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七十章 炎如烈的旨意

作品:宫门怨:今夕何夕 作者: 流苏 更新时间:2018-01-14

  

  弥烟被墨雨菲带到了牢里,她知道自己以后的下场,只是她还没有时间报答娘娘对她的恩情,弥烟觉得很愧对若兮,她对她那么好,而她曾经却还想着要杀害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弥烟蜷坐在牢中,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杨妃娘娘了吧。她的心如这牢房般冰冷潮湿。杨妃娘娘现在还在为她担心吧,弥烟在心里想道。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心很痛!

  “来人,把门打开,本宫要见弥烟!”若兮的声音很冷,让人听了不由得打颤,但是那些狱卒却无动于衷,没有一点要给若兮开门的意思。

  “娘娘,很抱歉,太后下了旨意,没有太后的准许,谁都不能进去探望弥烟!”其中一个狱卒说道。

  “什么?!”若兮怒斥道!

  “对不起,娘娘,卑职也无可奈何,还望娘娘体谅卑职。”狱卒弯腰拱手道。

  若兮听了这句话,心里气急了,为什么要这样?弥烟又不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行,怎么还不能探视了?

  若兮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知道这些狱卒都是太后的人,她不可能让自己进去的。若兮径直来到养心殿,质问道:“太后,臣妾不明白,为什么臣妾不能去探望弥烟?难道弥烟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吗?”

  “杨妃,你这是在说哀家办事不公吗?”墨雨菲听着若兮这样的若兮,心里并没有不高兴,反而还有一丝的欣慰。她知道若兮正在为这件事情而伤心,而若兮的伤心正是她墨雨菲的快乐!

  “臣妾不敢,只是想知道答案。”若兮虽然心里很不快,但是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在这古代可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稍不小心,脑袋就能跟脖子搬家。

  “答案,哀家就给你个答案,按照宫里的规定,凡是私闯禁地,一律处斩!”墨雨菲厉声道!她的目光也变得狠毒。

  “一律处斩!”这四个字在若兮的耳边响起,难道就因为弥烟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就被处斩?若兮的目光变得呆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而吓到了。

  “太后,这件事情就是这个结果了?”若兮不可思议的问道。她真不明白古代的人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说杀人就像杀死一只蚂蚁似的那么简单。难道不知道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难能可贵的吗?

  “那你觉得还有什么样的后果,哀家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了,她不好好把握,哀家也没有办法。弥烟会在明日午时处斩!”墨雨菲的眼神异常狠毒,好像这件事情她早就想好了似的。

  “太后,您不可以这样做!”若兮大声的说道。

  “还有什么是哀家不敢做的?”墨雨菲冷笑了一声。她是太后,连皇上也得让她三分。杀死一个宫女还不是易如反掌?

  “太后,臣妾知道你一直潜心念佛,也一定怀有慈悲之心,所以还请太后能够饶了弥烟一条性命,若是太后现在处死弥烟,难不保以后别人会认为太后心狠手辣,为了减轻自己罪恶才去诵经念佛的。太后您要三思啊!”若兮说道。

  “无规矩无以成方圆,难道你没听过吗?弥烟她犯了罪,子让要受到惩罚,至于别人说哀家心狠手辣也好,说哀家狠毒也好,哀家都不在乎,哀家要帮助皇上治理这后宫,只有后宫安宁了,皇上才专心治理前朝。”墨雨菲语气坚定的说道,她的意思就是弥烟时必死无疑了。

  “太后……”若兮好像在说点什么,但是却被太后打断了。

  “杨妃,哀家念你是个聪慧的女子,又善解人意,不追究你刚才的言语上的过失,如果不然,哀家早就掌你的嘴了!”墨雨菲厉声道。

  若兮听到这句话后,身子一震,她没有想到自己差点就被掌嘴了。在这宫中还真是的处处小心啊,要不然真的会惹祸上身!若兮便不再说什么了。

  “臣妾告退!”若兮步伐沉重的走出了养心殿,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养心殿里走出来的。唯一记得的就是墨雨菲的那句“一律处斩!和掌嘴!”

  老天为什么要让我来到这里?难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才会让我在这里受到惩罚吗?若兮在心里呐喊,泪水已经弥漫了她的那双眼睛。

  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弥烟被处斩吗?她还这么年轻。若兮在心里想到。但是她又无计可施,难道她要像电视里的那样劫法场吗?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弱女子又怎么能有那样的本事?

  若兮来到自己未名宫,坐在凳子上,呆呆的看着前方,眼中早已没了焦距。“炎如烈?难道真的要让他出面吗?”若兮呆呆的想着。

  但是现在唯一能够救弥烟的人也只有炎如烈了,也只有炎如烈有这样的权利。若兮在心里想到。

  炎如烈真的会帮助自己吗?若兮的心里出现了大大的问号。不管怎么样,还是试试吧。若兮对自己说道。

  想到这里,若兮带着采月来到皇上的乾坤宫,找到炎如烈。

  “皇上,若兮有一件事相求,请皇上一定要答应!”若兮跪在地方看着炎如烈,心情沉重的说道。

  “若兮,快点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炎如烈赶紧来到若兮的身边想把若兮扶起来,怎奈何若兮大有如若他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意思。

  “若兮,有什么事情,起来再说。”炎如烈又说了一遍。

  “皇上,请听若兮说完。”若兮跪在地上说道,“请皇上放弥烟一条生路!”

  “弥烟?你是说沈容烟的贴身丫鬟?”炎如烈想了一下问道。

  “是的。她现在正被太后囚禁大牢中,太后说明日午时处斩。”若兮的眼中满是泪光。

  “太后?这件事情怎么跟太后有关?太后一向不过问后宫的事情的。是不是弥烟做错了什么事情?”炎如烈思索道。

  “回皇上的话,弥烟只是因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才会被送到大牢的。”若兮把弥烟之前在嗣堂呆过的事情告诉了炎如烈。

  没想到炎如烈听了后,勃然大怒,“什么?你是说弥烟去了禁地?”

  “皇上,弥烟也许只是不小心走进去的。”若兮为弥烟解释。

  “什么都不要说了,弥烟时罪不可赦!以后不要再让朕听到这个名字。”炎如烈走到自己的龙椅前,愤怒的说道。

  “皇上,为什么?难道那个祠堂对你们那么重要?”若兮抬起头,满脸倔强的说道。

  “杨妃!你难道不知道那代表着整个皇家,那里面有先皇,有先皇的先皇,怎么能容忍弥烟这样低下的人走进去!”炎如烈愤怒的说道。

  若兮实在没想到原来等级观念在古代这样的根深蒂固,她原以为炎如烈终究跟别人不同。更加能深明大义,没想到在等级观念上也与其他人如出一辙。

  若兮听到炎如烈的这些话,彻底的灰心了。

  “你回去吧。以后朕不想再听见这件事情。”炎如烈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这件事情按照太后的旨意办吧。”

  若兮伤心欲绝,她真的没想到炎如烈会这样对待自己,他的心中还是没有自己,若兮在心里想道。

  “小姐。”采月看着满脸都是泪水的若兮,十分心疼。采月在旁边扶起若兮。

  若兮慢慢的站起身,在采月的搀扶下,走出了乾清宫。

  “小姐……”采月看着若兮这样的伤心,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小姐。

  “采月,为什么事情会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弥烟真的要被处斩吗?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若兮呆呆的问道。

  “小姐,也许这就是弥烟的命吧。您也不要太伤心了。”采月安慰道。

  “采月,她是一条命啊。怎么能说杀就杀了呢?她是人不是畜生。”若兮伤心的说道。

  “小姐,在这个宫中,人和人的生命是不相等的,有些人一生下来就比别人富贵,生命自然也就没别人高一等,而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负担,生命自然就别别人低贱了。”采月想起自己的身份就觉得很痛心。

  “采月,你知道吗?我常常做梦梦见这样的景象,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无所谓贫穷还是富贵,只要有一颗善良的心,她的世界就会永远充满阳光。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在于为发掘和体现自身的价值所作出的努力,而不在人的本身。”若兮的眼中泛着泪光,现在才感受到现代的自己生活的多么惬意,最起码不会生活在一个人处处被人算计的圈子里。

  “小姐,您也说了,这仅仅出现在梦中,在梦中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现实总是让人接受不了。小姐,弥烟知道您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一定会感动的,她也一定不会忘了小姐的。”采月安慰道。

  “采月,我不是为了让别人感动才对别人好的,既然我们能够遇见就是我们最大的缘分,所以我珍惜身边每一个能够遇见的人,弥烟是个善良的人,为什么善良的人却得不到长命。”若兮叹息道。

  “小姐,您就不要想太多了,咱们还是回去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弥烟的。”采月明白若兮心中的痛,但是她又能怎么样?

  若兮点了点头,不到最后时刻,不能说放弃,这不是她林晓月的性格!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