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五章:暗箭难防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8-10

  黑暗之中瞄准自己的暗箭,就像是忽然发现前方闪着的光是狼的眼睛。

  萧燕垂下眸子,想了一会儿说:“周师弟,你这醋,吃得未免也太酸了。”

  周潜光转头望着她,脸上有化不开的担忧的愁容。“不光是吃醋不吃醋……黄七真的很可疑!”周潜光忧虑重重地说,“那一件事,师姐不愿意多提,可是是真的非常可疑,便是梁岚璋既然一心想得到师姐,又何必吃催情药呢?”

  萧燕也皱着眉,扁一下嘴,哭笑不得地说:“若我是你师姐,听你这么车轱辘似的一遍一遍说起这件事,不给你几个耳光才怪。你说一次,你师姐就觉得自己多受一次辱,怎么会爱听呢!不过,你到底怀疑些什么?”

  周潜光便道:“之前,是在城外的一个破庙里,白心让一怒之下,不小心用青玉飞燕镖伤到了我师姐,竟然万分焦急,主动拿出解药要替我师姐解毒。因为之前我们被白心让的假解药骗过,便不信那解药是真的,白心让情急之下说漏了嘴,说自己绝对不敢伤害师姐。我们觉得奇怪,师姐更是以自己的性命相威胁,他无奈承认,他的主子深爱我师姐,吩咐过手下人都不准伤害我师姐。”

  “白心让的主子是梁岚璋,很是说得通啊!”

  “那个时候,白心让的确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梁岚璋身上。随后夜里,‘铁面’潜入我南山的家,轻而易举地杀了三个红衣弟子,掳走我师姐,对我与傅展图却毫发未伤。”

  “这也很好解释,对于秋以桐你与傅展图都是很特别的人,不伤害秋以桐也就不能伤害你们了。”

  周潜光点点头道:“是,说得很对。也可见此人用情至深!假如这个对师姐用情至深的人便是梁岚璋……”

  “你又要提催情药的事了吗?”萧燕有些哭笑不得。

  周潜光露出无奈的一笑,说:“反正,如果我是梁岚璋,对一个女子用情深到她身边较为重要的人都不愿伤害,竟会服了催情药去强暴她吗!就算是一时冲动,如果听到她哭喊,难道不心疼吗?”

  萧燕瞬时间被点醒了一般,望着周潜光一愣,半晌说:“可是……梁岚璋不是你……他就是下……流……呢?”

  周潜光便说:“他若是一个卑鄙下流的无耻之徒,喜欢的东西抢来便是,会大费周章?在天香楼时看他对你与师姐的态度便知道,或美貌,或与众不同的女子他都喜欢,可根本谈不到一个‘情’字上。所以,白心让把我师姐掳去后,还给梁岚璋吃催情药就是怕他不对我师姐做些出格的事。他是为了保护真正对我师姐用情至深,‘铁面’真正的主人不被发现,而把所有的事都落实到梁岚璋身上!”

  “那么,那个真正对你师姐用情至深,‘铁面’真正的主人是……”

  “黄七!”周潜光眸子里冷光一闪,“如若不然,他为什么出现的那么及时,救了我师姐?”

  萧燕略微想了想,美眸一抬望着他说:“周师弟,你敢肯定你不是因为今天目睹你师姐与黄七……”

  周潜光叹一声,微摇了摇头说:“我是因为吃醋,从一开始看黄七不顺眼。可是,他的确又有太多的疑点被我发现,虽然照白心让的说法都又说得通。黄七将我师姐救出青园后,我与傅展图便商量着随便找一个江湖女子代替师姐,可是白心让的想法竟与我们不谋而合,实在叫我匪夷所思。师姐是我与傅展图的姐妹,我们对她怀着深情,一心为她着想才会立刻想到那里,而白心让竟然也想到了!一时间,说是为了前途,或者是自己喜欢师姐种种,其实都是开脱之语,他要是真关心,会不亲自动手,却让一个手下人去办,还将赵师姐认成了你?”

  萧燕眉头紧皱,问:“所以呢?”

  “所以,对白心让来说,那件事不过是主子派下的任务,而他中了试情丹之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促使郭茜痕去找疯不癫,他才能够知道疯不癫在哪儿。若是刚好在那个时候,他得到了疯不癫的线索,在任务与自己性命之间,必然会选择自己的性命,所以自己的任务便叫手下人代劳。”

  萧燕想了一下道:“是啊……我知道师姐被杀后,来到青园,在暗中听到白心让在那儿懊恼说,‘我不过是不得空,这个人竟杀错了人!’可是,这怎么可以证明,黄七是幕后主使人呢?”

  周潜光说:“白天时我在南山看到我师姐和黄七……”两人在大青石上带着泪的亲吻,实在令周潜光绝望,他知道他师姐必然已动了真心,心里又被狠狠刺了一下,“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这世上还有人比我更爱师姐的话,那么一定是黄七。我师姐厌恶你,黄七才会想到,杀了他心爱之人所厌恶的人,来代替他心爱之人受到朝廷诛杀。而且在晓晴水阁,我注意到了……”

  “什么?”萧燕已越听越惊心了,恨不得立刻把黄七的心刨出来看一看。

  “那个时候,我们都中了白心让的毒,头都扭不了。可是我的位置却可以把白心让的神情看得清清楚楚,他每说一句话,都会不自觉地望黄七脸上看一眼,脸上流露出一种请示的意思。或许,这只是我的错觉,或许后来黄七是真的以内功压下了毒性站了起来,或许他是真的轻功不如白心让,可是……最后一件事,我就实在想不通了!”

  “什么事啊?”

  周潜光皱着眉头,沉思着道:“白心让将‘试情丹’当成解药给了黄七,可是临走时却又说明了那是试情丹,不是解药。好似是在说,他自己中了毒,叫别人也跟着他一起中毒。可是傻子都知道,他这么一说,我们都不会吃里面的药!白心让若是真想让我们陪着他一起中毒,就不会说出来,叫我们把那毒药当成解药给吃了!”

  萧燕想了一会儿说:“白心让身上带着许多毒药或解药,大约是错把试情丹当成解药给了他,怕他怪罪,一发现连忙这样说?”

  周潜光点头道:“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萧燕又想到黄七提出将《信义兵书》献给朝廷的事,这样想来的确是最最最可疑的人物。“可是……黄七看起来只是一介布衣,如何有财力培植出‘铁面’这样人?”萧燕说,“难道,梁岚璋是‘铁面’的主人,就没有一点确凿的证据?”人有时就像飞蛾,爱朝着光明的地方走,见不得明明已经明了的事又迷雾重重。既然已经认定梁岚璋是“铁面”的主人,有了疑点也懒于怀疑了。

  周潜光便想到白心让故事里的那位沈小姐,于是把白心让与沈小姐的故事讲给萧燕,然后说:“当我知道沈小姐后来成了梁岚璋的侧妃,的确是无话可说,可是我后来再一想,沈小姐嫁给了梁岚璋或许也是受人指使,在他身边当细作。”

  萧燕想了想,然后问:“梁岚璋的这个沈妃,有没有为他生下孩子?”

  周潜光说:“傅展图说,她为梁岚璋生了一个儿子。”

  萧燕便摇了摇头道:“那便绝对不是!一个女子一旦有了孩子,便会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孩子打算。众所周知,她孩子的父亲是梁岚璋,她就没道理去害自己的丈夫。就算她是一个不顾孩子的人,那个‘铁面’的主人既然能明智地谋划了这么多,不会考虑不到一个女子对于自己孩子的感情,绝计不会冒这个险。所以,梁岚璋的确太可疑了。沈小姐已替他收集到很多事情,他如约娶她为妃,然后找《信义兵书》,凭借兵书的力量带兵收复匈奴,讨得皇上欢心取代太子。将来梁岚璋为帝,沈小姐为后,他们的孩子是储君才是最合情合理的。”

  周潜光道:“那我说的那些疑点,又如何解释呢?难道,你也认为我只是在捕风捉影?”

  萧燕十分冷静地道:“可是你的确没有证据,就只能是捕风捉影,你师姐也根本不会相信。”

  周潜光忽然一阵冷笑,然后道:“看到黄七与师姐在晓晴水阁的情形,我就在心里想,我怀疑黄七,怀疑的实在太晚了。师姐怕对他用情已深,我便是找到了证据,她也是不肯信的!”

  萧燕望着他,那种深深的无奈与担忧,使她心底阵阵酸楚。“毕竟……毕竟……你们是多年的姐弟,黄七不过才刚认识……”萧燕道,隐隐地提醒他的挫败——多年的姐弟情,比不过一天男女之情。

  周潜光脸上隐着意味不明的笑,仿佛在追忆,又是在深深的惆怅,“假若,黄七与师姐,早就认识了呢?”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一想,可是同时他又希望这只一个假像,如果是那样,对于师姐会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假如,黄七当真就是师姐当年遇见的锦衣少年呢?

  啊,不可能!如果他的确是,他一开始便会承认,没有否认的必要……黄七若真是“铁面”的主人,那么他的身份一定要不同寻常,要不然他要《信义兵书》又有何用?

  周潜光暗下绝心,一定要查个清楚!

  可就算拿到黄七便是“铁面”主子的证据,周潜光也觉得师姐不会相信的,因为他知道他师姐已经在怀疑他了。他与他师姐,一起在周家墓室内焚烧字画,看到孟宏久留下的信件,说《信义兵书》“断剑可得”。那天他发现师姐弄断了梅华剑,却并不提《信义兵书》的事便知道,师姐不想让他知道。他们之间,竟连这点信任也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