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 不安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2

  帕尔塞洛珀,鱼有泪轻启如花瓣般秀美的红唇吐露出这个名字,带着恐惧。旦启号的撞毁让她不得不回忆起十多年前,另一场船只撞毁事故。

  那个时候,鱼有泪所在的最后一个人鱼分支还眷恋着蓝色的天空,未和其他人鱼一族一样迁入更深的海底。而沧月岛虽然之前有人在上面建造了白色的别墅,但由于岛上的人并不多,于是人鱼分支便在沧月岛暂居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即便人鱼分支躲在了有人类所在的岛屿,向来比人鱼更加避开人类的海妖塞壬还是寻踪迁徙时残留的气息追踪到了沧月岛。

  海妖塞壬唱起了能让人鱼失去反抗之心的歌谣,却同时也让正向沧月岛开来的云起号也撞在了礁石群上。

  海妖塞壬由于看到了人类的出现而离开了,被族人在一开始就保护着按到水中的鱼有泪在看到水中挣扎而脱力的谢羽飞,便将他救了起来,却未曾想也将谢羽飞卷入了人鱼和海妖塞壬的恩怨纠葛中。

  而这一次,相似的近乎同样的船难又再次发生了,直到现在,鱼有泪回忆起,都不知道旦启号撞毁是一场梦,还是十年前的那场才是梦。

  耳边微弱响起的海妖塞壬的歌声太过飘渺迷离,鱼有泪分不清是因为时间太长而造就的回忆飘渺,还是距离太远造就的歌声依稀。

  抬头四顾,却见到四周头顶解释白色的墙壁,屋内一览无余,并没有海妖塞壬的身影,只是屋外呢?是不是也没有。

  但愿只是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在此刻回忆起来而已,但愿,但愿,祈求着,鱼有泪按在心口上试图让心平静下来。

  乌发如云,在水中飘散开来如墨莲盛开,明丽的灯光照耀在浅蓝色的水波荡起粼粼迤逦波光,在濡湿的乌发上流转出迷醉光影。

  肌肤白皙如玉精心雕琢而成莹莹似有细微光晕缭绕,华丽红裙由于浸染了水而更显红艳,将鱼有泪衬得有种贵族式的高贵神秘。

  柔细纤长的脖颈很美,特别是现在俯首转头抚触身后裙摆的身姿,有一种天鹅低头理羽的静美柔情。

  只是红裙的裙摆随长,依然无法遮住漂浮在水上的湛蓝色鱼尾。鱼尾很美,宛若华丽的湛蓝水晶完美切割在精心编缀而成,鱼尾时不时轻拍水面,带起如薄纱般的鱼鳍舞出美丽的弧度。

  可这并不就表示人类能接受这样的一个异类,能至死不渝相守一生的爱在两个人类之间都近乎是奇迹般的存在。

  谁?会爱上一个不是人的异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就是人类的信仰。

  他能吗?谢羽飞会爱上她鱼有泪吗?会忠贞不渝的爱吗?改写美人鱼童话的结局。

  看到鱼有泪嘴唇轻喃,虽然听不清楚她的声音,可是看着鱼有泪随之微蹙秀眉,轻抚心口的举动,顿时觉得手心一颤,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箱子了。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了一己的私欲。

  鱼有泪该畅游于茫茫大海而非困在这狭小的泳池内,她可以对月迷离懵懂的吟唱,却不是低头懂得了人类的忧伤。

  人鱼,本不懂忧伤的,唯一不该的便是遇上了人类。

  母亲飘忽的话音在耳边回想起。

  距离地面的高度不是很高,但地面是大理石所砌,坚硬的撞击还是让箱子的边角敲出了细碎的裂痕。

  被撞击声清醒的鱼有泪顿时双手张开如抓绷紧了五指,在转头看到慕容瞭踪俯身收拾箱中滚落物品时才缓缓放松。

  随时对周围的一切保持高度的警觉是在危机四伏的大海里生存的首要条件,鱼有泪自认为现在虽然没有身处于大海之中,可是也绝不会心神恍惚到连有人开门进来也察觉不到。

  除非靠近的是同族,还有的就是谢羽飞,同族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带着人鱼气息。人鱼之间只有守望相助,没有伤害,自然不会产生防范。而对于谢羽飞,是因为鱼有泪打心里认定谢羽飞不会伤害自己。

  可是?为什么会对慕容瞭踪也产生不了防备呢?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半点人鱼的气息,看着慕容瞭踪双脚一步一步的踏在地面上走来,鱼有泪陷入了迷茫中。

  是因为他的眼睛是湛蓝色的吗?和人鱼的眼睛一样,难不成他是从人鱼变成人类的人吗?人鱼真的可以成为人类,拥有人类的双足离开海洋走上陆地吗?

  可是从人鱼变成人类,不是会连眼睛也会逐渐变黑吗?难道说是我失败了?

  鱼有泪仰头轻轻一声低鸣,如水晶相击昆山玉碎般清脆透亮。

  慕容瞭踪在听到时抬头看向了鱼有泪,就在鱼有泪满心欢喜的想要问他曾今是不是人鱼的时候,慕容瞭踪却毫无其他反应的继续低头将到出来的东西一一捡回箱子。

  原来他不知道人鱼之间的交流方式?他只是个有着湛蓝色眼睛的人类啊,毕竟陆地上的人类这么多,自己又没有见过几个,而且谢羽飞也曾经说过,她以前湛蓝色的眸子就像是人类世纪的西方人。他应该就是谢羽飞指的西方人吧?

  至于对他不会产生防备,是因为他也在台风中救过自己吧,就和谢羽飞一样,所以自己在潜意识中不会对他产生抵触。

  没有注意到鱼有泪失望落寞,慕容瞭踪低头收拾好物品后,抱着箱子径自坐在了离鱼有泪最近的池边。

  虽说正当盛夏,但由于台风带了短暂的降温,而且海岛上的夜晚本来就有些料峭,大理石的凉意透过单薄的衣衫让慕容瞭踪感到丝丝的寒意。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慕容瞭踪略感不适的调整了下身姿,同时不免疑惑谢羽飞是怎么做到的,鱼有泪伏在他身上的时候,必定会沾湿他的衣衫,他就不冷吗?他记得慕容瞭踪确实一动不动。

  “台风已经过去三天了,你为什么不回海洋?”慕容瞭踪犹豫着将箱子里将要用的东西摆好,但想了想之后又将他们收了回去。

  鱼有泪听到此言茫然不解的看着慕容瞭踪,直到片刻之后才愣了愣的低头不语。

  慕容瞭踪只是单纯的想要问原因,看到此景,不免有些懊悔,想是鱼有泪觉得自己在驱赶她。想要告诉鱼有泪自己也想能和她多相处一段时间,可是慕容瞭踪却找不到立场来挽留。

  人鱼是群居的族群,他们不懂得去敌视同伴,甚至不会去孤立任何一位同伴,一个人便是一个团体,一个团体便是一个人,所以他们不需要名字,因为他们不会去区分你我他。

  可自己呢?为了一己私欲,假借台风之名骗鱼有泪上岸已是让她离开族群了。捧心蹙眉孤清寂寥不该是人鱼会有的,可刚才鱼有泪身周尽是孤独的气息。

  慕容瞭踪不知道该怎么办?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是继续前进还是回头,只是回头还来得及吗?若是回头,甘心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在进门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说辞,在此刻完全化为了乌有,找不到半点踪迹。不想再去欺骗鱼有泪,若是说出口的一定要是谎言,慕容瞭踪突然间觉得宁愿就那样被误会。

  “羽飞担心台风会引起海啸,说是要先观察观察大海最近的状况再说。”就在慕容瞭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鱼有泪断断续续的轻声回答。

  木然的看着一络乌发随着鱼有泪的低头滑落于她的额前,在水中绽放出一朵小小的墨莲,有些许蓝光恍若墨莲的脉络隐现其中。慕容瞭踪不由的一阵愧疚,误会了的是自己,从始至终鱼有泪都未曾用丝毫的恶意去揣度自己的话。

  “你相信谢羽飞的话吗?”台风是不会引起海啸的,慕容瞭踪不相信作为中国航海业领头的谢氏集团老总会不知道。就算他不知道,可是作为海洋生物的人鱼也会不知道吗?

  鱼有泪抬头见慕容瞭踪定定的看着自己,便轻微的点了点头,却开始逃避着和慕容瞭踪目光相接。

  红晕在鱼有泪的脸颊上蒸腾,如火如荼的蔓延开来。人鱼是不会撒谎的,鱼有泪从一开始就知道谢羽飞的借口有多么的拙劣,可是鱼有泪还是想要去相信,即便明知道谢羽飞说的是谎言,鱼有泪也试着说服自己台风会引起海啸。

  鱼有泪想要留下来,即便留下来借口是谎言。

  终于明白鱼有泪断续的言语,闪躲的目光是为了何?慕容瞭踪心中一痛,还是爱上了对吗?鱼有泪爱上了谢羽飞。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发展吗?

  慕容瞭踪想深深的忏悔祈求鱼有泪的原谅,想要立刻将鱼有泪抱回海里去,想要告诉鱼有泪不要再和谢羽飞相见,人鱼爱上人类,即便是在童话中都是没有好结局的,更何况是在现实。

  就在这时,有乐声断断续续、飘渺如幻的不知从何处的缝隙中渗透了进来。

  据说谢羽飞的母亲童露寻喜欢安静并且身体不好,于是谢景辕便为她买下了远离人烟的沧月岛,并话巨资建造了这座白色的别墅,但由于谢氏集团在航海业上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谢景辕又是谢氏唯一的继承者,注定了不可能抛下一切,过着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

  于是谢景辕便在建造的时候将别墅规划为一分为二,一边是私人住所,一边用作接待外客之用,用作举行聚会所用的大厅就在游泳池的隔壁。只是这良好的隔音材料也挡不住世界这熙熙攘攘追名逐利之声。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