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噩梦来袭 

作品:灵探 作者: 龙竹 更新时间:2018-06-06

  暮霭沉沉的黑夜,仿佛一层浓墨涂抹在天穹上,遮天蔽月,看不见半点星光。

  午夜过后,到了一天最沉重、嗜睡的时候,夜风转凉,大街小巷四处飞扬着废旧的纸片和垃圾袋,人影稀疏,冷清肃杀。

  张丽气喘吁吁地跑出了一个青色斑驳的古巷,仿佛青铜水泼洒铸就的墙壁,带着一种灰蒙蒙的阴森气息,她已经来不及思考这是哪里,只顾着向前面奔跑,因为后面的巷子里,传出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

  “啊——”张丽知道后面追她的人又出现了,吓得尖叫一声,再次奋力朝前奔逃。

  她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因为黑暗迟迟过不去,后面的人不断在追她,虽然下意识提醒自己在噩梦中,但是接连几次被折磨到死亡的感受,已经让她精神憔悴,感到恐怖害怕,有些要疯掉了。

  她脚下的鞋子早就跑丢了,粗糙不平的地面,划破了她的细白的脚掌,留下或深或浅的血印痕迹。

  “为什么,我逃不出这个梦境?”张丽内心大喊,如果是梦,为何自己醒不过来,一直被追杀,惨遭肢解、砍头、折磨致死后,她依旧会复活在某个奇怪的地方。

  有时候是阴森的黑房子,有时候是墨绿的原始森林,这次是古巷口。

  她继续向前跑,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她看到了巷子口的尽头外,竟然是一片黑压压的墓地。

  墓碑破烂,横七竖八地耸立,一些坟包不整,甚至有豁口裂缝,甚至有棺木打开,到处是衰败的景象,死气沉沉。

  “这是多重梦境吗?他是谁,为什么要追杀我,要这般折磨我?”张丽穿着一身碎花状的棉布连衣裙,夜风撩起了她的裙角,冻得她瑟瑟发抖,她双臂抱着肩膀,看着前方的墓地,死人的归宿,后面还有脚步声逼近。

  这一刻,刺骨的寒意,仿佛从她的骨髓深处蹿上来,整个头皮都发麻了。

  求生的渴望使她继续拼命向前狂奔,但是进入坟地后,暗夜中传来乌鸦凄厉的惨叫声,阵阵阴风吹来,吓得张丽踉跄摔倒,连滚带爬,浑身沾满了泥土污渍,狼狈不堪。

  这时候,一道黑影接近,高大魁梧,脸上戴着一个豺狼面具,獠牙狰狞,手中提着一柄斧头,一手抓住张丽的头发。

  “不要,不要杀我,求你,不要啊!”张丽大喊大叫,泣不成声,但是那个戴着面具男人却丝毫不为所动,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出几米远,放在一个横倒的墓碑上,然后挥起了斧头……

  阳光驱走了黑夜的阴霾,透过窗帘,洒在卧室的床单和地板上,晨曦明亮,充满了朝气。

  我翻身起床,已经记不起昨晚的噩梦,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好转许多,一天之计在于晨,即将开始新一天的刑警工作。

  我的名字叫楚宇,是一名普通刑警。除此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盗灵师”。

  说得直白一些,我的工作性质就是“盗灵”与“催眠窃梦”。我可以“盗取”死者生前最后几分钟的记忆,寻找死亡前后的真相,或是对犯罪嫌疑人实施催眠之后,潜入其潜意识中,找寻作案动机与犯罪证据。

  我所在的部门特案科直属省公安厅管理,主要工作就是配合参与调查各种疑难案件,比如某起案件在侦破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常理难以解释的现象,特案科就会出面协助参与侦破工作。

  这个工作原理,并非迷信中的通灵、跳大神等鬼神之说,而是根据科学中的一些学术研究,比如《意识空间》《死前记忆》《梦的解析》等国内外的一些科研成果,国内心理医师和犯罪心理学专家们,与生物科研机构合作,打造了一件类似脑电流共振磁场的设备,可以让意识强大的人,进入死者残存的记忆里,或是进入别人的梦境获得一些信息。

  由于我天生脑电波强大,具有超过常人的意识,所以在警校中被破格录用,进入特案科工作,而这个科室的每一位同事,都不是普通的警员。

  用警局的话来说,我们科室的人,都是一群有着特殊能力的怪人。

  洗漱过后,刚准备出门,我的电话就响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刑侦总队的彭康总队长打来的。

  “喂,彭队!”

  “楚宇,马上赶到柳条湖街八马路交汇这里,又发现了一具女尸,离奇凶案还在继续!”

  “我知道了,马上过去。”我挂了电话,心情有些沉重,这已经是本市第六起离奇死亡案件了,死者均为年轻女性,死亡时间都是午夜,浑身没有伤痕,却皆为脑死亡,像是死在了梦中一般。

  这些女性被送往医院经法医解剖,并没有发现有嗑药吸毒过的迹象,也没有心脏病史,身体都很健康,却由于过度惊吓,死在了午夜的路上,她们究竟遇见了什么?

  我怀着种种猜疑,打车来到了案发地点。

  这是一条靠湖的街道,绿柳成荫,光线斑驳,柳条迎风飘动,像是对着过往行人在打招呼一般。

  一条长椅下,侧身躺着一具女性的尸体,周围已经被警戒线拉起来,戒严现场。

  外围已经聚集了不少民警,还有沿途过往的行人,聚集不散,当成早间新闻一样好奇张望。

  我挤了过去,出示了我的警官证件,进到现场。

  “王队,你也来了。”我看到了同在市局工作的重案支队长王宇飞。

  王宇飞脸色有些难看,扫了我一眼后,走过来压低声音道:“死者为年轻女性,身份证在确认,身上带有酒气,跟前几个案件类似,死因不明,法医初步判断是惊吓过度,心脏骤停而死。”

  “惊吓过度,心脏骤停?”我听到这几个字,不禁想到了前些日子的几个受害人,似乎也是这样被法医断定的。

  “现在案件越来越复杂了,无缘无故的,为什么会死在这里,眼睛凸起,死不瞑目,看样子死前似乎经历了很恐怖的事。楚宇,你觉得世上真的有那种东西作祟吗?”王宇飞碰到这个棘手的案子,也有些吃不准了。

  我苦笑摇头:“世上哪有什么灵异,都是自己吓自己,即便人死之后真的存在脑电波的残留,肉眼也绝对看不到,相互没有交集,难以感应到。”

  王宇飞犹豫着说:“一些报道,的确存在一些鬼屋、鬼镇,许多科学都解释不了的事。”

  我解释说:“那除非是特殊的地方,导致人的视觉、听觉发生了变化,与那种电波出现交集了吧,不过,这种事太少,事实证明,很多鬼怪难解的事背后,都有人为的因素。”

  王宇飞点点头:“嗯,这话说得不假,我办案快十年了,还真没遇到过什么灵异事件,许多都是人为作恶,然后转嫁给灵异事件背黑锅,以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

  我走上前,看到死者的面孔,已经扭曲,眼睛瞪得直直的,大如牛眼,浑身有些蜷缩,身体似乎是从长凳上摔下来,然后断气,保持了摔地后的死亡状态。

  “她生前究竟看到了什么?”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这时候,警队的痕检师取样完毕,对这里的一些鞋印进行拍张和测量,取检一些纹路。

  “有什么发现没有?”王宇飞走过去问。

  痕检师是一位女性,名叫张琦,她抬头后,用手托了一下黑框眼镜说:“发现了一个特殊的脚印,尺寸在四十二码的鞋号,与地面接触后,压印测量值,估计这人得有一百三十公斤,脚步不大,看样子很吃力。”

  “那是一个大胖子?”王宇飞蹙眉,想不通这个脚印对案件有什么帮助。

  张琦摇头说:“我怀疑他的后背上,应该背着一个人,才会有这样重量,他的步子比常规步伐要小一些,而且有前倾的迹象,说明他在背着人走。”

  王宇飞和周围的刑警都眼神一亮,有人背了死者,那这就说明极可能是凶犯。

  “能调查出那个嫌疑犯的脚印痕迹吗?”

  “不能,他应该戴上了鞋套,没有具体印痕,无法判断他穿的什么鞋,身高也无法通过重量和步寸来推断。”张琦叹了一口气。

  众人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没有线索,让刑警们如何破案?

  王宇飞转身对着我,语气严肃地说:“楚宇,我觉得这几件离奇案子,充满蹊跷,而且如今证实,这幕后有犯罪嫌疑人,只是这个人狡猾、冷静、作案手法高明,所以,我会向市局领导提议,并案侦破!”

  我点点头,并案侦破,其实就是把几件有关联的案子,合并在一起分析、侦破,虽然现在还无法判断出作案的嫌疑人是几个,作案动机是什么,但死者有着惊人的相似性,放在一起来刑侦破案,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王宇飞嗯了一声,询问我说:“这是第六起惊吓死亡的案件了,前几起也是女性受害者,我们发现案子不同寻常,才申请让特案科介入,配合我们来破案,你不是擅长与死者通灵吗?能否看到死者生前的景象,寻找出一些线索?”

  “王队,我那不是通灵,而且通过仪器的电弧效应,进入死者残存的记忆碎片中,看到死前几分钟的画面、场景,但这种仪器还在完善阶段,有几个使用条件。”

  “什么条件?”

  我耐心解释道:“首先,死者死亡时间不能超过七天,而且脑部不能遭受严重的物理破坏、创伤,也就是说,神经元没有遭受破坏,超过七天,记忆的碎片就随着尸体僵化变质而彻底消失了。

  “其次,需要同性的身体,我是男士,能与男性尸体进行这种电磁感应,因为生物电的相似性,而女性的尸体,会跟我在电磁沟通中产生排斥。当然,如果男性尸体的血型与我相同,那么契合的效果会更好,看到记忆中的场景会更逼真和清晰。”

  “发现的受害者都是女性,难道你就没有办法了?”

  “嗯,理论上如此,不过,如果下个女性受害者,没有完全死亡,或许,我能进入她的噩梦中,寻找根源所在。”

  “你还希望看到下个受害者?”王宇飞脾气火爆,顿时来了火气。

  我轻叹一声道:“以目前的线索,我们根本无法破案,凶手既然两个月内作案数起,他不会轻易收手的。”

  王宇飞紧握了双手,他身为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一连发生几起恶性离奇的谋杀案件,凶手逍遥法外,警方毫无线索,这对他而言,是一种羞辱和挑衅。

  电视台和几家新闻媒体的记者已经到了,他们想要报道一些新闻内容,被民警拦住,只是解释死者酗酒太多,心脏骤停而亡。

  由于没有任何身体伤害,甚至没有遭受过性侵和猥亵,所以记者们想要挖掘一些新鲜话题也没有可能,只有意兴阑珊地散了。

  这时候,特案科的同事来到,药剂师多海虹、擅长机械机关的刘憬铮、见习警员苏瑶。

  “宇哥,你已经到了。”苏瑶走过来,她五官精致,瑶鼻巧挺,嘴唇丰润,长得很漂亮。齐肩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穿着一袭合身的墨绿色制服,是个不折不扣的警花。

  苏瑶今年二十六岁,是Z大学心理系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来到省公安厅特案科。表面上她是我的助理,平时负责一些比较基础的工作。实际上,她是领导安排在我身边的心理健康监督员,一旦我的心理健康出现问题,她就会向领导汇报,立即停止我的工作。

  我点点头,跟她和两位同事,简单攀谈几句。

  多海虹要过去检查尸体,看是否有人给她下过什么药,使得受害者死于非命。

  分管刑警大队的总队长彭康,当场把几名刑警叫过去,交代了侦破任务,务必短期内破案,否则,受害人还会继续增加,事情一旦被人公布到网上,整个城市都会人心惶惶的。

  重案组队长王宇飞回道:“请彭局放心,目前线索也并非一点没有,既然发现了有人背尸,那么说明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昨天夜里,凶犯来过这,我们会让交管部门协同,调查这片公园昨夜附近车辆通行情况,对每一位经过这里的私家车进行排查。

  “另外,法医从女尸上,抽检出了乙醇,说明犯罪嫌疑人,曾用迷醉性药品,对受害人进行迷醉,然后实施犯罪,然后把她放在这里,迅速离开,任其自生自灭,这一点,跟前面的几起案件有相似性。”

  彭康点点头,交代说:“出动民警,在这条街走访一下,看看能否找到目击者和或者现场路过得人发现过昨天夜里,有人背尸走过。”

  “知道了。”

  收队之后,公安厅、市局、区分局的警员,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单位,要成立专案组,协调办案。

  我跟随苏瑶、刘憬铮等人回到了自己的单位,这个部门工作相对特殊,进入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多少都有些与众不同之处,跟普通的警员不一样。

  “宇哥,刚才王队打电话,让我过去拿这个案件的宗卷,让我们科室正式配合此案的刑侦工作。”

  我点点头,不置可否地说:“可以,去拿吧,正好这个月手上没有什么大案子。”

  “宇哥,你今天还没有接受我的测试呢。”苏瑶笑了笑,语气转柔。

  我摇头苦笑:“不要把我当真成病人好不好,我健康着呢,不要问我那些无聊问题了。”

  “那可不行,连科长可是吩咐过,让我定期就对你的健康情况做评估呢,你得配合我,不然,我就是失职。”苏瑶吐了吐舌头。

  我看着她那水灵灵的双眸,如扇子般密集的睫毛,一副噘嘴的撒娇神态,很快就败下阵来,对这个鬼精灵丫头,很难拿出兄长、前辈的威风压住她。

  事实上,科室内不论男女警员,都对这个见习生苏瑶无比地喜欢,她如同一个开心果,青春美丽,充满活力,没有都市寻常女孩子的纨绔和自私,反而很懂关心人,平时也很勤快,大家对她印象都非常好。

  “好吧,你问吧。”

  “先量一量血压、脉搏,看看舌苔,是否正常。”

  我只好配合着,苏瑶测试完毕,看到数据没有异常,露出笑容道:“昨晚几点睡的?”

  “深夜十一点吧。”

  “那么晚,后来怎么没给我回微信?”

  “怕影响你睡觉。”

  “嘁,我还在你之后睡呢。”苏瑶翻了一下白眼,跟我倒是不客气,不那么淑女。

  “你这不是健康问题了。”我只好转移话题。

  “昨晚做梦了吗,梦见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记不得了,很模糊。”

  “是好现象,如果记得清楚,说明你的睡眠质量就不好,精神处于亢奋、活动中,难以自控。”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常跟一些受害者沟通死亡代码,见到死者生前的恐怖画面,难免会被死者的记忆感染,经常会做一些噩梦,在梦中,自己仿佛变成了死者,少许记忆碎片融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工作久了,难免精神受损,失眠多梦,如果长期不通过心理师的治疗、化解,我容易患上抑郁症。所以,警局的领导以关心我的健康为由,调来了这位心理学的研究生实习做我的助理。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