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四章:寻医之路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0

  清波派的弟子忙着她们的师傅的后事,擦洗、换衣,为师傅买了口现成的上好棺材。她们将师傅的灵柩停放在一处庵里,派了两名弟子看着,其它人仍旧回客栈住。

  她们忙完回来已是深夜,却都是睡不着。秋以桐、周潜光、陈广生三人已各要了间房睡下了,秋以桐听到她们回来,便披衣起来与她们闲聊。周潜光与陈广生虽也都听到了,但因为男女毕竟有别,又在深夜,也就没有过去。后来听秋以桐把打探出来的内容一一说了——

  她们的师傅也就是清波派的掌门,几年前就开始病着了,弟子为给师傅治病,已经把全杭州、甚至全江南的名医都找遍了。实在没有办法,萧燕就说:“我常听人说,凤尾城是一块宝地,生得好药材,必定也不乏名医,不如咱们去那里试试?”

  众弟子想也别无他法,便商量定,由大师姐带着一半弟子护送师傅来凤尾寻医,二师姐带领另一半弟子留下管理派中事务。

  路途中,弟子们怕师傅受颠簸,走得很慢,不断向人打听哪里有名医。从杭州到凤尾,着实费了些时日。

  终于来到凤尾,弟子们轮流留下照顾师傅,其它人便去打听名医。萧燕最为师傅的命着急,每次都出去找。

  第三天时,萧燕带回一个白发苍苍、瘦骨嶙峋、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人家,说是位名医,一定能治好师傅的病。众弟子本来十分高兴,忙着过去请老人家。可是那老人家又突然疯癫起来,嘴里说着些胡话,还直流口水。众弟子一时间呆住了,见是个疯子,都说起萧燕来,“师妹,这个疯子跟你说了些什么疯话,叫你还以为他是个名医?”

  萧燕看那人又疯癫起来,也急了,先向空中喊:“郭姑娘,你快出来说说他啊!”又一边跟师姐妹们解释,这个疯老人叫“疯不癫”,确实是一位名医。

  三个月前萧燕还在杭州,在山中为师傅采药时见过疯不癫。那时他也是这般疯疯癫癫的,一直揪着地上的草吃,说饿得很。萧燕看他那样子,就把身上带着的干粮递给他吃。疯不癫疯癫癫的也不理她,她就把干粮放到他旁边,便继续走了。

  走了没几步,疯不癫又正常起来了。他拿着萧燕给他的干粮,紧走几步便追上了她说:“姑娘谢谢你,老夫有疯病,发起病来自己也管不了自己。”说话的样子非但很正常,还显得挺有气度。

  萧燕便笑了笑说:“没关系……

  疯不癫看到萧燕背篓里的药材便道:“呦!姑娘家里谁生着重病啊!”

  萧燕脸色便灰下来,禁不住心里一酸,点了点头。

  疯不癫便说:“老夫倒是略懂医术,就跟姑娘一起去看看。”见萧燕一脸狐疑,便微微一笑,“姑娘不信任老夫?那我问姑娘,那位病人是不是已病了好几年,初时常常胸闷气促,后来每日寅时初刻,必定会胸口疼得几欲昏死过去,夜晚睡觉,常做梦自己浸在水中,喘不气来……”

  萧燕为照顾师傅,晚上就在师傅床边打地铺。她师傅就是在每晚寅时初刻胸口疼,早上也是从恶梦中惊醒过来的。她听疯不癫竟然说出了师傅的一些症状,已经有些相信了,却又见他疯癫起来。又说胡话又流口水,还手舞足蹈的,萧燕便想,他要真是个名医,怎么会治不好自己的病?于是叹了一声儿,摇摇头继续下山了。

  不曾想,这回来到凤尾,萧燕又遇到了疯不癫。是疯不癫先在街上看到了萧燕,居然还记得她是给自己饼吃的人,向她稍微一倾身嗅了嗅,皱眉道:“怎么姑娘的那个亲人还没好?竟然又加重了……姑娘,那可要快啊,只怕这病人……”

  萧燕这时已是病急乱投医。见疯不癫一闻自己身上的药味,就知道师傅已经病危,便抓住他问:“老人家,您真是个名医吗?”眼睛里满是渴望。

  老人家还没来得及张口回答,听到头顶有个娇滴滴的女声说:“是!我保证他是!”萧燕循声抬头,便见一个姑娘轻飘飘的落下来。清波派以轻功、剑法闻名,萧燕也真心觉得这姑娘轻功不错——这姑娘便是郭茜痕。

  郭茜痕站在疯不癫身旁,虽然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的棉布衣服,却丝毫不遮她娇而妖,艳而纯的美貌。她冲萧燕笑一笑说:“这个人我刚见他时,他不只疯疯癫癫,还混身脏兮兮的,简直就是个乞丐。我也不信他武功高强、精通医术的,可是现在不得不相信了。因为,我的轻功就是他教的,至于医术嘛,我身体很好没生过病,还没有试过,不过想来是好的!”

  萧燕也管不了其它,便带了疯不癫回去。郭茜痕刚练成的轻功,自然要显摆一下,便一路暗中跟着。来到客栈时,随着萧燕的一声儿喊,郭茜痕便出来了,拿眼一扫众人,俯在疯不癫耳边说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这疯不癫就又正常了,过去给清波掌门诊治,众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郭茜痕在一边看着,一脸的担忧,满眼的惶恐,还一直用那口小白牙咬着红艳艳的下唇。赵璞翠看她一个和师傅毫无关系的小姑娘,面对师傅重病这样忧心,心生感激,不由得心疼起她来。于是拉她到一边,跟她闲聊了几句,问了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是哪里的?这个疯不癫到底怎么回事……郭茜痕有一茬儿没一茬儿地答了。

  过一会儿,疯不癫把完了脉说:“尊师已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可以为她扎几针,为她吊一口气。再开个药方,你们一定要趁着尊师意识还清醒,将药为她服下,就能从鬼门关为她拉回一条命,再好生养着,多活几年没问题。”他开好药方,赵璞翠便命人去找的找,买的买。

  凤尾城盛产药材,不一会儿,差不多的都找来了。唯有一味白南星,非要春末夏初现摘下来的。清波派弟子因为师傅久病,也都颇懂些医材,都说现在虽然就是春末夏初,可是这个时节根本不结白南星的!赵璞翠见师傅已是奄奄一息,叫师妹们先去山上采,自己在这里照看着。

  一直等到那天亮,师傅已经气绝了。疯不癫说:“再不扎针,就晚了,可是扎了针,尊师意识清醒之前不服药,神仙也救不了了。”

  赵璞翠眼见师傅已经没了呼吸,还有什么不能的,连声儿说:“那还啰嗦什么,快啊!”

  疯不癫便取出银针,为她们师傅扎了几针,只听她师傅咳嗽了一声儿,明明已经气绝了的人,又醒了过来!这时,有寻了一夜白南星不得的弟子开始陆陆续续回来了,见师傅不仅醒了过来,还能说话,都又惊又喜,称疯不癫是“活神仙”。再过一会儿,萧燕养的小雀儿飞了来给赵璞翠带来萧燕说的话:“我在寒梅山采到白南星,这就回去!”

  赵璞翠听了,高兴得哭了起来,又把这话说给弟子听,众弟子也都喜极而泣。

  她们于是喜气洋洋地等着,一会儿还不见人回,虽然着急,不过心底还是高兴;再过一会儿,还不见人影,赵璞翠让人到客栈门口接着。最后,除了一个弟子在那儿照顾她们师傅,所有的弟子都在门口伸着头等着。

  等啊等,等到的却又是那只雀儿带给赵璞翠带来,萧燕误入寒梅山庄,被扣押起来的话。之后的事情便是她们去寒梅山庄救人。

  可是等她们回来,她们师傅已经气绝多时了。疯不癫眼见已无力回天,便带着郭茜痕,在她们回来之前就默默地走了。

  说完这些,秋以桐便抛出自己的疑惑:“那个萧燕太可疑了!如果是之前的寒梅山庄——那时叫‘西山庄’,有采药的误入我还信,可是后来寒梅剑派在山庄四周都磊上高墙,老远就能看到,怎么误入?”

  秋以桐想起萧燕与梅若虚相望时的眼神,那种怨毒,若不是积了几世的仇怎至于如此?可是,赵璞翠肯定地说,萧燕在这之前从没有见过梅若虚……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