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四章 牢房讨债

作品:宫门怨:今夕何夕 作者: 流苏 更新时间:2018-01-05

  

  “娘娘,这件事情,卑职会尽快告诉皇上。好为娘娘讨回公道。”肖陌有点伤心的看着若兮,为什么她会这样的命苦?到了这个时候竟然沈容烟还想着要她的命。

  若兮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大概她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

  沈容烟,你真是欺人太甚了!既然你把我当成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那也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若兮的眼神忽然变的冷厉无比,好像要把谁碎尸万段似的。连肖陌看了都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卫士们把大火浇灭了。可是若兮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正想着给采月和萧萧挤一个屋,却不想,炎如烈来了。

  “若兮,跟朕去乾清宫睡吧。”炎如烈来到若兮的旁边,小声在若兮的耳边说道。声音很温柔,很暧昧,让若兮觉得脸上一阵通红。

  “来人那,摆驾乾清宫!”

  炎如烈对着周公公使了个脸色,就听见了周公公的这声高呼。

  若兮被炎如烈拉着上了轿子。

  “若兮,这件事情,朕会替你做主。你放心吧。”炎如烈看了看身后的余烟,转过头来对若兮说道。

  “皇上,如此臣妾先谢过皇上了。”若兮对着炎如烈笑了笑。若兮心里知道,炎如烈的这句做主,定会让沈容烟从此没了性命!

  就算是这样,若兮也会让沈容烟知道得罪她的下场不会这么就算了,以前都以为沈容烟也只不过是想让自己难堪,却没想到沈容烟会想要自己的性命这般歹毒。

  第二天一大早,若兮就回到未名宫。采月和萧萧看到自己的小姐回来了,心里都非常高兴。

  “小姐,你回来了。”采月跑到若兮的身边,脸上满是单纯的笑容。

  “采月,瞧你高兴的,好像半个世纪没看见我似的。”若兮看着采月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好笑。

  “呵呵,呵呵”采月只是笑着,尽管自己对世纪这个词儿没什么概念,却也是听得出小姐好像没有了之前的震惊,完全恢复了之前的冷静。这一年来,每天都会从若兮的嘴中蹦出来很多新词。采月和萧萧都见怪不怪了。

  “采月,一会你留下来照顾皇太妃,萧萧你跟我去趟宗人府的牢房。我们去会会沈容烟!要是皇太妃问起的话,就说我有事,一会就过来看她。”若兮对采月吩咐完,又对着萧萧说道。

  “是,小姐!”两个人相对而视!笑了笑,小姐终于不用再受欺负了!

  “属下参见杨妃娘娘。”牢房中的狱卒,见到若兮后,都纷纷行礼,要知道杨若兮以前可是皇后,纵使现在被废了后位,可依旧还是皇上的女人,这要只是皇上的女儿都得仔细照应着,万一哪天再受宠了,那往后遭罪的还是自己。狱卒们在心里想着。

  “带本宫去见沈容烟。”杨若兮的语气冰冷,容不得别人说个不字!

  “是,杨妃娘娘这边请。”狱卒恭敬的给若兮带着路。

  “沈容烟,别来无恙啊!”安静的大牢里传来了杨若兮嘲讽的声音。

  沈容烟在这阴冷的牢房中,依旧像个大小姐般,挑挑拣拣,这就是沈容烟大小姐的性格,哼!沈容烟还是成不了什么气候。若兮在心里想到。

  听到若兮的这一声嘲讽,沈容烟惊愕的看着杨若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昨天的事情失败了?

  “你怎么会……?”沈容烟很吃惊,明明派手下去杀掉杨若兮,但是她却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这怎么能不令人震惊呢?

  “我怎么会来这里吗?”若兮看着沈容烟,嘴角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但是这样的笑容却让沈容烟觉得浑身发冷,她不知道杨若兮会怎么报复自己。沈容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若兮,嘴里说不出来一句话!

  “怎么了?害怕了?之前不知道是谁说这牢房不是人住的地方?现在你不是也住在这个你所谓的不是人住的地方了吗?”杨若兮一阵嘲讽。像沈容烟这种蛇蝎心肠的人就该不该有同情心。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说的就是沈容烟这样的人!

  “你想要什么样?”沈容烟听着若兮这些嘲讽的话,心里甚是恼怒,可是自己现在牢房之中,她害怕若兮也会像自己上次对待她那样对待自己。毕竟那样的刑罚也只有杨若兮能够挺过去!

  “我想要怎么样?”杨若兮听到沈容烟的这句话就觉得来气,我想要怎么样!这句话怎么说的倒是她杨若兮跟沈容烟过不去,想要沈容烟的命似的!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我想要怎么样?何不问问你想要怎么样?”若兮的眼神忽然变的锋利无比,如果此时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沈容烟都不知道是不是被大卸八块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沈容烟虽然身在牢房,可是她的语气却丝毫不减当年。还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想要问问我想怎么样?何不先问问自己,你会善罢甘休吗?你会放弃找人杀我吗?”若兮看着沈容烟,眼神之中满是嘲讽,到了这个时候还跟自己装蒜,真当自己是吃素的啊!

  “你知道了?”沈容烟听见杨若兮的话,很吃惊,她找人做的很隐秘,为什么杨若兮还会知道?难道弥烟没有找人做?

  “用不着这样吃惊!你做的那点事,我杨若兮掰着手指头都能知道,但是我实在没有想到你这个人会这样的歹毒。竟然会谋害别人的性命!”若兮越说越觉得气愤,要是生活在现代的话,像沈容烟这样的人早就被判死刑了。

  “哼!杨若兮,本宫现在的处境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要不是你,羽王爷能把我爹给杀死,皇上又怎么会把我关在这阴冷的牢房之中。这一切不都是你的原因吗?!”沈容烟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杨若兮,自己的这一切是杨若兮造成的,不是吗?

  若兮听了沈容烟的这番话,着实笑了一跳,“真没想到你对我竟然有这样深得误解,你难道都想想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吗?若不是你父亲有了谋反之心,他的下场会这样惨吗?若不是你父亲阴险歹毒,至于落到今天的人头不保吗?这一切的一切,你都不去找找自己的原因,反倒归怨到别人的身上,沈容烟啊沈容烟,看来让你来这牢房之中还真是没有来错!好好在这反省吧。”

  “杨若兮,你以为你在这里耀武扬威本宫就会怕你?你做梦吧!”沈容烟的眼神之中满是鄙夷。

  空气中弥漫着十足的火药味。有些话,若兮觉得要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真的很伤人。

  “沈容烟,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关于你的事情,皇上是一清二楚,现在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出这牢狱之灾了,我劝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为自己积点德。省的以后下地狱也会被人唾弃!”真是孺子不可教也,若兮忽然觉得古代的人很冥顽不灵呢。

  “哼,杨若兮,本宫就是做鬼,也要天天缠着你,让你今生今世都不得安宁!”沈容烟满眼冒着火花,她真是恨不得让杨若兮死掉!

  “就怕到时候你连鬼都做不成!”若兮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真是一点不知道好歹,若兮觉得生气极了,语气也不经意间变得冰冷无比。

  “反正本宫现在身处这牢房之中,你要杀要刮随便吧。本宫已经不在乎了,本宫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杀死你!”沈容烟慢慢说着,无望的闭上了眼睛。

  “我没有想要你死!一直没有松手的人是你,我就不明白了,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让你这样对我?”她才初来咋到,而且锋芒也不外漏,不求无限风光,但求平平安安。只是这一切却被沈容烟给搅乱了。哎!

  “本宫跟你是没有什么大仇,但是你太优秀了,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走了,留下我们苦苦等待!这都不算什么!但是你的到来却让他对我不再像以前那般了。我什么都可以忍受,但是唯独他!他是我的!”沈容烟看着杨若兮,想到炎如羽的眼神,就觉得很心痛,真是没有想到这辈子最爱的人,却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心怎么能不恨!

  沈容烟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个噩耗,不错,那简单的一句话,对沈容烟来说就像晴天霹雳般,就算自己的真的一无所有,还有他,可是现在连他都离开了自己。这让沈容烟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

  回忆是个无情的侩子手!

  “娘娘,这件事情你听了以后千万别太难过。”弥烟在一旁安慰自己的主子。

  “什么事情?”沈容烟闭着眼睛,这几天她都在禁足,现在正闭目养神呢。

  “娘娘,羽王爷见过杨妃娘娘,那种眼神好像对小姐都没有……那么的……温……柔……”弥烟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真的害怕自己的主子若是听到这件事情,心里会痛成什么样,跟在沈容烟那么多年,沈容烟对炎如羽的感情她是知道的。那是很深很深的爱!

  “什么!”沈容烟说道这里的时候一脸的震惊,她不相信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男子,就只是见了杨若兮一面,竟然这样,她恨!

  “娘娘,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弥烟看见自己的主子现在这个样子,很是吓人,赶紧安慰道!

  “杨若兮,你什么都跟本宫抢,就连本宫喜欢的人你都要跟本宫抢,既然这样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了!杨若兮,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此刻的沈容烟已经被仇恨充斥着,她认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杨若兮,不杀了杨若兮她誓不罢休!

  沈天国的动乱,让沈容烟觉得这一切都是老天爷帮助自己,有了父亲的手下,和羽王爷的军队,能够杀死皇帝和杨若兮简直易如反掌!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杨若兮的一个计谋,让自己的父亲死于非命!沈容烟想着一切,手中的拳头渐渐握紧!

  又是男人!这个时代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整天就想着男人,男人在生活中就那么重要?若兮叹息着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炎如烈怎么会有这样多的爱慕者。

  “很多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谁都抢不走,相反要是不是你的,就算是强求也强求不来!”若兮不知道沈容烟能不能听懂自己说的话,哎,感情这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都是因为你,是你夺走了他!”此时的沈容烟哪里还能听得去若兮的半句话,她的心中已是被仇恨所充斥。

  若兮摇了摇头,孺子不可教也。算了,何必再浪费自己的口舌,“既然这样,那我没必要给你说这些,只是你要知道这一切你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包括上次牢房之中的那顿毒打!”若兮冷冷的说道。那语气简直都把人冻成冰棒!

  沈容烟听到后,身上猛地一哆嗦,杨若兮也要对自己用刑吗?

  “你要是敢对本宫动用私刑的话,皇上是不会放过你的!”沈容烟强装着说出这句话,可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后悔了,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若兮会相信吗?

  果然不出所料!若兮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用私刑的,我杨若兮跟你不一样!况且你一个将死之人,我又岂会跟你一般见识。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吧!萧萧,我们走!”

  说完,若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阴冷潮湿的牢房,只留下一脸惊愕的沈容烟和这寂静冷清的空气。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