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章 怀疑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2

  有些许的贝壳残留水桶中,在清澈的水中开开合合着。鬼使神差的谢羽飞也学着鱼有泪的方法,将一被握入手中就紧闭的贝壳撬开。

  软软的贝肉还在时不时的挪动着,有一瞬间,谢羽飞想过放弃,可是想起鱼有泪的津津有味,想起慕容瞭踪神秘嘲讽的双眼,还是闭上双眼将贝肉放入了口中。

  瞬间没有浓厚酱料的掩盖的腥味肆无忌惮的狠狠充斥于口中喉间,就算在放入的霎那吐出,之后不断的用清水漱口也无法将这种刻入脑中味道除尽。

  鱼有泪不是人类,在鱼有泪上岸后,鱼尾失去水流掩饰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清楚的看到了。也许在鱼有泪开始吃生贝壳的时候,其实自己就已经明白慕容瞭踪话中的深意。

  只是还是不愿意承认,所以便正如慕容瞭踪所言的: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多次一问?只是自己还是想要去尝试,想要和她站在一起,想要证明种族并不代表什么。

  谢羽飞不了解鱼有泪在吃人类食物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不适,但想到鱼有泪吃下鱼肉之时的不断呛咳就能推断一二。

  鱼有泪懂得人类的语言,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说,甚至在自己喂她第二口的时候,她还是坚持着尝试,发丝遮掩下缓慢的咀嚼吞咽,谢羽飞无法想象要怎样的去忍受才能不吐出。如果第一口难以接受的吐出鱼肉不是因为菜里放了辣椒。

  鱼有泪为什么要这般的委屈自己,谢羽飞不明白,正如同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将另一个贝壳撬开勉强自己吞下第二口一样,纵然眼角已沁出了难受的泪珠。

  那是作为人类的身体在排斥着,人类的身体再进化的过程中早已抛弃了茹毛饮血。

  现在想想,其实那个时候就在潜意识中开始排斥人鱼和人类两个种族间的差距,而妄图靠近鱼有泪吧。

  心中所畏惧的事实被慕容瞭踪赤裸裸的揭开,谢羽飞不得不面对这残酷的现实,鱼有泪是人鱼,而自己是人类,除开食物,种族差异所造就的距离何止如此。

  抬眼望向窗外,见风雨虽起但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式微,谢羽飞不由的祈求上苍让台风一直不要过去。

  想要的应该用自己的手去争取,求神拜佛的算什么?谢羽飞很清楚自己不该懦弱,但是谢羽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人的相聚,就算只因为台风,也好过鱼有泪回归大海后渺渺无踪迹。

  瞥见桌角上放置的红酒,谢羽飞蓦然想起了旦启号撞毁那夜,它半盛红酒半盛月光的幻美,和月色下初见的鱼有泪如此的想象。

  拿起欲一口饮近,杯沿却在触碰到唇瓣的时候停顿。谢羽飞看到不远处的一块黑色物体,那是慕容瞭踪放置在礁石群缝隙中的针孔摄像头。

  那么小小的一块,借此却能让人无声无息的窥探它所在的场所。若不是自己看到慕容瞭踪电脑上的视频,谁又能发现在礁石的缝隙中有他的存在呢?更何况又有谁会想到有人会用这价值不菲之物监视一片人迹罕至的礁石群。

  突然间,谢羽飞突然间的浑身透凉,那一杯红酒终究还是迟疑着放回桌角,他现在必须要保持绝对的清醒。

  因为谢羽飞突然想起,那片礁石群除了鱼有泪的出现,同时也是旦启号的撞毁之处。

  慕容瞭踪对鱼有泪似乎非常的熟悉,鱼有泪对慕容瞭踪也有一种奇特的熟稔感,妹妹说在旦启号撞毁的时候是美人鱼救了她。

  那么慕容瞭踪是什么时候在礁石群上安装的针孔摄像头?是在旦启号撞毁之后,还是之前?

  一向谨慎从未出错的刘庚已放下了几乎不可能的错误,将旦启号撞毁在礁石群上,而之后却又口口声声的说着是被海妖塞壬的歌声所迷惑。

  恰巧,慕容瞭踪学过心理学,却在应聘随船医生的时候隐瞒了这一点。只是如果真的是有意隐瞒的话,为什么又要自动告知?

  红色的裙摆漂浮在看起来呈现浅蓝的池水中,因完全浸湿了的关系,这红色显得格外的新鲜饱满,随着水波起伏载沉载浮,好似水中盛开的艳丽虞美人。

  鱼有泪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裙子,虽然这条裙子谢羽飞送给她的。

  看着慕容瞭踪不管掉在水中的红裙而兀自离去后,虽然舍不得身上的西服,但也不想从此之后和谢羽飞再无瓜葛,鱼有泪还是觉得将红裙换上去。

  当鱼有泪刚拿起红裙还未来的及端详的时候,红裙就被谢羽飞一把夺过,这让毫无心里准备的鱼有泪的下了一大跳,漂浮在水面的鱼尾反射性的扑通一声跳起。

  像是也被自己反常的举动而吓到了的谢羽飞任由着飞溅而起的水花打湿了刚换上的西装。

  鱼有泪以为谢羽飞会生气,却不料谢羽飞只是稍稍顿了顿,“这条裙子给你穿太成熟了,一点也不合适,我去给你弄条漂亮一点的。”

  未等鱼有泪反应,任由着水珠在发梢,脸庞,衣上低淌,谢羽飞便将红裙放在自己的身后,将水桶和菜肴向前推了推。

  鱼有泪虽然想问没有生命的裙子为什么也有成熟不成熟之分,但在看到谢羽飞刘海掩住眉眼低头径自拿着筷子慢慢吃着食物的时候,鱼有泪还是感觉到谢羽飞不想说话。于是,便也无言的拿起水桶中的贝壳吃了起来。

  看着被筷子夹起的人类食物,鱼有泪不是没有想过继续尝试,但是刚才那一口葱油生蚝的味道还在咽喉间残留着翻滚,实在是不敢再尝试吃下另一块。

  鱼有泪怕,万一忍受不住,会当着谢羽飞的面再次像之前一样吐出来,即便那是谢羽飞最爱吃的一道菜。届时,她怕谢羽飞会感觉到人鱼和人类的不同是那么的巨大。也不是没有想过学着用筷子,只是筷子只有一双,就被谢羽飞握在手中。

  鱼有泪本打算等谢羽飞吃完离开后,自己再拿起筷子尝试适应人类食物的味道。没想到,谢羽飞会在自己说吃饱的时候将红裙和所有的食物连带着红桶带走。

  这一次,鱼有泪没有等多久,谢羽飞在回来的时候带了一条更加鲜红的裙子,看着群上闪烁着亮光饰物,鱼有泪并没有在意,因为她的全副神心都落在了谢羽飞眼角的微红。

  是哭了吗?谢羽飞在慕容瞭踪说他带来的菜肴是人类的食物而不是自己要吃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夹食物喂过自己,即便自己想要掩饰,还是被知道了吗?

  人类的食物,对于人鱼是难以下咽的存在。

  想问,却害怕所有的距离揭开后,就会连假装它不存在也做不到。所以鱼有泪在心中疑惑同样是红色的裙子,会有成熟不成熟之分,也沉默着接过。

  当谢羽飞转身看到自己换上红裙子由衷开心的笑容时,鱼有泪也就跟着笑了,不为裙子,只为谢羽飞。但在谢羽飞不在的时候,鱼有泪还是不太愿意将它穿在身上,她想换下它,这片在水中漂浮的红色让她想起了十多年前海中那每每想起便触目惊心的红色。

  如果必须要穿着衣服,她更喜欢谢羽飞的西装,可是那件西装在换下来的时候就被谢羽飞拿走了,而慕容瞭踪有说过,自己不能穿那件衣服,便也只好作罢。

  早上,谢羽飞会来给她送来新鲜的贝壳,总是穿着很相似的西装,但惟独没有鱼有泪穿过的那一件,鱼有泪不知道那件衣服去哪里了。

  中午,谢羽飞会给她带来活蹦乱跳的鱼,鱼有泪想要开口跟谢羽飞要一件西装,她想和他穿的相似,虽然鱼尾无法穿上人类的裤子,但还是想要接近,再接近一点谢羽飞。

  但谢羽飞会坐在池边,伸手让鱼有泪伏在他的腿上帮她梳理濡湿的头发,五指细柔穿梭在发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偶尔会触碰到鱼有泪的头皮和脸颊,鱼有泪不想发出任何的声音来打破这等待了十多年的温馨。

  晚上,谢羽飞会带来时不时跳出水面的虾,再也没有之前带来的所谓佳肴,鱼有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在谢羽飞去拿红裙子的时候将水桶中的贝壳吃掉了缘故,还是他还是发现,人鱼是只吃活的海洋生物。

  那时谢羽飞看着残留的外壳,眼神是那么的怅惘忧伤,在注意到鱼有泪看着他的瞬间,谢羽飞转头避开了鱼有泪的注视,再次面对鱼有泪的时候又是一脸的笑脸盈盈,但鱼有泪还是能从中看到怅惘的影子。

  谢羽飞不该是这样子的,在小的时候他的眼中就充实着坚定,让她想起了会在茫茫大海中一直屹立不动的海岛,可是现在迷茫侵占了这份坚定。

  特别是在谢羽飞抚摸着在水波中摆动的红色裙摆时,空远寥落的眼神让鱼有泪无法将不喜欢这条红裙子的话出口。

  伸手入水,沉浮于水中的裙摆意外的柔软,和着水波拂动轻触手心,让人联想起谢羽飞撩起的发梢在颈间柔软的滑动。

  如果没有那场红色的记忆,鱼有泪想她会很喜欢这条裙子的。

  也许该试着遗忘那场记忆了吧,那该是很遥远的事情,谢羽飞现在很好,谢双梧也是,大家都很好。

  只是为什么?心会不安的惹得眉心难展。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