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六章 暗争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7

  谢氏总部落成启用的时候,父亲谢景辕由于根本就没打算在那里坐班,因此对于总裁办公室的布置也就没有提过任何的建议要求。

  直到自己继任后动用总裁办公室,开门一看,才蓦然觉得这样的办公室完全可以当做教科书中的典范,那品味毋庸置疑的暴发户。

  不止一次,谢羽飞怀疑是不是谢氏公司的高层不满父亲可以在家陪老婆,而他们却只能坐在办公室里而故意的恶整。

  重新装修布置?

  那时自己刚刚继任,又不妥当。便只有将就着将一些实在看不过眼的装饰摆设撤去,但办公室还是奢华的有些让人汗颜。

  当初,慕容瞭踪进公司应聘的时候,谢羽飞清楚的记得在一群或者啧啧称奇或者故作镇定但双眼忍不住四处瞟瞄的应聘者中。

  慕容瞭踪完全是视若无睹,这也就是这一次,当原有的家庭医生病倒了不能来沧月岛,自己会第一个就想到他的原因。

  所以,谢羽飞完全认为慕容瞭踪的这几眼并不寻常。

  虽然除了瞥向珍珠的几眼,其它的慕容瞭踪什么也没有说,但不知为何,谢羽飞总觉得慕容瞭踪似乎知道些什么?关于这颗珍珠,甚至关于月夜下的那个女子。

  而他,虽然不愿意放弃任何一条能找到她的线索,但又不知为何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尤其是慕容瞭踪。

  “旦启号撞毁还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啊,不过谢总今晚来这里,不说能不能找到撞毁的原因,光光是捡到了这颗珍珠也算是不枉走这一遭了。”

  “不过一颗珍珠而已,慕容医生倒说得像是我捡到了啥奇珍异宝似的。”

  “但是捡到一颗,也许就是在说明还有其他更多的珍珠遗落下了也说不定啊!谢总,你说是吧。”注视着谢羽飞的双眼,慕容瞭踪嘴角轻挑。“只不过谢总对这颗珍珠的样子,似乎不单单只是随意捡到这么简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慕容医生想多了,只是颗珍珠而已,不过你倒似乎很在意这颗珍珠。”

  “谢总说笑了,我能在意什么,难不成谢总以为我是在嫉妒谢总的好运?这颗珍珠本来就是谢总旦启号上的物品,本来就是谢总的,我有什么好嫉妒的呢?正如谢总所说的,不过只是颗珍珠而已。”

  说话间,海风将慕容瞭踪的长发吹拂到了眼前,若隐若现的遮住了半张面孔。在黯淡的月光中,配上慕容瞭踪一身白色衣衫,恍若夜间的妖魅,又一股别样的神秘。

  “慕容医生多心了,这几天吃饭的时候总不见你的人影,我本以为是厨师的菜不合你的胃口,虽然你是我请的家庭医生,但是来到沧月岛也算是我沧月岛的客人。我怕怠慢了你,问了声之后才听说。”

  说到此处,谢羽飞故意顿了顿,故意让谢羽飞看清楚的将握着珍珠的手放入裤袋中。

  “慕容医生这几天似乎老在沙滩边上徘徊,刚才见到你又好像是在找东西的样子,所以也就以为这颗珍珠是你遗落下来的。”

  虽然慕容瞭踪表面上淡淡的笑着,一副其实并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谢羽飞暗中还是细细的留意着,果不其然感觉到慕容瞭踪的眼神时不时瞟向裤兜的位置。

  看来慕容瞭踪是真的非常在意这颗珍珠。

  一意识到这一点,向来说出口的话便不后悔的谢羽飞突然间有些后悔了,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珍珠。

  心间波澜骤起,他怕,慕容瞭踪万一点头说是呢?

  “以为这颗珍珠时你遗落下来的。”

  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或许能借此套出慕容瞭踪的一些话,但也同时暴露了这颗珍珠并不是自己的。

  感受珍珠抵在掌心的充实,谢羽飞莫名的不想就此将珍珠让出,只为它皙蓝的光芒让他想起了女子的黑发在月色下微微泛着的蓝色水光。

  “这颗珍珠不是我的。”可能是感觉到了谢羽飞的防备,又或者是从谢羽飞的话中发现了自己看向珍珠的眼神被注意到了,慕容瞭踪摇着头说完后便转头将目光投向大海。

  以免被渴望主宰,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不瞟向珍珠所在,若是没有看错的话,他记得那颗珍珠有着珍珠中少有的皙蓝色泽。

  应该不会看错吧,这光芒对于自己是如此的熟悉。

  本正苦恼着如何婉拒交出珍珠,不料慕容瞭踪的回答是否定,谢羽飞反而一怔。“那••••••慕容医生是丢了什么东西?不如我让人帮你一起找找吧!毕竟多一个人找便是多一份希望不是吗?”

  “不用,其实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遇上美人鱼。”深吸了口气,感受着咸腥的海洋气息充满了整个胸腔,慕容瞭踪忽的转头笔直正视谢羽飞说道,被发丝半掩的双眼微微的眯起,闪过一丝执着和锐利。

  眼前闪过女子湛蓝色的鱼尾,谢羽飞心中不由一惊,但表面上还是装作如无其事的疑惑道:“慕容医生不是也认同美人鱼是虚构的吗?怎么又会认为这个世界上有美人鱼呢?”

  “刚开始我也以为被美人鱼相救真的只是谢小姐由于落入海水希望得救而产生的幻觉,但是后来刘舵手也笃定的说他是听到了海妖塞壬的歌声而致使旦启号撞毁在礁石上的。两个人都这么说,这就让我有些好奇沧月岛是否真有美人鱼生活了。”

  慕容瞭踪不无尴尬的偏头避开谢羽飞的视线回道。而谢羽飞却再听到刘舵手时本打算离开的念头就此停止。

  “慕容医生是怎么知道刘舵手听到了塞壬的歌声,是谁到处散布谣言企图妖言惑众。慕容医生从小生长在国外可能不知道,我们中国尤其是看天吃饭的航海这行,最忌讳的就是这些子虚乌有的谣言扰乱人心。”

  “谢总放心,沧月岛上并没有这些流言,我只是因为刘庚已的精神鉴定是我做的所以才知道一点,但这件事我之前没有跟人说过,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

  “是吗?我好像记得你的简历上并没有你学过心理学的记录。”

  慕容瞭踪说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是平平淡淡的近乎温婉,可是谢羽飞听在耳中,却分外的刺耳,但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谎言被轻描淡写的拆穿。

  而是因为慕容瞭踪的镇定淡然以及他似乎知道珍珠还有那个女子的事,可慕容瞭踪偏偏就是不说。

  更是因为自己想问,但又不敢去问。

  怕,不问,自己救连找到月色下的女子最后的线索也要失去了。

  更怕,问了,慕容瞭踪便知道,然后——会不会——谢羽飞他和月色下的女子也认识,甚至那个时候她泼自己水引起自己的注意,其实是因为自己站在云影里导致她认错了,她想找的是慕容瞭踪?

  否则,谢羽飞何以如此在意自己手上的珍珠,他口头上说着找美人鱼,会不会其实是在找她。

  想到这里,谢羽飞就更加的不愿让慕容瞭踪知晓自己曾见过带着鱼尾道具的女子,他不想让他们见面。

  问或者不问,都是无法抉择的两难。

  “啊?我没有写上去吗?”慕容瞭踪讶异的倾了下头,接着耸了耸肩尴尬的笑出了声。

  “大概是那个时候忘记了吧!找工作的时候几乎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简历表格需要填写,填的多了,我还真的记不清自己当时填了什么了。还是谢总记性好,过了这么多年都还记得,也难怪谢总年纪轻轻便能如此的成功了。”

  对于慕容瞭踪的恭维,谢羽飞只是毫无感情的牵了下唇角,重新将话题转移到美人鱼上来,试图从慕容瞭踪的话中找出些线索。

  “找海妖塞壬不是应该往天空上看的吗?在传说中她可是一个人面鸟身的妖怪,慕容医生怎么会往水里寻她的踪迹呢?”

  真的是忘了吗?这惊讶对于一个向来不动声色的人来说突兀了,何况向来连笑都淡淡的慕容瞭踪竟然笑出了声。

  “海妖塞壬是人面鸟身的?我还一直以为她是半人半鱼的,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她的踪影,不过算了,本来就是未必存在的生物,又何必较真呢?我还是回去休息吧,谢总要一起走吗?”

  “不用。”未免让慕容瞭踪起疑,谢羽飞难得的解释道:“旦启号是我父亲生前送给我的,对于我来说不仅仅只是经济损失,我想再多待一会。”

  “抱歉,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中缘由,才冒昧打扰到你的追思,我就不再打扰了。”刚说完,慕容瞭踪便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

  “不知谢总有何吩咐?”

  慕容瞭踪顿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从负手于后的白色背影中实在是无法推断出他在想什么。

  但是谢羽飞有些话必须说,哪怕违背一个合格老板的言行,但他必须要做一个合格的哥哥,保护自己唯一的妹妹。

  “我和双梧这次来沧月岛只是暂时度假的,再过不久我和双梧就会回到大陆的海寤城去,毕竟那里才是我和双梧的家。而且我们住的房子距离燃曦医院也近,所以也就不再需要家庭医生了。届时我希望你能回到之前的船上任职,你觉得如何?”

  谢羽飞转身面向大海,只见波澜随着风势见长,层层复叠叠。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