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1章 改命

作品:血煞玉陵 作者: 风轻玄 更新时间:2018-05-07

  

  坟子坡,西山村。

  “你个死伢子!老子不是告诉你了,别来找我,你是想克死老子!”

  咣当!大门被锁的死死的。

  我低着头往回走,心情很低落,像是一个没人可怜的孤儿一样的无助。

  我叫陈生,小名狗子,自打我出生后,我就沾染上了不幸,同村的乡民看见我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躲着我。

  归根结底,这是我出生时,村子里忽然来了一个半仙,就是拿着破帆布到处算卦的那种江湖骗子。

  半仙说我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是命犯老天的天煞孤星,能克死亲人,也不晓得他是怎么忽悠的我父母,反正自那以后,还在襁褓中的我就被赶出了家门。

  幸好我外婆收留了我,把我抚养成人,如今的我已经年满15岁。

  再说一下我外婆吧。

  怎么说呢...我外婆看起来不像是正常人,像个神经恍惚的疯子,每天都会烧香拜神,用我们这的俗话来说,我外婆就是个信神的。

  我是从来不信天地鬼神的,我更愿意相信她是思维有些不正常,所以别人都会离我远远的,只有外婆会收留我吧...

  我一路胡思乱想着,向着外婆家走去。

  外婆家有一个小黑屋,里面摆放着各种贡品,就像是个小神庙,我曾经好奇的问过她这是什么庙,外婆说,那不是庙,是阎王门。

  我不知道什么是阎王门,但我有好几次看到晚上凌晨时刻外婆会走进阎王门,凌晨两点准时出来。

  “伢子,快过来!”

  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外婆在阎王门前喊我,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早,平常不都是深夜12点吗?

  我也没多想,立马跑了过去,因为我也想近距离看看这个阎王门到底是什么东西,平常我外婆一直叮嘱我千万不能靠近的。

  “伢子,咬破手指头,把血滴在这个纸人上。”外婆似乎显得很激动,拿着纸人的手都是颤抖的。

  “这个纸人是干嘛的?”我好奇地问。

  “你别管了,快把你的血滴上,外婆不会害你的。”外婆突然板起了脸。

  我见外婆这模样,心里打了个哆嗦,咬手指头也咬了好几下才给咬破,然后按照外婆的要求,在纸人上画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

  “伢子,今晚准备一下,外婆带你瞒天改命!”

  “改命?”我有些狐疑,难不成我真的是天生犯煞?是个扫把星?

  ......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我真的是天煞孤星,能够克死亲人的命。

  外婆所说的改命,其实就是换命,拿我的命数去换别人的命数。

  当天晚上,西山村死了个人,是我一个非亲非故的老伯,我们这里有个习俗,必须是当天死当天葬。

  而老伯死的这一天,恰好是阴日阴时,俗称鬼节。

  或许是这一天来之不易,被外婆瞅准了机会,才有了阎王门前的一幕。

  而至于纸人的作用,按照外婆的话来说,我是活的,老伯是死的,活不换死,只能拿纸人代替我。

  当天晚上,我和外婆天刚刚擦黑就来到了西山头的乱坟岗,我们村死的人都是要葬在这里的。

  我紧紧的趴在草窝里,夏天的季节我却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冷风。

  不记得我趴了多久,当我迷迷糊糊快要困得睡着的时候,外婆突然把我叫醒,说下葬的队伍来了。

  我醒了醒神,偷偷抬起头果然见到不远处,放着老伯的棺材被人抬来下葬了,周围还跟着好多人,哭哭啼啼很是悲痛。

  棺材上也不知道刷的是什么漆,晚上竟是显得泛着红光一样,很诡异,不过我也没太在意,没准是灯光反射呢。

  坟坑是早就挖好了的,我看见他们几个抬棺材的人很费劲的才把老伯放进去,接下来除了填土就没什么事了,无非就是一家老小趴在地上哭着’一路走好‘之类的送行话。

  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半左右,这群人才开始往回走,很快整个乱坟岗,就剩下我和外婆了。

  见人走.光了,外婆开始掏出红绳把那沾了我血的纸人系在了我的背上,嘴里还嘟囔着我听不懂的话。

  弄完之后,外婆带我来到了老伯的坟头上,来来回回转了三圈,这才在一个位置停了下来,然后插上三炷香,中长两短。

  “伢子,再过半个小时就是鬼节阴气最盛也是最弱的时候,那时阴门阳门同开,是阴阳交替的好时机,老伯刚死有怨气,你离他最近,他肯定会找你当替死鬼,到时候把眼睛闭上千万别跑听见没有!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背后的纸人能救你一命!”

  外婆说了好多嘱咐的话,我迷迷糊糊的点着头,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外婆突然不见了。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四处里也瞅了瞅,没发现外婆的身影。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面前吹来了一阵冷风,冻得我打了个哆嗦,心想大夏天的天气,刚才还挺热的,怎么来了这乱坟岗就像换了一个季节一样。

  想到刚才外婆说的话,我呆呆的看着脚下插着的三根香,猜想香烧完后可能就是阴阳交替的时候吧,不过我也不太确定,想了想,我干脆现在就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闭眼睛闭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前面有人冲着我走了过来,脚步很轻,但我也能听得见。

  是谁?是外婆吗?我有些紧张了起来,不过我没敢睁开眼瞧瞧。

  再后来,脚步声又消失了,我正在纳闷呢,哪个混球大晚上的在乱坟岗走来走去的,突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幸好我记得外婆的话,不管是谁千万不能睁开眼睛,我紧紧闭着眼也不敢说话。

  然后我就听到我背后的纸人在哗啦啦的作响,就像是有人在撕下来一样。

  我不知道背后是什么东西再撕我纸人,我想跑,腿都在打颤,但外婆说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错过了这天可就再想换命可就难了。

  想了想,我也就豁出去了。

  “伢子,愣着干什么呢?快跟我回家。”

  我忽然听到了外婆的声音,心想外婆可算是来了,再不来的话,我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可真的有些受不了。

  “外婆,已经过了凌晨12点了吗?”我睁开眼转过身去,果然是外婆,我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

  “过了,过了,快跟我回家吧。”外婆拉着我的手开始往回家的路上走。

  奇怪,外婆的手怎么有些冰凉呢,就像是死人尸体一样僵硬。

  我之前有摸过死人尸体,所以知道那个感觉,但我没多想,因为今晚上确实是天气有些冷。

  不过我还是留了个心眼,走得时候瞅了一眼插在老伯坟头上的三根香,两根短的已经烧完,但中间那根稍微长点的香还在燃烧着。

  坏了,我心咯噔一下。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