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九章 礼品

作品:康熙嫔妃传 作者: 任瑾 更新时间:2018-09-14

  半个月来,钮钴禄氏皇后都没有出过一天的门,也没有离开过坤宁宫半步,仁宪太后一直不停的召见太医。

  经太医院的太医们详细检查,得出的结果是,因上次皇后掉入水中的缘故,肠胃已经受到严重的感染,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

  快到月中的时候,皇后已经减少了进食,嫔妃们都预备上贺礼,准备前往坤宁宫看望皇后。

  这时,纳喇氏惠嫔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带来两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来到了承乾宫。

  见到佟贵妃,惠嫔就开口对二人说道:“快过来拜见贵妃娘娘。”

  佟贵妃见到两张陌生的面孔,就向惠嫔问道:“她们是……”

  佟贵妃刚开口,惠嫔就急忙回答佟贵妃的话,说道:“娘娘,她们是嫔妾的远亲,也算是堂妹,嫔妾想把她们进献给皇上,望娘娘向皇上进言,日后也好为娘娘效劳。”

  “那她们是那个姓氏。”

  “娘娘,她们跟嫔妾一样,也是纳喇氏。”

  “都分别是多少岁。”

  “姐姐十七,妹妹十六岁。”

  “她们是亲姐妹?怪不得长得很是相似。那你就先带她们下去吧!这事等从坤宁宫回来后再说。”

  “娘娘,这次去坤宁宫看望皇后,嫔妾想让她们一道过去。”

  “现在连官女子都还不是,这个时候就让她们去看皇后,也太早了吧!”

  “娘娘,您还记不记得上次咱们三人出宫时,带回来的玉器。今日看望皇后,正是将它呈现出去的时候,娘娘不是一直担心着,没人能够帮娘娘将玉器呈现给皇后。现在她们两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

  “可她们是新人。”

  “就因为她们是新人,此时将玉器呈现到坤宁宫,坤宁宫的人才不轻易防备,也不容易被怀疑。”

  佟贵妃听了惠嫔的一席话,犹豫了好半天,才回答说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娘娘,听说永和宫的瑶常在嫌自己家世卑微,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去看望皇后,只准备了一盒上等的茶叶和一个精致的茶壶。嫔妾在想,无论她的茶壶有多精致,也不能跟咱们的玉器相比。说不定皇后见了咱们这件玉器,往后就会少用瑶常在的茶壶泡茶水了。”

  “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嫔妃们都纷纷带着贺礼来到坤宁宫看望皇后,所以人按照惯例将各自带来的贺礼呈上前来。

  有送珠宝的,有送贵重物品的,玥瑶的家世不好,只能送上几天前就备好的上等茶叶和茶壶。

  就在这个时候,惠嫔的两个堂妹就按照惠嫔的指使,将佟贵妃亲手交到她们手上的玉器呈现给坤宁宫的宫人。

  刚收下所有的礼品,坤宁宫的掌事宫女走到僖妃身边,用较低的声音问僖妃:“僖妃娘娘,这次各宫的主子们送来的贺礼当中,有些看起来像是用具,要不要将它们都仔细的检查一遍。”

  僖妃回答说道:“除了永和宫的瑶常在送来茶叶和茶壶之后,再检查承乾宫的佟贵妃和翊坤宫的宜嫔送来的,其他的嫔妃送来的,就不用检查了。”

  掌事宫女又问道:“僖妃娘娘,那其他新人送来的呢!”

  僖妃又回答说道:“新人送来的也不用检查了,新人之所以给皇后娘娘送礼品,不过就是想让皇后娘娘多给她们一些机会,让她们多接近皇上罢了。”

  嫔妃们送完礼品,在坤宁宫聚上了几个时辰,才各自回到各自的宫里。

  等到嫔妃们逐渐散去,坤宁宫的侍女们将皇后扶起,掌事宫女让宫人将所有的礼品都打开给皇后看过一遍。

  皇后看过许多的礼品,唯独对两名纳喇氏新人送来的玉器情有独钟,于是就问道:“这件饰品是谁送来的,看上去很不错。”

  掌事宫女回答说道:“今日送礼的人除了各宫里的主子,还有一些新人,奴婢也不记得这件玉器究竟是谁送来的了。”

  皇后看了看这件玉器,说道:“真是一件不错的器具,用它来泡茶最好。”

  接着,掌事宫女就大声对其他侍女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吗?以后这件器具就用来给娘娘泡茶。”

  掌事宫女说着,就让宫人们将所有物品重新收了起来,然后再找地方放好。

  不出几日,就听见坤宁宫的宫人们跑到仁宪太后的宫里,禀报仁宪太后说道:“近日,经过太医院的太医们给皇后诊断,诊断出皇后又患上了十分严重的肺炎。”

  坤宁宫的宫人们向仁宪太后禀报完毕,就回到了坤宁宫。

  当天夜里,仁宪太后来到坤宁宫,亲自伸手将皇后扶了起来,又对宫人们说道:“太医来过了吗?”

  掌事宫女回答说道:“回禀太后,太医在午后时分已经来过,可是到了现在,娘娘依然没有一丝的好转。”

  仁宪太后又回答说道:“太医的药又不是仙丹,得过一些时辰才知道结果。”

  仁宪太后说着,又对皇后说道:“皇后,你一定要好起来呀!”

  皇后两眼苍白,仰望着仁宪太后,回答说道:“太后,臣妾的状况臣妾很清楚,臣妾怕是快不行了。”

  皇后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咳嗽。

  听了皇后说的这话,仁宪太后对她说道:“不许胡说。”

  几日之后,僖妃随身带上两名太监,来到坤宁宫看望皇后。

  今日的僖妃与往常大有不同,今日不但换上了明艳的服饰,还浓妆艳抹的,样子有些惊艳。

  僖妃进了坤宁宫,见得皇后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

  僖妃四周看了看,吩咐着坤宁宫里所有的宫人:“你们全都出去吧!本宫有话要与皇后娘娘交谈。”

  所有的宫人听了僖妃的吩咐,都转身出去了,唯独只有掌事宫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僖妃问道:“你也先出去吧!”

  掌事宫女回答说道:“僖妃娘娘,太后交代过奴婢,不管发生什么事,让奴婢半步也不要离开皇后娘娘。”

  僖妃犹豫了半天,然后说道:“既然你不出去,留在这里也无妨。”

  僖妃一边说着,一边向桌子旁边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皇后的肺炎突然间发作,只见她躺在床上,伸着手吃力地喊着:“药,药。”

  此时此刻,僖妃已经走进桌子,从桌子上端起一碗药水,好像是刚煎好的。

  僖妃将药水端在手里,向掌事宫女问道:“这是什么。”

  掌事宫女回答说道:“回僖妃娘娘,那是太医院刚给皇后娘娘配来专治肺炎的新方子。现在皇后娘娘一定是被病疾折磨得快受不了了,您还是先把药水给皇后娘娘吧!”

  僖妃一边端着药水,一边走进皇后,然后就对皇后说道:“次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其实您命中早就已经注定,您的这个继皇后是做不长久的。从阿玛给我们取的名字当中,拿最后的一个字来判定,您只是兰,而我是凤,您明白吗?凤就是凤凰的意思,凤凰指的就是皇后。能让您做了半年的皇后,您也该知足了。”

  皇后原本很想说话,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是掌事宫女对僖妃说道:“僖妃娘娘,皇后娘娘正在向您要药水,趁皇后娘娘还剩下最后一口气,说不定喝下这药水之后,病情会有转机。”

  僖妃看了看掌事宫女,回答说道:“你说什么,皇后娘娘还剩下最后一口气?这个时候把药水给皇后娘娘,本宫觉得也是浪费,还不如不要再浪费这药水。”

  掌事宫女见到今日的僖妃说话的语气,与往常不太一样,于是就问道:“僖妃娘娘,您知道您现在在说什么,皇后娘娘可是您的亲姐姐呀!”

  只见僖妃弯下身子,正对皇后说道:“次姐,让您活着,您是斗不过佟贵妃的,不如您早些上路,让我来与佟贵妃一较高低。”

  听到僖妃亲口说出的这句话,掌事宫女感觉情况有些不对,于是正准备着向外逃跑。

  僖妃大声吩咐两名太监:“抓住她,拖到没人见到的地方解决了。”

  僖妃刚说出口,两名太监就按照僖妃的指使行事,将坤宁宫的掌事宫女向后门拖去。

  只见僖妃站在皇后的面前,将手轻轻的松开,然后药水连碗一起从手上落到地上。

  皇后患上的肺炎没能得到专用的药水治疗,最终难逃死劫,离开人世。

  正当端顺太妃和宁悫太妃得知皇后殡殁的消息,二人不知道有多高兴。

  二人此时正在宁悫太妃的宫里,只见端顺太妃正向上苍祈祷着,口中念道:“阿弥陀佛。”

  宁悫太妃却开口说道:“佟佳氏终于熬出头了。”

  就这样,钮钴禄氏只做了半年的皇后,就离开了人世。

  出殡之日,坤宁宫的首领太监放声喊道:“奉移钮祜禄氏大行皇后梓宫出城。”

  于是,所有的嫔妃与其他人一样,披麻戴孝,护送着钮钴禄氏皇后的梓宫缓缓地流出紫禁城。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