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九章 你的世界我不懂啊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8

  泪珠落在手臂上,谢羽飞如被炙到般一颤,虽看清那颗泪珠已经落入水中沉入水底,明知道鱼有泪的泪珠是沁凉如水的,但谢羽飞还是感觉手臂上灼热的痛纠缠入骨。

  鱼有泪眼中的不舍没有减轻谢羽飞的痛苦,反而让他更加的痛彻心扉和无可奈何。鱼有泪也不愿离开,可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空有金钱地位,可他却没有改变天理定数的能力。

  除了拥紧鱼有泪,谢羽飞不知道自己还能给予鱼有泪什么?他不懂,他一直都想给鱼有泪最好的,可是为什么到最后却发现反而害了鱼有泪。

  “有泪,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求求你,告诉我,美人鱼的世界我真的不懂,我只想要对你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害怕不管做什么对你都是伤害,告诉我,有泪,我该怎么办?”

  “让我留在你身边好吗?我不要回海洋,在那里我触不到你也看不到你,我不想要再一直一直的等下去,我怕有一天我再也等不了你了。”

  鱼尾上的疼痛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无踪,鱼有泪伸手拂去谢羽飞脸上的泪水,轻细缠绵到最后成了描绘谢羽飞的眉梢眼角。

  泪越擦越多,谢羽飞落在鱼有泪眼角的亲吻是最后的回答。

  蓝色妖姬早已被水荡涤洗去的香味因为被揉碎,再次随着花汁流散而似有如无的弥散开来。被鱼有泪遗忘而松开的花朵在水中飘散开来,和着水中的蓝裙缓缓的合着水波轻舞。

  相知是一种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但如若忘却了呢?再次的相逢,是否表明相守是上天注定的安排。亦或者捉弄?

  浴室的门外一双如蓝色妖姬花瓣般湛蓝的双眼默默的注视着相拥的鱼有泪和谢羽飞,而后无声的将门阖上,而他自己被他关在了浴室门外。

  心绪翻滚,慕容瞭踪无法解脱。将鱼有泪和谢羽飞分开,可偏偏慕容瞭踪看到了谢羽飞和鱼有泪是如此相爱的。成全鱼有泪和谢羽飞吗?可是美人鱼和人类的爱情到最后,只有悲伤的结局。

  谢羽飞是谢家唯一的继承人,当然需要子嗣来承继未来,可是……谁能预料人类和美人鱼混血的孩子会是怎么样子的。不是美人鱼,亦不是人类,那该是什么?上天未曾安排这扰乱了界限的生命。

  所以无任他是多么的期望能得到认同,都只是痴心妄想。天地之间,或许有一尺短暂的立锥之地,海阔天空却无一存灵魂归处。

  看着手边玻璃鱼缸中色彩绚丽身姿各异的金鱼,慕容瞭踪顺手拿起旁边的鱼食倒了些许,看着他们欢快的伏在水面吞食,慕容瞭踪不由的一声苦笑出声。

  遗忘是上天赐予的恩惠,金鱼的记忆只有3到7秒,是否也是种快乐。被人类肆意的转手买卖,被人类由着自己的喜好培养成现在这个可算是畸形的样子,但因为遗忘了过去,所以便可以安然无忧的享受现在。

  慕容瞭踪也想忘却一切,也想不顾一切一次,可是忘不了。那么深入骨髓的嘲讽排挤,如刀深刻的异样眼神。

  有人曾同情金鱼一声只能被豢养在一个细小的鱼缸中,可若是金鱼回到江湖,真的会是金鱼的幸福吗?那些鲫鱼会认同这面目全非的同族吗?可就在鱼缸中了此残生,如何的甘心。

  过去的画面噪杂紊乱的纠缠于眼前,慕容瞭踪深吸口气,转头想要挥去,却不料看到了谢羽飞至于沙发上的红裙。

  和自己送的那一条一样,同样是红色的,可是谢羽飞偏偏的就是不许鱼有泪穿他送的,所以特地找了条红裙。当时只觉得可笑,现在回想起来不由的是惘然羡慕。

  放在一起的还有其他颜色的衣服,但都是长长的连衣裙,一看就知道是为鱼有泪准备的,还有的是属于谢羽飞的西服。想起之前在浴室洗脸台上瞥见的发簪插梳,那时未作多想,现在想来这些发饰都是用于长发的,定是为鱼有泪准备的。

  鱼有泪一直藏在游泳池里,可是在谢羽飞的房间里却处处都有着她的踪迹,就像是同住的夫妻一样,衣服用物亦是不分不离。

  谢羽飞是有心?还是无意?

  慕容瞭踪突然间失去了探寻的勇气,是或者不是,慕容瞭踪都不知道要做的是该将他们分开,还是敢将他们撮合。

  他累了,真的累了。

  家庭医生和其他仆人一样都是谢家用钱聘来做事的,以前童露寻身体不好又长居岛上,自然不能缺了医生,但谢景辕都将之当作贵宾来款待,长此以往便成了传统。慕容瞭踪便自然而然的和谢羽飞、谢双梧一同进食了。

  谢双梧本不想吃饭,可是在谢惘逐再三的劝导下,也无言的出了房门,下楼时看到慕容瞭踪的侧脸,一时间僵在了楼梯上。

  慕容瞭踪也似乎感觉到谢双梧的视线而抬起了头,不想本以为再也不见的声音撞入眼帘,恍若隔世的眷恋痴缠让慕容瞭踪一时间忘了握紧筷子。

  银质的筷子撞击在陶瓷碗沿,清丽叮咚不成调,分不清是喜是悲,只剩下两人相对无言后各自移开眸光,就像是目光相触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偶然,而非心中的期盼。

  两人所不知道的是,沉思中的谢羽飞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神情,可是一直站在谢双梧身边的谢惘逐注意到了,然后暗暗的在心中下定了决心,慕容瞭踪绝不能留下。而鱼有泪一有事就令谢羽飞改变命令让慕容瞭踪回来也让谢惘逐清楚,要除去慕容瞭踪必先解决鱼有泪。

  谢羽飞再怎么希望能无时无刻的一直陪在鱼有泪的身边,可作为谢家掌权人也不可能完全将工作置之不理,坐在书房里听完谢惘逐的报告后再细细的交代完,谢羽飞便起身离开。

  就在谢羽飞握上门把的时候,身后响起了谢惘逐的话,“少爷,游泳池的水我已经让人彻底换过了。”

  “嗯,我知道了。”谢羽飞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

  “我特地让人把游泳池洗干净了,然后还让人蓄了海水,我想这样鱼……小姐应该会住的舒服些。”

  “你做事我一向放心,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了。”

  谢羽飞知道谢惘逐话中的暗示,可是经过早上的事后,谢羽飞一想到让鱼有泪会游泳池便感到满心的忐忑。何况鱼有泪待在浴缸中似乎也没有任何的不适,谢羽飞便想让鱼有泪就这样的在他触手可及之处。

  “羽飞。”十多年的相处,谢惘逐也同样看的出谢羽飞是想要逃避,可是想起谢景辕对自己的嘱托,还有谢双梧看向慕容瞭踪的眼神,谢惘逐只能是沉声阻止谢羽飞按下门把。

  “还有事?”谢羽飞不敢回头面对谢惘逐。

  鱼有泪是美人鱼这件事,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谢惘逐隐瞒,也知道自己爱上鱼有泪这件事瞒不过谢惘逐。明知晓谢惘逐对鱼有泪的排斥,以及对他的不赞同。

  谢羽飞依然还是想要装作不知道,以为时间可以让谢惘逐慢慢的接受,可是现在,谢羽飞身姿未动,唇角却已经紧抿。

  他真的不想听到,更害怕听到,他最依靠信任的人也反对他和鱼有泪在一起。

  “鱼有泪她不是人,现在在沧月岛还好,可是以后回到海镜城后呢?到时候人多眼杂,难免被其他人发现,到时候必然会引来一番争夺的。”

  “难道谢家还保护不了吗?”

  “那如果是政府要呢?谢家只是企业,我相信你很清楚民不与官争背后的含义,更何况美人鱼的存在很可能会惊动整个国际。要知道鱼有泪她不是一条奇特一点的鱼而已,她会说话,是拥有高等智慧的,你觉得人类能容得下吗?”谢羽飞的怒意和抗拒谢惘逐都知道,可谢惘逐只能选择无视。“外星人到现在还只是虚无缥缈的猜测,但都有不少人开始担心会不会有外星人入侵了,你看看那些电影小说,若是”

  “够了,那只不过是为了博取关注的噱头而已,何必当真呢?”暗暗的抿紧唇角,谢羽飞很清楚谢惘逐接下去的话,所以才急切的阻止谢惘逐讲下去,只为了阻止自己想下去。他不想送她走,不想相忘于江湖。

  “如果只是不屑一顾的念头,就不会拿来做噱头,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去关注了。”谢惘逐还欲说下去,却被谢羽飞一声“惘逐哥”而斩断。

  看到转头望着自己的双眼中暗藏的恳求及呼之欲出的冷然,谢惘逐深吸了口气才阻止向后退去的冲动。

  他触及谢羽飞的底线了,惘逐哥是谢羽飞最后的妥协。

  谢惘逐记得当初董事会的一个元老倚老卖老时,谢惘逐也是用这样的双眼看着他的,淡淡的含着叹息道:“我父亲在世时蒙你诸多照顾,谢氏实在是不愿意失去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

  那个元老选择了视若无睹,依旧执意阻止谢氏改革,于是便被谢羽飞毫不留情的逐出了谢氏,改革的步履未曾因他而缓步。

  那时谢惘逐曾经问过谢羽飞,得到的回答是谢氏不改革就会被时代淘汰,他不允许谁因为自己的懦弱和守旧而让他要守护的事务受到伤害,即便那个人也许毫无恶意。

  这就是谢羽飞,看似成熟稳重,但一触及他下定决心去守护的事务,便毫无情理可言。

  那现在自己是不是也成了那个元老,也就是说自己不在谢羽飞的守护范围之内,甚至在他的眼里站到了对立面。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