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七章 风不止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7

  慕容瞭踪一声轻笑似乎早已料到,闭眼间既有股解脱之感又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再睁开时却已是静若潭水,不见喜怒。

  “我本来就是公司的随船医生,家庭医生不过只是暂代而已,上岸之后既然不再需要,回归本职也是我本所应当的。”

  “实在抱歉,其实这件事情我本该在请你来沧月岛的时候就事先说清楚的,只是最近事多,忙着忙着就给疏忽了。既然慕容医生同意,那就这样安排吧,只不过双梧那边?”

  想起谢双梧看着慕容瞭踪的目光,虽然谢双梧在自己的面前极力的掩饰,可是毕竟还是不够成熟。

  非关门户之见,谢羽飞只是觉得慕容瞭踪这个人让自己觉得危险。

  他那双湛蓝如海的双眼里就像是和深海一样埋藏着太多未知的秘密,沉淀着太多的尘世沧桑,这是早慧或是睿智都无法造就的,更不该是一个如简历上所写的顺风顺水到大学毕业之人的眼神。

  和那么多的人争夺岗位,却不将自己学过心理学的经历写出,这是出于什么?遗忘,这个借口实在是等同于我不想写。

  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真的都只是出于自己的猜测,看着慕容瞭踪被风扯着衣角发丝而凸显出的清瘦身姿,谢羽飞不是没有觉得于心不忍。

  可是不适合,这般复杂的一个人,连自己都看不透,谢羽飞实在是怕谢双梧在沦陷下去只会伤的更重。

  所以还是就在爱情尚处于萌芽阶段的时候就将之扼杀吧,或许会有点痛,但至少好过将来不得不分开,甚至于被背叛时的痛彻心扉。

  “我之所以考取了斯坦福大学的医学系,是因为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在船上做一名随船医生,一生遨游在海洋。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至于谢小姐,我想我明天会去哪里这种小事,并不需要打扰到她。”

  不待谢羽飞回答,慕容瞭踪举步离去。一边是广袤无垠的大海,一边是空无一物的沙滩。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就算心中有着再多的怀疑,这深夜里踽踽独行的少年身影还是无法让人不为之觉得悲凉。

  “这样也好,双梧她对你虽然视同哥哥一般,但还是小孩子心性,很快也就忘了。”幽然一叹,谢羽飞终究还是难以装作无动于衷,只是出口的话却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另一把利剑。

  忘了,很快的,再不记得这人,更不记得曾经的心动。

  一切如烟散却,余留下一个忘不了的人在寂静的夜里,任由思念一点点的啃噬殆尽一切的喜乐,甚至连哀伤也被吞尽。

  “小孩子?在谢总的心里,羽••••••谢小姐她只是个小孩子吗?”告诉自己,要放下,可是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慕容瞭踪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回头。

  “你••••••若想说什么就请讲吧?”

  “你不该总将谢小姐当做是小孩子,在这狰狞残酷的现实里,谢小姐也该学会面对这个世界黑暗的一面,才能更好的生存下来。可是你却将她保护的太好了,好的让她只活在童话般美好的世界里,却浑然不知这个世界的美好才是虚幻的,而非悲伤。”

  “我会保护双梧一辈子的。”镜片下的眼眸,深邃黝黑的瞳孔与白釉般如雪的眼白界限分明,坚定的注视着慕容瞭踪的背影,就像是一种宣誓。“她只要快快乐乐的活着就好。”

  “有你这样的一个哥哥,希望只是她的幸运,此生无需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用经历被世事磨砺而懂得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所谓生长。有你为她担起一切的一切,但愿真的只是幸运。”

  慕容瞭踪越行越远,口中的话被海风吹撒,最后幸运两字在吐出唇瓣时便已喃喃不可闻。

  此愿能否成真,抬头欲问苍天,春为苍天春色已过,苍天即为青天,可是此刻的天连月色都黯淡无光,是一片稀落微弱星芒点缀的乌黑。

  慕容瞭踪幽然一叹,不回头是因为泪水满眼,不低头是因为害怕看到脚下的两行脚印。

  明明是同一个人的,却是相错而行,越行越远。可即便连这相错的脚印也眷恋着不愿远离,却又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距离,害怕太过接近有将之踩踏了,可是又能如何?

  风过了,水来了,就再也留不下任何了。

  忘了,都简单的两个字啊!为何竟如此沉重的难以承受。

  海风渐渐的大了起来,推动着浪潮一波一波的涌向岸边,卷起如雪的浪花撞击在礁石群上。在黯淡的月色中,飞溅出充满着海洋气息的水珠濡湿了站在近处的谢羽飞。

  陷入沉思中的谢羽飞不由的一颤,任由着微弱的湿意在背上蔓延开来。

  是她吗?

  谢羽飞急速的想要转头看一看她的容颜,可是却又害怕这一转头,就连这短暂的幻想也会消失不见,眼前会只有昏暗的天空、苍凉的大海、黯淡的月色。

  肩头紧紧的凝起,谢羽飞等待着更大的水花扑在肩膀发梢。

  手不自觉的握紧,然而直到珍珠磕的手心已经麻木。稍稍舔舌便能感受到咸苦的海水依然没有再次飞溅到身上。

  是在等我转头吗?

  存在最后一丝的希冀,谢羽飞迟疑着转身,然后怔愣。

  眼前只有,墨黑的大海衬着黯淡的月色,只有可恶的海风继续卷着浪花撞在礁石上,在宣告着是他不知不觉中退入了浪花飞溅的范围里。

  月过正中,夜已过半。今晚,她依然还是不会出现了吗?

  谢羽飞抬头欲问明月,却见明月被云影轻裹,连自己的轮廓都模糊不清。谢羽飞笔直如剑的背脊弯了下来。

  比海水更苦的,是情。情非苦涩,然有情便生相思。入我相思门,此生便唯有为伊憔悴终不悔。

  明天的月色会像那晚一样迷离幻美如霜雪吧!

  会的,然后她才会出现。

  就如那晚她为了欣赏这月色而出现。就算不是,也请这如水月光为了亲近她而洒下人间,为我指引方向。

  拖沓的跫音孤独的响起从岸边远离,直到离开了礁石群的范围,连这丝声响也被沙滩吞没。

  不敢面对身后没有心中所爱女子的苍茫景色,谢羽飞始终没有回头。

  至于寻遍每一块礁石的背后,谢羽飞同样的没有勇气,害怕一块又一块的没有时,心唯有步步下沉的绝望。

  也因此谢羽飞浑然不知,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在一块最远的小礁石上,有一双十指纤纤的手攀附其上,随后一张湿透的容颜趟着水珠出现了。

  那清秀出尘的眉眼间一颗湛蓝水滴状般水晶镶嵌其上,辗转着凄殇月色,不愿止歇的泪珠纷纷沿着脸颊滚落,滴滴的在下巴处凝化成珠,被雪白的浪花吞噬了。

  谢羽飞等了几夜,她便在这块礁石后躲藏了多少个夜。

  谢羽飞等了多久,她便在礁石后默默看着谢羽飞多久。

  是距离岸边最远的礁石,也是海边最小的礁石,或许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她是为了躲避谢羽飞,还是希望能被谢羽飞发现。

  是你吗?

  鱼无泪泪眼朦胧的凝视着远去的身影,想要从中得到线索,证明谢羽飞便是她记忆中的身影,但两个身影在脑海中一要重叠,谢羽飞俯身伸手说上来的场景便将一切都搅乱了。

  盼着你等着你,只求是你,可是她却更害怕是你。

  如果不是你,又为何要站在这里连续几个晚上,执着的等到深夜。

  还是说,你不是在等待什么?

  你只是真的如对慕容医生所言的般,你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旦启号撞毁在了这里。

  如若真的是你,为什么你的双眼看着我的时候,是全然的陌生,你是早已将我完全遗忘了吗?

  如果没有忘记,那为什么你不唤出我的名字?为什么要俯身伸手要扶我上岸。

  是忘了我,还是与我一样,不敢轻易的确定。

  怕,确定了。希望,就会彻底破灭。

  你不是你,更怕,你早已忘却了曾今的一切。

  海风之音呼呼然,浪涛之语沙沙然,天地渺渺一如亘古。

  是谁在诉说,语音稚嫩却坚定。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是很美很美的景象,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哭。

  鱼无泪,你叫鱼无泪好不好?我不要你哭。

  你在何方?你是否还记得你说过的承诺。

  当时你我未曾惘然,为何此情却要只成为追忆。

  曾经我们相约每一天都在礁石群中相见,可是突然的你却再也没有出现了。

  快十年了,我在你我相约的地方,每一日每一夜的等待,是否此生还能有幸得见你的容颜。

  即便你已经忘记了要娶我的誓言。我依然还是想要再见你一面。

  台风预警上所报道的等级并不是很大,可是当台风真正来到沧月岛的时候,谢羽飞才真正体会到陆地与海上的差别。

  在陆地上有着成群的高楼大厦,叠叠重重的山峦起伏来缓冲削减风力。可是在海上,却是既没有高山亦没有高楼,有的只是漫天延绵的海面与沙滩,更能直观的体会到风的骄狂和海的肆虐。

  所有在别墅外不能搬进来的东西都已经做好了加固,所有的门窗亦紧闭,当时在建造别墅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台风的来临,所以在别墅在设计和用料上就做好万全的准备,本该无需担忧的。

  可是望着海上的巨浪狰狞翻滚,沙滩上的树木东倒西歪,甚至还有些被连根拔起,心中还是不得不感慨人类的渺小。

  不过幸好现在人类已经掌握了预测台风的技术,虽然直到今日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但至少能肯定她是居住在苍月岛上的人。

  台风来临,自己早已经下令全岛做好各项防备,想必定会有人告诉她的。

  “现在,她应该也和我一样安全无虞的淡看着外面的风雨交加吧。”透过玻璃,看向礁石群方向的谢羽飞喃喃自语。

  即便谢羽飞这样的告诉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谢羽飞抬手按在心口上,感受着手掌下悸动不止的跳动,继而紧紧的捂住胸口,却茫然的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