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章 真相

作品:宫门怨 作者: 流苏 更新时间:2017-12-24

  

  这几天,若兮看着院子里越来越荒芜,便寻思着要不要种些花花草给院子增添些人气。于是便打发采月弄些种子,搞起了大棚,很快的,本来是一片冷清的未名宫现在变得非常的热闹。

  若兮就这样打发着自己无聊的日子,虽然自己是考古专业的,可是对那些花花早早也略知一二,在现代,没事的时候,杨晓月也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让自己的心情平静。

  一天若兮正在院子里浇花,却见到了炎如烈,他竟好久没来了。

  若兮有些错愕的看着他,炎如烈穿着寻常的便服,发间用一条金丝带系着,越发显得清俊。

  “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若兮不满的说道。

  炎如烈微微的怔住了,他可没想到过了如此的久了,若兮还在恨自己。于是冷着脸不说话径直把她拉到内屋。

  “喂,你想要干嘛?”若兮大叫道“你再这样我就叫了。”

  炎如烈冷笑了冷“你叫吧!本来整个宫里都是我的人。”炎如烈就这样不紧不慢的坐在椅子上。

  若兮甩掉了他的手,斜着眼,“你不是已经把我赶进了冷宫,干嘛还要时不时来这里一下,是不是你不看到我落魄的样子,心里就十分的不开心。”

  还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炎如烈突然来了兴致。他一把抓住了若兮的手,冷不丁若兮竟然坐在了他的腿上。

  若兮挣扎着:“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对你可不客气。”

  话说着作势要咬炎如烈的手指。

  然而温润的唇还是让她安静了下来。

  炎如烈喘着粗气道“你最好安静些。”然后放柔了声音道“近来你可好?”

  若兮咬了咬唇,低下头没有说话。

  炎如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在气我?”

  若兮仍是没有回答,只是偏着头不想理会他。

  “现在沈家的势力极大,权可倾国,朝延里有一半是他的党羽,我立沈容烟为后亦是无奈之举,只要除掉沈天国,夺回大权,就可以稳固江山。”

  “就像除掉我父亲那样?”若兮的眼神让炎如烈不敢对视,他一把把她抱紧了些,然后摸了摸她的柔顺的长发道“我以为你知我心。”

  若兮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还是爱你的江山罢!”

  炎如烈的脸上青筋暴起,若兮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生气过,不禁低下了头。

  “杨若兮,你到底还是要装傻到何时,我承认那时是我负你,可是,我,我......”他抬头长叹了一声道“你可不知道身在帝王家的许多无奈,当年,你爹联同二弟的那班政党一起把我害死了我娘,你可知道我的心境如何?此仇非报不可,不过当年你还小,哪里能够知道人世间又如此多的黑暗。”

  若兮终于抬起了头,看到了炎如烈眼角竟有些光亮,她靠在了他宽大的胸前道“何谓错,何谓对,皆说清了。”

  “若兮,沈天国那个老贼我早就想要除掉他了,他贪污巨大已是了然,还强抢豪夺,我一定要除掉他!”炎如烈握紧了拳,满脸的愤怒。

  “你为何要与我说这些?”若兮轻声问道。

  炎如烈抱紧了她“因为我爱你!”

  爱!是真的爱她吗?杨若兮抬起头看着炎如烈。

  “那沈容烟呢?后宫三千佳丽呢?”若兮一瞬也不瞬的看着炎如烈,她只恨自己喜欢上这么一个男子,她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但是他呢?他是属于这个天下,这个江山,他不是她的,不是她一个人的。

  “若兮,听我说,等到扫除了那个老贼的政党,我就重立你为后,你信我么?”

  炎如烈这几天几乎不曾睡好,梦里总是看到若兮那双如秋水般的眸子,他知道若兮一定在恨自己,他知道。

  若兮苦笑的摇了摇头。誓言这东西还是不要发的好,一旦履行不了,连对她的那点好感也对荡然无存。若兮推开了他的手。

  “若兮!”

  若兮道“皇上,天色已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到凤宫吧!别叫皇后娘娘等急了。”

  “若兮,今晚朕要与你同寝!”语气之中充满坚定。

  “皇上!”若兮指着门外道“你从这里出去,我一个冷宫的妃子,不敢得皇上恩宠。”

  “若兮!”炎如烈懊恼的抓住她的手,“你敢再说一句么?”

  “我!”若兮正要说话,炎如烈捉住了她的唇,若兮只感到了一阵暧流流遍全身,她感觉到了他的唇霸道而又缠绵,便忍不住轻轻的环住了炎如烈的脖子。

  “若兮,相信我,不久之后我将重新封你为后!”

  “皇上,我不在乎什么后位,我只是在乎和你在一起!”他们又缠绵了一晚上,不到天亮,炎如烈便悄悄的走了,身下还有些疼痛,若兮却有一种恋爱的幸福,若是炎如烈不是帝王,而她也不是什么弃妃,而只是一对普通夫妇,那应该多好啊!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但是现实却是这个样子。

  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的还有他的温度,若兮幸福的笑了笑。

  采月走了进来“小姐,主上刚才命人送来了几件衣服,你看看吧!今天皇上约你一同去后花园赏秋菊。”

  说着就笑嘻嘻的拖着一个玉盘,上面叠着几件衣服,一件是莲青色夹金线绣百子榴花缎袍和玫瑰紫牡丹花纹锦长衣,样式都非常的好看。

  “全是蜀锦织就的呢!以前小姐在凤宫的时候也没见皇上对小姐如此的上心。”

  若兮拿着那件莲青色的夹金红绣百子榴花缎袍,细细的看了看,“采月,就穿着这件吧!等会帮我梳妆打扮,我要和皇上一同去后花园。”

  “小姐,皇上越发对你好了,可是为何还要把小姐打入冷宫,采月可真不明白他的意思。”彩月梳着小姐的黑丝发,看着镜子中的小姐,心里还是有点心疼。

  “采月,日后这话别再问了,被人听见不好,特别是沈容烟,知道么?”隔墙有耳,即便是在这冷宫,谁又能知道沈容烟不会派人来这里监视自己。

  “是!”采月点了点头。

  若兮看着镜中的自己,妩媚而又不失清纯。真的,这张脸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穿越到这里已经快一年了,可惜后宫的生活并没有电影里的如此的可怕,或许是自己身在冷宫吧!

  她朝镜中人笑了笑。

  装扮好之后便和采月一同出了门,后花园是整个皇宫最大最美的花园。若兮到那里之后看到了熟悉的明黄色的锦衣的男子。

  “臣妾参见皇上。”若兮行了礼,炎如烈笑着扶起了她道“若兮,今日不止想和你共同赏菊,而且,还要让你认识一个人。”

  说着便唤着四弟,快出来见见若兮吧!

  若兮惊讶的抬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他?

  她看到他也是满脸的错然。

  “四弟,你那时和我说看上了一个丫头,今天朕高兴,准了你了,说吧她是哪宫的,指腹为婚。”

  炎如烈笑道。

  原来他的四弟竟然是炎如谦。

  “皇兄,这位是?”炎如谦勉强镇定的问道。

  “呵呵!朕的爱妃,今天带她一同赏花。”

  “皇上,如若不然,妾身还是回未名宫吧!”若兮不敢看炎如谦的脸,她不是有意骗他的,她只是想要一个朋友。

  “皇兄,不用了,臣弟,臣弟恳求皇兄让臣弟出征塞外。”

  “怎么突然?”

  “心上人已死。”他用余光偷偷的看了看若兮,她一脸苍白。呵呵!若兮竟然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曾经他如此的相信她,没想到她竟然骗了自己,伤心之余竟然觉得若兮的可怕。

  “大家一同赏菊罢!何必说这些扫兴的话?”

  炎如谦无语,只是站着,眉色问充满了不悦。

  若兮此时很想和他说自己不是有意的,可惜现在无论自己作什么样的解释,他也不会相信了吧!”

  “若兮,来,到朕这里,你看今年的菊花开得好不热闹。”

  炎如烈笑道。

  若兮哪有什么心情赏菊,突然听到炎如谦道“皇兄,我的眼线来报,入沈天国那个老贼已经在谋划中了。”

  “造反么?”炎如烈轻哼了一声“朕本想让他多活几日的,不曾想到,他倒是先行动了,也好,朕早就想要灭了他罢!”

  “最重要的是,他和西北的三哥联合在了一起。”

  “三弟?”

  炎如烈的眉紧紧的皱了起来,“他也想趟这次混水?”

  “西北是军事重地,他已握重权,现在里有沈天国,外有三哥,只怕我们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啊!”

  若兮听着心里也是非常的焦急,据史书记载,炎朝将发生的一场大灾难便是二雄相争,可是俱说被一个女子化解了,若兮心里想那个女子到底是谁,能够有这样大的力量。

  “明日既召三弟回朝,就说有要事想商。”

  “恐怕三弟这次不可能回来了,因为回到了京城便是死路,臣弟想他无论如何也不至于冒如此大的险。”

  “那就用他的家人来做人质吧!”若兮突然冒出了这句话,炎如烈看了看若兮,“若兮,此话何意。”

  “那个王爷的家人一定还在京城吧!因此你们可以用他的家人来要挟他,他也并不知道他们的计谋就要败落,便会赶回来,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他总不能弃家人于不顾吧!”

  说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这样子就可以免去战争了。

  “四弟,你觉得若兮此计如何。”

  若兮看到炎如谦点了点头“娘娘的计划固然是好的,可惜不知娘娘从未出阁,怎知战场上的事?”

  说完便定定的看着若兮,若兮被看得有些忡怔,勉强笑道“自幼喜欢读些兵书,因此也对军事上的事略有所知罢!”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