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五章 幽禁

作品:宫门怨 作者: 流苏 更新时间:2017-12-27

  

  凤宫内,弥烟把自己在未名宫看到皇上的消息告诉了沈容烟。

  “哼!那个贱人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皇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到冷宫去。”沈容烟那张原本貌美如花的脸孔顿时被嫉妒之心给扭曲了。

  “娘娘,莫要气坏了身子。”弥烟在一旁劝慰道。

  “算了,弥烟陪本宫去散散心吧。”沈容烟平定了一下心情。

  “是!娘娘。”于是弥烟便搀扶着沈容烟来到御花园赏景,尽管是冬天,御花园的景色却比其他地略胜一筹。

  看着面前的梅花,沈容烟想起了自己处境,只有自己够坚强才能在这后宫之中独掌大权。也只有自己够坚强,才能让自己心爱的男人登上宝座。不知不觉,沈容烟却早已泪流满面,自己辛苦只有自己才能知道。

  “娘娘,你怎么了?”弥烟看着落泪的沈容烟,心中隐隐也觉得痛。

  “哦,没什么,只是触景生情而已。”沈容烟赶紧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坚强,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弥烟,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沈容烟看着御花园的景色,语气中没有半点温度。

  “娘娘,你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啊,可别……,皇上……?”弥烟陪着沈容烟来到凤宫,一路上聊了很多,就连来到凤宫后也没有发现今天的凤宫好像格外的安静。两个人正聊着,弥烟往屋里一看,竟然看到炎如烈坐在凤宫。顿时笑了一跳。

  “皇上,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臣妾好准备一下。”沈容烟赶紧进了屋,娇嗔的说道。

  “皇后这是到哪去了,可让朕好等啊。”炎如烈的语气有点讽刺,又有点似笑非笑。听着让人胆战心惊。

  “皇上,臣妾去了趟御花园,不知皇上莅临凤宫,臣妾未能远迎,还望皇上恕罪!”听到皇上这样说自己,沈容烟立刻警惕了起来,直觉告诉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向皇上跪下谢罪。

  “恕罪?你的确有罪!”炎如烈一瞬不瞬的看着沈容烟,那种语气让人毛骨悚然。

  “皇上,如果皇上因为臣妾未能恭迎圣驾而责罚臣妾,臣妾甘愿受罚。”沈容烟觉得肯定不是这件事才让皇上这么生气,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皇上也不会冒着与父亲冲撞的危险让自己获罪。

  “哼,皇后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炎如烈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却让人有点不自在。

  “皇上,您此话怎么讲?”沈容烟看到炎如烈的眼神,心中有点惶恐。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哼!看来皇后是打算跟朕不讲实话了?”炎如烈看着沈容烟,那种凛冽的眼神直射到沈容烟的身上,沈容烟的身子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的皇上这么生气。”沈容烟看着眼前的这个皇上,心中有点害怕,毕竟现在的江山还是眼前的这个人。自己的生死现在也掌握在这个人手中。

  “哼。皇后的人参汤前脚刚走,后脚若兮就中毒了?这如何解释呢?”炎如烈的语气很轻松,但是听起来却让人害怕。

  “皇上是怀疑臣妾给杨若兮下毒?”沈容烟听到是人参汤这件事,底气也有点充足了。

  “不是怀疑,是亲眼所见。”炎如烈非常肯定的说道。

  “皇上,臣妾是给杨若兮送过人参汤,但是臣妾不曾在汤里下药。请皇上明察!”沈容烟真是又急又气,她当初之所以让弥烟去给杨若兮送人参汤,主要是绿意那丫头已经两天没有动静了。她等的有点心急了。这才让弥烟去了趟冷宫。不过那碗药却是被她沈容烟下药了。只不过不是什么毒药,只是一些让若兮喝了以后会头晕恶心的药,不过并无大碍。

  但是皇上却说自己想要害死杨若兮,仅仅凭一碗人参害死自己的眼中钉,皇上也未免太高估她沈容烟了。这之中毕有蹊跷。

  “那如何解释若兮在喝了你的人参汤后就昏迷的事情呢?”炎如烈看着沈容烟,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很可恶。

  “臣妾不知。但是臣妾敢肯定,杨若兮不是臣妾害的!”沈容烟的语气变得有点强硬。

  炎如烈恨恨的看着沈容烟,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处置沈容烟,他不能因此而坏了他的大事。况且若兮也只是一个工具。但是现在沈容烟这个工具的用处更大些。

  “皇后既然如此肯定,那么这件事朕再仔细查查吧。来人呐,皇后暂时被幽禁在凤宫,知道若兮娘娘中毒事件查清。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得探视!”小不忍则乱大谋。要是这会子处罚了沈容烟,朝廷上下必将动荡不安,不知道又会引出什么内乱。

  “皇上,这件事情不是臣妾做的,臣妾是冤枉的,为什么要这样对臣妾?”沈容烟听到皇上说这样的话,心中很是愤怒与委屈。

  “皇后还是在这凤宫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过错吧。”说完这些,炎如烈就甩了甩衣袖,转身离开了。没有半点的留恋。

  “皇上,为什么?为什么那么相信若兮的话,臣妾真的没有做过,为什么皇上不相信?皇上!”沈容烟看着炎如烈离开的背影,哭着大叫道。

  但是炎如烈就像没有听见似的,大步走开了,就怕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娘娘,快起来吧,地上凉,皇上已经走了。”弥烟赶紧扶起跪在地上的沈容烟。

  沈容烟在地上跪的时间有点长,起来的时候,脚已经没有了直觉。弥烟赶紧把沈容烟扶到床上。

  躺在床上的沈容烟越想这件事情越不对劲。自己也就只加了一些能让人头疼恶心的药,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晕倒了呢?

  “弥烟?”沈容烟叫了一声。

  “娘娘,奴婢在这。”弥烟在一旁说道。

  “昨天本宫让你给那个贱人送人参汤的路上,中途可有遇见什么人?”沈容烟必须要找出来那个也依然希望杨若兮死的人。

  “回娘娘的话,没有,奴婢拿着娘娘送的人参汤去冷宫,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弥烟回想着昨天送人参汤的全部情景。不错的确没有遇见任何人。弥烟又摇了摇头。

  “那就奇怪了,本宫下的药也只是能让那个贱人两个时辰后才出现头疼恶心的状况,而皇上却说她是喝完那碗人参汤,过来不久,好像连半个时辰也不到,怎么就晕倒了呢?”沈容烟变想边说道。

  “娘娘,会不会是她本来身体就不好,承受不住药量,所以才晕了过去?”弥烟揣测道。

  “据我所知,那个贱人的身体本来就很好,难不成是因为上次在牢中的事情?”沈容烟自言自语道。

  “娘娘,会不会是她装的?”弥烟忽然想到这句话。

  “不太可能,如果她装病诬害本宫,那当时皇上就必当会有所察觉,而这一切,如果被发现了,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啊。”沈容烟又觉得这个想法不太可能,“况且,皇上刚才来咱们凤宫的时候,生气可大着呢。好像那个贱人得了什么大病快死了似的。”

  “娘娘。那会不会是他们自己下的药?”弥烟又开始了猜想。

  “自己下药?”沈容烟有点意外的看着弥烟,对啊,自己给自己下药,不就能嫁祸到自己身上吗?可是,这未免太危险了吧。昔日的杨若兮是断断不会这样做的。“不可能,杨若兮是个胆小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嫁祸本宫,而伤害自己呢?”沈容烟然后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对了,听说皇上最近去冷宫去的挺多的。”沈容烟恨恨的说道!就算自己不喜欢现在的皇上,但是她还是希望皇上能够只疼她一个人。只宠她一个。

  “是,也不知道她给我们皇上使了什么妖术,听冬儿说经常能听见皇上跟她打闹,还时不时的放声大笑呢。”弥烟说这些话的时候,也为自己的主子不平。说话的语气不免酸溜溜的。

  “哼!他的时代快要结束了,父亲说三王爷很快就要进京了。到那时候杨若兮还是祈求苍天让她活命吧。”沈容烟的笑容变得很寒冷,让人心惊胆颤。她一定会让他后悔幽禁自己。

  “娘娘,小心隔墙有耳。”弥烟看了看窗外,担心的说道。

  “不过那个贱人的事情还真是奇怪,弥烟你要仔细的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容烟忽然又想到了这件事情。

  “按理说,这一路上,奴婢不曾见过任何人,要说是在这路上下毒是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未央宫内。”弥烟仔细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那你在未央宫可曾见过什么人?”沈容烟继续问道,那这么说的话,杨若兮的是自己放的药了。

  “奴婢就与未央宫的萧萧说了一句话,哦,对了她曾替奴婢端了那晚人参汤。会不会是……?”弥烟瞪着大眼睛看着沈容烟,她有点吃惊。

  “要是她的话,是被人指使还是自己想要害那个贱人的?弥烟你查一下那个叫萧萧的来历。”沈容烟忽然感到一阵快乐,杨若兮,你身边的人也不都是衷心的嘛。

  “对了娘娘,奴婢忽然想起杨娘娘好像是对萧萧使了个眼色,但是奴婢没有看清楚,所以也没当回事。现在想想,是不是杨娘娘自己给自己下的药呢?”弥烟若有所思的想到。

  “什么?自己给自己下药,还是那个贱人狠啊,竟然是她自己,我看那个贱人是不想活了。哼!最好自己把自己毒死那才好呢。估计那个贱人现在一定很后悔吧。没能诬陷得了我,竟然还让自己中毒了。哼,这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呢。”沈容烟一想到这件事,就想笑。哼想害我,杨若兮,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一轮弯月挂在了沈容烟的嘴角,那是一种得意的微笑,一种幸灾乐祸的微笑。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