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一章 谁爱上了谁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7-12-29

  “难道不是吗?”谢羽飞牵唇一笑,想起慕容瞭踪和鱼有泪一起看电视的场景就忍不住在笑容中夹杂上冷意。

  即便心中非常清楚许多关于美人鱼的事还要问慕容瞭踪。可就是忍不住去设想,会不会鱼有泪从慕容瞭踪一个动作一句话语中认出,慕容瞭踪才是她要等的王子。

  “也许吧!”想起自己一直以来在鱼有泪和谢羽飞两人间做的事,有意无意的确实就像是第三者一般,羡慕着嫉妒着甚至恨着。长着鱼尾的鱼有泪可以一无反顾的上了岸,被困于谢氏总裁身份上的谢羽飞也可以不顾名利执意的选择相守,偏偏唯有他,想爱不敢爱。

  一个人能爱上一个人是难得,刚好那个人也爱你更是难得,偏偏慕容瞭踪却不能回应爱自己而自已也爱的那个人。只好将一切都藏在心里,任由着整颗心被啃噬被占领,甜蜜亦是痛苦。

  视慕容瞭踪的感慨为承认,谢羽飞心中一时纷繁万千,才发现其实他口口声声认定着,但还是在心底抱着一丝希望,鱼有泪没有在等除开他的任何人。

  “你不是说不走的吗?”

  “那我等你回来再睡。”

  细微的赌气,淡淡的抱怨成全了不舍的缠绵,可是这缠绵都只是给别人的吗?只是将我当作他,所以才皆错付了,而我也误会了。

  “鱼有泪能离水多久,淡水对她会不会有影响?”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无奈,谢羽飞扭头看向窗外。

  垂眸看着手臂上挂着的蓝裙,慕容瞭踪轻轻的将之抚平,却发现无任如何也扶不起心中的万丈波澜,他想双梧,想着她穿上这身蓝裙的样子。对于谢羽飞的询问只是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不清楚。”

  你不是……怎么会不清楚!

  想质问却出不了口。怎么承认是他迟了,在鱼有泪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他的时候,慕容瞭踪却已经先他一步在她的身边,了解着他不了解的鱼有泪习性,度过了他不在鱼有泪的身边的时候。

  “你看过《青蛇》对吧,否则你进来的时候怎么会那么惊慌呢?甚至为了不让鱼有泪察觉你想要关上电视而哄鱼有泪睡觉。累了吧!先睡会吧!真是好个累了啊!”

  慕容瞭踪蓦然抬头,湛蓝色的双眸直视谢羽飞,令谢羽飞不由的后退了一步,门把抵在了腰间。

  是的,他骗了她,多少自欺好意本皆是私心。

  回看着谢羽飞湛蓝色的双眼,不知何谢羽飞眼前浮现的却是鱼有泪有着同样湛蓝双眼的面容。澈然纯真的看着他,也正因为没有丝毫的指责而让谢羽飞难以面对。出口的责难无力成了叹息,“你是故意让鱼有泪看的。”

  “是啊!故意的。”

  “为什么?”上前一步,谢羽飞想要看清楚慕容瞭踪,奈何只看到慕容瞭踪情感掩尽到有些呆滞的双眼。到底慕容瞭踪想要遮掩什么?如果只是对鱼有泪的爱意,他都已经猜测出口了,又何必掩饰。

  “我……也不知道。”后退一步拉开与谢羽飞的距离,慕容瞭踪转身面向窗口,“你说法海有那么一点爱上青蛇了吗?最后他在伤神迷失的时候他其实挽留了,即便只是一声小青。”

  屋外酴醚的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舞在空中,然后满满的铺了一地,近乎到残酷妖异的蒸腾着命尽的美丽。

  开到酴醚花事了,春季将到尽头了。

  “也许爱了,只是他更爱他的佛。”

  “是啊,只是更爱,小青输给了白素贞,不是许仙不爱,只是许仙更爱白素贞。”

  “或者他更爱的是他自己吧!”压下心中对慕容瞭踪的不忍,谢羽飞沉声道:“慕容医生,以后还请你自重,不要毁掉我对你最后尊重。”

  慕容瞭踪沉默不语,谢羽飞也不想再继续谈下去而回房了。

  怕惊扰到鱼有泪,谢羽飞尽量的放轻了动作,落锁的声音依旧还是传入了慕容瞭踪的耳中。

  “那白蛇和青蛇呢?是真的爱上了许仙,还是因为他是属于人间的凡夫俗子,她们只是迷上了这迷乱世界浪荡乾坤?”

  身后再无人做出回答,唯有慕容瞭踪独自立在窗前看着满目的落花。

  他所不知道的双梧正静静的扶着三楼的走廊栏杆痴痴的注视着他,却在他一动的时候躲入了廊柱之后。

  晨曦刚刚在东方天际上展露,一夜未得好眠的谢羽飞还是在长年养成的早起习惯控制下从甜美的梦中醒来,即便知道现在是沧月岛度假无需每日赶往公司工作。

  轻薄镂空的窗帘遮挡不住渐亮的天光,落在睡眠不足的眼中有种想要再闭上眼的酸涩,更有一种想要就这样看着直到朝阳金色的光芒穿透,再等着日落,而后是星辰在花纹的缝隙中点点闪耀。

  因为胸口甸甸的沉重让谢羽飞真真切切的感觉到鱼有泪就枕在他的胸口,他想要就这样瞬间的天荒地老,转念又怕时光太快,来不及想来不及将所有的美好奉在她的手上。

  鱼有泪能够离水多久,慕容瞭踪回答不知道。让鱼有泪回到游泳池谢羽飞害怕,在他看不到地方和时候,早上的事情会再演,哪怕是水已经彻底换过。让鱼有泪蜷缩在浴缸中,谢羽飞有何尝忍心鱼有泪连倦极翻身都不能。

  于是,谢羽飞便任由着鱼有泪伏在他的身上入睡,像是宠溺鱼有泪。但谢羽飞知道,是他在眷恋着鱼有泪沁凉的体温,是他贪恋着能和鱼有泪一起睡去醒来的感动。

  夜里,每每一入睡没有多久便又再次醒来,只为了确定怀中的鱼有泪脸色如常,呼吸起伏正常。像是对自己自私的惩罚,又像是不忍心就让这样一个难得同眠的夜晚就这样在睡梦中度过。

  谢羽飞想要牢牢的记住鱼有泪发丝的柔滑,呼吸的频率,微凉的体温,干爽的气息,乃至一切的一切。想要就这样的刻入心肺,深藏脑中。

  害怕一个举动就会惊醒鱼有泪,然后就只能放开抱着鱼有泪的双手,被鱼有泪无意中压着的手臂谢羽飞便连一个指尖也不敢弯曲,哪怕是酸麻让他多么想要活动一下。

  明明鱼有泪就在自己的怀中,可是谢羽飞就是觉得满心的忐忑不安。因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可真的只是因为爱的太甚了才会患得患失吗?还是有什么预感到了。

  “笃笃”的敲门声打断了谢羽飞的寻思,未等谢羽飞出口问门外的是谁,门外的人就已经擅自推门而入了,但当推门的人看到趴在谢羽飞胸口的鱼有泪时便又退回了门口,满脸的难以置信及隐隐的厌恶。

  “惘逐?”谢羽飞眉头轻皱,不懂谢惘逐为何如此的无礼,但当顺着谢惘逐的视线低头时,谢羽飞才了解,谢惘逐他是故意闯进来的。

  看着谢惘逐马上后退的举动,谢羽飞知道谢惘逐是误会他与鱼有泪之间有什么了,本想解释。但看到谢惘逐身后的慕容瞭踪时,便只是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淡然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少爷,鱼小姐。”谢惘逐急急的欲说下去,被慕容瞭踪在手臂上一扯而惊觉慕容瞭踪也在的时候,便不屑的甩开慕容瞭踪向门边靠了靠,对谢羽飞说了声“茅家千金茅绮谁来访”后就急急的离开了。

  剩下慕容瞭踪和谢羽飞两人皆是面无表情的无声对峙,直到鱼有泪抬醒来抬头看向谢羽飞的时候,慕容瞭踪才看了眼鱼有泪后起步离开。

  是吃醋了吗?谢羽飞满满的不解,更令他不解的是,慕容瞭踪在走之前把他的房门关上了,而且他看向鱼有泪的眼神丝毫没有被背叛的忧伤或者是愤恨,有的甚至是怜悯。

  “羽飞。”鱼有泪顺着谢羽飞怔怔的方向只见到阖上了的门扉,像是唯恐惊扰谢羽飞一般轻唤了一声。

  刚好鱼有泪依在谢羽飞的胸前,这一声唤听在谢羽飞耳中就像是情人间耳边呢喃的爱语,让谢羽飞想要就此忘记他必须要起床去见茅绮谁这件事。

  但谢羽飞知道同时他也要保护父亲心血谢氏航海公司,甚至谢惘逐说鱼有泪会招来他人掠夺以及约瑟夫•吉诺维斯看向鱼有泪的眼神让谢羽飞明白,他只有变得更加的强大,才能保护他身边的人。

  “有泪,你再睡会吧,我去见下客人就回来,然后回来和你一起吃早餐好不好?”以额抵着鱼有泪的额际,谢羽飞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要让鱼有泪身上的味道一直的弥漫在每一个肺泡中,给他离开一会的勇气。

  “客人?”鱼有泪突然间埋怨自己为什么起来,如果一直不动,谢羽飞是不是就会一直抱着自己不会离开。

  “是啊,我是主人,在礼节上必须要去接待一下。”

  “是茅家千金茅绮谁吗?”贝齿轻咬红唇,鱼有泪不舍谢羽飞离开,但也看到了谢羽飞脸上的为难。

  “是啊。”谢羽飞轻叹出声,生日舞会上只是一句客套,可是没想到茅绮谁会真的来了。

  “那你会很快回来吗?”心中再多不舍,鱼有泪还是轻轻的挪开身体。

  “会的,有泪,有你等我吃早饭,我怎么舍得不回来呢?”轻柔将鱼有泪的红唇从贝齿下解救出来,谢羽飞情不自禁的凑前想要轻吻,但看着鱼有泪对他丝毫不设防的双眼,想要鱼有泪口中那个他,吻落在了鱼有泪的发间。

  即便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只要能守在鱼有泪的身边,哪怕是被当作替身也无所谓。可是谢羽飞却不愿意在鱼有泪错认的时候,骗走鱼有泪的吻。

  他想等,等到那一刻,鱼有泪眼中有着真正的他,谢羽飞。而不是被鱼有泪一直当作另一个存在。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