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二章 天凉好个秋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6

  “好。”随着慕容瞭踪的话语,谢双梧感觉到有手在发上轻轻的抚着,就像哥哥为鱼有泪梳理发丝一样。

  闭上眼抑制着眼睑中汩汩的湿意,谢双梧知道不该问,却还是问了。

  “你爱鱼有泪是吗?”

  她想提醒慕容瞭踪,她是谢双梧不是鱼有泪,她虽然也渴望着他为她梳发,但她不想成为鱼有泪的替身。同时也想求个断绝希冀的答案,要他一个亲口言明的清晰拒绝,他不爱她。

  “没有,我对鱼有泪只是。”有些感慨,一句话再次便停顿了一会,稍后慕容瞭踪刚开口继续说道:“只是。”

  便被谢双梧急切的打断道:“我不会跟哥哥说的。”

  “你误会了,这件事情和谢总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和鱼有泪只是。”

  “鱼有泪是美人鱼啊!为什么你会喜欢她呢?”

  谢双梧说完便不再言语,而本来急急解释着慕容瞭踪在听到此言后便陷入了无尽沉默。

  暮色记忆中,谢双梧记得在朦胧中有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轻浅的好似一场幻觉亦或是自己心底的一抹凄凉幻化。

  随后脸颊上有轻如羽毛的轻轻一触,柔软而温热的。该是梦吧,偏偏脸颊上的温热被风吹散了,却烙印在了脑海中。

  之后呢?谢双梧没有记忆了,她睡着了在他的腿上,可他走了。

  在被敲门声惊醒的那一刻,她茫然四顾找不到他的身影。若不是茶几上那杯依然凉透的水还在,她会以为只是自己倦了小憩时的一场迷梦。若不是茶几上那湛蓝色的盖子依然在,她也许会连慕容瞭踪都觉得只是一个幻影。

  “小姐,舞会快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该下去了。”门外的仆人诉说着他敲门的理由。

  谢双梧笑了笑,敛去眼中以为会是慕容瞭踪的期待。

  “我补下妆就下去。”

  该长大还是要长大的。可是慕容瞭踪可会想过长大对有些人未必会是好事。只是没想到也好吧,不爱我其实也是件好事啊!

  谢双梧,本来就不该奢望别人的爱啊!

  “双梧,站在外面怎么也不加件衣裳啊?”

  身后有温柔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对于谢双梧却是蓦然惊醒,就像那敲门,再怎么柔和也还是让她跌出了梦境。

  虽是忧伤怅惘的梦,可至少有慕容瞭踪的存在,可是现在,谢双梧只见眼前暗影重重,人声喧哗已渐行渐远,更像是一场恍惚中的幻听。

  “客人都***了吗?”不用回头,谢双梧便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谢惘逐。

  没有认真的去分辨他的声音和他人的不同,只是就是知道,也许是通过脚部声,也许是他话中的温柔,也许……反正就是知道。

  “你要是想要多呆一会也没关系,客人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用担心。”随着谢惘逐的话语,一件衣服覆上了谢双梧的肩头。

  “谢谢你。”在暖意从肩背传入的时候,谢双梧反射性的想要躲开,可是却又僵住了身子任由谢惘逐将衣服披温。

  已了解了不该,可还是贪恋着这温暖。如果连这份温暖都失去,当远处的欢声笑语渐而消逝于茫茫大海,谢双梧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着天地寂静,寰宇冷泠。

  “这是我份内的事,更何况我早就说过你永远都不用跟我说谢谢,双梧,我”

  “我没跟你说一下就跑出来透气,让惘逐哥哥找了我很久吧?”感觉到谢惘逐双手握在肩头的重量,谢双梧战栗一惊,惶然打断谢惘逐的话。

  隐隐的,她预料到了他接下去的话,可是她不能接受,所以还是不要说出口吧。她怕一旦说出了口,她与他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以前一直不知道,谢惘逐对自己的感情,可是现在谢双梧突然间明了于心了。

  那时候她不懂爱,现在她懂了,因为她爱上了慕容瞭踪,于是她也懂了谢惘逐对自己的爱。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所以懂得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对自己的爱,这算是一种讽刺还是一种上天捉弄的无奈,谢双梧不知道。

  如果谢惘逐在谢双梧见到慕容瞭踪之前像她表明心迹,又或者谢双梧在爱上慕容瞭踪之前发觉了谢惘逐的心意。

  那么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谢双梧会试着去爱谢惘逐,然后便会真的爱上了他,在谢双梧心间的位置还空悬的时候。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时光流转至今日,万事万物便已经发展到这刻,月亮只能东升西落,时光也就无法逆流。

  爱了便是爱了,谢双梧爱上了慕容瞭踪,于是从此心就再也容不下其他的身影。

  谢双梧知道这样子对惘逐太过残忍,可是除此之外,谢双梧不知道要如何才能留住这份在这夏夜清冷中仅剩的暖意。

  猛然间,那个想向慕容瞭踪表明心迹的午后再次呈现在眼前。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一直。”她想要问个清楚,求个明白,哪怕得到的是他绝情的回答。

  而慕容瞭踪也如此刻的自己一样,仓惶的打断,向来平静淡漠的神色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急切。那时未做他想,一心以为慕容瞭踪只是为了不想当面将事情挑的太明白,徒徒的让双方都难堪,毕竟作为家庭医生暂居别墅的他难免会遇上谢家的大小姐。

  可是现在,谢双梧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嚣腾雀跃,只为了一个猜想。慕容瞭踪会不会也和现在的我一样,虽然不愿接受男女之间的爱情,可是却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留恋的,所以害怕挑明后干干净净的断绝。

  “也没有找多久,主要是还要送宾客所以费力些时间,你忘了吗?以前你最喜欢呆在这里。”

  谢双梧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这以前并没有觉得什么,一直以来谢惘逐已经习惯了站在一个管家的位置,默默的守候在主人的身后。

  可是现在,谢惘逐突然发现所谓的习惯都只是自欺,装作不在意但真正发觉自己一直以来的位置时,无力还是会席卷整个身躯,几乎站立不住。

  “这里?”谢双梧回头四顾,刚才怕被人看到她在生辰之时伤心怅惘变成他们的谈资,于是就随便拣了个僻静黝黯的树影里呆着。

  现在一看,才看到在月色下,四处皆是簇簇繁华,在树影的边角上裹着月色,莹莹的如承载着霜雪,脆弱不堪的似下一刻便会冰裂凋落化为烟尘。

  谢双梧此刻在才发现萦绕在鼻尖不去的除却梦幻多瑙河的酒味残存,还有的便是着漫天盖地的浓郁花香,迫不及待的誓要将压抑了一年的哀愁等待花开一霎的情怀都要顷刻吐尽的绝望疯狂。

  原来今年的酴醾已经开花了啊!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蘼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当第一次这首诗的时候,开到荼蘼花事了这一句反反复复的舌尖翻滚,爱上了春色尽处时如烈焰怒焚的最后绝望的挣扎及颓废。

  那时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分明不懂却还是偏爱读时淡淡萦绕于心中的伤感,不想原来真的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如若真要句话,也唯有凝咽出一句天凉好个秋。

  强撑以为不说,愁便不会无休无止,满目的便不会是春色凋尽的天地尽殇。

  不知道是不是有微风拂过,绽于树梢上的一朵花盏破碎开来,在空中打着旋儿落下,淬不及防的甚至来不及一声哀叹。

  没有看到它身旁的树叶颤一颤,难道不是从它还是花苞开始就如影相随了的吗?她走时难道就没有一丝的不舍吗?

  旁的花还颤颤巍巍的顶着如霜白芒,你却为何独独的飘零了?

  谢双梧伸手去接,花瓣在指尖滑过,来不及握紧,它已是落入了暗影中再也不见。

  “韶华胜极,酴醾开尽的皆是末路之美啊!”就像是对慕容瞭踪的无果爱恋。

  谢双梧看着花瓣逝去的方向喃喃一声感慨。

  低低的,缓缓的,袅袅如风中的一缕轻烟,连触碰挽留都会让它更快的湮灭无踪,惊得谢惘逐心头隐隐一颤。

  谢双梧就在眼前,手掌还有她的肩膀支撑着,奈何谢惘逐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虚幻的就好像当手握紧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手中所谓的是空无一物。

  “双梧。”不由的,谢惘逐唤了一声,想要借此确认谢双梧还在。

  “我没事。”

  突然间醒悟过来自己让话窜逃出了口,明知道站在自己身后谢惘逐不会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而且所处的地方有这么黑,可是装着装着就已经成了习惯。

  谢双梧强挤出一笑,僵硬的就像下一刻便会如刚才的那朵酴醾一样破裂凋落,但谢双梧依旧自信即便在白日里面对面的站着,她依然能骗过所有的人。

  因为她已经在镜子面前练习了无数遍,有时候对着镜子笑的时候自己都会被骗倒,以为镜子前面的那个女孩真的是个无忧无虑的人,可是这也仅仅是有时候。

  “双梧,别再爱慕容瞭踪了好吗?你还太小,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爱。”

  呐呐的有些迟疑,谢惘逐还是决定将话讲完,虽然这已经超出了作为一个管家的职责,可是从来就没有想过做谢双梧的管家啊。

  “你知道了。”顾忌到哥哥如果发现了会对慕容瞭踪不好,谢双梧一直小心翼翼的哥哥和谢惘逐面前掩藏她对慕容瞭踪的心意。

  没想到还是被谢惘逐察觉了,那么在他面前毫不掩藏的自己,难道慕容瞭踪就一点都没发觉吗?还是说,那个午后他打断自己的话,就是因为他发觉了,就像自己预料到了谢惘逐可能接下去的话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