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七章 此身怎换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1

  谢双梧白色的贝齿在涂着橘红色唇膏的唇瓣上咬出深深的齿痕,心扑通扑通的飞快跳动着,全身紧张的想要用颤抖来缓解,慕容瞭踪看着自己眼神一如看向任何人的平淡安宁。

  直觉告诉着自己,应该逃走的,现在转身,立刻离开,不要听他的答案,那绝不会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不愿离开啊!无法甘心啊!要怎么办?

  以为明天还很多,害怕以现在十八岁都不到的年纪说了,会被慕容瞭踪当做一句戏言而一笑了之。

  但当眼睁睁看到慕容瞭踪闯入狂风暴雨中,自己却没有任何的立场去阻止甚至是说服谢惘逐让自己追随而去,还有瞬间收紧到窒息的胸口突然让自己深刻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时间随时可能会被按下终止键,不管是他的还是自己的。

  祈求上苍保佑慕容瞭踪平安无事,忐忑的等待中,自己是那么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一遍又一遍,只要他回来,就告诉他,自己爱他,谢双梧爱着慕容瞭踪。

  就在自己再也无法忍受等待而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台风停了,慕容瞭踪也回来了。可是他却没有抬眼看向自己,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的是哥哥怀中的美人鱼。一想到他不顾危险跑到风雨中是为了去救一条美人鱼,便觉得心丝丝的痛。

  虽然不知道哥哥口中说是叫鱼有泪的女子为什么要装扮成美人鱼的样子,又为什么会在台风降临的时候还在海里,可是她这么的美,而自己用什么和她争。

  转头不去看他注视着美人鱼的神情,以为这样就不会心痛,可最后还是忍不住转头看向他,以为他至少会朝自己看一眼,希望能让他知道自己一直在担心他的安慰,在他为另一个女人犯险的时候,但他却是头也不回的上楼了,一直都没有回头。

  告诉自己该死心,告诉自己不该去爱人的,即便是任何一个人。

  可当自己不小心听到仆人们在讨论哥哥是不是爱上鱼有泪的时候,自己又燃起了希望。

  只为了你若是喜欢鱼有泪,为什么抱着鱼有泪回来的不是你,这一苍白无力的疑问。

  于是便又祈求着上天能给自己一丝机会,在鱼有泪还未完全占据你心扉的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的地方收留自己。

  背在身后的手近乎相互行着绞刑的握住不放,任由着疼痛从手上传来也还是不断的握紧。唯有借着这疼痛,慕容瞭踪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否则,在谢双梧炽热的眼神中,慕容瞭踪怕自己会顷刻间失去所有的理智。会不顾一切,会去紧紧的抱住谢双梧,告诉她,自己爱她,从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清楚的知道。甚至在她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他这样一个人存在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爱上了她。

  可是不能,自己没有爱上任何人的资格,不要去爱也不要心存一丝幻想,这样就不用承受被拒绝时的痛楚。

  小美人鱼爱上了王子的结局是化成了泡沫,其实结局在开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如若人类能接受小美人鱼,小美人鱼又何必付出巨大的代价成为人类,人类是不会接受一条美人鱼的,人鱼不是人类。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就是人类。

  “大家也都喜欢双梧小姐。”装作看不懂谢双梧眼中的光芒,假装听不懂谢双梧话中真正的意思,慕容瞭踪温文一笑。

  但为什么还没有等到谢双梧发现真相而拒绝、害怕甚至仇恨自己,心就已经痛的难以忍受了,就像是被无数把锈钝了的刀,慢慢的在最柔嫩的地方慢慢的点点切割拉扯,连一个痛快的解脱也只是奢望。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一直。”

  谢双梧问的是他,慕容瞭踪回答的却是大家,谢双梧不是没有意会到慕容瞭踪的话中意便是变相的拒绝。只是谢双梧不接受这样的结局,更不甘心承认。所以还抱着一丝的希冀,慕容瞭踪并没有领会到自己的意思。

  谢双梧在告白之前就一再的告诉过自己不要哭,就算是被拒绝,可是泪还是背叛了意志,奔涌而出,止也止不住。

  “双梧小姐。”慕容瞭踪不等谢双梧讲完突然打断,不用听下去,慕容瞭踪也能预想到谢双梧接着会说什么。

  事已至此,顺势将一切明确的说开,言语确切的拒绝,想必就能让谢双梧彻底的死心,让断绝自己还无法灭绝的幻想。但一想到谢双梧可能会因此憎恨自己,可能会再也不看自己一眼,慕容瞭踪便只觉的无法呼吸。

  不要说清楚,不要讲明白,就这样吧,偶尔给我一个眼神,无关情爱,但至少不要有恨。

  若换做平时,慕容瞭踪相信自己能瞬间编出不下十个理由,让别人不得不让自己离开。可是现在,面对着谢双梧,慕容瞭踪不愿用撒谎去欺骗,于是唯有沉默以对。

  从被乍然打断中回过神来,谢双梧泪眼朦胧中看不清慕容瞭踪的神情,可是重要吗?

  到了此刻,无需任何佐证,谢双梧也明白了。慕容瞭踪知道,从一开就知道,自己爱他。更知道自己想要说的,只是他不愿意去听。

  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转身离去,想要走的快一点,可是脚步意外的沉重。

  是还有期待吗?他会叫住自己。

  不会的,不要期待。

  他连听自己的表白都不愿意,他又怎么会叫自己呢?

  挺直背,没有什么是大不了的,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

  慕容瞭踪只是不爱自己而已,只是一个小小的而已,又不是天地崩踏。只是为什么?你难道真的连一个拒绝都吝啬的不愿给我吗?所以你,打断了我的表白。

  你知道吗?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看着离自己渐行渐远的谢双梧,慕容瞭踪不是不知道她在痛。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衣角,终究还是不敢握紧,任由着谢双梧的衣角滑过手心。

  逼着自己不要再看,逼着自己转身逃离,不料回头一看,慕容瞭踪才发现自己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屋内的每一处,都充斥着谢双梧的身影,走过的,做过的,倚过的,看过的,伸手触碰才发现皆是抓不住的幻影。

  唯有每走一步时脚上隐隐的疼才是真实的,那是她的玻璃杯碎片所割伤的。

  慕容瞭踪脚趾用力压地,让疼痛随着每一步更加的清晰,唯有如此,慕容瞭踪才能感觉到谢双梧是真实存在的。

  在心受着求不到的痛楚时,原来步步如踏刀尖也是一种幸福,至少能为爱的人痛。

  等谢双梧回到三楼的房间后,慕容瞭踪才敢从角落中走出,踏着谢双梧走过的阶梯一步一疼的走回自己二楼的房间。

  转身关上门,慕容瞭踪脱鞋一看,果不其然白色的袜子已被鲜血浸染了大半。

  慕容瞭踪却还是觉得不够,勾了勾脚趾,任由着伤口在地面上滑过,可是麻木的伤口感觉不到更多的痛了,连血都已经不再流了。

  “你怎么坐在这里?”就在慕容瞭踪轻抚着伤口线条,谢惘逐门也不敲的闯了进来,入目便撞见慕容瞭踪就坐在自己眼前,不由的吓了一跳。

  “这是我的房间,不坐在这里,难道说我应该坐在谢管家的房间里吗?”背对着坐在门口的慕容瞭踪转头斜睨了眼谢惘逐,迅速将一旁染血的袜子拾起来穿回去后,如被触犯到了底限般的不悦,“听说谢管家曾今就读于英国著名的管家学校,难道说那间学校没有教过你,在进入别人房间之前应该先敲门,在得到别人的许可后方可进入是最基本的礼仪吗?”

  “对于一个私自在别人岛上安装针孔摄像头的人来说,也知道什么叫做最基本的礼仪吗?”感觉到慕容瞭踪在不悦中夹杂的惊慌,谢惘逐上前几步想要看清楚慕容瞭踪想要掩藏什么,却只见慕容瞭踪的袜子上沾满了血迹,“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我郑重的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做出任何不利于谢家的事,那么我就会将你移交法办。”

  “原来谢管家连我这个不知道最基本礼仪的人也不如啊。”慕容瞭踪知道话有些过了,可是刚刚差点被发现的惊惧未褪去,再想起谢惘逐能一直守着谢双梧,而且还守候了那么久,慕容瞭踪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话。

  “你。”深吸了口气,谢惘逐不想和慕容瞭踪继续纠缠下去,“谢总在书房等你,请你过去一趟吧,慕容医生,但愿此刻不是你我最后一次在沧月岛相见。”

  “那就请谢管家先暂时回避,我想换双袜子。”

  “是要向谁打电话求救吗?我看还是不必了吧,台风随时都会卷土重来的可能,就算指使你来沧月岛做内应的幕后之人想要救你,恐怕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的。”见慕容瞭踪完全没有自己意料中的惊慌表现,在想起谢双梧对慕容瞭踪的爱意,谢惘逐还是忍不住出言嘲讽。

  “请恕我不懂谢管家的意思。”

  “你就继续装吧,慕容医生的医术有多高超我是不知道,但貌似没有一个医生会懂得安装无线摄像头之类的吧,哦不,应该说是一个正常点的人都不会接触到这种用来窥探监视用的间谍用具。”一想到慕容瞭踪可能还在别墅里装着其他的摄像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谢惘逐就忍不住想要动手。

  “纯属个人兴趣,安置在礁石群中看看海而已,这似乎没有侵犯到任何一个人的隐私?”

  “那可真是非常特别的个人兴趣,就不知道谢总相不相信你了,请你赶紧换好袜子。”

  “你不走我如何换?”

  看着一本正经看着自己的慕容瞭踪,谢惘逐一声嗤笑道:“你是女的吗?就算是女的,换个袜子貌似也用不着别人回避的程度吧!我劝你不要再在我的面前玩任何花样,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那我只能说,随便你了。”

  “你居然,算了,走吧。”本以为慕容瞭踪支开自己是为了打电话,却没想到慕容瞭踪见自己不走,还真的就不换袜子,直接拿起鞋子套在满是血迹的袜子上。本想回避让他换,转念想到自己话已经出口,也就随慕容瞭踪系上鞋带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