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晓晴水阁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7-12

  两人在暗室中等了良久,终于听到头顶一阵爆喝的声音:“快说!秘室在哪儿?”

  周潜光心里一惊,与萧燕对望了一眼,又跳上桌子,侧耳静听。上面那人的声音带着怒意,吼出来震人心魄,有一种纯然的金石质感,又质问道:“还敢狡辩,就是这里!快说密室在哪里,否则我把你这个店都推到湖里去!”周潜光心想,这地方是在湖边,而非春丽院?

  周潜光已听出这是陈广生的声音,试着在下面高喊:“陈兄弟,我在这里!”可是他的声音远不似陈广生那般雄浑,穿不过他们隔着的这层石壁。陈广生仿佛还一心向那人逼问,就更加注意不到这微弱的声音。

  萧燕便与周潜光一起高喊:“我们在下面,在下面,在下面……”

  喊了一会儿,萧燕便喘了起来。周潜光叫她不要再说话,又侧着耳朵听上面的情况。

  陈广生又冷哼了一声儿说:“你们会不知道?果然不知道?好,那我果然就开始砸了,掘地三尺,我就不信找不出两个人来!”忽然便听到什么东西轰然倒地的声音,又听陈广生冷哼着说:“原来这假山这么轻!”又听到木器撞击,碎裂的声音,还有哗哗的水声……

  周潜光不解,怎么会有水声呢?可是这水明明就在头顶流动。心里一动,连忙又在桌子上垫个凳子,拿了萧燕的剑站了上面。他一手拿着夜明珠照着房顶,果然见他挖出夜明珠的地方微微渗进了一些水。他吩咐萧燕躲开些,不要让灰迷了眼或是淋着了水。自己拿剑,一下又一下向那个凹槽地方刺去。

  好在萧燕的剑虽然称不上宝剑,也十分的坚韧锋利,两三下,剑便直刺出去。大约上面还档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没能让人注意到这一节从地面刺出的剑。周潜光便运起内力,一掌打在剑梢,剑被击出,直穿透地面飞了出去。又听“叮”地一声落在了地上,陈广生也终于注意到了,望着射出剑的地方说:“这是什么机关?”

  周潜光趁机大喊:“陈兄弟,是我,我在下面!我在下面!”

  陈广生听到了,喜得道:“周兄!原来是你!太好了。”只听一阵声音,想来是陈广生推倒了上面挡着的东西,找到飞剑穿透的洞,向下面望着,见有些光,便又喊:“周兄,是你在下面吗?”

  “是我!”

  “好,周兄,你躲开些。这里的人也不知道机关,我把这地打穿了,救你上来!”

  “好”。周潜光于是又跳了下去,护着萧燕远远地站离了。

  陈广生大喊了一声:“周兄,当心了!”话音落后一会儿,只听头顶“轰”地一声,那层石头地面竟被陈广生的拳头打穿一个大洞来。一个不够,陈广生又连着发了两拳,打出了一个足够一个人通过的洞来。

  周潜光护着萧燕,用袖子挥挥荡起的尘埃,喊道:“陈兄弟,可以了,我们这就上去。”便把萧燕扶到桌子上,陈广生已垂下了长手臂,萧燕拉住他上去了。

  周潜光随后上去。出乎他意料的是,来救他的只有陈广生一人,他师姐并不在。

  他们出来了,才知道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一天,这时已在子夜。他们位于一间无比雅致的酒楼内,灯火通明,临水而立。

  大堂中央满地都是被陈广生或推倒或打坏的假山、风轮、盆景……地上还淌着水,水里还有一些被糟蹋得不像样子的花朵,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虽然一片狼藉,还是想像得出被毁坏之前的样子——一进来便看到大堂当中一大屏假山,上面有水流下,流到一个大风轮的轮叶上,使风轮转动,轻风徐来。旁边又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风轮,这个驱动那个转,那个又促使水流,又将水转到假山上流下。机关精致又风雅,旁边错落着许多花儿,白的茉莉,紫的丁香,正结着果的果树。风轮扇出的风,带着花香果香弥漫整间酒楼。

  吃饭的散桌也是由轻纱帐幔与雕镂精致的木壁隔开的。周潜光与萧燕看了都在心里想,这风格与梁岚璋的卧室何其相似。

  酒楼里没几个客人,能跑的早跑了,剩下的都被陈广生的神力吓得哆嗦成一团。

  萧燕看到被毁坏的东西又惊叹又可惜,说:“可惜了,这个摆设好着时必定极其雅致,瞧这一屋子的精致……”

  “都是些讨打的啰嗦东西!”陈广生揪着一个长衫小二哥喝道,“你还敢说这里没有密室?这地下不是你们酒楼里的?”

  小二哥看到周潜光与萧燕两个从地下冒出来,也着急惊讶起来,哆哆嗦嗦地说:“好汉,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小的在这‘晓晴水阁’里只是一个打杂的,哪里知道这地下的玄机啊……这个地方又不是小的建的,也实在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啊。”

  周潜光与萧燕互望一眼,觉得小二哥的样子的确不像是说谎。周潜光于是走过去问:“今天早些时候,是什么人带我和这位姑娘来的?”

  小二哥顺着周潜光的手指的方向,看到了穿一身浅碧色衣衫的萧燕,愣了一下说:“小的,没有见过这个姑娘?”

  小二哥发的那一下愣却没能逃过萧燕的眼睛,紧盯着问:“胡说,你刚才愣了一下,明明是知道了什么却没有说。”

  小二哥连忙说:“小的真的不敢隐瞒诸位,只是因为这位姑娘身上穿的衣服与我们这里的丫鬟一模一样,所以才愣了一下。”说着用手指了指。旁边就有两个穿了一身浅碧色衣服的丫鬟,吓得抖成了一团。

  萧燕原本还觉得衣服好看,现在却发现原本是丫鬟穿的,又怒又窘。强忍下,又问:“那么今天有没有哪个人跟你们要了这衣服?”

  “没有。我们这里丫鬟的衣服多的是,都放在一个房间里。”

  萧燕与周潜光对望一眼,在这晓晴水阁中转了一圈,发现一面是临着湖的。要是从临湖的一面使轻功进来,店里的小二也的确不容易发现。“铁面”中又个个都是高手,拿一件衣服,暗自进入密室的确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周潜光也犯不着再与这些无知之人纠缠,于是只是问:“这里的老板是谁?”

  “是傅大人。”

  周潜光一听到“傅”心里就明白了是谁,不过还是追问:“哪个傅大人?”

  “就是景云王身边的那位!”陈广生说,“之前我过来问他密室在哪里,他们这些人还很得意,说这酒楼有景云王撑腰。”又冲那小二哥冷哼一声,“告诉梁岚璋,好好一个大男人,整天弄这些酸腐扭捏的东西干什么!”

  店里的人被他吓得够呛,也不敢吭声。

  周潜光惦记着师姐,便对陈广生说:“好了,我师姐呢,我们快去找她吧!”

  陈广生说:“也是,详细的事,咱们路上再说!”

  于是三人出去。陈广生来时骑了匹马,又牵了一匹。牵马时对周潜光说:“我们原本好好地在家练功,到吃饭时寻你不见,也不知你去了哪里。去林子里找你,也没有找到。直到晚间,秋姑娘就觉得不妥了,就在这时,发现锦衣铁面人来家里偷东西。我们岂可放过,于是和他们恶斗了起来。秋姑娘剑法如神,那两人见抵不过,一个好似是领头的人杀了别外两人。秋姑娘也拿剑指着那人的脖子,却听他说,要是杀了他,我们就一辈子别想见到你们了!”

  周潜光疑惑地说:“师姐的剑法竟然好到这个地步?他们居然这样轻易就……”

  陈广生接着说:“秋姑娘逼问他是怎么回事。他便说,他们原本是找萧掌门的麻烦,萧掌门不知道怎么把周兄招了去,于是就把两个人都拿住了。秋姑娘便问你们现在人在哪里?那人要秋姑娘把剑放回剑鞘才肯说。秋姑娘怕你有个好歹便照做了,他便说,在城北晓晴湖旁的酒楼里。秋姑娘还要问,不想那人奸诈,突然甩手就到处是又香又浓的迷烟,那人趁机逃了去。你师姐说,那人是从这香烟中逃走的,身上必然还有那种香味,她鼻子灵,要是趁势去找,或许还能找到,只是担心你们的情况,又急着救你们。她还说,她并没有留意城北晓睛湖旁有酒楼。我因为之前从五峰过来时路过这个酒楼,虽然不敢肯定就是,却印象深刻觉得古怪至极,于是和她兵分两路。”

  周潜光与萧燕共乘一骑,萧燕上去后,周潜光上马问:“那师姐去追那个剩下的锦衣铁面人?”

  “是。”

  “那个人是不是用腹语人说话?”周潜光又问。

  陈广生说:“不是。”

  竟然不是……按道理说,腹语人在这一支“铁面”中是领头的,自然也武功最为高强。面对师姐那样的强敌,若是只有一人可以活下来,那么也应该是他。为什么又不是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