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九章 最后抉择

作品:丹桂物语 作者: 西瓜汁 更新时间:2018-06-09

  发看她怔怔发愣,笑着一把搂过她:“桐桐,不要去哪里上班好吗?”

  夏桐望着他,沉默了会儿,他知道他一般不会干涉她的选择,他如今这样说出来,心里必定是在受着煎熬。

  “嗯,我明天去办理离职手续。”夏桐点点头,林凡抱住她:“对不起,逼你做这样的决定,因为我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

  “你是对我没信心吗?”夏桐问道。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可是我也知道你是个极念旧的人,很多事情,不是你我不想就不会发生的,这样做,对我们三个人都好。”夏桐自从上次求婚,几乎没有听到过他用这样严肃的口气说话。

  “这是我的离职报告,你看一下。”夏桐把辞职报告拿进上司的办公室,上司有疑惑的目光看着她,夏桐只是淡淡的笑笑,上司有些心疼的摇摇头:“这里员工辞职,都是要亲自去总裁办公司递交辞职信的,这里每选一个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人才,要走,他自然是要知道是哪方面让员工不满意的。”

  夏桐朝他感激的鞠了个躬,说实话,她还是非常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和氛围的,可是终究有舍才有得。

  夏桐打开办公室的门,周逸清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他,眼神里有些许疑惑。

  “你来干嘛?”周逸清问道。

  “这个是我的辞职信,你看下。”夏桐把手中的辞职信递过去,周逸清眼睛里陡然盛满怒火,将她手中的辞职信打落在地:“要走,直接走,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夏桐看着他悲伤的脸,心里不禁有些难过,她看了他一眼,转身朝门外走去,当她的手碰到把手时,背后周逸清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来:“等下,我记得技术部的进来,每个人都要签不下三年的合约吧。”

  夏桐愣了会儿,点点头。

  周逸清冷笑着拿出一个合同书:“我算一下,一年的违约金会按照按照员工的1.5倍工资赔偿的,那你的应该是100万。”

  夏桐当初还真没留意这个,因为她原本就是打算在这里留三年的,遇到这个情况,她是怎么都没想到的。

  “100万,林凡应该拿的出来吧,你可以找他去要,不过你这还没过门的媳妇就开口要这么多,不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想法,就算别人没有,他们家的人总该有些的。”

  的确,林凡的妈妈本来就不喜欢自己,本来是打算自己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证明自己有能力,不用贪图他们家什么,不用太在意他妈妈的脸色,现在,她是决不会向林凡开口的。

  “我留在这里。”夏桐说完关门转身离去。

  晚上跟林凡一起吃饭的时候,夏桐沉默没有说话,林凡忍了很久还是看着她的眼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想在那里先呆一段时间。”夏桐无心的拨弄着碗中的生菜。

  林凡握住她的手:“告诉我,你为什么转变了态度?”

  夏桐看了看他欲言又止,林凡道:“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我不问了。”两人沉默的吃完饭,林凡带着夏桐忙往家赶,回家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还让夏桐帮着收拾。

  “你干嘛要收拾东西,准备去哪里?”夏桐拿着枕头问道。

  “去跟你住一起。”林凡面无表情,继续收拾东西。

  晚上,林凡在黑暗中坐在沙发上抱着夏桐,呢喃道:“你知道,我一直很介意,很介意你曾经那么爱他。”

  夏桐心里酸酸的,鼻尖蹭着他的发尖:“他是我的过去,你才是我的未来,是我想一生走下去的人。”

  林凡沉默许久问她:“你爱我吗?”

  夏桐捧起她的脸,他的眼神里有期待,有失落,还有沉沉的伤,她轻轻的吻上他的眼,轻轻道:“我爱你,爱你。”

  林凡紧紧抱住她,夏桐脖子被一阵凉意晕开,林凡从不是爱哭的人,却在自己面前流过两次眼泪,他对自己的执着,却深深的伤害着他自己。自己也不知不觉被他感动,慢慢了解他,爱上他。虽不如周逸清那般惊心动魄的清新浓烈,却也是和风细雨般让人温暖回味。

  当夏桐脱掉白白的大白褂时,周逸清出现在她身后,拿起她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轻轻嗅着,夏桐转身吓了一跳。

  周逸清慢慢睁开眼睛,眼神清澈明亮,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清晰可见,夏桐一瞬间失了神,心中阵阵抽痛。她转身,拎起抱就往外走,周逸清一把拉她入怀,不由分说吻下去。因为夏桐下班都是最后一个走的,此时实验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心里很害怕,周逸清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她推他,他抱的更紧,她狠狠咬他,他逼得更深,她害怕的颤抖,流下眼泪。

  她手里摸到一把实验小刀,朝他划过去,他疼的放开,手腕上鲜血直流,那只他常画画的手,以前常替她梳理额前乱发的手。

  她拿着刀颤抖泪流满面的看着他,眼神里无助和绝望,就像她当初和他说分手时那样。

  他捧着手看着她,嘴角,手腕,衣襟尽是斑驳的血迹,透漏着疑惑,伤心难过,就像一个小孩要不到糖果那样难过。

  他向前一步,她后退一步喊道:“不要过来。”

  他眼神一转,透漏几分凶残:“你为什要害怕,你在怕什么,你怕你对我还有感觉,怕自己会背叛林凡?”

  夏桐望着他只是默默流泪。他依旧不放过她:“要是我不会来,你会不会以为你可以这样一辈子就跟林凡过下去,我现在回来了,你发现你的计划乱了,是么?”

  夏桐道:“不要再说了,我们早是过去了,已经不可能,你何必这样让我们都难过?”

  周逸清冷笑:“那就该我一个人难过?”

  “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有苏子丹,有自己的孩子,你为什么就不放开?”

  “呵呵呵……你以为你退出,我就会跟她在一起?你凭什么这样去决定别人的结局?”

  “我是不能决定别人的结局,可是我可以做出我的选择。”

  “你的选择就是抛弃我,你怎么那么狠哪,一转眼就和林凡在一起,过的那样忘恩负义,你是不是以前就背着我跟他有私情。”周逸清红着眼看她,愤怒的语气到了嘴边变成冰冷的话语。

  “你住口,你就以为你一个人不幸是吧,你怎么变得这么自私,心里眼里想的全是自己的难过,你怎么知道我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夏桐也非常生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慢慢变得这样冷漠自私乖戾,以前那个暖如春风般的他,似乎更是自己的一个错觉。

  周逸清瘫坐在桌台上,深深的低着头,额角的发滑过遮住他的眼睛,一股巨大的悲伤将他笼罩,浸染开来,他呢喃:“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要抛弃我?”

  夏桐觉得此时他更像一个可怜无助的孩子,想起小时候他那样单纯干净的眼神,相信爸爸跟自己将的那个关于嫦娥的美丽神话,那眼神中一抹热烈的期盼。对啊,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到今天这样的结局,曾经她还以为他们可以幸福的一起生活,有一个自己的家,一个孩子,努力给他内心缺失的爱,可是为什么,她和他现在咫尺天涯。谁错了?他手腕的血还是淙淙的往外流,他黑色的西装裤都被燃了一大片,透着残忍的黑。夏桐不忍心,在旁边找了些药水纱布,替他小心翼翼的包扎。

  他看着她,温柔的揽她入怀,多么熟悉温暖的感觉,她伸出去的手,终究没有推开他。

  “小桐,直到这一刻,我才觉得世界恢复了平静,有了暖,有了光,就算是用生命去换得这片刻,我也愿意。”

  而夏桐,此时更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在过去的海洋中艰难无力的挣扎,痛苦的呼吸。

  她问他到底和苏子丹怎样了,周逸清望着天花板面无表情的跟告诉夏桐,为了不与她结婚,他答应她陪她去法国呆上三年,在那几年,他几乎快要窒息,想要逃离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他开始去酒吧,认识不同的女人,或者喝的大醉,用各种方法麻痹自己,最后苏子丹绝望,终于放弃,那一刻他才觉得解脱。可是那颗飘渺虚无的心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还是忍不住回来,

  回到家里,一片漆黑,夏桐伸手想开灯,却看到客厅中闪烁的星火,她走过去坐到林凡身边,他吐了口烟,手中的烟火微微发抖:“桐桐,我想明白了,如果你真的爱他,不用顾忌我,我想你幸福,你痛苦,我比你更痛苦。”

  “林凡……”夏桐声音哽咽,却说不出任何话来,林凡抱着她,很久很久,第二天醒来时,夏桐不见了,桌上有一张字条上面署名是林凡。

  他颤抖的打开。

  林凡:

  亲爱的林凡,我走了,生命中能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让你一直以来这样伤心难过,实在抱歉,我想给你一份最真实的感情来回报你,可是我现在有太多的不确定和想不明白,我想离开一段时间,不要来找我。

  桐:留

  林凡发疯般的打着夏桐的电话,去她公司,回她家,却再也见不到她半点影子,许久之后,他坐在走廊上,看着灿烂的花,忽然释然了,她还会回来的。手中的电话铃声响了,他接起。

  “林凡,小桐去了哪里,告诉我……”电话那边周逸清声音急促中带着颤音。

  林凡大笑几声,挂掉了电话,也许她是爱他的。他会一直等她回来,等到那一天。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没有下一章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