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凡尔赛宫酒会

作品:十八号酒廊:黑金品酒师 作者: 糖糖 更新时间:2018-06-27

  

  夜幕初降,巴黎最著名的凡尔赛宫依旧灯火辉煌,各色的LED灯将这座数百年的宫殿衬托得如在仙境中一般梦幻。

  宫殿里衣香鬓影,宾客往来如织,人人都是衣冠楚楚,穿着得十分正式隆重,门口停着一溜的豪车显示着宾客的身份都是非富即贵。

  五年一次的全球名酒展示会在凡尔赛宫举行,这是全世界爱酒者的盛会,也被誉为酒界的盛世,凡是在名酒展示会上能拔得头筹的,都会成为爱酒者心目中的圣品。

  哒、哒、哒。

  一阵极有韵律的脚步声响起,门口出现的女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酒红色深V削肩的长礼服裙摆堪堪盖在脚面上,左侧的长裙从臀侧开了衩,走动间笔直修长的美腿时隐时现,身高逼近178的高挑身材加上8厘米的金色高跟鞋,让女人在人群中显得尤为夺目。

  黑色大波浪长卷发斜披在肩头,一身肌肤被礼服映衬地更加白皙如雪滑腻如玉,冶艳明丽的五官既有西方人的深刻轮廓,又有东方人的婉约细腻,眉如远山含黛,眼若春水含情,顾盼之间眼波潋滟媚态横生,真真是个难得的尤物。

  女人款款前行,顺手从侍者送上的托盘中拿起一杯红酒,却并没有品尝,而是拿在手中轻轻摇晃着,款摆的腰肢带动酒杯中的酒水微微荡漾着,无数赞赏或嫉妒的眼光交织着投射在她身上,却不能吸引她丝毫的注意力。

  “Miss云,您的魅力还真是分外出众啊!”

  伪装成耳骨夹的迷你耳麦中传来一连串的法语,云哲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她不着痕迹地向右上方看过去,二层的栏杆边一个身材高大的欧洲男人举杯对她示意了一下[使用次数过多]。

  无聊!

  云哲在心里对他翻了个白眼,她到这里是来工作的,可不是为了跟一个工作伙伴来调情的。

  见云哲对自己的称赞没有反应,男人耸了耸肩,继续对她说道:

  “我们的目标是在中间展位蒙奇公司最新推出的一款红酒,你的任务就是品鉴之后,用你能用的所有赞美词汇称赞一番,将这款红酒在上流圈推广开来。”

  云哲低头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胸口的名牌——“国际高级品酒师”,唇角一勾,这么简单的小事还需要她来作假,看来那家的红酒不怎么样啊。

  想归想,拿了金主的钱就要按人家的要求办事,想到她那个不得已的原因,云哲也只能做一次违心的品鉴了。

  为了不显得太过刻意,云哲在每个展位都做了短暂地停留,就算她是带着不纯的目的来参加这次酒类展会的,可她作为一个国际高级品酒师,对鉴赏各种酒品的热情却是真的,能参加这样的盛会对她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

  有几个展位的酒商是享誉全球的,公认的酒中王者,每个展示商都盛情邀请云哲为自己家最新推出的酒品做品鉴。

  云哲是真心想要好好品鉴一番的,可惜耳麦里那个烦人的家伙不断地催促着她,提醒她此行的唯一目的是要让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酒商在展会上成为黑马。

  虽然不甘心,云哲也只能无奈地每家都点到为止地评鉴一下,就离开了。

  慢慢地接近了此行的目标,耳麦里的男人又再一次跟云哲确认了她的任务,这一路他都没有放弃过对云哲的挑逗,这么风情诱人的东方佳人可不多见,错过实在可惜。

  法国男人的浪漫并没有打动云哲的芳心,反而让她厌烦的情绪更甚,作为一个有着高度职业素养的品酒人,云哲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喋喋不休破坏气氛和心情的人。

  “蒙奇”酒业。

  云哲看着招牌上的名称,心里不屑地一撇嘴。

  像这种世界级别的酒品展览会,云集的是全球的品鉴高手,怎么会有人天真到以为仅凭一个高级品酒师就能把朽木夸成极品。

  正要迈步走进去,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突然拦住了她: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不需要品酒师来鉴赏酒品。”

  云哲一愣,这是什么情况,跟任务里的情况不一样啊!不需要品酒师?那要怎么把他们的新品推成享誉全球的酒中王者?

  这意外的状况让指示云哲行动的欧洲男人也愣了神,就在他忙着请示上级的时候,云哲却自行采取了行动。

  “既然是酒品展示会,那么每一位来宾都可以品尝各家的美酒,没有听过商家还要把宾客往外推的道理,我的身份是品酒师没错,同样也是客人啊。”

  云哲说话的时候眼波潋滟,别有一般风情,她绕过愣在身前的接待人员,自行走过去为自己斟上了一杯酒。

  猩红的酒水刚倒入杯中,就有一股馥郁醇厚的香气散发了出来,云哲将杯底浅浅的酒水晃了晃,让那香气散发地更均匀,随后端起酒杯在鼻端嗅了嗅。

  单从香气来说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啊,云哲点点头。

  小心地将红酒斟到杯子的三分之一处,云哲突然对这款红酒充满了期待,至少在目前看来酒气的芬芳醇厚诱人,不想会是很低劣的酒水。

  猩红的酒水在水晶高脚杯中轻轻漾出圈圈的波纹,云哲十指纤细修长,嫩如春葱的手指与杯中酒相映生辉,让人看了目眩神秘,根本移不开视线。

  云哲慢慢抿了一小口杯中的红酒,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唇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着旁边的接待员缓缓地说:

  “味绵甘醇,回味悠长,酸甜而微涩的口感从舌尖到喉管都是依次递进的层次感,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可是……”

  云哲不吝赞美之词的夸赞了一番,看着接待员脸上的那理所当然的傲慢神情,她的话锋突地一转。

  “五年前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酒厂曾推出一款红酒,是创始人历时五十年,共计三代人的心血才调配出来的,原本会在当年轰动全球,却突然间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在今天又尝到了熟悉的味道。”

  云哲的话让接待员的脸变成了铁青色,眼神狰狞地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堵上她的嘴。

  “Miss云,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吗!”

  耳麦里传来欧洲男人愤怒地咆哮,可云哲完全充耳不闻,对一个狂爱的爱酒者来说,这种赤裸裸的抢夺完全是对酒的亵渎,她仍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哦,我知道了,对没有实力的人来说坐享其成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我真要恭喜你们,眼光毒辣,手段也不容小觑,确实弄出了能够让人‘刮目相看’的美酒啊!”

  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起来,有些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们也是知道五年前那款酒品的人,如今被云哲这么一说,顿时有几个人不顾阻拦地冲上前来倒了酒品尝,然后也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云哲冷笑一声放下酒杯,转身款款向门口走去。

  什么狗屁任务,老娘不干了!

  “Miss云,你会后悔的。”

  一直在咆哮的欧洲男人忽然安静了下来,声音无比冷酷。

  云哲转头看向二楼,那男人居然带着一副看死人一样的表情看着她。

  抽什么风!

  云哲不屑地别开眼,走出了凡尔赛宫。她一路向着事先约定好的地方走去,却没有看到来接应自己的人和车。

  “奇怪,人呢?”

  云哲四下张望了一圈,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一群黑衣人杀气腾腾地向这边跑过来,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也是,自己砸了人家的场子,这背后的报复必然是少不了了。

  云哲想归想,脚下的动作可一点都不慢,她踢掉碍事的鞋子,赤着脚狂奔起来。

  就算云哲平时也是算是个健身达人,可这男女先天的差距还是让她逐渐被追在后面的男人们拉近了距离,眼见着离她最近的男人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她飘飞的秀发,斜下里一只脚猛地踹在他的小腹上,这一脚就将那个男人踹飞了出去。

  这一突变让云哲和她的追击者都愣了,不知哪里来的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挡在云哲身前,他趁着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一个回旋踢将第二个刹不住车的黑衣人踹到了一边。

  眼见着两个同伴都被撂倒了,黑衣人们认定了这银灰色西装的男人是云哲的同伴,也就不再客气,不仅将两个人都团团围住,甚至优先攻向了那个男人。

  那男人面对七八个彪形大汉居然没有一点惧意,反而显得游刃有余,只见他闪转腾挪,出招凌厉狠辣、拳拳到肉,每一出拳脚都不走空,结结实实地砸在对方身上。

  云哲简直都要看呆了,乖乖,这年轻人看着斯文俊秀的样子,居然身手这么好,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现场能站着的就剩他和自己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跑!”

  年轻人看见在一旁呆住的云哲,差点气乐了,这帮忙的累个半死,正主怎么反而看上热闹了,眼见着又一群人追了过来,他一把拽住云哲的手撒腿就跑。

  云哲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人拽着狂奔,直到两人一起坐上了一辆车绝尘而去,这才回过神来。

  不对啊,这人谁啊?

  她偷眼打量着那人的侧脸,线条轮廓深邃,眉眼之间自有一股勃发的英气,剑眉朗目、高鼻薄唇,模样倒是英俊得很。

  云哲看到那男人像是要转过头来的样子,立刻把视线瞥向窗外,被人抓包到偷窥可是很尴尬的事,可就是这一眼,却让她从窗外的后视镜里看到,原本预定要接应自己的那辆车就跟在后面。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