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七十章 毒品猛于虎

作品:曾少年:混在古城的那些年 作者: 水果刀.如意 更新时间:2018-01-14

  

  最近肖建飞疯了一般找爷们和疯子,自从那天给结巴接风以后就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这让肖建飞很担心,他原来打算和爷们好好谈谈。可是现在连爷们的人都找不到了。那天杨保国的话给他的刺激很大,爷们是从小就和他在一起玩的朋友,现在居然吸毒,这无论如何也让他无法接受。结巴虽然因盗窃被判刑,但那只是一时的弯路。可是爷们就不同了,毒品那东西,谁沾上最后不是一个死。

  肖建飞实在没有办法任由爷们这样下去,他只好叫上赵凯旋和王涛辆人在凌晨四点去了爷们租住的房子。他们试探着敲门,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爷们很快就开了门。看见肖建飞等人爷们明显的愣住了,她意外的看着肖建飞问道:“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么早就跑来了?”

  王涛骂道:“你他妈的玩失踪,不这会儿来还找不到你呢。”

  肖建飞没有回答爷们的话,他推开爷们进了屋子,屋里的窗户拉着窗帘,只有床头开了一盏红色的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屋里乱七八糟的,地上扔着疯子的裤子,还有一只枕头也丢在地上。饭桌上散乱的放着几盘剩菜,还有两只碗在桌上,一只碗里还有半碗剩饭,剩饭上高高的插着一双筷子。屋里充满了一种怪怪的味道,有长久不开窗所产生的一种臭味,有烟草味,和一种奇异的香味混合在一起。

  王涛上前把大灯拉开,疯子坐在床上满头大汗,脸上有些潮红,眼光迷离着,他看到肖建飞等人进来有些兴奋,他指着地上东一个西一个的凳子说道:“飞哥,你们来了,赶紧坐,我这就穿衣服下来。”

  肖建飞摇手示意他不用起身,回头问爷们:“你们怎么还没有睡?看你们的样子像是一晚上都没有睡。”

  爷们显得有些慵懒,有些急迫,有些心不在焉,她像急于做什么而被肖建飞坏了好事的那种感觉。她看着肖建飞说道:“回来没多久,打牌去了。”

  这时候疯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他从床头柜上拿起一盒烟抽出一只,把烟的前面部分的烟丝掏空,然后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一小包粉末,把一些粉末小心的塞进烟的前面,然后点燃深吸了一口才递给爷们:“你吸口吧,提提神。”看着爷们把烟接过去,他才对肖建飞说道:“这是我治病的药,我发现放进烟里面好像有特效,有时候梅姐不舒服了,也吸几口。”

  肖建飞脸色铁青的看着疯子:“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沾这些东西的?”

  疯子好像还陶醉在自己的快感中,对肖建飞的态度他并不怎么在意,他靠在床头闭上眼,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半响才喃喃的对肖建飞说道:“你以为是什么?我只是治病罢了,这不是你想的东西,这就是药而已。”

  王涛冲上前把烟从爷们嘴里夺下,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压着,他有些急火攻心,看着自己生死兄弟居然成这个样子,他心痛如绞,王涛指着爷们压着嗓子喊道:“你他妈的怎么成这样了,你看看你自己,还有点人样吗?你现在就是废人一个,谁带着你沾上这些东西的?老子去杀了他。”

  爷们有些急眼了,她试图从王涛脚下把烟抢出来,可是眼看着烟被王涛踩的粉身碎骨,她一边去床头拿烟一边对王涛骂道:“你他妈的什么玩意?你知道你踩的那烟要花老子多少钱吗?”

  肖建飞想去拦下她,却不防被她一把推开,肖建飞踉跄的向后退去,他从没有想到爷们会对他这样的粗暴,他突然心里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失去了这个妹妹,彻底失去了,再也无法挽回,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爷们离他而去,眼前的爷们虽然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他感觉离自己非常遥远,现在的爷们给他的是从头到脚的陌生感,他有些迷茫的看着爷们,一时竟然傻了般的不知所措。

  赵凯旋过来扶住肖建飞,肖建飞此时的脸色煞白,眼光里第一次有了无助的神情,赵凯旋了解此时肖建飞的感觉,因为自己也有那种看着弟兄跌倒却无从相扶的无力感。

  王涛看着肖建飞,看着赵凯旋,最后看着爷们直接把粉末吸进鼻子里,然后狠狠的闭着眼睛,那神情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就像一个赌徒,把自己全部身家压到赌注上,然后全身心的等着翻开最后一张牌,等着命运的青睐,等着那种赢了赌注时的瞬间快感。王涛不想对爷们动手,爷们是自己的兄弟,可是他真恨,恨爷们怎么走上这条不归路,他过去推推疯子,拼命冷静下来才问道:“你这样真是治病吗?要是治病我们就不说你什么,只是你们买药的钱够吗,人家会给你们便宜点吗?”

  疯子仿佛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的上了火喊道:“便宜?他妈的我们去买比别人还贵,还他妈的亲戚呢,王八蛋,要不是你们那时候看不起人家,蒋正怎么会这样刁难我们?”他最后一句王八蛋不知是骂蒋正还是在骂肖建飞等人。

  肖建飞赵凯旋等人相互看了看,心里有些明白怎么回事,居然是那个蒋正在捣鬼,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他们以为蒋正早就回老家了,谁知道这厮居然开始贩毒了,而且把自己的表姐拉下了水。

  爷们终于平静了下来,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她有些愧疚的看着肖建飞三人,在欲望得到满足后,她清醒了过来,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肖建飞那张煞白的脸。爷们走过去挽着肖建飞坐下,低声说道:“飞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沾上这东西后我就知道这辈子完了,我一直躲着你们,怕你们知道,我像做贼一样的害怕面对你们,这种感觉不好,以前我看到你们是从心里高兴,可是后来每次见你们都很害怕,内疚。所以我才不想再见到你们,我早已经把自己当成死人了,飞哥,你只当没有我这个妹妹。”

  肖建飞突然有种想抱着她大哭的感觉,他从小就很冷静,也看不得别人动不动就哭鼻子流眼泪,可是现在他真的有想哭的冲动,那种眼睁睁的失去亲人的痛让他撕心裂肺。他试探着问爷们:“咱们这也有戒毒所,不行咱们去试试,至于费用你不用管,我和凯旋负责。”

  爷们摇摇头,她何尝不想戒掉,可是她知道没有什么用,她不相信自己能戒掉,她更畏惧那种毒瘾发作时的痛苦,爷们知道那种痛苦是肖建飞等人不能想象的。

  肖建飞试图说法爷们,可是到最后也无奈的承认自己是在做无用功,他有些心灰意冷的站起身,对赵凯旋和王涛说道:“走吧。”说完转身就走,他没有再看爷们和疯子一眼。赵凯旋和王涛也随他而去,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肖建飞听见爷们在后面低声说道:“飞哥,灭刘老拐和丁建国的时候你叫上我们。”

  肖建飞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转身走了回来,把身上的钱全部拿了出来,连兜里那半盒烟也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才转身走了。赵凯旋和王涛也回来把身上零的整的钱全放在桌上,和肖建飞一起出门而去,随着一声门响,屋里安静了下来,爷们无力地瘫坐在床上看着桌上散乱的钱,里面连毛票都有,还有三盒烟,都是打开的,抽得只剩下半盒,她欲哭无泪。

  爷们看着紧紧关闭的门,门的外边是离她而去的兄弟,他们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再回头看她一眼,她知道自己永远的失去了这几个兄弟,再也不能和他们像从前一样的嬉笑怒骂。她犹如被抽干了身上所有的精气神一般软倒在床上,疯子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她流泪,片刻,他坐了起来把爷们轻拥入怀,低声对疯子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见飞哥他们都没有好脸色吗?我甚至对他们说难听话,就是想让他们恨我们,忘记我们,再不把我们当兄弟,这样我们的内心会好受点,我们就不会那么的内疚。”

  肖建飞三人离开爷们家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们喧哗着,相互打着招呼,更是有许多老太太聚堆儿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着,小商小贩大声的吆喝着做着买卖。没有人注意到三人脸上的落寞。仿佛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幸福着,都在满足着,只有肖建飞三个人有些萧索的走在路边,走在人群之外,似和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他们都低着头缓慢的走着,想着自己的心事,三人相隔几步远,像是互不相干的几个路人。

  肖建飞停下脚步,等赵凯旋和王涛赶上来的时候,才咬着牙说道:“我要把蒋正送进大牢,让他一辈子住在里面。”

  赵凯旋和王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肖建飞,他们知道肖建飞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要怎么去做。

  让蒋正付出代价,这是此时三个人共同的想法。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