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二章:池岸粉团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1-09

  春雪消融,杏花飘落,行走在浅绿的世界里,无意之中撞见一树花,才发现时间又过去许久。林花谢了春红,那透着花香的微凉时光总显得匆忙,然而时光在梁岫琛身上,却很是很缓慢,依旧昏昏睡着。

  由于秋以桐和周潜光的精心照顾,梁岫琛虽然一直昏睡,却容光焕发,肤色比好时还红润些。有时他眼珠在眼皮下转动,睫毛动一动好似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睛,慢启朱唇说:“这一觉睡得真沉……”

  梁岫琛一旦醒来,形势就会陡然转变,秋以桐与周潜光以及郭茜痕等人就无缘静享时光了,可是有时秋以桐倒真希望他会醒来。他醒来,秋以桐就可以问一问他,你撒谎的本事怎么练就的?

  秋以桐看多了他不言不语安然沉睡的样子,倒有些忽略他背后的阴谋。她常在无人之时修炼内功,再以内力促进他筋脉流传,希望对他的健康有助。天气好时,她也会好叫将他放在藤椅上抬出来,她步行相随,散一散步,看一看景。

  靠近端福宫有一片清澈的池水,周围种着粉团花,生得很茂盛,开了团团的花朵,映着清澈的池水十分好看。秋以桐便停住步子,让人将太子在花旁放下,自己也在一块山石上坐下,向远处眺望。没过多久,便见郭茜痕在对面招手,懒于绕道便直接向前一跃,在众宫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她好似一只蜻蜓,在水面上点了一下便跳过岸来。

  秋以桐笑道:“有长进。”郭茜痕得意地一仰下巴,紧依着秋以桐在山石上坐了,望着池水却叹起气来。秋以桐轻柔地抚着她的头发问:“怎么了茜痕,忽然又不高兴起来?”

  郭茜痕将头歪在她膝盖上说:“没什么,就是想家了……”

  秋以桐有些愧疚,让她这么个精灵一般的人物困顿于宫中,便道:“那你要耐心等到陈广生回来,到那时我保证,你可以和他一起回去。你看,宫中的春天也很漂亮,是不是?”

  郭茜痕抬眼四顾。“这里当然也漂亮,咦——”她一惊站起身,指着一树淡红色的粉团花道,“好奇怪,我记得前些天这花还不是这颜色的……哦……本来是白的透着些青,怎么变成红色的!”

  秋以桐抬眼一看,觉得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怎么在她眼里满世界都是惊奇的!她好笑起来,起身往那棵花花根的地方看了看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你看花根那里还有些茶叶,明显是有人用茶水浇了几天,这花儿也就变了颜色。”

  “还会这样!我都没有注意过呢……用茶水浇会变成红色?那还会不会再变色?”

  秋以桐想了想,微笑道:“可以在花根附近埋点生锈的铁钉子,花儿就会渐渐地就会变成蓝色。”

  “变来变去的啊,还挺好玩,是不是?”

  秋以桐于是道:“所以这花也叫七变花……你说,若是花儿能够变化成人,绣球花变化成那个肯定是个三心二意的!”

  郭茜痕转回身来又坐下,望着花儿道:“这么漂亮的花儿若是变化成人,也肯定是女孩子,哪个女孩子会三心二意的?”

  秋以桐玩笑道:“会不会是你?”

  “不会!”郭茜痕连忙撇清,手扭着垂在胸前头发,一脸娇羞地将头扭来扭去,“我可是很一心一意的……”

  秋以桐笑着一拍她的头。一阵风吹来,她便从宫女手中接过一张毯子,给梁岫琛盖上。他那安详的样子,仿佛是陶醉于美景之中,有些睡着了。他又见他靠在椅背上头发有些乱了,便蹲在他身边理了理,望着他白皙脸不觉间出了神,想他是不是有着许多颗心,才可以一半阴谋,一半深情?

  郭茜痕见秋以桐对太子细心而温柔,眨一眨眼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现在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人吗?”

  秋以桐猛然间想到,她自己进宫的真实目的从来没有跟人说过——就算周潜光也是自己猜到的,所以就算是郭茜痕等人,也只以为她是因为太子与黄七相像而留在太子身边。她凄然一笑,才知道有许多颗心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喜欢吗?”郭茜痕碰她一下又问。

  那日周潜光将自己听来的话转述给秋以桐,自那时起,她便恍惚起来,像是无法将黄七与梁岳瓘放在一起一样,她也有些无法相信梁岫琛是那般工于心计的人。平静的日子过得一久,不刻意提醒自己,她连那份警惕也没有了,只想到平时里见过的梁岫琛。那时的他儒雅温和、风度翩翩,曾经他说过应该像父亲、兄长一般地爱秋以桐,在那个他们相拥而眠的晚上,她是的确像依恋父亲、兄长那般的依恋他……

  “是啊,我喜欢他……”秋以桐道。

  郭茜痕黯然道:“你喜欢他,不就要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你曾说过……”想到后面的话不能当众说,便摆摆手叫外人都退下。然后继续道:“你曾说过,你进宫也是为了办一件大事的,等事情成了,就会离宫的!现在大事办成了么?你会舍得离开你喜欢的人么?”

  秋以桐眼望着梁岫琛长叹道:“茜痕,一个人其实是可以有好几颗心的,每一颗心里装着不同的‘喜欢’。一个人应该有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少了任何一样余生都会像吃补药似的寻找。我只有母亲,因为在春丽院长大,自然少不了许许多多美貌的姨娘与姐妹……我缺父亲、兄弟,后来我有了周师弟,对于太子,我是真希望他是我的兄长……而在我心里一生一世的情郎,只有黄七……唯有他……”

  “他……”郭茜痕才解相思,未识痛苦,不能理解那种明明该去恨,却仍旧爱着的情感。她望着秋以桐,咬着下唇,半晌了笑道:“我有父母也有几个哥哥,就是缺姐妹,所以要像吃补药的找好姐妹!”说着张起嘴来,作势要吃秋以桐。

  秋以桐不禁笑起,在她脸上轻拍一下道:“把试情丹当糖吃,把人当补药吃,你真是欠打!”

  郭茜痕摸摸自己的脸,又黯然道:“我现在功夫还是不好,等到以后出宫闯荡江湖,免不了还是会被别人打!”

  秋以桐便道:“既然如此我便教你‘万紫千红手’!这套掌法就是要在这个时节练……”

  郭茜痕喜得先拍手,而后又问:“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

  秋以桐道:“师傅告诉我,这个时节花繁叶茂,天气晴朗,在红花绿树间练功,才能练出这套功夫中的优美气度。”

  郭茜痕并不是很懂,只觉得高兴,转眼又看一看四周,担心地道:“那我们在宫中练功,别人看到会不会有所怀疑……”

  秋以桐笑道:“这套功夫看起来很像在跳舞,门外之人谁看得明白!现在,就只有太子在看了……”

  郭茜痕笑着跳起来,望着梁岫琛道:“太子哥哥,那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秋以桐便教她一招“分花拂柳”。这一招腰肢要灵活柔软,双臂分开,手腕要灵活转动,柔韧之中要带着刚劲,分别做着不同的动作。秋以桐告诉她要诀,演练一次给她看。她聪明机灵,第一遍便似模似样。秋以桐便摘了团粉团花,扯碎了掷向她,要她练到可以挡住所有花瓣,没有一片花瓣落在她身上才算过关。

  或红或青或白的小花团聚成一个个花球,簇拥在绿叶之间,池水清澈。水岸之上,花瓣飘零,郭茜痕身姿娇美,梁岫琛安然地睡在藤椅上,其景象美丽,身在其中之人并不自知,而一旁山坡上凉亭里的梁文肃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谢宸侍立在一旁,凄然道:“父皇你看,这情景多美啊!可惜太子殿下却看不到……”

  梁文肃眉头皱起,冷冷地笑了两声道:“相士曾说老七将来会杀害兄弟,夺取皇位,朕竟然一时心软没有杀了他……”

  谢宸道:“父子之情,岂会因为一句谶言而割断!”

  梁文肃长长舒一口气,枯瘦的手紧抓着拐杖,狠声道:“朕在病中时他来见朕,告诉朕是他眼见韩令晖给太子下药,而将药换掉。”

  “可是若不是他换药,只怕太子已经……”

  梁文肃低声怒吼道:“他既然见韩令晖要谋害太子,就应该阻止!他这么做,无非是想保全秋以桐这些人……红颜祸水!”他的拐杖在地上狠点一下。

  “等他回来给太子解了毒,也就一了百了了!”

  “只怕这一战归来,朕亦对他无能为力……”梁文肃的叹息声苍凉而无奈。

  谢宸眼眸微垂,望着清池岸上,粉团花旁的秋以桐,她正对着不小心跌到的郭茜痕“格格”地笑。即使离得这样远,谢宸也能感受得到她笑容里的璀璨,嘴角牵出一丝冷笑道:“七王确实有惊世之才,待他将匈奴收复,一统天下,为太子解了毒,再揭发他谋害兄弟、觊觎皇嫂的乱伦之罪!到时候,江湖会如何,朝堂又会如何!从来儿女情长,就会英雄气短,他有诸多牵挂,便会留下许多把柄!这天下注定是太子的,便肯定会是他的!”

  梁文肃点一下头,向谢宸投以赞许的目光,沉声道:“替朕看好她!”

  谢宸点头,放眼望去。清风送来花香,鸟儿亦叫得欢快,碎落的粉团花瓣飘在池水之上,两个美丽的女子舞动着欢笑着,而梁岫琛依旧安然甜睡。她想到十五前的这个时候,她正好十岁,与妹妹一想跟随父亲在外游历。

  她们在一片林子里捉迷藏,她捂着眼睛数到十就开始找妹妹。找着找着,看到一池这样的水,周围也开着这样的粉团花。她从一蓬蓝色的粉团花间发现一角蓝衣,伸手将其中的人拉了出来,拍手说:“找到你了!”

  那人被拉了出来,却是一个少年,生着一对微圆而深邃的眼睛,修长的眉毛透着英气,小小年纪却已俊朗无比。见自己认错了人,如此猛撞,她霎时就红了脸。那少年目光盈盈,眉头一皱问:“我好好地坐着泡脚,你是找谁啊?为什么把我拉过来?”

  她低头一看,见他果然光着脚,踩在草地上,鞋袜放池旁,低声道:“我……找我妹妹,她穿的衣服和你一个颜色……和那个里的花……也一个颜色……”

  少年四处望一望,又问:“她长什么样子?”

  她笑一下,有些得意地说:“和我一个样子……”

  少年一愣,盯着她的脸看了一眼才明白过来,说:“双生女哦……我是看到一个姑娘躲在这附近,后来看到一只大花蝴蝶,追着跑了。在那边……”她伸手向西边一指。

  她连忙要找去,跑了几步又回首问:“我叫沈鸿,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仍旧在池边坐下,将脚伸进水中,漫不经心地答:“我姓梁……”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