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十六章 聂双脱险

作品:曾少年:混在古城的那些年 作者: 水果刀.如意 更新时间:2018-01-13

  肖建飞在红姨的小超市里和王涛闲聊着,王涛站在收银台后面,而红姨在超市的角落里忙着理货。王涛随手给肖建飞扔了一盒口香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马上就要成为肖建飞和霍刚公司的一员了,这让他感到很高兴,终于不用为单位每个月只发给那么一点的生活费而苦恼了。虽然红姨一直贴补着他,但他很不习惯,花女人的钱,他感觉到十分没面子。

  从外面冲进来一个人,二话不说拿起电话就是一通猛拨,一连打了十几个传呼,肖建飞和王涛听着他不断的重复着给传呼台留言:“速到星光酒吧集合,有急事。”王涛给肖建飞递了个眼色,他们都认出来了杜伟,对这个和聂双形影不离的人他们都有印象,特别是和城管一战,让肖建飞对他们刮目相看。肖建飞曾经对王涛等人说过:“监狱是个大熔炉。特别能够锻炼人,进去后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从小所受的教育是可笑的,会很快颠覆自己的人生观,如果你能在监狱里面混出点名堂,出来后就会藐视一切,因为监狱有社会上各个阶层的人,是你在外面穷其一生也接触不到的。而监狱里面就是个小社会,只是为了生存或者利益更加的赤裸裸,更加的暴力,更加的不择手段。聂双和杜伟本来不是坏人,根本算不上混子,但你们看,他们出来才几天,手下已经有十几个兄弟了,而且处理问题相当的老练,只要看看他们和城管发生冲突的那次,最后的结果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杜伟打完电话准备付账的时候才看见旁边的肖建飞和王涛,他呆了一下,马上惊喜地对肖建飞说道:“飞哥,我是杜伟,你还认识我吗?”

  肖建飞笑着说道:“老同学,怎么会不认识?”

  杜伟心急火燎地说道:“你还能帮我们吗?聂双让人打了,我跑回来叫人,可是对方是卷毛,我怕我带着人去可能还是要吃亏。”

  “卷毛,是不是丁建国手下的那个,天天在星光酒吧?”王涛问道。

  “对,就是他,我们就是在星光酒吧被他们打的。”杜伟点点头回答。

  “星光酒吧?”肖建飞对这些地方总是很陌生,他对这些场合好像一直没什么兴趣,所以他并不知道星光酒吧在什么地方。

  “就在市文化宫那里,和凯旋以前开的歌厅没多远。”王涛说道。

  “别扯了哥哥,救命要紧啊,你能不能帮我们。”杜伟火上房般的问着。

  肖建飞看着王涛,他有些犹豫,他自己这边的事刚告一段落,还没完呢,不想再起波澜。

  王涛明白他的意思,从收银台后面绕出来,他对肖建飞说道:“走吧,你以为你不管这事,人家就能和咱们算完?迟早一战,既然这样,何必前怕狼后怕虎的?再说了,咱是去救人。”说完他对红姨交代了一下,就拉着肖建飞急匆匆的走了。

  他们赶到星光酒吧的时候,聂双已经苏醒了过来,他靠着一棵树上坐着,他用手捂着头上的伤口,鲜血顺着手流下来。而杜伟打传呼叫来的兄弟远远的站着,没有人敢走过去,因为,卷毛带着耗子等人就在聂双身边守着。

  肖建飞带着王涛和杜伟走了过去,卷毛看到肖建飞来了,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头,他没想到肖建飞会来,对于这个生冷不忌的肖建飞他有些头疼,丁老大对他都没什么好的办法。但是事已至此,他不可能让自己的面子掉到地上,他必须要聂双和杜伟把地盘给让出来,这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他没有搭理肖建飞,只是看着杜伟说道:“我就知道你还要回来,你想好了吗?你们要是把地盘让出来,你现在就可以把聂双带走,要是还要钱不要命,你们就在这儿看着聂双,看着他怎么一点一点流血,直到他死!”

  四周很安静,没有人说话,杜伟来后,他的小弟们也开始陆续的往跟前走来,但是杜伟没有说话,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杜伟明白让出地盘是不可能的,这一点聂双都不会同意,可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聂双在那里坐着,他求救般的看着肖建飞。

  肖建飞没有说话,他走过去把聂双拉起来,聂双还对肖建飞笑了笑,低声的对肖建飞说道:“谢谢,飞哥。”

  肖建飞还是没有说话,他拉起聂双就走。这下卷毛恼了,你一个小混子,就是混得再牛逼,见我也要打声招呼吧,你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就想把人带走,也太目中无人了吧?他从钓鱼包里面拿出五连发指着肖建飞骂道:“站好了,别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装,老子的事还轮不到你伸头。”

  他话还没说完,王涛突然上去一只手托着枪管,一只手在卷毛持枪的胳膊的关节处给来了一手刀,一下子把卷毛的胳膊给打麻了,王涛随后用托枪的手向下一用力,把他的枪给下了,王涛一边把枪膛里的炸子儿都给退了出来一边笑着对卷毛说道:“你老掉牙了吧?枪都拿不住,还混什么呀?回家抱孩子吧。”

  耗子大怒,他虽然对肖建飞等人很佩服,但他不能允许有谁对自己的大哥不敬,他抄起胶木棒就冲了过来,王涛看都不看他,等他的胶木棒呼啸而来的时候,王涛突然往旁边一让,然后照着耗子的脸上就是一拳,那一拳打在脸上的响声连离得很远的人都能听见。耗子仰天而倒,居然被王涛一拳打晕了过去。王涛看着耗子,摇着头叹息说道:“空有一身好胚子,居然这样不经打。”

  卷毛第一次感觉自己老了,他没有想到半分钟没有,先是自己的枪被下,接着耗子被一下就打晕了,他算是知道,孟红卫和刘老拐对上肖建飞等人为何无一能够全身而退,看来这些后起之秀并不是浪得虚名,自己还是小觑了肖建飞等人的实力。他伸出手对王涛道:“把枪给我,人你带走。”

  王涛看了眼肖建飞,见肖建飞点点头,他把枪向卷毛扔去,然后拍拍手对卷毛说道:“别整天拿着烧火棍出来吓唬人,大爷我早就研究过,不会再让你们拿着枪对着我们比划。”

  聂双只是头上缝了十几针,其余并无大碍,肖建飞一直陪他们在医院处理完,又和王涛把聂双送回家。聂双到家门口的时候,对肖建飞说道:“飞哥,明天我和杜伟去家找你,你在家等我们。”

  肖建飞笑着说:“咱们都是同学,你别和我们玩那虚的,在家老实养着,真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说。”

  第二天一早聂双和杜伟就来到肖建飞的家里,肖建飞的母亲并不认识聂双。看见聂双脑袋上缠着绷带,有些狐疑的问肖建飞:“他们是谁啊,我怎么都不认识?”

  聂双笑着说道:“阿姨,我们是飞哥的同学,我头上的伤是昨晚喝多了摔的,还是飞哥遇见把我送到了医院,今天来就是感谢飞哥的。”

  肖建飞也笑了:“老娘,你怎么成克格勃了,什么都打听,人家在学校的时候可是真正的好学生。”边说边把母亲向外褪去。

  肖建飞的母亲还在嘟囔:“只要是好孩子就行,我可不想再让你出事,上次你出事可把我给吓死了。“

  等肖建飞把屋门关好,聂双问肖建飞:“阿姨刚才说你出事,怎么了,你被谁给伤了。”

  “说来话长了,那还是去年的事了,被孟红卫给暗算了,不过这事已经过去了,不用提了。”肖建飞不在意的说道。

  聂双和杜伟今年才刚出来,对孟红卫只是听说过,并不认识,杜伟还好奇的问道:“我听说那矮子不是早就不混了吗,怎么还和你有这么一件事?”

  “呵呵,就是我那事过去了,他才洗手了。”肖建飞不愿意再说这些事。

  “哦,原来你把他给灭了。”聂双和杜伟一脸的坏笑。

  肖建飞没有接他们的话,只是问他们:“你们准备怎么办?我想卷毛不会就此罢手的。”

  聂双和杜伟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聂双说道:“我们来就是为了这事,我和杜伟昨晚也合计过了,光凭我们,确实不是卷毛他们的对手,只能来找飞哥帮忙。”

  肖建飞有些为难,他问聂双:“你们知道这两年的情况吗?我们一直是非不断,丁建国在后面一直在和我们过不去,我们现在自顾不暇,哪里还有余力帮你们。”

  聂双笑道:“通过昨晚的事我们算是看明白了,谁想动你们,还真要想好,你们弟兄几个这两年的闯出的名声和做的大事,我手下的兄弟们也对我们说过,既然我们的对头是一伙人,咱们为何不能联手,难道我们只能被动挨打?”

  肖建飞有些动了心,是呀,自己这边本来就实力弱,既然这样,自己何必要拒绝聂双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