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六章:粉拳绣腿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3

  秋以桐与周潜光离开五峰山后,郭茜痕便在五峰山住下了。

  五峰山诸多男子,少有适宜女子住的房间,只有之前那位姑娘的房间还像是女子闺房样子,陈延信便让郭茜痕住了进去。

  陈广生带着郭茜痕看房间,郭茜痕还问:“这就是之前闹鬼的房子?”说着“闹鬼”,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反而一双狐狸眼亮闪闪的,像要找出房间里隐着的鬼。

  陈广生不解,便问:“什么闹鬼?”

  郭茜痕便说:“就是你爹爹半夜起来,看到这个房间里忽闪忽闪的火光,进来一看,好多穿黑袍子的人在翻东西……”

  “哦,明白了!”陈广生说,“那哪是闹鬼,是锦衣铁面人找信义王留下的什么书。这里原来住着的姑娘,是信义王研磨小童的女儿。这姑娘姓夏,我们都称她为夏姑娘。”

  “哦!”郭茜痕点点头,看到床铺,便“啪”地一下扑了上去。侧脸埋在红粉绫面棉被上,挺秀的鼻子下一张红艳艳的唇,眼睛半闭着,显出疲乏的倦态,眼梢有天然的风情,可是动作又很稚气。

  陈广生从没有见过行动这么随意的女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便说:“郭姑娘休息吧,我出去了!”

  “哎!”她突然之间又来了精神一般,忽地坐起来,沉着脸一副老成的样子,“陈广生!虽然你十八,我十六,可是将来咱们与秋姐姐结拜不能只看年龄。我呢,不能当小妹,所以武功一定要高过你才行!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偷奸耍滑。明日我就要开始练功了,你一定要早些叫我起床。听到了吗?”

  陈广生哭笑不得,发出一阵尴尬地笑声,走出去关上了房门。走时回头一看,心里还直笑——怎么还有这样的女孩子!

  第二天,陈延信单独叫陈广生到后山,对他说:“广生,从今天开始,为父要传你咱们五峰铁拳帮最高深的一套拳法。在这之前,为父要试试你的功夫有没有退步!”大喝一声“来”后退几步。

  陈广生心中大喜,知道父亲功力高深,也不留情,猛出一拳。他的拳头带着凶猛的拳风向着陈延信轰然而去。陈延信也不躲,伸出掌接住他这一拳,往后一带便去了他这一拳凶猛攻势,另一只手便袭向陈广生的胸口。

  陈广生见状,懊恼地收了手,知道父亲这一拳并没有发力,要是真的发力,他不死也伤。便叹道:“爹,看来儿子还不是学那套拳法的时候,本以为如今能与爹过上一两招了!”

  陈延信“哈哈”大笑,一半得意,一半因为深知儿子,说:“你倒老实,好处也就是这些,不浮不燥!咱们本家功夫,套路不多,在于苦练。你的骨骼是练武的料,人也不笨,就是脑子欠些灵活。这套最高深拳法有个文雅的名字,叫做‘青灵拳法’。说是拳法,也并不拒泥于这双手是握着,还是张开,最注重力道的把握,练时一定要沉心。我看你出拳着意刚猛,力道之上是把握的不好。”

  陈广生看着自己的拳头,疑惑地问:“那要怎么做?”

  他们所处的地方空旷,陈延信便指着十几步之外的一棵桃树说:“你今天就沉着心在这里打那棵桃树,能做到出拳不带拳风,力道却足以将桃树断掉,那便行了!”

  “是!”陈广生答应道。

  陈延信点点头离开。陈广生便走到树前,对着那棵桃树犯了难。他平时发力出拳,总是拳未到,拳风先至,要没有拳风,那只能不运气发力。可是桃树矮而粗,不是容易断的,不运气发力,如何能使它断掉?

  他便先站到一旁,试着发几拳,再用自己试出来的,没有拳风的发力方式攻向桃树,桃树却纹丝不动。过了大半天,桃树也最多只是晃得厉害些,撒落下一地的花瓣。

  不觉间已到中午,帮中弟子过来给他送饭,他也不在意,直抱着双臂对着桃树出神。那弟子把饭放下,嘱咐几句“少主趁热吃”便回去了。又过一会儿,陈广生还是没有试出来,猛然之间听到一个又娇又利的声音骂道:“陈广生,你这个臭小子!”

  陈广生正集中精神,忘乎所以,猛然之间听到这个声音耳朵被刺得疼,倒吓了一大跳。转过头来就见郭茜痕已跑到自己面前,跳起来要揪陈广生耳朵。好在郭茜痕身量娇小,陈广生又个子极高,她跳这一下居然没有够到。她不肯放过,便转到陈广生身后,跳起来用一只手揽着陈广生的脖子,牢牢地趴在他背上,另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陈广生被她这一连串动作惊得完全摸不着头脑,护着耳根问:“郭姑娘,你干什么啊?”

  郭茜痕那滴溜溜的声音便一通数落:“不是说了要你早上叫我起床吗?你怎么不叫我!我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耍诈,故意不叫我起床练功。一上午不见你人影,要不是问了给你送饭那人,还不知道你躲在这里!好啊,不叫我起床练功,你却躲在这里练,好让我比不上你,将来你当大哥是不是!”

  陈广生想让郭茜痕下来,又怕摔着她。遇上她这么个小姑娘,他这个大个子真无法了,说:“郭姑娘,你快下来!快下来!”

  “不下!你得答应我将来结拜时当我是姐姐!”

  陈广生无奈地直叹气,嘴上也不想服软,便假意说:“你下来咱们商量!”

  “不!”

  陈广生又叹了口气,挑着眉毛说:“我爹新教我一套拳法,你下来我教你!”

  郭茜痕一听,得意地笑起来,一边说着“知道我的利害了吧!”一边松了手,跳了下来。然后转到陈广生面前说:“快教我!”

  陈广生撇嘴笑着,往后一指身后那棵桃树说:“我爹说,想要练这套武功,必须能发出一拳力道足以将桃树弄断,却不能不带着拳风。”

  郭茜痕听了一仰小脸,万分骄傲地走过去,一看那树还十分粗壮,心里就发虚。她偷偷回头看看陈广生,见他背对着自己便紧拳粉拳捶过去。不敢用力,也还是打得自己手疼,又不敢叫出声音,暗自揉着。陈广生暗暗转头看到,直在心里笑。

  郭茜痕便想,同样是一拳,会功夫的人威力就大,不会功夫的不过都是人肉拳头,陈广生肯定是在骗我!于是又怒气冲冲地走到陈广生面前说:“臭小子,你快教我内功心法!”

  “你还知道‘内功心法’?”

  “那是,本姑娘也是习武之人!”

  “哦,还是江南名派,清波派!”

  郭茜痕便想到她爹爹给他请的假充清波门人的女师傅,她学了三拳两招,便被人直夸功夫好。她竟然还信了,凭着这点子算不上功夫的功夫闯江湖,第一次出手便丢了大人。心里着恼,气得猛踩陈广生一脚说:“谁稀罕清波派,谁稀罕清波派!你看江湖上有名的大侠,哪个是清波派的!”

  郭茜痕个小力气也小,这一脚踩在陈广生脚上就像是挠痒痒,他只抬了一下脚说:“那是因为清波派门人都是收养的孤女,女孩子家家的,都喜欢安安稳稳的!”

  郭茜痕一挑眉毛,转身折了一枝桃花敲打着空气说:“我也是女儿家啊,我就不爱安稳!老在一个地方呆着,闷都闷死了,哪有闯江湖好玩儿!”

  陈广生笑了出来说:“你算是哪门子女儿家啊……”

  郭茜痕脚下一旋,身子便转向陈广生。陈广生正笑着,头一抬正迎上她那张明艳妖异又天真的脸,惊得一愣。“你说什么!”她揎拳撸袖的作势向陈广生逼近。

  陈广生要是着力发拳能打死一头牛,可是面对这个小姑娘,真就无力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连忙后退着说:“我说郭姑娘你身体轻盈,适宜练轻功!”

  “轻功?不就是飞檐走壁?我是一向对爬树爬墙头都很在行的,要不然也不能从家里逃出来那么多次!”得意地说着,又忽地一叹气,“可惜之前都因为身上的‘茜痕香’的香味,被家里人给找了回去!轻功又不能打坏人,练得再好有什么用?”

  陈广生想要赶紧把她支开,好能专心练功,便说:“轻功练好了,好处多着呢!能日行千里不说,还能水上飘!有了这个功夫,你再会个两拳三脚,打坏人两拳不见了,坏人打不到你。坏人想不到的时候,你又在他背后在打他几下。坏人还以为,是遇见了替天行道的仙女呢!”他着急要把轻功形容得神奇,好让郭茜痕心向往之。

  果然郭茜痕拍着手跳起来说:“好啊,我要做替天行道的仙女!我要练轻功,像小鸟儿那样……”说着跑到树旁,一跳抓了树枝蹬着树干便爬到树上。

  陈广生本来还想拦她,但见她在桃树枝间,简直就像只小猴子,走来走去如履平地,便笑着看了一会儿。心想,说不定这丫头还真是练轻功的料子!于是不再管她,另找了一棵树,专心练功。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