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结巴的意外负伤

作品:曾少年:混在古城的那些年 作者: 水果刀.如意 更新时间:2017-12-22

  古城是座历史悠久的名城,自夏开始,陆续有十余个王朝在此建都,是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建都最多的千年古城。这里发生过无数次腥风血雨的权力倾轧,更见证了许多王朝的兴亡与更迭。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古城在几千年的皇族贵胄的浸润中已经形成独特的风水气息,生活在古城的男人们具有尚勇尚谋的鲜明性格。建国后,国家在‘一.五’期间给予古城大量的人力物力,规划建设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型国有企业,而从全国各地抽调而来的建设力量,绝大多数都留在这座城市繁衍生息。他们与古城本地人及周边省市农村招来的工人形成了一个成份复杂的城市主体,在古城你可以听到天南海北的方言,你可以看见不同的生活习俗,你能够感受到很深刻的文化差异。本书写得不是古城的历史变迁,也不是国企的发展与兴衰,而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国企职工子弟,由他们而衍生出来一些社会边缘人物的故事。

  九一年古城的早春很是奇怪,早晚两头还是寒意逼人,到了中午,却又暑气蒸腾。肖建飞躺在床上泛着迷糊,不用看表他也知道,这会儿肯定是九点多钟,因为每年的这个季节,阳光都会在这个时候破窗而入,照在肖建飞放在墙脚的单人床上,让寒冷了一冬的屋里开始有了一些暖意。

  “飞哥!建飞!飞子!阿飞!”楼下突然传来结巴的喊声,就这一会儿功夫,他对肖建飞使用了四种称呼,对结巴肖建飞是没有一点办法,肖建飞知道,要不赶紧答应,他一准儿会把整栋楼的人都惊出来骂街。

  “大早上你嚎什么丧啊?”肖建飞骂道。

  “快下来,找你有事呢。”结巴看见肖建飞,马上把自己的脸笑出了一堆褶子。

  “你会有啥事?没事赶紧滚蛋,老子还要接着睡呢。”对结巴肖建飞一贯都是横眉冷对。

  “嘿嘿,下来吧,真有事。”说完,就不再抬头看肖建飞,居然点了只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看那架势,肖建飞不下楼,他是准备等到天黑了。

  待肖建飞下了楼,他一把拉起肖建飞的胳膊就走,边走边说:“红姨那进了几箱黑啤,咱去尝尝”

  “爬,就知道你没啥事,大呼小叫地,大早上喝什么酒啊,早饭还没吃呢!”肖建飞一把甩开他。他又过来拉肖建飞:“走吧,走吧,早饭中饭一起吃了。”

  红姨是结巴老家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知道从哪论的,结巴要叫他姨妈。她比结巴大不了两三岁,结巴却不在乎,‘红姨,红姨’叫得挺亲。

  其实现在仔细想想,红姨那时候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身材很丰满,大眼睛,瓜子脸,虽说从农村过来的,但也是细皮嫩肉,尤其皮肤很白,不像是农村那粗风硬水养出来的。在当时。肖建飞的弟兄们,除肖建飞刚到二十,其余几个也就是十八九的小伙子,有些空闲,都有事没事的往红姨那坐坐,一来帮着看看有无其他流氓小混混找事耍无赖,二来摆个桌喝点小酒,哥几个吹吹牛、打打牌消磨一下时光,红姨和肖建飞他们几个已经混得十分熟悉。,

  肖建飞一帮人曾打趣结巴:你他妈叫红姨、红姨叫恁亲,哥几个里面你小子挑一个给你当姨夫中不?结巴一听就不愿意,脸像是涨红的紫茄子似的:“哥几个,谁以后再他妈给我开这种玩笑,我他妈。。我他妈剁了谁。”本来说话不结巴的结巴,突然变的结巴起来,一帮人‘熬’的起了哄,奚落结巴:看你的熊样,还他妈想剁人哩?来来来,说着有人把头伸过去:来,结巴,往这剁。

  肖建飞不喜欢给人开玩笑,一见哥几个打趣结巴,就摆手:“行了,行了,非得给结巴惹出火你们才高兴。”

  说归说,闹归闹,一帮人看出结巴对红姨还是很在意,加上结巴本身就老实,心肠直,心里肚里有什么都藏不住,哥几个也就这方面话题很少再去逗结巴的乐子。

  听结巴讲红姨在老家过得十分不如意,红姨在家里是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日子过的十分拮据,红姨她爹娘实在是没法子,就让媒婆给红姨寻个人家,就这样,也没管对方人怎么样,就收了彩礼和几百块钱就把红姨嫁了出去,谁知道红姨嫁过去没几天,对方显了原形,是一个吃喝嫖赌啥都干的主,喝完酒老是动手朝死里打红姨,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于是就跑到古城找到了结巴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自己的遭遇,结巴妈陪着掉完眼泪后就说:“妹子,就在这先安着吧。”帮着操持着在结巴住的地方楼下租了一个八九平方的小门面,卖一些糖烟酒及一些日用品,日子过得虽然简单,但红姨却好像很是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

  结巴拉着肖建飞来到红姨小店门口便大喊:

  “红姨,你随便给拿点花生,还有那些小零嘴,给我飞哥拿包铁蚕豆,他好吃这一口。”结巴边说边从屋角搬出一张小方桌子放在店门口,又忙活着拿小椅子,一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

  红姨等他摆好桌椅,陆续把杯子,小吃都摆上桌。红姨对肖建飞笑笑:“飞子,过来了。”肖建飞冲着红姨点了下头,道:“姐,生意咋样啊”?

  听到肖建飞管红姨叫姐,结巴不愿意了,狠狠道:“飞哥,我求求你,能不能不占兄弟便宜?我叫姨你叫姐,这合适不?

  ”

  肖建飞‘哼’地一声没搭理结巴,其实红姨比肖建飞大不了两三岁,但让他跟着结巴叫红姨的确难为他了些,所以每次见了红姨就以姐相称。

  红姨听了笑了笑,两边的嘴角舒展着,脸上两边的酒窝忽隐忽现,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生意还可以。”就进屋去了,肖建飞看到红姨脸上稍微有些尴尬,也就没有在往下说什么。

  “来尝尝,我还没喝过黑啤呢。”说完结巴就把一杯啤酒倒进了肚子,一边砸吧着嘴一边说:“赶紧喝呀!你不喝,待会儿我全喝了。”

  结巴好酒,找尽一切借口要喝点,曾经有次陆续和不同的人,从头天中午喝到第二天凌晨。从上午就喝酒肖建飞没试过,而且还空着肚子。肖建飞小口小口抿着,四处张望,这会儿正是街坊邻居那些老太太们出来买菜的时间,他们在路边喝酒,肖建飞认为实在是有损自己的形象。

  “最近爷们来找过你吗?”结巴一脸神秘。

  “没有。”肖建飞说。

  “嘿嘿,想不到吧?这妞找男朋友了。”结巴说。

  “不会吧?就她那个粗鲁的样儿,谁会要她?”肖建飞好奇道。

  爷们叫蒋冬梅,小学就和肖建飞同学,打小就像特别顽劣,从不穿裙子,一直短发,穿着打扮全是男孩子样,虽然长得白白净净,但脾气火爆,说话粗声大嗓,走路还喜欢摇头晃尾巴,怎么看都是一个假小子,于是就得了这么一个绰号。可能是这妞太爷们了吧,肖建飞他们几个还真没把她当女孩看。

  “不知道吧?说出来你还真不信,爷们找了一比咱们小两岁的小孩,长得那个帅,斯斯文文,一表人才!”结巴把蒋冬梅当成哥们,对爷们的男朋友赞不绝口。

  肖建飞也很好奇,谁这么好的胃口啊,找爷们这样做女朋友?这几天一定要见识一下。其实肖建飞这几个死党里面,结巴是最后一个跟他们混在一起的,虽然从小和肖建飞是楼前楼后的邻居,而且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但结巴一直认为他们是坏孩子,对他们总是敬而远之。后来初中要毕业时,结巴不知怎么得罪了班里的一个小赖皮,天天被那人欺负,曾经有几天都不敢去上课了,实在没办法,跑来找肖建飞,肖建飞也没当回事,就和他一起去学校,找到那个小赖皮,只说了一句话:“他是我兄弟。”说完就扬长而去。从那以后,那小赖皮子再也没敢去招惹结巴,后来结巴对肖建飞说:当时看着肖建飞的背影,崇拜的那是五体投地,也就是那时候,他决定和肖建飞他们一起玩,有朝一日也能象肖建飞那样神气地去平事儿。。

  正胡思乱想着,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从他们旁边走过,快速地进了红姨的小卖部,肖建飞抬头看了一眼,也没太在意。几杯酒下肚,结巴有点小兴奋,满嘴跑火车的一通乱侃,突然,店里红姨和那人吵了起来,声音很大,语速很快,肖建飞也没听清都说了点什么。

  结巴骂了一句:“操,到咱地盘撒野?我进去看看。”

  肖建飞也没怎么当回事,做生意嘛,有些小纠纷都是难免的。他只是交代结巴:“好好说,别动手,红姨还要做生意呢。”

  “我有分寸”结巴说着就进到屋里。一分钟不到,屋里就传出了打斗声,然后那个男人迅速地从肖建飞身边跑走了。

  肖建飞笑着骂结巴:“你小子就不能忍着点,别动手不行吗?让你别惹事,你可好,两下就把人打跑了。”话没说完,就听见红姨尖叫着喊他进去,他两步跑进屋里,看见结巴倒在地上,头上的血已经溅了一地,身子蜷成了虾米,脸上都是豆大的汗珠,结巴边抽着凉气边对肖建飞说:“老子被。。被暗算了。。。。”

  原来那个又瘦又高的男人是红姨老家的男人,据红姨说:“结巴晃着身子进去后就说了句:怎么回事?还没站稳,她男人直接从裤腰带里拔出一把锤子,照着结巴头就是一锤,结巴懵倒后,她男人又拿了铁锤在身上补了几下,直接砸到了结巴的肋骨上。

  红姨心有余悸的说:“前两天听老乡说他要来找我闹,不知来的这么快,来就是要钱,让你和结巴赶上了,谁知道他拿着一个锤子突然就动手了。这让我表姐知道结巴因为我挨打,我以后还怎么在这儿呆啊?”

  肖建飞看着结巴疼得扭曲的脸,气得一时说不出话,顿了顿对红姨说:“放心吧,我们不会乱说的。”红姨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欲言又止,看得出红姨心里很乱。

  医生看着片子对肖建飞说:“轻微脑震荡,肋骨断了两根,住院吧。”

  结巴急了:“住什么院啊?别以为我不懂啊,整个胸带约束,再给开点止疼药和疗伤的中成药,我回家养养就行了,在这住院,还不把我憋屈死?”

  医生皱下眉头道:“你们自己看,我是建议住院观察几天,预防万一。”

  结巴坚决不同意,医生摇着头说:“简直对自己太不负责。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以后要后悔的。”

  结巴哥俩,他是老小,大名叫杨杰,他哥叫杨伟,他哥哥在成年后,屡次因为名字的问题和他父母大吵。他父亲是某个国企的头头,两个孩子都还没女朋友呢,就早早的想办法给两个孩子一人搞到了一间公房。结巴现在住的那间,环境不太好,一楼还背着光,整天黑乎乎的,但在那会儿,一个没正经工作的小青年,居然自己有房,还是很受人羡慕的。

  肖建飞想了想,悄悄对结巴说:“先休息几天,让红姨也别开门营业了,这几天照顾你一下,顺带问问红姨和他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结巴一听就火了:“还想个球,他把老子头都打成脑震荡了,肋骨都打断了,怎么着也要出这口气。”

  出了结巴的小黑屋,街上几乎都是下班赶回家吃中饭的工人们,肖建飞在路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赵凯旋。赵凯旋也是他们几个死党之一,七八岁的时候就被当成苗子给体校挑走了,踢了十来年的足球,也没踢出个名堂,把学业也给耽误了,现在在国企里面当一个工人,这家伙经常上夜班,这会儿应该在家吧?肖建飞想到。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