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 还好你还在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19

  “叫出我的名字好吗?”鱼有泪柔柔的充满着期盼,像是确定了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

  “美人鱼是没有名字的,她们不需要。美人鱼在一起的时候是不会去区分彼此的,名字不过是多余的。拉帮结派划分团体是人类才有的特色。”慕容瞭踪笃定的语气。

  鱼有泪?出自“蓝田日暖玉生烟,沧海月明珠有泪”吗?但这是人类的诗词啊!

  美人鱼之间不需要有名字,但是对人类却需要,这鱼有泪的名字——是人类给她娶的。

  慕容瞭踪说过,身为美人鱼的鱼有泪是有感觉到台风降临的能力的,那么为什么鱼有泪没有躲开?

  鱼有泪是在等人?是等谁?又是谁,让鱼有泪甘愿冒着台风的危险也要等在礁石群中。

  将开关开的最大,任由着水从头顶直直的冲下,看着浴室内蒸腾出的热气氤氲。谢羽飞只觉得自己在迷雾中越陷越深。

  旦启号的舵手刘庚已一时恍惚,便造成了船毁人亡的结局。谢羽飞知道,作为谢氏集团领导人的更是不能有一丝的茫然不绝。

  可是,对于人类来说,美人鱼虽然在小说电影中出现很多,但都是人类虚构出来的。美人鱼真正的习性,人类近乎是一无所知。

  不,还有人知道,慕容瞭踪。

  谢羽飞摸了把脸上的水,却在想起谢双梧刚才定定的看着谢羽飞离去时的眼神时,无力的叹了口气。

  “羽飞,衣服我放在凳子上了,等一下你洗好了可以换。”谢惘逐敲了下浴室的门。

  “哥哥,你洗好了没有啊!赶紧出来,你抱回来的那个美人鱼是真的吗?”谢双梧拍着浴室的门嚷道。

  “双梧,你别闹了,让羽飞先休息会吧,有事明天再说。”谢惘逐笑着将谢双梧拉出了门,并细心的将房门关上。

  不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谢羽飞洗澡的速度一向很快,谢羽飞相信谢惘逐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谢羽飞十分感谢惘逐将谢双梧带出去,因为他在浴室里迟迟不出来缘故不仅仅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更多的是害怕面对谢双梧的询问。

  起初只是觉得就算鱼有泪是美人鱼,只要自己不介意,只要鱼有泪爱着自己,只要自己爱着鱼有泪,只要他和鱼有泪都不介意对方就足够了。

  但是在看到众人见到鱼有泪鱼尾时各异的神情时,谢羽飞才蓦然发觉,正如慕容瞭踪所言,人类是想方设法区分彼此,在拉帮结派的同时也乐于孤立排斥的。

  对于有没有人鱼争论不休的现实世界,鱼有泪光光是出现,对于很多和以前绝不相信人鱼存在的人便是认知上的一个巨大挑战。

  更别说,身为人类的自己爱上了鱼有泪。

  他是谢氏的总裁,往往被视为谢氏的代表,让别人知道他爱上人鱼对谢氏必定会造成影响。

  放弃吗?

  这一念头刚刚生起,便被谢羽飞坚决的摇了摇头甩出脑外。

  伸手抚上胸口,谢羽飞任由花洒不断的浇着水,紧紧的感受着心的跳动。以前,万物人海虽然能入眼,却都无法入心。总觉的心被硬生生的挖走了一边,飘飘渺渺的没个着落。

  远以为这一辈子就会这样度过,直到见到鱼有泪,谢羽飞才蓦然发现自己的心充实了,漂浮于天地间无处依凭的心找到归处。

  虽然鱼有泪不是人类,可是只有爱着她的时候,谢羽飞才感觉到自己这场爱情迷梦中的人,而非飘飘荡荡总像是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

  匆匆结束洗澡,连西装外套的扣子都来不及扣上,谢羽飞便又急急的来到暂时安置鱼有泪的游泳池。

  他想见她,现在就要握着她的手。

  刚推开门扉,当看到游泳池里唯有平静的淡蓝色水波无言映着灯光,谢羽飞蓦然不得不深深的喘息。

  否则,谢羽飞怕自己会忘记自己还需要呼吸。又或者,是因为胸口犹若千金的窒息感压的谢羽飞不得不用力呼吸才能将肺叶张开。

  别墅外狂风依旧,暴雨如前,听着呜咽的风声夹带着如泣的淅淅沥沥不停,谢羽飞颤抖着伸手入开袋,细细寸寸翻遍却摸不到。

  鳞片和珍珠都是能证明鱼有泪是真实存在的物品,可是却都不见了。

  她真的存在吗?

  谢羽飞转头望向窗帘挽起的落地窗,还没到入夜的时间,外面确是阴霾遮天,晦暗不明。巨浪高高卷起似要推翻低沉的乌云,但有被乌云重重的掀倒堕落天际。

  站在无风的屋内,即便清楚的知道眼前隔着决对能抵挡这场风雨的钢化玻璃,可是面对这万涛倾城、铺天盖地的景象,谢羽飞虽不愿承认,但还是不得认同刘备的那句“圣人迅雷风烈比变,安得不畏?”

  在这样的天色下,我曾出去过吗?闯入这滔天巨浪中救下她吗?

  鱼有泪。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难道真的只是一场入寐时的梦境,梦醒只余哀思与满心的惘然吗?连心带肺似乎都被挖去了,以往是若有所失,此刻的胸口却是完全的空了。

  痛,没有感觉,雨声,不在入耳。

  既然梦醒,谢羽飞知道自己该做的是静静的关上门,然后继续做他无心的谢氏总裁,就像是这一场梦从来未曾有过。

  可是怎么甘愿就此天地苍茫,心只能茫然无依。

  脚步想要重重的踏下,让鞋跟和白色的大理石撞击出大大的脆响。若这是一场噩梦,是否就能醒来。

  可是当谢羽飞走进游泳池的时候,还是选择了蹑着脚尖,每一步都是缓缓的起步,缓缓的放下。怕若这真的是一场噩梦,那一丝丝的惊动就会惊动上苍,让上天察觉他内心的恐惧,然后上天就会让它成为现实。

  淡蓝色的水波细微的起伏着,橘色的灯光是被揉碎的金纱轻轻的飘荡在水面上。当看到水底下那盛开的墨莲时,谢羽飞才缓缓的松了口气,放开了紧握的手。

  鱼有泪,她是真实存在的。感觉在胸口充实的时刻渐渐回归,雨声风声声声入耳,夹杂着人声的嘈杂,谢羽飞才蓦然发觉手心有丝丝的疼。

  是刚才无意识中将拳头握的太紧,致使原本被鳞片割伤的伤痕再次裂开了。

  谢羽飞看着血丝流过掌纹,才想起来刚才换了身衣服,鳞片和珍珠都被遗落在被换下的衣服口袋中了。

  举步想要接近,却在踏出的脚落在水面上的时候收了回来。低头看着湛蓝色鱼尾上的流光在荡漾的水波中闪烁,就像是银河上遥不可及的星芒。

  游泳池水深一米五,进入池中,不用潜入水底,甚至不用懂得游泳,就能触底静静沉在水底的鱼有泪,谢羽飞很清楚,却只能站在池边。

  谢羽飞怕,怕心底无时无刻的阴影,那殷红一片的海域,还有被海水浸泡到浮涨发白的躯体。

  更怕,这在水中轮廓模糊的一抹湛蓝色,只是淡蓝色水波的凝结,一碰,便会消散开来,在也寻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