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九章:东宫艳闻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12

  以秋以桐在中秋夜宴之上的表现,会再度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也在意料之中,她为了避免人们像看待奇禽异兽一般的目光,尽量不出去。东宫那寂然的日子安然袭来,她发现七皇子梁岑瑞如吹过枫林的秋风,竟然有使天地变色的力量。

  梁岑瑞的身世、相貌都成了人们见面必然会谈论的话题,就连周潜光过来见秋以桐时也说,听闻这位七皇子英姿逼人,意气风发,却全无傲气,为人处事很得人心,凡是见过他的官员没有不赞叹的。其实他话里行间的意思就是这位七皇子,比之于软弱的太子更适合继承《信义兵书》。当然,以周潜光的谨慎,还不会将这话明说出来。秋以桐听了便在心中暗思,梁岑瑞从前并没有在京都呆过,官场之中照理是没有接触的,何以一回来便博得众人的爱戴?这种招人爱戴的能力使她想到萧燕,真的是什么也不相信了,动辄就与骗局想到一起。

  她低首想了一会儿问:“师弟,你有没有见过七皇子?”

  周潜光道:“还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

  秋以桐舒一口气,说:“他如今住在宫中,你想一个什么办法去见他一见,然后过来找我。”

  周潜光狐疑,不明白这是什么用意,便看师姐神色有异很是恍惚,便答应着去了。

  过了许久,叶蔻又来报说:“良娣,周太医说良娣说的那种香草恰好在广明王那里寻到,给良娣送了过来。只是这香草用法要谨慎,周太医需得当面跟良娣说明。”

  秋以桐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便道:“请他进来吧!你们都出去为我捕些蝴蝶,活生生地将它们装在袋子里拿来……”

  叶蔻便笑问:“又是香草又是蝴蝶,良娣是要做什么呢?”

  不过是个借口,能讲出什么目的来,秋以桐便神秘一笑道:“只管做便是,越多越好!”众人只得都去了。

  周潜光一手提着药箱,一手拿着一把开着紫色小花的香草进来。秋以桐见这不过就是他在南山烤肉时常往上撒的百里香,这本是很寻常的东西,能大片生长,岩石缝、河沟边也能生得很好。于是道:“亏你想得出,用这种寻常的东西也能当借口?”

  周潜光道:“师姐有所不知,这种东西在宫外的确寻常,在宫中却不常见。七皇子住的地方,也是因为院落没有彻底清扫才长了些,拿来当借口正是天衣无缝!”

  秋以桐点点头,问:“那你见到他了吗?”

  周潜光先舒了一口气,半晌了点点头道:“若不是知道黄七已死,他的声音又不像,我真要把他当成黄七了!”

  秋以桐心内一凛,向他紧走一步问:“你这样觉得,是不是?”

  周潜光用怜悯的目光望着他师姐,温声道:“他和黄七也就是梁岳瓘本就是堂兄弟,之前又都因为长相受过他人白眼,性格之上相像也是寻常的。再者,师姐不是亲眼看到黄七死了吗?况且,他们的声音并不像,他的声音若是作假,是不可能瞒过我的耳朵的。”

  秋以桐当然知道死人不可能复生,梁岑瑞不会是梁岳瓘,颓然地坐下道:“其实便不是声音,凭着长相也知不是一人。在黄七服毒自尽之前,他摘下面巾来看过我,并没有什么烧伤,那是一张极阴柔的脸,果然对得起‘兰陵王’这个称号……”

  周潜光便试着问:“所以,他不是他……不是么?所以师姐,还是不要再沉在以往的感情里去看人了……”

  秋以桐说:“我怕是被骗……师弟,你更偏向于七皇子么?”

  周潜光点一点头道:“抛开所有,只看他们本人。梁岫琛软弱无能、梁岚璋荒淫无度,唯有梁岑瑞身上清风月朗,有些李勉信义王的气度……”

  周潜光的话虽然刻薄了一些,但还是令秋以桐信服地点了一下头。

  周潜光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况且,师姐……萧燕所控制的十八‘铁面’没能追查到《信义兵书》,沈幼玄最终带着它投奔了李敬。她以蒙古贵族小姐之尊嫁给他当王妃,也便有些两国结盟的意思,他们又有了《信义兵书》,这让大梁甚为惶恐……”

  秋以桐大惊,倒不料沈幼玄还有这一招,拍案而起,强压着声音道:“可是那兵书并不真啊!”

  周潜光连忙双手向下按,示意师姐冷静,然后耐心地解释道:“李敬精通咱们汉文化,应该是看出来了。所以,他并没有动兵的动作,只是大张旗鼓地送聘礼去蒙古,并透出他喜欢郭茜痕的意思。梁文肃对李勉的用兵手段何其熟悉,想到匈奴与蒙古联姻,又有李勉兵书之力,心里是惧怕的,便封了郭姑娘为郡主。这个用意……师姐猜得到吧……”

  秋以桐勃然大怒,又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同时又深深地羞惭——本是她将假的兵书给了沈幼玄,却不想只凭信义王李勉的名头就吓得梁文肃如此,准备着牺牲了郭茜痕!郭茜痕……她纯净如水,艳若桃李的小师妹,还有陈广生……她想到这时,再也忍不住,飞身往自己的绣床顶上拿出了久不出鞘的兰华剑,怒道:“沈幼玄本就是杀了我娘亲之人,如今又做出这种事,我这便赶到匈奴杀了她!”说着便要往外冲。

  周潜光忙抱住她,阻拦道:“师姐千万要冷静!第一,这件事还没定论,皇上封郭姑娘也是有将其做人质之意;第二,这件事若不是陈国公为了兵书的事让我打探消息,露了行迹,我也是不知道的,现在圣旨才到郭家;第三,郭姑娘还在我们这边,并没有到无可挽救的地步……师姐,你好好想一想……”

  秋以桐便好好想一想,想到却是自己爱上了黄七,黄七却是杀害她师傅的凶手;想到自己替傅意淳嫁过来当了良娣,却让意淳错失了她一直念着人;想到她为了引李勉追杀沈幼玄,却让他们结了姻缘;想到她为了真兵书的安全,从不吐露真假兵书之言,而让大梁惶恐,以至于郭茜痕的姻缘可危……

  想到这里,便觉得自己恍若灾星,是不是做什么错什么?

  “师弟,如今我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了……”她眼一闭落下两行泪来,“是不是,我做什么错什么啊!我不明白梁家兄弟为什么个个都那么像,看到他们任何一个,都会使我想到黄七,想到那场刻骨铭心的欺骗……为什么啊!这世界上,还有真实的吗……我恨我自己做的一切,恨我没有想到沈幼玄为了利,可以不顾情爱……”

  周潜光望着她满脸的泪痕,心里也酸楚楚的,便抱着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茉莉香,茫然之想到他曾经无数次希望师姐可以依偎着自己。终于就是在这时,他师姐被长久的压抑与怀疑折磨得软弱,而他有足够的理智让她俯在他怀中,嘤嘤地哭了起来……

  秋以桐的眼泪濡湿了他胸口的衣服,她听着他的心跳,恍然之间闻到一股青草气味,不由得道:“师弟,我们本在南山好好的,为什么就陷进了这一切……”

  周潜光轻抚她的后背说:“师姐,等这一切都完了,我们便回南山去,再也不出来了,好不好!”

  秋以桐听到这里,柔弱得失却了所有,靠在他肩头只是流泪,委屈地说:“我刚去南山时便说,我只想老死在那里,可是有许多话,好似只能说说而已……”

  周潜光连忙道:“我们还有时间,有机会再去老死在南山与五彩河之间……”

  “真的吗……”秋以桐恍然之间看到南山,照着五彩河而静静伫立,如仙境一般美丽虚幻……

  他们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的新身份,周潜光那敏锐的耳朵也失了效。梁岫琛便好似悄无气息一般,挑帘而入看到了他们。秋以桐被他身上的明息香味道惊醒,连忙将周潜光推开。

  周潜光也便看到他,见他手中拿着一把剑,让周潜光疑心那剑是为斩杀他们的——太子发现他的良娣的奸情,那个“奸夫”的名号竟落到他头上,令他苦笑不得。

  秋以桐向周潜光望了一眼,看到自己手中还拿着兰华剑,本想藏起来。后来一想,又有什么必要呢,反正她做的事到最后总会坏事,又何必再遮掩!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叶蔻与江芷走了进来说:“良娣,没有想到蝴蝶非常好捕,好多呢!”

  又听江芷“哎呀”一声,想来是一个不小心松了装蝴蝶的袋子,那蝴蝶蹁跹着,自梁岫琛撩开的帘子间飞了进来。梁岫琛眼望着蝴蝶翩飞,落在桌上放的那束百里香上,沉声问:“本王过来一个人也不见,原来都被你打发了去捕蝴蝶?”

  秋以桐咬一下牙,仰一下下巴,故作骄傲道:“是……”

  梁岫琛放下帘子走了进去,不露声色地望了周潜光一眼,道:“周太医,你下去吧!”周潜光有些惊讶,看一眼他手中的剑,竟没有出鞘倒令他失望。他又望他师姐一眼,只得先离去。

  梁岫琛坐在桌子旁,向秋以桐道:“你也坐吧……”秋以桐便也稳下心神,坐了下来。

  叶蔻挑帘进来,跪下回道:“太子、良娣,奴婢们出去不多时,便捕到好几袋子蝴蝶。可是江芷还是笨手笨脚的,放走了一些……”

  梁岫琛竟压得下怒气与羞辱,微笑着道:“那便把蝴蝶都拿进来放了,再掩上帐幔……”

  “奴婢遵命!”叶蔻答应,便照办,然后退了出去,只留梁岫琛与秋以桐两个人。

  蝴蝶翩飞,满屋子都是,有的寻着香味落他们身上,两人也都不管。梁岫琛转头看到秋以桐,她发间还簪着那枝紫藤步摇,蝴蝶以为那是真花儿落在上面,她又粉面若桃,何其美丽!不禁心酸,冷笑几声,问:“你大约不知道初秋的蝴蝶受了凉,非常好捕的。你若是想要给你们多留些时间,这个方法可是不行的。若不是本王进来,你们大约也要给宫婢撞见的……”

  秋以桐听了便想,这都是什么啊!抿嘴冷笑不语……

  他长叹一声,望着手中的剑道:“本王过来是送这把剑给你的……本王不知你善舞剑,知道后便命人打了这把……意淳,你……”他皱起眉头,语气之中压着怒火。

  秋以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倒真有点被丈夫捉到奸情的淫妇的羞辱感,又想到他仍旧对自己无微不至,又羞愧又好笑。于是望着飞舞的蝴蝶,摆弄着手中的兰华剑,等着他如何处置……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