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八章:有女同车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06

  周潜光一直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傅展图,听到郭茜痕这么说,心里一惊,明知已出春丽院看不到傅展图了,也还是回了一下头。他望向秋以桐,刚刚好她脸的面幕被郭茜痕的小手扯下,露出她那桃花一般的脸颊,挺秀的鼻子,饱满的樱唇,和秀气的下巴,冷俊的少年顿时化身为娇艳的少女。

  郭茜痕也是想不到秋以桐的长相是这样,先被惊艳了一下,而后忙说:“不像,不像!姐姐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姑娘,怎么会跟那个男人像呢!”

  周潜光在心里将眼前的师姐与傅展图重叠——不像,一个骨骼分明,线条硬朗,一个娇柔;一个窄瘦,一个肌肤丰润;嘴巴不像,鼻子不像……可是眉宇之间那种英气……真的好像!只不过,傅展图是男子英气更重,秋以桐是女子,秀气更甚!没错!他回想傅展图每每看到师姐的神情,再看师姐的神情,只怕也都意识到了。

  秋以桐愣了一会儿,又扯起面幕遮了脸说:“人不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长得像也是常有的事。”周潜光便也在心里笑了笑,难道会觉得傅展图像是在哪里见过,原来是因为他长得像师姐呢!

  几个人先走回天香楼,车马干粮已经备好,岳志泽便向郭茜痕说:“请问郭姑娘家在何处?”

  郭茜痕说:“杭州!”

  岳志泽便说:“那就不顺路了,我等要去河北,路上还有要事要办,不能送姑娘回家了。”也不明说,希望郭茜痕能自己告辞。

  郭茜痕却兴奋地直跳起来说:“那让我跟着你们去河北吧!我也早听说你们五峰铁拳派了,正好去看看啊!”

  岳志泽尴尬地笑笑,将眼光落在秋以桐身上,怕是不知如何跟这个不懂事,又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讲话,觉得秋以桐同为女子应该比较好说话一些。秋以桐回想起他面对白心让与傅展图等人的一番说辞,江湖“玉煞”,宫廷宠臣他且不怕,对着这个傻里傻气的小丫头倒怕起来了。

  心中暗笑着,清一嗓子扭过郭茜痕的身子郑重地说:“你姓郭,叫茜痕是吧!”

  郭茜痕小脑袋连连点起来,说:“是啊,我就叫这个名字,没有小字什么的!”

  “好吧,茜痕小姑娘……”

  “你不能叫我‘小姑娘’!”

  “为什么?”

  “因为,你也是‘小姑娘’啊!”秋以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陈广生“嗤”地笑出了声儿。郭茜痕便跳到他面前说:“大个子,你说是吧!她也就是个子比我高些,年纪又不比我大,怎么能叫我‘小姑娘’呢!”陈广生笑着不语,眼望着秋以桐,仿佛在说,你看吧,你看起来就是小!

  秋以桐没理他,拉过郭茜痕道:“郭姑娘,你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你肯定会问‘为什么’,因为我们一路前行危险,而你出来这么久,家里肯定担心了,你必须要回去。”说着,头忍不住向别处扭去,因为郭茜痕身上薰了太重的香气,又仿佛抹了许多花露,香味直冲鼻子。要是比较粗心的人,或许还觉得香喷喷得好闻,可是秋以桐嗅觉灵敏,便觉得难以忍受。更何况郭茜痕本就娇美,加上这香味,简直像是花朵薰香,不能添美态不说,还遮盖了花朵本身的清香,得不偿失。

  郭茜痕混然未觉,着急着他们不带自己走,说:“我不要回家的!我一直想出来闯江湖,爹爹不肯,就只请了个女师傅在家里教我武功。我练了几个月,那个师傅就说,我练的很好了!我偷跑出来了,还真以为自己的武功很好,被卖到妓院里也不怕,可是跟那人一打才知道,根本不行!我不要回去了,死也不回去!爹爹只会骗我,我要跟你们去五峰山,进了铁拳派!”

  秋以桐连忙说:“铁拳派不收女弟子,你赶紧南下去回杭州,投靠清波派。”

  “清波派的功夫不好。”

  秋以桐连忙说:“好,怎么不好!与五峰铁拳派、寒梅剑派齐名,门中尽为女弟子,个个轻功了得,宛若凌波仙子,怎么不好!”

  郭茜痕却说:“我爹给我请的那个师傅,就是个女师傅,也就是清波派的人,就把我教成了这样!”秋以桐哭笑不得的,正想说那是你爹爹联合起她来骗你呢!被郭茜痕身上的香味薰得受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郭茜痕见状便说:“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身上的香味特别重啊!”

  “是啊!春丽院的人就是这样,喜欢用这种恶俗的香!”

  “不是他们给我用的,是我自己用的!”

  秋以桐打了个喷嚏后,眼睛也有些流泪,望了一眼郭茜痕那精灵、妖异又娇艳天真的脸说:“你怎么喜欢这种香味?”

  郭茜痕便说:“哎呀,我爹爹知道我爱往外面跑,怕我丢了,他便配了一种香料给我所有的衣服上都薰了香,还弄成香包叫我带在身上,我用的东西里也加的有。那种香味皮肤上但凡沾了一点,香味轻轻淡淡的却十天半个月也散不了。他一发现我不见,就让我们家的狗在前,人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因此我逃了几次总也没有出杭州城。这回,我留了神,穿的是别人的衣服,跑出来一路都用着香味最浓,最普通的香料!”

  周潜光不禁一笑说:“你倒也聪明!”听到被夸,郭茜痕还向他得意地一笑。

  秋以桐却留了神,问:“你爹爹为什么能配出那么不一般的香料?”

  “我们家就是做香料生意的!”

  “哦……”梁以桐点点头,“那么……你跟我们走吧!”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秋以桐突然又同意了。郭茜痕自己也吃了一惊,瞪着水灵灵的眼睛,微张着小红唇呆了一会儿,才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高兴得跳了起来。

  秋以桐于跟郭茜痕介绍了众人,便上路了。岳志泽骑一匹马前行开路,秋以桐与郭茜痕共乘一辆车。陈广生要亲自架车,周潜光便坐在车前,车后还坐着两名五峰山弟子以做保护,剩下的人全在后面的那一辆车上。

  在车上,秋以桐跟周潜光说:“这么说,你们在春丽院查看一番,什么也没有发现?”

  周潜光道:“嗯!”

  “那个青衫人呢?”秋以桐想起自己与白心让争斗时,正是青衫人飞剑,才使自己得救。

  周潜光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们查看,根本就没有看出那人的踪迹!”

  “那人武功奇高,也不知道是什么路子的!”陈广生也瞥见青衫人飞剑而来,又在瞬间消失的情形。

  秋以桐叹一口气,沉思一会儿说:“之前也从来没有听说江湖上有什么‘锦衣铁面人’,也是突然之间就来了!咱们这里在河南府,五峰山在河北府,数日路程,几乎同时出现了锦衣铁面人,可见人数不少,而且散布在各地!假如那卖饼的人在春丽院附近见到的真是锦衣铁面人……师弟!”她的语气沉重起来,还带着颤抖的恨意,“那便极有可能是杀害师傅的那一匹!”恨意涌上心头,撑在门框上手变拳,狠狠地在上面敲了一下。

  周潜光亦咬着牙沉默一会儿才说:“现在,我们一定要弄明白,这群锦衣铁面人四处行凶,到底所谓何事!弄明白这个,也就能推测,他们还会在哪里出现,又受何人主使。”

  “没错!师傅她一生好静,无欲无求,真想不出会有什么仇家!”

  正说着时,郭茜痕拿了秋以桐放在车内的卷轴,探出头来问:“秋姐姐,你带这个出来干什么?难道是武功秘籍?”

  秋以桐一看是她师傅临终前嘱咐她与师弟,一定要在周青松墓前烧掉的字,上面是周青松手书的“静”字——这是师傅仅有的几件遗物中重要的一件,急得喝道:“别乱翻我东西,小心把你丢下车去,还叫人牙子拐了你去卖到妓院里!”夺了过来,小心查看一番,回到马车内。

  郭茜痕猛然受到这番抢白,先就惊住了,委屈得眼泪直打转。本来两个大男人还不以为意,一会儿觉得分外安静,转头一看,就见郭茜痕竟已泪流满面,小白牙咬在红唇上,仿佛还在极力忍住哭。岳志泽在前面看到了,连忙回过头去,当作没有看到。陈广生与周潜光互望一眼,然后陈广生默默地把头转回去,认真赶车。周潜光只好劝道:“郭姑娘,不要哭!师姐她不是有意的……”

  果然不出所料,不劝还好,一劝郭茜痕不禁眼泪更多了,还抽抽噎噎,边哭边抱怨说:“凶巴巴的什么意思啊!我又什么也不知道,也不告诉我,就只会凶我……就算是你救了我,也不能随便骂随便打啊!什么人啊,长得也娇滴滴的,怎么那么凶啊!”她清音清脆,加上哭腔,再配上吴侬软语的尾音,听起来又绵又悲,透着无限的无辜与委屈!

  周潜光一脸无奈,转过头去,也想要装作没听到。郭茜痕的哭腔却尖利得直欲划破苍穹,连车尾坐着的两个人都往向前探头看。

  秋以桐听到,又烦又气,便在里面喝了一声儿:“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闯什么江湖啊!停车,让她下去!”陈广生还真就停车了,郭茜痕一看也就慌了,抽抽泣泣的不肯下。秋以桐撩起车帘,望着她说:“下去啊!”

  “不下!”这小丫头居然还十分倔强。

  “不下也行,不准再哭了!”

  “那你不许再说我!”小丫头委屈地说。

  秋以桐缓缓地眨几下眼睛,然后说:“这我可不敢保证,你又没江湖经验,又莽撞大胆,再惹到我,我还是要骂的。”

  郭茜痕底气就有些弱,呜呜咽咽说:“我不懂,你可以小声教我啊……你教我,我就懂了……”

  “那我说什么,你要好好听着;问什么,你也要好好回答!”

  “好。”

  “进来吧!”

  郭茜痕便一抹眼泪,欢欢喜喜地钻了进去,陈广生又赶着马车走。马车里,秋以桐望着郭茜痕那一张被泪水冲洗过的干净小脸。简单的心性,哭过便忘了,水亮的眼睛里还浮着一层红,更显得娇媚,望着秋以桐,脸上都是笑,又是讨好又是期待。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