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十九章 陶冶性情学画画

作品:乱花飞过秋千去:风尘民国恨离殇 作者: 第五小萌 更新时间:2018-06-13

  梦霜走进来不好意思的说着:“姐姐,你看我这样行吗?”

  瓷白笑着穿上鞋,走下来,拉着她坐在梳妆台前,说着:“我在帮你化化吧。把你化的美美的。”

  说完,就拿起化妆品给梦霜认真的补着妆。正化着妆,翠儿带着雅洁就上来了。雅洁穿了一件柠檬黄的合身旗袍,美丽大方,笑起来两边有一朵花儿般的酒窝。她笑着走进来不好意思的说:“孙太太好,我是跟梦霜一起去参加派对的。就过来找她。”

  瓷白看着明媚动人的雅洁连忙招呼她坐下,瓷白总是对美丽的女子没有抵抗力,比如,当年的左紫环。可是,雅洁不是紫环。梦霜在一旁闭着眼睛让瓷白化着眼线,还不忘开心的说着:“雅洁姐姐来了。你等一会儿哦。”

  瓷白让翠儿给雅洁倒了咖啡。然后不时的叮嘱着:“雅洁,今天你们去派对,人家都是大人物,你要照顾好梦霜啊。”雅洁笑着说:“孙太太多虑了,梦霜那么聪明懂事丫头,不用担心的。”

  聊着聊着,孙宇泽匆匆的进来了。看了梳妆台前的瓷白和梦霜,说着:“好了没?”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雅洁站起来礼貌的打招呼:“孙部长好。”孙宇泽瞥了一眼她。微微点头。孙宇泽看着瓷白说:“你,一起去吧。”瓷白摇摇头,说:“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去吧,早点回来就好。”

  孙宇泽也只好点点头,嘱咐她多多休息。然后就出去了。给梦霜化完妆后,雅洁也走过来,看着焕然一新般的梦霜笑着称赞她好美。

  瓷白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打开是一条银色的项链,带着海蓝之星一样的坠子。很精巧玲珑。雅洁也不禁眼前一亮,连声称赞项链好美。

  瓷白笑着说:“来,给你戴上,很配你的衣服。”

  雅洁惊讶的说着:“孙太太,这,怎么好意思?”

  瓷白也没等她说完,就已经拿起项链给她戴上了。雅洁也连声谢谢。梦霜站一旁羡慕的说:“姐姐就是偏向,只给雅洁姐姐项链,给我什么啊?”

  瓷白故意笑话她说:“还吃醋了?当然给你也有啊。”说完又拿出一对闪闪的钻石耳钉,给她戴上。这下两个人都开心了。也满意的去参加派对了。

  等她们走后,瓷白又恢复了平静,她坐在沙发上突然想到什么,然后有些疑惑,但是又不敢疑惑,到底哪里不对,她想了一下。这时,翠儿端着鸡汤和几个小菜进来了,一边说着:“部长特意让厨房多做了几道小菜给您。”

  瓷白点点头,端起鸡汤,轻轻舀了一勺,然后又说:“翠儿,你也别忙了。坐下跟我聊一会儿吧。”

  翠儿有些奇怪的看着瓷白。虽然三太太对她一直不错,但是也没有说像今天这样还让自己坐下来一起聊天,以前每次看到的三太太都是冷漠不爱说话的样子。今天是怎么了。但是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坐下来。紧张的不敢说话。

  瓷白开口:“平日里你对我也算照顾有加。我一直心里有事情,所以也没有跟你说说话儿。”

  翠儿也就是孙家的一个普通丫鬟,瓷白算是对她挺不错的。聊着聊着就把内心的话都说出来了,原来翠儿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家里孩子太多,翠儿是老大,家里人就把她卖了给人做丫鬟,她每个月还要寄钱给家里做补贴。

  看来每个人的人生都充满着不平衡,可是有些人是一出生就这样的不公平这么的不幸。而像瓷白这种人,小时候挺幸福,就是因为一个变故,而改变了整个人生。屋内充满了温馨,虽然大家都在默默的流着泪,或者心里想到什么而难过,但是毕竟有个人可以诉苦,那也挺好的。

  翠儿给瓷白说了很多知心话,瞬间她自己觉得跟瓷白关系上又增加了一些,便做事干活很认真也对瓷白很细心。人就是这样,只有彼此掏心,你对我好,那我自然也会对你好的。

  瓷白也没有出去,一整天就呆在房间,跟翠儿聊一聊,逗一逗小猫咪。看一看书,喝喝茶,又有些担心,也不知道梦霜在那里怎样,那丫头,总是让人担心。

  窗外的太阳从正空慢慢的一直向西划去。渐渐的,刺眼的阳光也变成微微弱弱紫红色的夕阳。夜色渐浓,月儿也偷偷跳出来,窗外黑呼呼的。

  少奶奶可烟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感冒,就一直在房间里也不出来。偶尔出去听听戏,最近很少见到她的身影。

  晚上的时候,孙宇泽他们终于回来了。梦霜和雅洁看起来好像也有些微醉的样子,看来都喝了不少酒。一进到房间,梦霜就拉着瓷白说:“姐姐,你今天真是太遗憾了,钱府办的派对真的好豪华啊,好多人哦。”

  孙宇泽看起来还是挺正常的,应该没怎么喝酒吧。把梦霜送进来后说:“我先送雅洁小姐回去吧。”说完就又出去了。

  梦霜兴奋的坐在瓷白身边讲着今天发生的事儿,今天姐夫一直在自己跟前照顾自己,钱少爷还邀请她跳舞了,还有松阳的好多官太太小姐的,都好漂亮哦…..说着说着,边看起来瞌睡了,瓷白无奈的把她送回房间让她快快睡觉,看来以后还是尽量不让她参加这类活动吧。

  过了一会,孙宇泽也回来了。瓷白也没跟他说话,他自己就铺了地毯睡觉了。

  一个忙碌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一早梦霜也起床了,赶快投入她的“回梦堂”中。孙宇泽也忙于公事。家里只有瓷白一个人。瓷白思索着过几天把父亲和二姨娘接来吧,有点放心不下他们。

  中午的天气有些微热,孙宇泽认识一个意大利的画家老师安娜。便让安娜来孙家教瓷白画画,担心她一个在家闷得慌。

  瓷白从小没有学过画画,但是她倒是挺有兴趣,不知道孙宇泽是从哪知道的,竟然让她觉得心里有丝感动。

  安娜是个三十多岁的意大利人,很喜欢中国的文化,也喜欢中国的宫廷文化,就特意来中国画画,她可以简单的和瓷白交流。更多时候她还会教瓷白说意大利语。安娜是个幽默开朗的人,跟她在一起,她总是能想出一些奇怪的点子,和说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话。

  瓷白认真的学着。每天也开始忙碌于画笔和画板中。孙宇泽看到瓷白那么认真,心里有些舒心。

  这天,安娜教完课走后。瓷白一个人坐在画板前开始练习。这时候雅洁进来了,笑着走到瓷白跟前,看着画板上即将成行优美的画,赞叹着,说:“没想到孙太太还有这样的画工。”

  瓷白摇着头淡笑着说:“刚开始学,总是画不好。”心里倒是有些奇怪,雅洁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雅洁说完后,笑着:“今天也没提前说就过来拜访您,真是打扰了。是这样的,上次您送我的项链我非常感谢。所以,我想邀请您明天去我家吃饭。”

  瓷白一边给雅洁倒茶,一边轻笑着:“项链只是找到了适合它的美人。你不要那么在意。”

  雅洁却故作不高兴的说:“孙太太要是不去就是不给雅洁面子啊。”

  瓷白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答应了。雅洁坐了一会,也就告辞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