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山林之间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6-23

  庭院如旧,仍是那简朴的五六间木屋,呈一个直角,敞开向东南方,似要将阳光尽揽于怀抱。周围的竹林新发了几竿翠竹,新绿的竹竿上有一层白霜,青翠可爱。

  鸟声唧唧,虽然清脆动听,可是听不到木鱼响与兰若华那喃喃的念经声,秋以桐“回家”的感觉终究没有落到实处。忍不住伤心,那使人温暖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

  秋以桐在山脚临着五彩河选了一个好地方:一块光滑的大青石正好背靠山面向水,正符合《幽兰剑谱》上说的位置。这夜亥时,她着一袭白色薄衫来到这里练功。盘坐在大青石上,掌心朝天,双目微闭,沉心运气。

  月光洒落下来,五彩河波光粼粼,水光映着在她脸上,衬得她的肌肤更加光洁柔滑。轻风徐徐吹来,她静坐如玉雕,唯有雪白的轻衫随风飘动,好似天上那些日复一日,对着浩淼天河静思的仙女……

  她每日白天练习剑招,晚间修习内功。“幽兰剑法”共有三十六招,因为那精妙的机关,将剑招与软鞭结合了起来,使用起来威力无比,却极难控制。

  “幽兰剑法”三十六式的第一招是“习习谷风”,要挥出兰华剑,软链看起要像是被风吹着,飘荡无迹的,而剑身却要有凌厉的攻势,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秋以桐练了好半天也不像个样子,又燥又急。周潜光便劝她道:“师姐,你这样浮躁绝对不行!‘幽兰剑法’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要像空谷幽兰一般,清冷遗世,美艳绝尘,这般浮躁如何好!”

  秋以桐复仇心切,为自己毫无进展焦灼无比,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话,一甩手道:“那现在怎么办?”

  周潜光想了想说:“师姐之前打不开机关,是因为练起‘万紫千红手’才在无意中打开了,这就证明‘幽兰剑法’与‘万紫千红手’有某些契合处。不如师姐再多练练内功与‘万紫千红手’?把那种发力的方式运用自如了,想必就会好得多。”

  秋以桐自然也知道这样着急不是办法,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点点头说:“好的。”就这样,她又开始练“万紫千红手。”

  陈广生去别处继续练“青灵拳法”,秋以桐也在练功,独剩周潜光是清闲的一个。他先立在一旁看师姐练功。练“万紫千红手”步伐与身姿都讲究灵活飘逸,柔中有刚,秋以桐那春日小树一般的身姿练起来真似临风玉树。她在阳光下练着功,初夏时节的她只一袭白衣,便抵过世间的“万紫千红”……周潜光出了神,在心里比较,这世上还有哪个女子比得上师姐?

  不期然地,萧燕那双春水含烟般的眼睛浮到他眼前,眼梢天然的红晕,哭泣时像是浸在水中的桃花瓣。莫名地心慌起来,他有些不敢再去看师姐的眼睛。默默地走开,为免于睹物思人,便没有回房,而是去山林里散散步。

  之前周潜光每天都与秋以桐一起散步,他们常走的路线已成一条可辨的小径,会走过几棵树他都心里有数。他静静地走着,抬头看到前面跑着一只灰兔子,突然那兔子肉肉的身子一弹,便倒在那里不动了。周潜光正不解,就见陈广生几步跑了过来,抓住兔子的长耳朵给提了起来。

  周潜光见他一只手里还拿着几块小石头,便问:“你不是过来练功的,怎么又打起兔子来了!”

  陈广生看着打来的兔子一脸喜色,说:“练了一会儿,想着打些野味咱们吃。周兄弟你看,这兔子真肥啊!”

  周潜光一脸漠然,说:“家母食素多年,师姐也跟着她吃素,最见不得杀生。”

  “啊?”陈广生就望着那肥兔子先一脸可惜起来,“那怎么办?”

  周潜光便说:“咱们在外面烤着吃,吃完再回去。”

  “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烤啊?”陈广生是五峰山少主,又极少在江湖上闯荡,这点经验倒还真的是没有。

  周潜光示意陈广生跟自己来,来到一眼清泉旁,用随身带的匕首剥去兔皮,叫陈广生去捡柴。陈广生捡够了柴,他也将兔子杀好洗净了,放在一片大叶子上。他又让陈广生留下来生火,自己走进山林间,一会儿功夫拿着些香草叶回来了。

  陈广生已将火升了起来,倒想看看他要如何烤。只见他手往后一伸,不知道怎么一扒拉,从一堆杂草间拖出来一个油布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是烧架与一些瓶瓶罐罐。他不理会陈广生吃惊的表情,拿匕首把兔肉切一切,穿在铁丝上,抹上瓶瓶罐罐里装着的油、盐、椒粉、蜂蜜,架在火上烤时,又将带采回来的香草叶撕碎撒上些。

  兔肉略微一烧便是香气直冒,陈广生又奇又喜,指着油布包袱问:“周兄,你怎么知道这里藏着这些东西?”

  周潜光一边在火上转着肉,一边说:“因为就是我放在这里的?”

  “这么说,你是常在这里烧东西吃?”

  周潜光点点头说:“家母吃素,见不得杀生。我和爹想吃肉,便偷偷来到外面打些野鸡野兔烤着吃——虽然娘亲不反对我与父亲吃肉,但是看到小兔小鸡死了,心里总是会难受的……”陈广生听到他们家也是如此和睦,“呵呵”笑了两声儿。

  这笑声在周潜光听来分外刺耳——因为他爹与他娘都已不在了,便用冷冷的目光扫了陈广生一眼。陈广生这才想起来,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沉默了下来。

  周潜光默默地将肉烤好与陈广生分吃了,转头见陈广生满脸都是谢意,想到自己一直对他的态度都不好,而他十分宽厚,就有些过意不去。一边吃着时,他便说:“陈兄弟……我可能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陈广生便一笑说:“周兄这是哪里的话,周兄与秋姑娘几次救我,待我怎么能说不好呢!”说完一笑,继续大口吃肉。

  周潜光见他全然不在乎的样子,倒显得自己十分多心小家子气,自嘲地笑了。两人把烤好的兔肉一顿吃了,就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陈广生正想跟周潜光说说郭茜痕,让他帮着想想该如何找到她。却见周潜光忽然脸色紧张起来,侧着头像是在细听着什么,手指暗暗向身后指着,用口形说:“有动静……”

  陈广生一听“霍”地站起来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身披黑斗篷、黑铁面具遮面的人。他俯身在草中,像一只黑兔子,一发觉被人发现了,转身便逃。陈广生大喝一声道:“是铁面!站住!”随着声音人已追了出去。周潜光听到“铁面”二字,也忙追了出去。

  陈广生自开始练“青灵拳法”,潜心照着陈延信教给他的运气之法修习,他再使用之前练的任何一套武功都是游刃有余,就连轻功也是。前面那个“锦衣铁面人”轻功上佳,陈广生也脚力颇强,在后面奋起直追,周潜光虽然也倾尽全力,但总是落后一步。

  不觉间,周潜一抬头,看到远处原本隔水对立的“姐妹山”像是依偎在一起,才发觉得他们已追出了好远。锦衣铁面人的黑锦斗篷就在前面闪现,陈广生伸直长手臂,原本觉得能够抓住那人的斗篷,却落了空。陈广生恨得足下一蹬,向前再一跃,却听身后周潜光一声断喝:“前面是悬崖!”

  可是陈广生已然在下落借力,眼见自己脚下的草垂下,脚成悬空的。无处借力,身体失去平衡直往下坠去。手臂下意思地向上乱抓,周潜光跳下一手抓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抓住崖旁的一丛草。可是陈广生身长体壮再加个周潜光何其沉重,那一丛草根本承受不住,两人开始一起下滑。周潜光手抓着山壁,想再找出个什么可攀附的。

  突然伸来一只纤纤细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她师姐那张娇美,眉宇之间带着些英气的脸从山崖上探出。周潜光与陈广生原本心里一喜,随之又担忧起来——秋以桐根本就拉不动他们两个!

  秋以桐使上全力,还是被坠得要往下落。陈广生便想挣脱了周潜光拉着自己手,好不连累他们;周潜光又想挣脱秋以桐抓着自己的手,好不让师姐跟他们一起坠下;秋以桐当然是不肯放,又因为他们两人这一挣扎,秋以桐自己也失去平衡,“啊”了一声儿三人一起下落……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