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百零一章 海妖再现

作品:失忆总裁:飞鸟与鱼 作者: 影如若 更新时间:2018-01-14

  暗沉的云层,翻卷的浪涛,施虐天地的***间,约瑟夫•吉诺维斯身着一身湿透的黑色西装逐渐行来。

  任由着雨滴滑落脸庞,狂风卷起衣袂翻飞,手上紧握的沙漠之鹰,应和着冷峻如霜的容颜,即便是满头的金发在灰暗的天色中也无法给他增添一丝的暖意。

  美国黑手党新一代的实权掌控人,狠酷、毒辣、无情、由鲜血铸就功勋的黑暗世界的帝王。

  慕容瞭踪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深深的感觉到他所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和他有着留着一部分相同血液的亲人。

  “吸引我的注意力,再趁着自己的亲人放松警惕的时候用药迷昏,对血缘多么完美的利用和设计。安杰勒斯,是你变得太快了,还是我从来不曾了解过你。”

  推开上前阻止他脚步的塞斯,约瑟夫•吉诺维斯一步步的逼近。单凭谢惘逐一个人根本无法带走紧抱着鱼有泪不放的谢羽飞,慕容瞭踪无奈迎着枪口上前。

  他在赌,赌约瑟夫•吉诺维斯不会开枪,无任筹码是亲情,还是杀他无法对老教父交代。

  手腕转动,约瑟夫•吉诺维斯利落的单手退出弹夹并握住,拇指在慕容瞭踪湛蓝色眼眸中缓缓移动,一颗、一颗……退尽子弹。

  慕容瞭踪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被约瑟夫•吉诺维斯一拳打到在地上,口角崩裂,血腥味在嘴中弥散开着。

  一脚踩住慕容瞭踪撑向地面的手,膝盖狠狠的砥在腹部,约瑟夫•吉诺维斯拉起慕容瞭踪的领口道:“你觉得你把鱼有泪送走,我就不会夺回来吗?未免太天真了吧!”

  “和谢氏决裂对黑手党没有任何的好处。况且鱼有泪她爱的只有谢羽飞,如果你放开鱼有泪,我会自动放弃教父之位,到时候你不是更坐的名正言顺。”

  “闭嘴。”打算慕容瞭踪的话,约瑟夫•吉诺维斯怒极而笑。“你会要教父之位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吗?还是你觉得我会在乎一个名正言顺?告诉你,黑手党如果分裂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

  “但那……不是你千辛万苦才重新整合回来的吗?”

  “可是如果他们对我有异心,我要来干什么?倒不如顺便清理掉。我要的不是黑手党人数上的壮大,我要的是一支只唯我是从的黑色军队。倒是你,舍得让黑手党因你而血流成河吗?当然前提是,你有本事让他们为你效力,而不是乘机想要取代吉诺维斯家族的统御。”

  一直冷眼旁观的亚特拉斯在注意到云层间一点黑点时,眉头深深的皱起,略一迟疑后还是推了下试着从神志混沌的谢羽飞手中抱走的鱼有泪的谢惘逐。“你们马上带鱼有泪离开。”

  不想这话却让已将忽视的约瑟夫•吉诺维斯的注意,收回即将再次落在慕容瞭踪脸上的拳头,约瑟夫•吉诺维斯向跟在身后的塞斯吩咐。

  “杀了他。”

  塞斯听到命令立马拿出***指向亚特拉斯,刚一瞄准亚特拉斯的眉间,还未开枪,自己却已倒下。

  约瑟夫•吉诺维斯诧异一看到亚特拉斯的双眼,就发觉心神恍惚,心知不对劲,无奈已是无法挪开身体避开和亚特拉斯对视。

  雨幕中的双眼乌黑,知道是亚特拉斯,可是在视线中却是线条缓缓变化,定睛一看时,已是拉法叶的双眸。

  清楚拉法叶已死,就算跳入海中没有死去,也不会在此刻出现在维克多岛。握紧手心,想要借助疼痛让自己清醒,可手刚握紧却又立马僵住了。

  明明空无一物的手心,约瑟夫•吉诺维斯却似乎感觉到温暖的手指。每一根,甚至手指上指甲的轮廓都是那么的清晰。

  不是真的,不是!

  清醒的一半神志在声明着。

  那又如何?那是拉法叶在挽着自己的手啊!是她的。

  迷离的另一半却蛊惑着沉迷下去。

  “我的约瑟夫哦,你怎么又不睡了,这么晚了,该睡了,这样才能长高。”

  “你陪着我好不好,外面的雷声老是打个不停,我一个人不敢睡。”

  “好好好,那我的约瑟夫要乖乖的睡。”

  “嗯,我要快点长高,这样就能保护拉法叶了。”

  ……

  可是我却给你最大的伤害——

  放弃了去抵抗,约瑟夫•吉诺维斯失去了对身体的主导权倒在了地上,在陷入黑甜的睡梦前看到溅起的水花同时,耳边似乎听到了有人用陌生的语言吟唱着神秘的歌谣,那么像拉法叶的催眠曲。

  飘渺歌声的恍如山水间嬛嬛而舞的风声,却又似能空山凝云般的直撞入心扉,江娥啼了竹,芙蓉泣了露,是怅惘若失、是缠绵悱恻、是情丝百转的如泣如诉。缱绻哀殇到让人迷失了任何,甚至是求生的本能。

  歌声入耳,慕容瞭踪也恍惚中逐渐放松了肌肉,就在双眼闭合前,对上亚特拉斯的双眼,才蓦然清醒。

  海妖塞壬——帕耳塞洛珀,是她来了。

  在航海水手的传说中,人面鸟身海妖塞壬的歌声能够迷惑驾驶船只的水手们,让他们转错舵盘或者自己跳入大海成为他们的食物。

  可是在德国的传说和诗歌中,身为美人鱼的洛雷莱也会在天色朦胧半寐时刻出现在莱茵河畔,吟唱着哀怨凄殇的古老歌谣,用她清绝蛊惑的外表让过往的船夫忘了该继续驾驶船只,迷失了方向,最后沉入了海底。

  慕容瞭踪曾经问过亚特拉斯,这是为什么?是巧合还是什么?美人鱼真的会残杀人类吗?

  不想亚特拉斯敛起了一直挂在唇边的微笑,沉默到慕容瞭踪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出言解释道:“那蛊惑人心的歌声不是针对人类的,她不吃人类。”

  “那是针对谁?”

  “是人鱼一族。她仇恨着人鱼一族,但由于她当初转化成了人面鸟身,因此无法入水。于是她在发现有人鱼的时候,就会唱起凄美迷离的歌谣,那种歌声会迷惑人鱼的神智,使得人鱼忘记潜入水中躲避而任由她宰割。”

  “那人类怎么会?”

  “我一直以为因为人鱼是从人类转化而来,因此针对人鱼的催命对人类也会造成影响。可是现在我却不知道了。总之其他亚特拉蒂斯的族民是不懂吟谣催眠的。之所以人类会有美人鱼用歌声迷惑人类的传说,我想应该是人类刚好碰到她……猎杀人鱼而被牵连,如果人类没有看到她,只看到人鱼,也就有可能误认了。”

  她,亚特拉斯一直用的是她。慕容瞭踪想起亚特拉斯最近一直看着天空茫然若失的神情,不由得想问“她是谁?”

  但在亚特拉斯的催促他马上带走鱼有泪的催促下,也只能收起疑惑。

  美人鱼无法抵御帕耳塞洛珀的歌声蛊惑,但幸运的是自我保护的本能会让美人鱼敏锐的察觉到帕耳塞洛珀的气息,从而使得美人鱼能赶在被帕耳塞洛珀蛊惑的失去神志之前先行逃离。

  此刻鱼有泪虽然已经慢慢的转化为人类,可是对危险的本能还是放弃了对疼痛的自我保护而醒来。

  “是梦。”

  沙哑的声音破碎不堪,犹如墨蓝色双眼中的希冀。

  耳边是帕耳塞洛珀的吟唱,是又梦到了那一夜的猎杀吗?

  可是为什么,会有谢羽飞的存在。

  也好!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抱紧谢羽飞,鱼有泪在海妖塞壬的歌声中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意识迷糊间看到鱼有泪睁开双眼,谢羽飞刚想喊出声,却见鱼有泪抱紧自己之后又再次沉沉的谁去。

  被鱼有泪这一醒,再加上谢惘逐也突然倒下而耽搁了时间,慕容瞭踪再抬头时,帕耳塞洛珀已是迫在头顶。

  “你们两个为什么会没事?”

  眉若远山含黛和着羽睫轻掩,噙着曼妙秋水笼烟,分明是乌黑瞳眸,顾盼间只觉得有忧伤孤寂的冰蓝在其中流转万千。口若含朱丹艳丽的近乎妖,轻阖间曼妙的嗓音几欲夺魂摄魄绕梁不绝。

  若为女子,必是绝代风华顾盼间倾国倾城。

  但可惜不是,她是鸟,或者说是海妖塞壬,人首鸟身的存在。

  展翼时翩若惊鸿,敛羽时宛若游龙,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无可否认的美绝、凄绝,即便此刻的她俯冲而下,银白恍若钢铁的勾爪在昏暗的天色中流潋着冷光,恍若血迹未涸的死神镰刀。

  “你忘了吗?”挡在慕容瞭踪的身前,亚特拉斯唤出了在唇齿间几度回转挣扎的名字:“帕耳塞洛珀。”

  利爪在亚特拉斯的脖颈间堪堪停住,海妖塞壬深深的凝视着眼前明明觉得熟悉,却实实在在感到陌生的容颜。

  良久之后,就在亚特拉斯以为自己已被认出,伸手去触摸帕耳塞洛珀脸颊时,被一记海妖塞壬一记爪子化得鲜血直流。

  “你真的忘了我吗?”无视鲜血和疼痛,亚特拉斯再伸向帕耳塞洛珀。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心中已有猜测,帕耳塞洛珀却不敢去面对,躁狂的盘旋在亚特拉斯头顶。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曾说过,对你,我宁负如来,可是我却在我的族民和你之间选择了你。”

  “亚特拉斯?亚特拉斯!亚特拉斯!是你,是你!”从最初的疑惑到惊讶,再到声声凄厉的叫喊,帕耳塞洛珀恨极了似的一次次俯冲向亚特拉斯,但又在爪子触及亚特拉斯肌肤之前回旋向上。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