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六章:郭女茜痕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04

  他们四人留了那个伶俐弟子在那里照应,然后便来到春丽院。

  迎面而来的是一段楼梯,走上去是一方平台,从平台上分出三架楼梯,通往三方楼上。还是那样热闹,空气里都比别处多几分温度,叫人一进去就不由得不安起来,满身上下都生了热痱一般。

  陈广生已是熟客,为了绯樱在这里纠缠良久,本来是极不受欢迎的。但春丽院的人看到又有其它人跟着,岳志泽外貌粗犷,沉下脸来颇有几分凶神恶煞的意思,众人都不敢轻易上前,暗自通知了老鸨。

  老鸨又哪里有空!她正站在楼梯之上的平台上,浪笑着向大家说:“诸位,今天来的这位新姑娘,才刚刚十六岁。那水灵灵的眼睛,嫩白的皮肤一掐就能出水来……”说着,把空气当成姑娘的脸掐了一下,禁不住先馋得流了口水似的,忙掩了嘴笑起来,“哟呦呦,有多漂亮,那真真是怎么说也不为过……”

  那些坐在那里或喝酒,或搂着女人的男人们,却还像是发了春儿的猫,急不可待地喊着:“还啰嗦什么?是狗尾巴草,还是真牡丹,出来看看!”哄笑着赶老鸨下去,叫那位新姑娘上来。

  那老鸨一叠声儿的笑,说着:“好好好……这姑娘今天归谁,就要看哪位爷出价高了,这底价嘛……五百两!”老鸨伸出一个手掌,表明“五”这个数字

  众人不禁又哄道:“什么货色,值这么多!”“先叫出来看看再说……”

  老鸨笑得神秘,胸有成竹,自信这姑娘必然不会叫人失望。伸出手击了两下掌,从房顶垂下红色纱帐来,将平台四面围上。众人边说笑着边猜测,瞪着眼睛瞧到底能出来个什么人物。

  秋以桐也正斜眼看着,不觉得老鸨听人报告,赶到陈广生面前,双手向胸向一抱,斜睨着陈广生,先就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儿嘲弄的笑。“姓陈的,听说你昨晚大闹青园,把我们家绯樱的财主都气跑了,我没向你讨债,你还敢来!”说着又气不过,伸出手指头在陈广生身狠戳了两戳。

  这个老鸨是之前那个的妹妹,姐妹两个一般德行,秋以桐只是想想就厌恶,更别说离得这么近!秋以桐皱着眉头,望了周潜光一眼,周潜光便悄悄伸手,在老鸨身上点了两点,老鸨便莫名地觉得头晕,万分娇柔地唤来丫鬟,扶她先进去歇歇。老鸨离去,总算清净了,四人松了一口气,使了个眼色,分别向四面查看。

  秋以桐走在人群中,想听听大家都谈论些什么,却发现众人都屏息凝神,一会儿又齐声发出一声“啊”。秋以桐不解,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原来楼梯平台之上出现了一个女子——一个别样的美丽小女子。

  这小女子小小的一张脸上,长着一对线条精细,斜向上的眼睛——倒是一对标准的的吊梢倒三角眼。这种眼睛看起来灵敏机智,却容易显得人冷淡严厉,不过这姑娘的黑眼珠子上仿佛包着层冰一般,溜溜地转动间又化成水,使她的眼神看起来又亮又水,活灵活现的像游在水里的黑金鱼。鼻子小而翘,皮肤白嫩得像是百合花,一张小嘴红艳艳的像是沾着水珠的红玫瑰。秋以桐不禁想:这姑娘,长得多像一只小狐狸,初闯进人世,带着好奇的眼睛。

  姑娘漂亮得叫人耳目一心,一双眼睛又纯真又勾魂又好奇,站在那里混然不自知似的,只带着笑意与惊奇,毫不客气地打量盯着自己的男人们。她穿的衣服素净,却被人有意拉低,年轻的身体呼之欲出,叫人魂魄一飞,想要进去探看一番……

  老鸨不在,一个小厮出来招呼,让大家开始竞价!秋以桐心里便是一紧,紧盯着台上的小女子。她这样的外貌不会叫人形容为倾国倾城——绝世美人之类,被人真心敬仰的美人是要带着高贵与疏离味道的,有着渺茫的距离感。那样的美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个小女子正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小妖精,况且这“小妖精”带着点稚气,正是最纯净的时候!难怪老鸨敢出这样的高价,果然啊!

  男人们开始竞价,带着贪欲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价钱被越抬越高。秋以桐心情翻涌如海,望着台上的小女子,见她打量着众人,听到大家高喊的价格,只觉得惊奇一般,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她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她不禁想,假如,假如九年前她不是逃了出去,会不会也有一天,被人强迫着穿着暴露的衣服,站在这个台子上,由着人出价买去?

  一个年轻些的男子与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较起劲来,你出个高价,我怎么着也要比你多出一两。那年轻男子气得一把花生摔了满地,又叫道:“两千两!”众人哗然,两千两换得一个小女子的春风一度,这人果然一掷千金啊!

  老者仍是悠然的模样,不出众人所料的,轻吐出个“两千零一两”来,众人哄笑起来,直盯着那年轻男人看他怎么办。那年轻男子早被气着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那老者道:“臭老头,你成心跟本公子作对!”

  老者道:“这说好的谁出价高是谁的,许你出两千两,就许我出两千零一两?”

  “好好好……”年轻男子直指着那人,一咬道,“五千两!”谁知那老者还是多出一两;“一万两!”又喊出了这样的天价,都惊诧得只当是寻衅了,却又听那老者还是喊出“一万零一两”!年轻男子再也忍不下去,直冲过去要揪着那老者打,跟着老者的人连忙挡住,年轻男子这边的人也没一个省事的,叫骂着动起手来。妓院的人忙得劝,凑热闹得也都在那里直起哄,顿时乱成一锅粥。

  “哈哈哈”一阵清脆的笑声,却是平台中央的小女子发出的,“你们不要打了!”女子带着点江浙口音,清脆的话语后都带着绵而甜的尾音。

  众人受这声音的召唤,不禁停了下来,饶有趣味地盯着那小女子。小女子便掩着嘴,先就落下滴溜溜的一串笑说:“我姓郭,叫郭茜痕……”

  男人们发出像是含着颗糖果的那般笑说:“这名儿好听!”

  郭茜痕笑道:“我出来是要闯江湖的!闯得久了,身上没钱,吃不起饭了,碰见几个人说,能带我来一个好吃好喝的地方,我就来了。结果一来,我才知道是这种地方……”说着边摇头边指指春丽院那浮华艳丽的装潢,故意装出的老成模样,叫人忍俊不禁。“不过,我也想看看,到底里面是个什么样子,看过了,那我就走了。”说着甩甩手,当真要大跨步走掉。

  春丽院的小厮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嘻嘻笑着说:“小姑娘,玩笑开够了,还要办正事呢!”下面的人都贱笑着附和。

  郭茜痕小脸一沉说:“谁跟你开玩笑了!是我笑话看够了要走好不好!放手!”说着手抓着小厮的手,一扭再一甩,一招一式倒有些样子。

  众人看得更有趣了。春丽院的小厮以备不时之需,也都得练个一招半式,看到郭茜痕这个精灵一样,妖艳又天真的姑娘要跟自己动手,顿时来了兴致。“哎呦”着抖擞精神,双手抓向郭茜痕。郭茜痕自认为功夫不错,足以对付这样的小喽啰,一个弓步出拳,口中还娇声呼个号子,却被小厮轻飘飘躲了过去。下面的人看到这一幕,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有意闹笑话呢,还是真把自己当成高手了。

  小厮饶有兴趣地与郭茜痕逗玩了一会儿说:“小姑娘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就跟这位出价一万零一两的老爷入洞房吧!”

  郭茜痕转头看看那个斑白的老者,终于意识到情形不妙,推了上厮一把就要跑。哪里由得她来,就被那小厮牢牢抓住,似是提着一只小兔子的耳朵一样,看着她挣扎得有趣。

  “救命啊!不玩了,不玩了!我就是来看看的,谁要和那个老头子洞房啊!”

  “小姑娘,带你来的那几个人已经把你给买了!你进了春丽院还由着你来,想走,还做你的春梦吧!”

  郭茜痕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情形是当真不好了,顿时急红了脸,一双小狐狸一样的眼睛,带着泪水四周看,是那样的无助。她不过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宛如一块晶莹的美玉,竟要被投进泥沼之中?

  秋以桐终究是忍不住了,从一个正悠闲喝着酒看笑话的公子哥手上夺过一只酒杯,直向小厮的灵台穴而去。秋以桐厌恶透了春丽院中人,出手也不轻,这一击若中至少也能让小厮昏死过去。可就在酒杯将要击中的那一刹那,却听“喀”地一声,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击,碎成数块掉在地上。一只飞镖随之钉在了一旁的楼梯上。

  那飞镖形似飞燕,色若青天,质若美玉——青玉飞燕镖!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