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七章 养心殿失火

作品:宫门怨:今夕何夕 作者: 流苏 更新时间:2017-12-24

  

  “小姐,我怎么觉得皇上有些怪,一会对你好一会又对你坏,他到底什么意思啊!”采月端着一盆热水给正要就寝的若兮洗脸,然后皱着眉头问道。

  “皇上的心事谁又能知?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罢!我也不知他到底什么意思。”说着突然想到了今天在后花园里遇到了如谦的事,心里便有些难过,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也没必要再解释什么,不过失去这样一个朋友当真是可惜。

  “小姐,既然皇上喜欢你,那他为何让你住冷宫,唉!他到底还是不想给你一个真正的名分。”采月叹了一口气。

  “自从我们杨家被操家后,这宫里谁又看得起我们,皇上不过喜爱的是小姐你的美貌,因此才会对小姐时冷时热,可是奴婢最看不顺的是那些妃子们,想当初小姐还是皇后之时,她们可巴结了,如今我们小姐倒是落难了,她们全都没了影踪。”

  “采月啊!你又何必难过,应该是我们的,谁也拿不走,不是我们的,即使强求又如何?”

  采月看了看若兮几眼,心里想这还是以前那个沉默没有一点儿脾气的小姐么?

  洗罢脸后,若兮又托着腮乱想了一通,才有了一点睡意,至于穿越到了古代,若兮的睡眠就变得很浅,失眠是常有的事,若是能够一晚上安安静静的睡个好觉,已是一个奇迹了,即使是采月的安神汤也没有什么用处。

  若兮把这些归结于自己老是想太多。

  “小姐,我熄灯了罢!早些睡呵!”采月说着正要吹灯,若兮轻声道“我睡不着,把我披风拿来,我出去走走,透透气。”

  “可是你看这夜里霜冻如此,莫要给冻着了。”采月嗔怪。

  “不打紧的,我身子哪有这样弱。”说着就催她把那件月白色的披风给拿来了。随意的披上便走出了屋外。

  刚从温暖的屋中走出来,一阵凉风吹过,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你就那么喜欢半夜跑到屋外凉快么?”有些低哑深沉的声音传来,若兮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月白长裳的男子立于面前,清淡的月下更显得俊逸无比。

  他,他怎么又来这里了,莫非是他在这里等了自己许久?若兮心里一阵感动,本来在现代的时候,又有哪个男孩子会为了自己这样的等待,曾经也喜欢过一个男孩,不过若兮从他那里根本得不到爱的感觉。

  若兮的眼睛有些湿润。

  “如谦,我并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只是不想要失去你这个好友罢了。”若兮低声道。

  “唉,我刚才也真是恨你了,现在气又消了罢!原来,呵呵!我所喜欢的女子竟然是我的皇嫂。”

  “如谦,我们依然可做好友么?”若兮睁大眼睛看着月下的男子。

  “朋友?呵!我多么希望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他闷闷的坐在院里的石椅上,“我多么希望没有遇到过你。”

  若兮怔了怔,于是淡淡的笑了笑“其实你很好的,天下好姑娘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两个人都沉默了没有说话,若兮终于忍不住,上前拉着炎如谦的手道“老四,现在里忧外乱,你可要好好的帮助皇上,兄弟齐心,齐力断金。”

  “若兮,你是我真正喜欢的第一个女子。”他抬起头,满眼的悲伤。

  “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喜欢那样的一个女子了。”

  “老四,我们当朋友好么?朋友可以一辈子的。”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稀里糊涂的想法,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了若兮,你是如何有那些想法。”

  “哪些?”若兮坐在了如谦的面前,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道“我不是说了么?小时候看了些兵书,现在依稀还记得。”

  “我刚从塞外驻守回来,便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这次真的要费了许多功夫了,大哥的江山是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因此,若是这次三哥真的要和大哥作对,兄弟间只有兵戈相见。”

  “真的只有这条路可走了么?若兮问。

  如谦突然笑了,他摸了摸若兮的头道“没见过女子如此关心政事的。”

  若兮红了脸,才想起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于是当下噤了声。

  如谦又叹了一口气“大哥娶到你真是福气,我知道你心里也恨他,不过当时若不是你爹,他额娘也不至于死去,很多事情也说不清的。”

  “到底发生过什么呀!”若兮托着脑袋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如谦。

  “说来话长。”

  “那就拣短的来说么?”

  “走火啦走火啦!”炎如谦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着急的叫喊声,他心里一阵着急,便拉着若兮的手往失火的地方跑。

  路上遇到了一个公公,如谦抓住那个公公的衣袖着急的问道“哪里失火了?”

  那小公公哆哆索索道“是太后的养心殿,奴才们......奴才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的就发现起火了,便要赶紧去叫御林军总统肖大人。”

  “太后?那不是如烈的老妈么?她不是死了么?”若兮觉得皇宫的事真是太复杂了。

  “你快去喊人,我这就过去。”如谦说完便拉着若兮的手飞快的赶到了养心殿。

  那里的火光已经冲天了,偌大的养心殿被从从的火光紧紧的包围着,许多公公和宫女都赶着救火。若兮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炎如烈,他转过头,看到了那一幕,面色立刻黑了下来,欣长的身影在火光中显得孤独与落陌。

  若兮赶紧挣开了炎如谦的手,她想这次误会大了。

  “大哥,太后的养心殿为何会莫名的失火,莫非有刺客么?”如谦走了过去“可惜太后一直是以念佛为主,哪里出过什么门,刺客为何要放火。”

  “呵,或许是哪个公公丫头没看好火,便着了起来,来人啊!把太后身边的一干人等全都给我压进天牢。”炎如烈大声喝道,然后看了看若兮,沉声道“你不知道私自跑出冷宫是死罪么?”

  若兮低头不语。

  她不敢看炎如烈充满了怒火的眸子,心里微微的颤抖着。

  “大哥,是我。”如谦正要解释,炎如烈又沉声对身边的安顺长道“让肖陌把她给我一同打入天牢!”

  “皇上,可是......”安顺长看了看愣在一边的若兮然后正要说话,炎如烈又喝道“今天谁帮杨妃求情,就是死罪!”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了若兮怔怔的看着那个没有任何温度的背影。

  心慢慢的冷到了谷底。

  若兮笑了笑,眼里却浸满了泪水。

  他终究还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那时候说过的话,或许也只是哄着她而已,她又何必如此当真,在他的眼里,会有爱情这两个字么?

  若兮捂着胸口,咬着苍白的嘴。

  肖陌带着一干侍卫走过来,他抱拳道“娘娘,多有得罪了,肖陌也是奉命行事。”

  若兮点了点头,轻声道“走吧!”

  到了天牢就是死罪!

  “若兮!”炎如谦那看那娇小的背景有些痛心的唤道“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

  若兮抬起了头,看着周围的高高的红墙,还有一轮惨淡的明月使整个炎朝的宫殿蒙上一层灰蒙蒙的暗淡。

  到了天牢。

  阴暗而又潮湿的天牢充满了一股腐烂的味道,若兮只是感觉到了一阵晕眩。肖陌早就听闻杨家小姐的大名,看着若兮柔弱的样子,心亦有些不忍。

  “肖将军,麻烦你转告采月,告诉她,本宫这里一切都好。”若兮轻言。肖陌抱拳道“娘娘请放心,我一定转告,至于这里,娘娘只好先辛苦一阵了,待到皇上气儿消了,就会放了娘娘的。”

  若兮苦笑了笑,肖陌只觉得那样的笑容特别的无奈和苍白。

  “好了,本宫也累了,你出去吧!”

  牢里又恢复了它的阴暗。

  这是一个单独的牢房,没有多余的人,若兮抱着双腿,有些无助的看着天花板。

  真希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梦而已,醒来的时候还是原来的那个林晓月。

  而那个炎如烈,却从未出现过她的世界里。

  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而那个影子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仿佛在照着镜子般,若兮使劲的搓了搓眼睛,面前正是穿着朴素宫装的“自己”。

  “她”朝着若兮笑了笑,是那种没有温度的笑容,若兮不不寒而栗,“她”终于淡淡的说道“林晓月,在我的身体里还好吧!可惜,真正的杨若兮,她已经要走了。”

  “喂,你要去哪里?”若兮问道。

  “从来处来,既从来处去,没有结果的结果才是最好和结果,我和他终是无缘。从此以后,你就是真正的杨若兮,而我,也应该去我该去的地方罢!”

  “别走!”

  若兮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一个梦。

  环顾四周,还是凄冷阴暗的牢房。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