍珠不会只有一颗,应该都一一的拾起来,应该颗颗珍惜。而不是任它曝露在风雨中,任由着海水将它腐蚀干净。

  可是找了半天,只见到一些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而被遗弃的旦启号残骸。

  满是疑惑的起身靠在一块高大的礁石上,谢羽飞清楚的记得沧月岛所在的海域没有任何一种能够生产珍珠的蚌类,就更别提能产出这种能闪耀皙蓝光泽的珍珠蚌了。

  不是没有想过她是来自旦启号,但这颗珍珠既没有钻孔也没有任何镶嵌的痕迹,那么它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有谁特地买一颗没有加工的珍珠把玩吗?

  是她的吗?但在水里带着一颗既没镶嵌又没穿孔的珍珠,不怕一不小心就丢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