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六章 王子爱吗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0

  可是结局真的只能是如此吗?

  其实如果作为人类的王子不介意小美人鱼不是人类,小美人鱼又何需用嗓音和步步如踏利刃的代价拥有人类的双腿。

  如若人类的王子介意,那么就算小美人鱼的声音没有失去,到最后知道了小美人鱼身份的王子又会是什么反应,然后将会导致的结局会是什么呢?

  还是说终究还是一样的?

  爱徒生在《海的女儿》中,让王子从始至终甚至是小美人鱼化为泡沫的时候,都不曾知道小美人鱼真正的身份,他这是在暗示着什么呢?

  谢羽飞和鱼无泪能改变《海的女儿》的结局吗?如果从一开始,王子就知道小美人鱼不是人,如果王子爱着小美人鱼。

  只是如果会有如果吗?在这个已将排斥异类,人类是世界高高在上的主宰根深蒂固到本能的人类世界里。会有那么一场爱,能够让人去真心的爱一个异族,接受一个非人类的爱吗?

  站在游泳池门口的慕容瞭踪转身不在看谢羽飞深情的举动,他怕再看下去,他为违背之前对鱼有泪说的会在岸上保护她的承诺,转而可能会伤害到她。

  透过落地窗极目远望,慕容瞭踪的双眼空茫而寂瞭。

  风声停歇了,不远处有手电筒的灯光三三两两的闪烁着,台风停了啊!可是鱼有泪,该让她回到海洋里,这一走,还会有再见的一天吗?

  寻找了人鱼那么多年,设想过见面后的状况,却没有想到终于见到的时候,心中却被后退占据。

  刚迈步离开,右手提的水桶中的水一阵晃荡,让慕容瞭踪记起了来这里的目的。

  “谢总也在?”装作刚来的样子,慕容瞭踪有些不忍的敲了敲手边的门扉,打断了池边的温馨若梦。

  “慕容医生怎么来了?”循声望去,见到斜倚在门口的慕容瞭踪,谢羽飞不悦的问道。

  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慕容瞭踪的眼中的神色,只是慕容瞭踪唇边的笑虽是温和,谢羽飞却有些紧张的将鱼有泪不露痕迹的往自己身后掩了掩。

  这样意味深长的笑让谢羽飞想起了慕容瞭踪问起水花,试探珍珠时的神态。

  明明是清澈的眼神,低敛的眼睛,淡然的笑容,谦逊的言语,总是让人觉得有跟跟细刺的夹杂,可是具体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也许是这过分的清澈,过分的谦逊,过分的让人觉得就像舞台上一场灯光下的戏,戏中的人走着既定的步法唱做间,冷静无情的窥探嘲讽着舞台下因自己虚假的戏而生的悲喜哀愁。

  “在用餐?看来我是打扰谢总用餐的兴致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知慕容医生来此何事?”无视慕容瞭踪表示歉意的颔首,谢羽飞执意的追问着。

  平直的语气,依旧温和的笑,只让人觉得连这道歉也只是故意打扰之后,事先已经规划好的一幕。

  甚至连这道歉也是有意,特意,刻意,下意识的让人察觉到他是在做戏。

  “来送食物和衣服。”慕容瞭踪抬了抬手,示意了下手上的水桶和衣服。“鱼有泪小姐在风浪中那么久,想比肯定饿了。”

  “不用了,我已经拿了食物来。”看着慕容瞭踪的靠近,谢羽飞阻止道。

  “那是你吃的食物,而不是鱼有泪小姐要吃的食物。”好似听不懂谢羽飞的拒绝,慕容瞭踪自顾自的将水桶和衣服放在池边,然后开始将谢羽飞放着的菜一一移开。

  “你是什么意思?”谢羽飞看了看水桶中开开合合的贝壳,有些不安的问道:“你打算给鱼有泪吃这些吗?这些……还是。”

  “谢总是聪明人,难道还不了解吗?”同样是温和的笑清澈的眼,却让谢羽飞更加的心绪不宁。

  看到谢羽飞开始紊乱和避开自己的眼睛,慕容瞭踪眨眼间眼神一黯,转头看向鱼有泪时有恢复了一派平淡无波的湛蓝。

  “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厨房里也没什么新鲜的水产了,你就先将就下,拿这些贝壳垫垫肚子吧,还有这衣服,虽然说人鱼没有穿衣服的习惯,可是既然你现在上了陆地,还是遵循下人类的习惯吧。”一边说着,慕容瞭踪将衣服递给鱼有泪。“把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把这个换上去。”

  “这不是衣服吗?”打量了下慕容瞭踪手上的红色衣服,又看了看谢羽飞和慕容瞭踪身上的西服,鱼有泪指了指身上的西服问道。

  如果换下来,这衣服是不是就会被拿走。

  鱼有泪不想失去这件衣服,这是狂风骇浪中他给她的,那时便已经全湿的衣服虽然带来不了温暖,可至少不会让肌肤直接被风吹雨打。

  这衣服上,有谢羽飞的气息。

  鱼有泪握紧了衣襟,不想失去。即便明知不是自己的东西,迟早该还回去的,可还是想要挽留一刻,再多一刻,就一刻。

  “这是男人的衣服,你是女孩子怎么穿,况且这衣服也脏了。”慕容瞭踪笑着凑近诱哄着,却不料鱼有泪眉头一蹙,往后滑开了点再次拉开距离。

  “有泪不喜欢你手上的衣服,你别吓到她。”见鱼有泪不愿意换下自己的西服,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谢羽飞还是由衷开心的向鱼有泪伸出手。“来,到我这里来。”

  “你不喜欢就不换好了,等一下我给你弄些你喜欢的衣服。”轻怕着怀中鱼有泪的后背安抚着,谢羽飞神色凌冽的回头说:“我记得我之前说过任何人都不许进来这里,自然也包括你在内,希望慕容医生能记住这里是谢家的别墅。”

  “这我自然知道,不止别墅还有整个沧月岛都是谢家的产业。但同时,我也希望谢总能明白,鱼有泪不是谢家的。我想我权利关心照顾她,况且我向鱼有泪许偌过,我会在她回到大海之前守护她的。那时候貌似谢总也亲耳听见,总不至于让我做一个食言而肥的小人吧。”慕容瞭踪耸了耸肩道,完全无视谢羽飞的敌意。

  一如观众席上发生了场闹剧,依旧影响不了台上演绎的悲欢离合半分。

  慕容瞭踪执着的将衣服递给鱼有泪问道:“如果你觉得台风一过,你就要回到海洋,从此和人类再无瓜葛。那么你一直穿着这件西服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真的愿意如此吗?”

  从头到尾,鱼有泪都没有掩饰过对谢羽飞的依恋和爱慕,慕容瞭踪又怎么会看不出鱼有泪喜欢谢羽飞。可正因为鱼有泪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慕容瞭踪才更加的不愿意去利用她,他怕他会让鱼有泪伤的更深。

  听到此言,鱼有泪抬眸定定的看向慕容瞭踪问道:“你是谁?”

  平常的一句话,可以是问名字,可以是问身份,然而慕容瞭踪却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然一怔,久久未曾回神。任由着衣服从手上跌落于池中,在水面上漂浮着散开一片嫣红如血。

  转头避开谢羽飞审视的目光,慕容瞭踪落寞一笑:“你不知道吗?不知道也好,也好,也好。”

  说到后来已然是暗藏几分悲怆。

  谢羽飞看着一说完便转身离去的慕容瞭踪深深不解的皱起了眉峰,如果不是自己眼花,谢羽飞觉得在慕容瞭踪离去的时候,有看到他的眼中闪着泪花。

  难道他才是鱼有泪想要等的人吗?如果是,那为什么鱼有泪没有认出他来。如若不是,为什么他又如此哀伤欲绝。

  借着关门面对着门的时间,慕容瞭踪拭去眼中的泪花,努力缓解着剧烈起伏的心绪,不想一转身惊见谢双梧就在自己的身后。

  “你。”悄悄的将右手背在身后,不想被谢双梧发现手套上的湿意,“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你是在哭吗?”不是没有注意到慕容瞭踪背手的动作,只是慕容瞭踪常常会将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背在身后,谢双梧只能从刚才得见的背影动作中去猜测。

  “没有,你看错了。”

  “可是我刚刚看到你擦眼睛了。”

  “刚才眼睛有些痒,可能是关门的时候有灰尘落到眼里了。”

  “真的吗?”谢双梧凑近些看着慕容瞭踪湛蓝的双眸。

  “是的,我骗你干什么?”谢双梧的双眼分外的黑白分明,被这样双眼直直的看着,慕容瞭踪虽然脸上依旧淡然的笑着,心却想要逃离。他害怕自己会沉溺在这双眼中,再也不愿出来。

  “你真的没骗我?”

  “是的,我该走了。”

  “等一下。”见慕容瞭踪越过自己而去,谢双梧转身叫住慕容瞭踪。

  “我还有事要处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去处理。”有些无奈的回身站定,慕容瞭踪眉目低垂虚看着地面。

  “你是不是讨厌我?”看着始终逃避看向自己的慕容瞭踪,谢双梧不愿在单面的胡乱猜测,为这没有证实的结果忽喜忽悲辗转反侧的难安。

  听着夹带着哭音的问话,慕容瞭踪诧异的抬头,看着谢双梧眼中的泪光,怅惘一叹。多少次心痛的挣扎,始终不想伤到她,没想到终究还是伤到了。

  “你怎么会这样想,双梧小姐这么可爱,大家都不会讨厌你的。”

  “别人是不是讨厌我,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只问你,你是不是讨厌我?”不想听似是而非的回答,谢双梧追问道。

  “当然不会了,双梧小姐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既然不讨厌我,那为什么要躲我?”

  “我并没有躲任何人,双梧小姐误会了。”

  “那你喜欢我吗?”

  如海底的女巫施下了暂停时间的魔法,对视的两人都觉得时间过的分外的缓慢。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