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五章 怎能跨越界限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0

  “嗯,我一直都知道,我只是怕我一觉醒来,你又像十年前一样不见了。”鱼有泪握住谢羽飞的手,眼中闪过黯然。

  谢羽飞抓着西服领口的手瞬间僵硬。

  水光在鱼有泪的两颊滑过,粼粼水波中荡起两丛涟漪,扩散、交叠、而后散去。

  可是谢羽飞的心却是再难平复,看着渐沉湖底的珍珠在水波中模糊了身影,鱼有泪的话反而更加的清晰的回响在心间。

  你又像十年前一样不见了!

  你怕的是我不见了,还是他不见了。谢羽飞,你叫出我的名字了啊,为什么还要将我错认。

  还是说,你只是害怕我会像十年前的那个人一样,也不见了。

  你的一直在等,是对我说的对吗?

  谢羽飞开口想问,又惧怕着会听到自己不能接受的答案,只好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的转身打开食盒,将菜肴一一的摆在鱼有泪的面前。

  “来,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弄了点菜,你先尝尝合不合胃口,如果不喜欢,我再让人做。”

  也许让疑问保持着疑问才是最好的办法,若是答案并非所要的,说出了口,两人间留下的也许就只剩下尴尬和无措了。

  多么希望这场台风能一直就这样的持续下去该有多好,这样,我就能有借口将你留在我身边了,可是刚才我看到窗外,风停了,浪歇了。

  然而谢羽飞不知道的是,鱼有泪在最后一个巨浪扑倒在海面上的时候,曾睁开了双眼,有一滴泪滑落在眼角。

  具有能预感台风到来的鱼有泪又怎么会连台风停止都会不知道。在充满危险的海洋孤身生存,又怎么会连有人靠近都察觉不到,何况脚步声虽刻意的放轻,但鱼有泪也没有睡着啊!

  没有睁开双眼去看谁,怕来的人是谢羽飞,怕他会告诉她,台风停了。然后,她失去了留在谢羽飞身边的机会。

  所以宁愿闭着双眼假装睡着,任由谁轻抚着她的发丝。本想就这样一直一直的装睡,直到来的人离开,这样就不会有人告诉她台风停了。

  只是鱼有泪没有料到,来的人居然会去触碰她的侧鳍。

  既然是来沧月岛度假,厨师所做的都是沧月岛附近海域的海产品,鱼类,龙虾,贝壳等等不一而足,只是这适合人类的煎炒炖煮对于鱼有泪来说见所未见。

  为了追求色香味俱全,菜肴摆出精致的美丽图案,让鱼有泪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她只记得在鱼还是整条的时候从哪里开始下口,当贝壳紧紧闭合的时候怎么去打开它,可是现在。

  鱼有泪偏头看着被塞入手中的筷子,摊开掌心让其缓缓滚动着,不明白这两根细小的木棍子该怎么用,或者说是用来干吗。

  在她的生活里,食物是用手拿用牙齿去分割撕扯的,可是现在食物已经全部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了。

  “你不会用筷子吗?”谢羽飞拿起几欲从鱼有泪手上跌落的筷子。

  “筷子?”往后退了些许,鱼有泪有些累的往水里沉了点,趴在池边仰头望着谢羽飞。

  “你没见过吗?”看着鱼有泪满目茫然的摇头,谢羽飞欣喜的笑了笑,只为了能有借口喂鱼有泪吃饭。

  “没有,这个是用来取食物的吗?”看到谢羽飞用筷子夹住食物,鱼有泪仔细的打量着是怎么拿的。

  “是的,我来喂你好不好?”

  “这个是什么?”看着夹到嘴边的一块略显黄色的肉,鱼有泪低头嗅了嗅,奇怪的味道中依稀有一丝鱼的气味。

  “是鱼肉,挑了鱼刺之后在油热的时候下锅煎熟的,然后浇上秘制的调料,味道不错,是我最喜欢的一道菜,你尝尝看喜不喜欢吃。”为了配合鱼有泪的下滑,谢羽飞也随之俯低身躯。

  本想摇头拒绝,可是看着谢羽飞充满期待的眼眸,鱼有泪再度低头看了看递的更前的鱼肉,终究还是不忍拒绝。

  就着筷子,就在咬入一小口的霎那,纷杂欲呕的气息窜入舌尖、鼻翼、咽喉,乃至全身都在抗议着它的入口。

  这就是他最爱吃的食物吗?

  极力的压制,可是还是忍不住呛咳的将它吐出。鱼肉在池边滚了几圈后停下,微黄的颜色在白色的大理石上分外突兀,好似一块怎么也刷洗不去的陈年污渍。

  人类早在进化之初就开始抛弃了茹毛饮血,进食熟肉已经融入血肉近乎成了天性。

  可是美人鱼呢?生于长于的皆是水的海洋,熟食不过只是偶尔谈起人类习性的陌生名词而已,还有的就是久远之前的传说了。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吃辣?”看到鱼有泪不断的呛咳,谢羽飞赶紧放下筷子察看鱼有泪的情况。“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先问你吃不吃辣的。”

  辣?这种难受的味道是辣?我只是因为辣才咽不下这小小的一块肉吗?

  偏头挣脱扶在脸两侧的手,不愿谢羽飞看到自己难以忍受的模样:“那我可以吃一下不辣的人类食物吗?”

  是不是不辣的,我就能咽下,你我的距离并不远对吗?只是隔了一味辣而已对吗?

  “当然可以,尝尝这葱油生蚝,一点也没放辣椒,肉质鲜滑爽口,你要是喜欢,我下次让人继续给你做。”

  本来还担心鱼有泪会因为被辣到就会拒绝进食,此刻鱼有泪主动要求,谢羽飞唯恐鱼有泪拒绝,赶紧夹起盛在贝壳上的贝肉递到鱼有泪的嘴边。

  略微上浮躯体,鱼有泪让自己的发丝遮住脸颊后俯首将贝肉衔入口中。

  也许正如谢羽飞所猜想的一样,鱼有泪只是不习惯吃辣而已,这次鱼有泪再也没有出现呛咳的情况。

  虽然因为发丝的遮掩,谢羽飞看不清鱼有泪的表情,无法判断鱼有泪喜不喜欢。但在看到发丝间隙白皙脸庞轻轻阖动着的时候,谢羽飞松了口气,将筷子放在盘子上,静待鱼有泪咽下。

  愿意吃就好,谢羽飞感到自己七上八下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渐渐平静下来。

  鱼有泪的发丝由于刚才在狂风巨浪中翻滚,湿透的时候纠葛凌乱不是很明显,此刻随着发上的水珠不断滴淌带走了大半的水分,发丝便开始显露出纠缠的样子。

  反射性的转头寻找,环视见到室内一片空荡徒见四壁时,谢羽飞才想起在海岛上,想要玩水的人都选择了直接去海边。再加上自己恐惧在水中无处依凭手足无力的感觉,这间游泳池便没有使用过,也就自然不会有人放置头梳毛巾之类的物品了。

  于是谢羽飞便直接用手做梳,缓慢温柔的将鱼有泪的发丝理顺。随着谢羽飞的动作,橘色的灯光在鱼有泪的发丝上滑出细微流光。

  感觉这流光的颜色有异,谢羽飞挽起鱼有泪的一束发丝凑近细看,才发现本以为是黑色的发丝中其实夹杂着些许蓝色的发丝,有墨蓝、湛蓝、浅蓝……•。

  察觉到谢羽飞的动作,鱼有泪柔顺的将头靠在谢羽飞放在池边的腿上,任由着谢羽飞手指温暖着头顶。

  “你的头发真漂亮,是蓝色的,我也想要。”

  “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

  “看,我带了梳子来,我帮你梳头发好不好。”

  “我妈妈也有很长的头发,爸爸最喜欢每天帮妈妈梳头了,还说要这样梳一辈子,以后我也每天帮你梳头好不好,我会很小心不会弄痛你的,你让我梳一辈子好不好?”

  好,就算被弄痛了,我还是会让你梳的,一辈子,就像人类的夫妻一样。

  答案从来没有改变,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

  鱼有泪温婉的阖上双眼,十年的时光在这一刻不再漫长的可以将记忆灰化无声。以前种种就像前一刻发生在眼前,而现在也依旧还是十年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金黄色沙滩,清澈的海水,清爽的海风有着宜人的温暖,湛蓝色的鱼尾反射着金色的阳光,拍打着同样粼粼金波的海水。

  一把梳子在一只清秀的手中,将浅蓝色的发丝柔和的抚平,然后又有海风轻轻的将发丝吹乱。

  面对这样的状况,他没有不耐烦,她也没有恼怒,任由着他一直梳,即便是梳的很顺了,谁也不愿意去终至,想要就这样一直下去。

  任由时光流逝,潮起潮落,两人慢慢的变老,直到相约的白头,而后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

  那时她是他的鱼无泪,那时他是她的谢羽飞,那时两人都还年少,那时两人都坚信着未来是可以掌握的,在两双互相握紧的手中。

  五指穿梭在发丝间,发丝缠绕着五指,间或有细微的水珠聚集滚动,分不出是手指摩挲着发丝,还是发丝舍不得手指的离去,唯有止不尽的缠绵交缠。

  濡湿的发结被谢羽飞一一打开,缠绕的发丝被细致的分开,室内的游泳池没有风来将发丝吹乱,谢羽飞仍是不愿停止,只因爱煞了缠绵蜜意。

  此刻,分不清是鱼有泪的发丝需要理,还是谢羽飞需要去理。

  菜被遗忘在一边,渐渐的失去温度,然后变味。可是美人鱼与人类之间的界限,能否也就这样的被轻易遗忘,然后界限变得不再是界限。

  既然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的存在,那么爱徒生童话中那个能将小美人鱼的鱼尾变成人类双腿的海底女巫是否也真实存在?

  只是在童话中美好的开头,引导向的结局是凄婉怅惘的。失去了声音的小美人鱼无法告诉王子,是她救了他,更无法向王子诉说她满腔的爱意。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