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九章:疯癫乞丐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16

  那黑影子顿时慌了,“忽”地一下站到郭茜痕的床边,仍旧用吞咽口水一般的声音说:“我、我、我吓、吓着你了?”

  郭茜痕蜷身在榻上,张着双手将黑影子拒挡在外说:“你不要带我走,不要带我走!我知道人总会死的,可是我现在不能死啊!我还当过真正的女侠呢,还没有跟秋姐姐结拜呢!我不要死,不要死……”

  那黑影子一听,连忙说:“死?姑娘你面色红润,荣光焕发,又这样年轻,怎么会死呢!别瞎说!”他的声音还是又哑又沉,语速吐词之类却正常起来,就跟平日里的老人家一样。

  郭茜痕正在害怕,也管不了这些,连声说:“那你为什么过来勾我的魂啊!”

  “哎……小姑娘,你把当成什么了?”

  “你浑身黑乎乎,不是‘黑无常’吗?”

  “哈哈!那是因为老夫身上穿着黑衣服,你再抬头看,看老夫还是黑乎乎的?”

  郭茜痕将信将疑地抬起头,也终于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人将头上的风帽除下,露出一头银白的头发。适应了黑暗,郭茜痕也看出,这人的脸也不是黑乎乎的,倒还是个干干净净的老人家。

  “小姑娘,老夫可找着你了!”

  “你是谁,你找我干什么?”

  那老人家没清醒一会儿,又疯癫起来,口中吞吐着含糊的话语,“我找你干什么?我找你干什么……我找你干啊?啊……是!我要带你走……”

  “去哪儿?”

  “去……”他摇晃的身子,像是喝醉了。吞吐着口水一般,也说不清话语,直接抓住郭茜痕就要走。

  郭茜痕本以为他是个老人家,自己也算了练了功夫的人,还不太敢用力挣脱。刚开始一边被他拉着不由自主地往外走,一边警告着说:“你快松手啊,快松手啊!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绝对不客气!”那老人家疯疯癫癫地,还是口中嘟噜着,只管拉着她走。郭茜痕便开始用力挣脱,把自己学的三招两式全用上了,也不都管用。心里急起来,只得高声喊:“陈家姐姐,陈大个子,快救我,快救我!”

  五峰铁拳帮的庄园十分宽广,郭茜痕住的这一处离五峰山弟子们住的地方也远。所以刚开始,只有陈家两个姑娘听到郭茜痕的声音,急着披衣赶了过来。郭茜痕一看到她们,喜极而泣,连声说:“快救我,快救我!这是个疯子,也不知道要带我到哪儿去!好吓人啊……陈姐姐……”

  陈灵芸与陈月婵边喝道:“哪里来的狂徒,敢来五峰山掳人!”边抢步过去,夹攻老人。

  那老人家却根本不理会,见有人来抢郭茜痕,便揽着她这里一斜那里一歪,陈家两个姑娘夹攻的数招都落空。陈月婵见情况不妙,一边对打,一边高声喊:“快来人!来人啊!”

  老人家却抱着郭茜痕,一跃到了对面的房顶,动作之快叫两姐妹猝不及防。陈灵芸边对陈月婵说:“找爹爹来帮忙!”边先追了过去。无奈对方轻功奇高,她没追几步,便看不到对方人影,四顾茫然。她灰心丧气,只得先返回。

  此时,陈家人都被闹了起来,陈广生、陈延信正在廊上边穿外裳边问陈月婵发生什么事。陈月婵正说,“郭姑娘被人掳走了,姐姐追过去”,就见陈灵芸从房上跳了下来。

  “怎么回事?”陈延信问。

  陈灵芸懊恼地摇摇头说:“那人轻功奇高,见所未见……我……”气得一甩手,自己习武多年,自负轻功上佳,没想到被一个痴呆的老人家这么轻易就甩掉了,仿佛自己根本没长腿似的。

  “掳走郭姑娘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掳走她?”陈广生问。

  陈月婵说:“是个满头银发,瘦若枯骨的老人家,看起来痴痴呆呆的,嘴里说的话也含糊不清。”

  这时,陈夫人穿好衣裳走了出来,听到这些话便说:“先去郭姑娘房里看看再说。”陈月婵便走在最前面,先点亮房内的灯。

  陈延信看房间内的情状,疑惑地道:“怎么这样整齐?”

  陈广生问:“整齐怎么了?”

  “我本以为又是来找信义王书的!他也许以为郭姑娘是夏姑娘,在房间里找不到,便把郭姑娘掳去逼问。”

  陈夫人沉思道:“有这个可能。也可能那人听说,之前的锦衣铁面人来这个房间找过,却没有找到,便认为郭姑娘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身边,而是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所以他掳了郭姑娘去,想要逼问出那书藏的地方。”

  “可是,那人痴痴呆呆的,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想出这些的人!”陈灵芸说。

  陈月婵说:“难说,江湖上,什么奇人都有。”

  陈延信双眉紧皱沉吟道:“到底信义王留下的是什么书……”

  “先不能管书不书了,找到郭姑娘要紧!”陈广生急得道。

  陈夫人也不说话,站在房间里四处看着,指着床角问:“那里有个什么东西?”

  陈月婵走过去一看,原来灯影子里有个艳色的鼓囊囊的东西,拿起来还沉甸甸的。她将那东西递给陈夫人,陈夫人先看看外面,见是一个艳粉色绣着五彩花样的钱袋子,先就不解地皱了皱眉。于是抽开系带一看,拿出里面装的一个五彩碧玺缠丝珠花,还有一块玉佩,几锭银子。看着沉思一会儿,忽然又问:“掳走郭姑娘的是个满头银发,痴痴呆呆的老人家?”

  陈家姐妹齐声道:“没错。”

  陈夫人又问陈广生,“这个钱袋子,是不是郭姑娘带来的?”

  陈广生走过去看看,回想一下说:“我倒没注意她身上带没带……不过,她那时说,她是因为没有钱了,才被人骗到妓院的。”

  “嗯……”也不出陈夫人意料,“那便不是她带来的。”

  “郭姑娘住进来之前,也没见房间里有这个。”陈月婵说。

  陈夫人说:“那就不必担心郭姑娘的性命了……”

  “为什么?”

  陈夫人指着艳色绣花钱袋,还有珠花、玉佩、银两等物,说:“这些明显就是女子的东西,不是你们姐妹的。郭姑娘住进来之前还没有,那么不会是夏姑娘的,又不会郭姑娘的,那么,就只可能是那位痴呆老人家的。你们还记不记得前些天郭姑娘才跟咱们说,她帮过一个时而疯癫时而清醒的老人家,还把自己的珠花、玉佩都放到钱袋子里给了老人家。那老人家还说要报答郭姑娘。我想,这便是那老人家来报恩了吧!”

  一群人互相看看,觉得又对又不放心。陈灵芸说:“那个疯乞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的功夫!”

  陈夫人笑道:“郭姑娘不会说谎话,听她话里的意思,那疯乞丐是精通医术的。一个精通医术之人,把自己弄成这样,肯定是有一番经历,也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人物!”

  “照夫人的意思,掳走郭姑娘的人跟信义王书没有关系。”

  “应该是这样。”

  陈灵芸说:“如他是来找郭姑娘报恩的,怎么不白天来?大半夜的偷偷过来是怎么回事!”

  陈月婵说:“他时疯时好,哪能用常人的想法去想他。”

  “那现在怎么办?”陈广生担忧地说,“无论是不是报恩,也不能让郭姑娘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不见了啊!”

  “是啊!”

  陈延信望了夫人一眼,对陈广生说:“这样,广生,你功夫练得也差不多了,正要再去江湖间历练一下,明日你便下山去找找郭姑娘。”

  “明天再找,肯定来不及了!”

  “不怕!那老人家是一时疯癫一时清醒,清醒时必然很听郭姑娘的话。郭姑娘一心要练好功夫和秋姑娘结义金兰,或许会回五峰山,或许会让那老人家教自己功夫——那老人家不是武功高强么!也肯定会去凤尾城找秋姑娘。”

  陈延信点点头,向陈广生道:“你便一路去凤尾城找。我们在五峰山,郭姑娘若回来了,便飞鸽传书告之于你。路途中,你要好好留意,有关于信义王书的事!”

  “是!”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