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章 苟且偷生

作品:猎艳邪少 作者: 我爱网游 更新时间:2018-01-10

  第二天,于海龙早早的醒了过来,并不是他自愿醒来,而是饥饿感使他无法入眠。虽然不情愿,但是他还是爬起了身子,到附近的喷泉里洗了把脸,漱了漱口,来到了火车站,找昨天的那个自称蝎子哥的男人。

  蝎子哥起的也很早,当于海龙来到火车站的时候,他正在给众人派发活计。看到于海龙到来,蝎子哥把活丢给自己的副手派发,径直向于海龙走过来。

  “小子,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哈哈,走,先去吃口饭,昨天饿了一天了吧?”蝎子哥笑眯眯的问道。

  “恩,是很饿,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老实的答道。

  “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因为什么跑路的?”蝎子哥带着于海龙来到一个早餐摊位,刚坐下就掏出了兜里的黄鹤楼香烟,并递给于海龙一支。

  于海龙自从来到深圳,还从未抽过这么贵的香烟。当即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答道:“我叫于海龙,因为斗殴的时候杀了人。”

  “哦?杀人?有点胆识啊,看来我小瞧你了。”蝎子哥明显显露出了浓厚的兴趣。“给我讲讲事情的经过。”

  “也没什么,和兄弟们和对方火拼,我们人手不够,打不过他们,我就掏出刀子,将对方老大捅死了。”于海龙简单的概括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有魄力,我喜欢。”蝎子哥又笑了。“我给你个活,跟着我干吧。”

  “什么活?”于海龙既然已经来找蝎子哥了,不管是什么活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像这种人手中也没什么好活可干。

  “我手下的人在火车站帮人拉行李,但是最近有帮人总是和我抢生意,你从一会人开始,就跟在我旁边,我叫你打谁你就打谁,就这么简单。”蝎子哥仿佛在叙述一件把盘子洗干净一样的工作,语气平静的说道。

  “哦,这个,好吧。”于海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虽然这件事如果他被抓到了绝对会牵扯出以前的案子,但是如果他不做呢?那么久在这几天,他于海龙就会饿死在深圳。

  “好小子,够爽快。”蝎子哥笑道。此时早餐也已经上来了,二人也不说话,就吃了起来。于海龙因为饿了好久的缘故,狼吞虎咽的瞬间就吃光了。蝎子哥又要了两份,于海龙终于吃饱了,舒服的躺在椅子上,打着饱嗝。

  “哈哈,吃好了就干活去吧。”蝎子哥拉开椅子站了起来,于海龙也就跟在后面,开始了自己新得工作。

  上午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跟着蝎子哥满火车站到处逛逛,看着蝎子哥指挥手下人去揽活。他甚至觉得这份活计真的很轻松,因为上午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来抢生意,自己也就是份闲差。

  但是午饭刚吃过,蝎子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叫起饭桌上的于海龙和七八个其他的手下人快步的向火车站走去。当几人来到站台的时候,于海龙看到一群人正在围着上午蝎子哥的人暴打。

  “我操,敢打我的人,兄弟们上!”蝎子哥一声高呼,这几个人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半点感情色彩就冲了上去,于海龙愣了一下,也是无奈的跟了上去。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于海龙这一群人就讲对方打跑了,从自己这边人的身手来看,个个狠毒,看来每一个都是老手。打过之后,于海龙好奇的问蝎子哥:“哥,就他们这样的,我们其实不需要这么多人,只要三五个照样打的赢他们。”

  可是蝎子哥笑了笑没有说话。没有过多一会儿,也就是一根烟的功夫,蝎子哥又接到了电话,领着众人到了站台的另一端,又是一群人在打蝎子哥的小弟。“兄弟们,上!”又是一声令下,这次王夺没有犹豫而是奋勇当先的冲了上去,他以为对方的实力和刚刚的那一批一样,但是却没想到自己刚一冲进去,就被人一刀砍在了胸膛上,而且那人并没有罢休,还是追着他砍,还好其他人将那小子砍倒,于海龙才逃过了一劫。

  这一阵打斗可是惊了于海龙一身冷汗。“哈哈,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还在不断的拉人入伙了吧,他们可都是敢随手杀人的人。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啊。”蝎子哥并没有理会于海龙身上的伤,脸上依然是那微笑。

  “蝎子哥,给我点医药费吧,我需要去看病。”于海龙挤出了这句话。

  “医药费?我一天能挣多少钱啊?不干就算了,自己想办法吧。”蝎子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情的冷漠。

  “你,不能这样啊。”于海龙绝望的说道。

  “操,你滚不滚?刚干活就受伤,我他妈养你要赔死我,再不走我他妈打死你。”蝎子哥凶恶的对于海龙说。

  于海龙没有办法,只有离开火车站,回到了那个管道里。一个人在伤口的阵痛中煎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于海龙看来仿佛是一个世纪一样,伤口在深圳炎热又潮湿的气候下,已经开始流了脓水。这时,他的邻居,那个老酒鬼回来了。捧着今天刚刚换回来的一瓶白酒,悠然的哼着小曲。

  “嗨,小子你怎么啦?”老头子惊慌的喊道,爬到了于海龙这一次,将于海龙的衣服掀起来,把手中的酒洒在伤口上面。

  “啊!”于海龙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小子,忍着点,怎么弄的?”老头子关切的问道。

  “被人砍了,啊!”于海龙又是一声嚎叫。

  “惹了谁啊。”老者又一次将酒浇到于海龙的身上,问道。

  “蝎子哥。恩哼……”疼痛感减轻了,于海龙闭上眼睛,急促的呼吸着。

  “你怎么惹到那人了?哎,地头蛇啊。”

  “谢谢你。”于海龙道了声谢,躺在管子里渐渐的睡了过去。他懒得解释那么多,只是自己在梦中哭泣着,想念着自己昔日的好友,悲伤着自己此时的境遇。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