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二章 出现公主的舞会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2

  往常这个时候,谢羽飞总会陪伴在鱼有泪的身边,直到看着鱼有泪睡去,他才会小心翼翼的悄声离去。

  但现在谢羽飞却不在,因为今天是谢双梧的生日晚会,十八岁的生日会办的分外的隆重繁华,众多宾客被游轮接到沧月岛,大厅布置的华丽精美,作为主人之一的他此刻正忙碌的招待宾客。

  连老仆人都在感慨自从童露寻失踪后,谢景辕便郁郁寡欢,之后全家更是搬出了沧月岛,这里也就再也没有这么热闹了。

  深沉的哀伤无声的在慕容瞭踪湛蓝色瞳眸蔓延成灾,今天是谢双梧向众人表明她成年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将正式进入上流社会享受着万丈荣光,那时会有别人会爱上她,而她……也会爱上别人吧!

  而自己,只能躲在角落里遥祝她会幸福,连站在她身边守护也成了奢望。

  “你没事吧?”见慕容瞭踪对着白色的墙壁久久不语,鱼有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点头伤害到了他。

  就在鱼有泪以为慕容瞭踪没有听到的时候,慕容瞭踪转身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否决鱼有泪的话,还是表示没事。

  怔怔然看着放在箱子上的蓝色衣裙半响,慕容瞭踪恍恍惚惚的遵照事先的安排问:“想去看看人类的舞会是什么样子的吗?”

  “羽飞会在那里吗?”虽然谢羽飞在陪自己吃晚餐的时候就预先告知过,说是今晚他有些事情要做,可能会很晚才有空来看自己,可是现在看不到他,鱼有泪还是会担心会想念。

  “呃•……在的。”未料到鱼有泪有此一问,慕容瞭踪反射性回答完后蓦然惊醒,领悟到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不!不要答应!拒绝我,鱼有泪,拒绝我,你我都不要再去靠近人类了好吗?人鱼被人类伤的已经够多。

  就在慕容瞭踪想要开口说不去了的时候,鱼有泪却似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点了点,笃定道:“我想去。”

  在人鱼长老的教导中,这个世界上鱼饵、鱼勾、渔网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背后的人类。对于人类,当敬而远之。就连自己当初执意不随族人一起迁入海底时,长老也是谆谆叮咛,切不可让人类看到自己。

  可是她想要见到谢羽飞,虽然那些从门口窥视的目光总让鱼有泪感到害怕,因为那些眼睛里藏着太多鱼有泪看不懂的东西。

  但是为了谢羽飞,鱼有泪想要努力的学会融入人类的生活中,她不想一直都藏在这个游泳池里,等待着谢羽飞的来到,她想和他一起,永远的。

  “我……唉,好吧。”拒绝的话在看到鱼有泪坚毅明亮的双眼时再也出不了口,是否自己也该多一分勇气去相信谢羽飞和鱼有泪的结局会是美好的。“你过来吧,我帮你画个妆改下指甲的颜色再带你去。”

  只是小美人鱼化作泡沫的结局真的会改变吗?

  王子啊,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小美人鱼不是人吧,小美人鱼得到王子的许可一辈子和他在一起,以睡在王子门外的一个天鹅绒垫子上的方式。

  人类的王子虽然爱着小美人鱼,可安徒生在故事里下一句就写明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娶小美人鱼为王后,再见到公主之前就是如此。

  王子说他见到了是谁救了他,那么那时候他就没看到小美人鱼的鱼尾吗?他说是神庙中的女子救了他,如此根本没有的事他为何而编造?还是说只为了那位公主美貌的自欺。

  就算他不知道小美人鱼真正的身份,但是口口声声对着小美人鱼说你是我最亲爱的人的小王子在将羞答答的公主拥入怀中的时候,却对小美人鱼如此的说道:我从来不敢希望的最好的东西,现在终于成为事实了。你会为我的幸福高兴吧,因为你是一切人中最喜欢我的一个人呀!

  难道不是王子从头至尾想要的只是更好的吗?连他假设说要娶小美人的话也是我就是要选也先选你,而不是唯有你。

  在爬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小美人纤细的脚已经不断的流出了鲜血,可是王子呢?他让她一直伴随着他看到云块像一群向遥远国家飞去的小鸟一样在下面移动为止,而非停下来为她包扎伤口。

  看似深情的王子,从头至尾,不过是一个玩弄他人情感自私自利的骗子。

  那么谢羽飞呢?是被鱼有泪的容颜一时的迷惑,还是真的是爱,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吗?

  母亲,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一个人吗?会不顾一切的爱我。

  你让我相信,可是连你的父亲也将你深深的背叛,你是那么的相信他一直都是爱你的,就算将你禁锢在小岛上也是为了保护你。

  将鱼有泪抱上池边,备好干毛巾和裙子后,站在门外等鱼有泪换衣服的慕容瞭踪努力试图让自己颤抖的手冷静下来。

  舞会上,王子遇到了公主,得偿所愿的他幸福了,明知道小美人鱼是一切人中最喜欢他的一个人,还要小美人鱼为他的幸福感到高兴,如斯的残忍。

  那么这个舞会上呢?据说一直爱恋着谢羽飞的茅绮谁也会来,她是国内航海业里唯一可以和谢氏相较一二的茅家千金,传言她妩媚动人姿态娇艳,多么像童话里的那位公主。

  娶了他,谢羽飞别说独霸中国的航海事业,就算是国外的,也未必不是没可能。

  会吗?谢羽飞,回像千百年前的那个王子一样的选择吗?

  然后等到原本的事实在人类口中流转之后,便成了虚构的故事,谢羽飞和王子一样成了深情的化身,从始至终爱着那个他认为救了他的神庙女子,在祈祷着的一群女子中最美最年轻的那位。

  “什么是化妆?”看着慕容瞭踪箱子里色彩纷呈的粉盒以及各式各样的刷子等等,鱼有泪不解的问道。

  “就是用化妆品和工具在外表上暂时改变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符合别人的眼光。”

  “自己的外表?这重要吗?”

  听到鱼有泪的疑惑,慕容瞭踪抬头间视线正巧落入鱼有泪的眼中,鱼有泪有着一双奇异的墨蓝色的瞳眸,即便含着疑问也丝毫无损其明澈如水。

  转头不去看自己倒映在这双眼中的虚假容颜,慕容瞭踪呐呐的回道:“对于人类来说,外表有时候就是他们怎么对待别人的一切标准,至于心他们是不会去在意的。"

  淡然的语调明明平直的听不出喜怒,却偏偏有浓郁的忧伤无奈不断的从每个字节中渗出,在慕容瞭踪的身周积聚不撒。

  鱼有泪不懂如何才能去化解,唯有默默的任由着慕容瞭踪在自己的脸上涂抹。将蓝色的睫毛涂成黑色,用粉底将会细碎散着蓝光的肌肤遮掩。

  当一切完结后,慕容瞭踪本想挽起鱼有泪落在颈边的一缕秀发,却被鱼有泪避开,收回空落的手,慕容瞭踪叹了口气,“算了,人类本身也有染发的习惯,你的头发不用染也没关系。”

  谢双梧的生日舞会放在沧月岛举行,确实是对众人的行程造成了不便,但谢羽飞提供了谢氏集团的高级游轮来回接送,再加上沧月岛离陆地也不是很远,众人也就乐得将之当做一次短暂的出海旅行。

  看着挽着自己臂膀的谢双梧有些神不守舍,谢羽飞暗自叹了口气,举目四顾果然未见慕容瞭踪。

  “双梧,你的同学我也让人接到沧月岛了,这么久不见,想必你和她们会有很多的话题可聊,哥哥就不打扰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谢双梧,谢羽飞在看到门口进来的一群女孩子时松了口气,希望和朋友的聊天能让谢双梧开心一些。

  谢双梧顺着谢羽飞的目光看去,只见昔日的几位同学正向自己这边走来,虽然自己更加希望能陪在哥哥的身边,但同时也明白哥哥必定会有很多的人要应酬,便点了点头顺从的走向那些所谓的同学。

  自己从小身体不好,虽然在学校报了名,可是去的天数比不去的天数还少。而那些同学为什么讨好自己,在自己有一次将她们带到家里,却见她们缠着哥哥大献殷勤的时候就明白了。

  想起哥哥努力的笑着应和,在她们走后,又装作开心的对自己说,只要自己喜欢,可以随时带同学回家来玩。

  谢双梧明白哥哥的用心良苦,谢羽飞是害怕自己孤独寂寞,可是和这样的同学一起就不孤单了吗?为了维护所谓的友情,聊着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话题,应和着不懂得话语。

  谢双梧刚走,便有不少的人围了上来,谢羽飞一一谈笑从容的应酬着,毫无一丝的不耐。然而见到茅冷嵘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唇边的笑却不着痕迹的僵硬了下,很快的又恢复自若。

  “没想到多年不见,双梧已经长这么大了,相信景辕他在天有灵也会倍感欣慰了。”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谢双梧,茅冷嵘无不欣慰的笑着。

  “茅总怎么来了,实在是我谢羽飞的荣幸。”听到茅冷嵘一派亲昵的模样,谢羽飞心中十分反感,但还是装作开心的样子。

  “双梧侄女今日成年,我这个做叔叔的岂有不到之理。”

  本还忐忑不安的担心自己的不请自来会引起谢羽飞的不悦,但见到谢羽飞并没有不悦的表示,茅冷嵘也就放心的拍了拍谢羽飞的肩膀。却不料在接触的瞬间,谢羽飞不着痕迹的借放下手中酒杯的动作避了开去,茅冷嵘便只好尴尬的收回手。

  “羽飞大哥,我记得沧月岛不是一向空置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想到将生日宴会放在沧月岛举办呢?”这一切站在茅冷嵘身后的茅绮谁却未曾注意到。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