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六章 落胎

作品:太子妃改嫁当王妃 作者: 弥猫深巷 更新时间:2018-07-28

  第六章落胎

  “太子回府。”

  随着一声高昂的通报声,太子府的所有夫人和公子和奴仆们一路小跑至正门前,分列跪在两侧。当正门缓缓打开,慕奕非带着他的近身侍卫走进来时,仆人们齐声大喊:“恭迎太子回府——”

  慕奕非此次巡视边防本来是需要两个月,而他在中途得了个消息,便只得一月余就赶回来,刚刚踏进王府的大门,跪在地上迎接他的管家冥扬就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出。

  慕奕非坐下后,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管家,什么都不问,而是接过贴身侍从冥枫端来的茶,慢慢喝了起来。偌大的前厅,只能听到茶杯和盖子相碰的声音。当慕奕非喝了半盏茶,沐眠晞和孤若漓才姗姗来迟。

  孤若漓看了一眼慕奕非之后,又把目光移到别处,不想再看他一眼,沐眠晞拉着孤若漓坐下了。

  冥扬弓着身子,小声说道:“王爷,琉璃阁的梅芙夫人有孕了。”

  冥扬的话说完,前厅好半天没有一点动静,慕奕非依旧喝着茶,沐眠晞看着孤若漓,孤若漓则目观鼻,仿佛什么都听不到。

  “谁负责琉璃阁的汤药。”

  “回太子,是孙嬷嬷。”

  “把她叫来。”

  慕奕非的话语中听不出喜怒,好像有孩子的那个女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可是跟随了他十五年的冥扬冥枫,还有十二年的孤若漓却清楚,他这不是高兴的表现,而是动了杀心的表现。虽然沐眠晞不知道这是什么反应,但是,她自己觉得,初为人父总归是喜悦的,可怜了阿漓了。

  “是。”冥扬带着两名侍卫走了,冥枫知道他是去押孙嬷嬷了。

  慕奕非的这些夫人男宠都是为了掩人耳目而纳入府中的,也有人是自荐枕席的官家小姐。他不会花太多心思在他们身上,只要他们听话,不闹事,慕奕非他就不会为难他们,就算是出府,也会给一大笔银子算是补偿。这一点上慕奕非是仁慈的,但是一旦犯了他的忌讳,就一定会收到严惩。例如这个偷偷怀了孕的梅芙夫人。

  当冥扬押来孙嬷嬷后,浑身发抖的孙嬷嬷跪在地上求饶。

  “太子,奴婢确实是送了避孕的汤药过去的,求太子饶奴婢一命,求太子。”孙嬷嬷不要命的磕头。

  他来太子府四年,深知慕奕非的规矩。梅芙夫人进太子府两年,虽然一直都没被冷落,可以说她是慕奕非最宠爱的女人。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觉得梅芙夫人不会拿自己的荣宠去赌,因此对她很放心。按照府里的规矩,孙嬷嬷和李嬷嬷要看着除了太子妃除外的每一位侍寝后的夫人喝下避孕的汤药,就是怕她们怀孕,可是梅芙夫人跟了太子两年,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孙嬷嬷也就大意了,就两次没盯着,就出了事了。

  沐眠晞听了这个这消息,简直惊呆了,慕奕非居然用避孕汤药让后府的女人不能怀孕,那他现在应该是兴师问罪,而不是喜悦。孤若漓也一定知道太子府有这个规矩,所以知道这个消息的这两天,孤若漓一直叹气,是为了孩子还是自己?

  “送了汤药,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在场所有人都因为慕奕非这句质问惊呆了,孙嬷嬷缩了一下,忘了磕头。若是一直都有服用避孕汤药,那么她怀孕的可能性就只有偷人这一可能性了。但是就给梅芙夫人十个胆,她也不敢在太子府里偷人。可是王爷这么说不管如何辩解,她和梅芙夫人都完了。她是负责琉璃阁的汤药嬷嬷,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她难逃其咎。

  “太子饶命,太子饶命。”此时的孙嬷嬷除了这句话,她是在想不出有什么话可以说。

  “冥扬”

  “奴才在。”

  “治下不严,失察之罪,自领二十杖。”

  “是。”

  冥扬和冥枫松了口气,虽然少不得要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但是这就是最轻的处罚了。

  “把梅芙夫人押上来。”

  “是。”冥扬带着两个侍卫去了琉璃阁。

  “啊。”两个侍卫押着梅芙夫人到前厅,直接把她摔到慕奕非面前。

  看到这一举动的沐眠晞,吓得站起来,沐眠晞只觉得她是个孕妇,不应该这么粗鲁。

  “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妾身知道错了,求太子开恩,饶了我腹中的胎儿。”梅芙夫人立马爬了起来,爬到慕奕非脚边,拽着慕奕非的衣角。

  慕奕非连看都不看梅芙夫人一眼,只是安安静静地喝着茶。

  “太子妃,太子妃,妾身知道错了,求您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太子妃求您,就算我的孩子出生他也只是个庶出,您的孩子才是嫡出,不会影响到您孩子的地位的,求求您了太子妃,饶了我吧。”

  梅芙夫人见慕奕非压根没打算理她的意思,转而向沐眠晞求情,所谓的求情倒不如说是道德绑架,如果此时此刻沐眠晞不救她,便会背上无法容忍丈夫子嗣的骂名。

  慕奕非看到梅芙拉住沐眠晞的裙角,手一挥,冥扬和冥枫立马上前拉开梅芙夫人,此时的沐眠晞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太子,药,熬好了。”

  掌管汤药的另外的嬷嬷,伍嬷嬷端着两碗黑乎乎的汤汁,走了进来。

  “这一碗是落胎的汤药,这一碗是毒药,孙嬷嬷,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么把落胎的汤药给梅芙夫人喝,要么就是你喝了这碗毒药,两条路选一条。”冥枫挥了手,伍嬷嬷吧汤药端到孙嬷嬷面前。

  孙嬷嬷颤抖着双手去端了那碗堕胎药,沐眠晞想要阻止,却被玖兮和巧兮按住了双肩,不让她动弹,沐眠晞看向玖兮,玖兮摇了摇头,再看向巧兮,得到也是一样的回答。

  两个侍卫抓住了梅芙夫人,孙嬷嬷捏住梅芙夫人的嘴,强行灌药。

  “住手。”

  孤若漓出言阻止,在他看来稚子无辜,更何况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的错,不应该由她承担所有罪责。

  “坏了太子府的规矩就得罚,动手。”

  慕奕非的声音好像在说,哦,你想要那件东西,拿去吧的感觉。

  孙嬷嬷捏住了梅芙夫人的嘴,颤抖着把药灌进了梅芙夫人的嘴里。

  过了一刻钟,梅芙夫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前厅,沐眠晞眼睁睁地看着血从梅芙夫人的双腿间流出来。

  看着一个胎儿变成一滩血水,沐眠晞还是接受不了,也被吓得不轻。

  “孙嬷嬷,废只手赶出府去,其他人,没什么事就先退下吧。”

  沐眠晞想站起来,但是被梅芙夫人所留下一滩血水,吓得腿软,还好玖兮和巧兮扶住了她。

  “阿晞,阿晞。”

  可是还是没走几步便晕了过去,一直没什么表示的孤若漓第一时间冲过去扶她。

  “冥扬处理好这里。”

  慕奕非抱着沐眠晞回到沅紫轩,孤若漓也跟着走了。

  “你们照顾好太子妃我先回向阳台了。”孤若漓嘱咐玖兮和巧兮。

  “阿漓。”

  孤若漓此时此刻也没什么力气再跟慕奕非纠缠,他知道这种情况在皇家不会出现在少数,在太子府也不会在少数,可是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还有点羡慕沐眠晞,是女孩子,可以说晕就晕。

  “好好照顾好太子妃吧,阿漓告退。”

  沐眠晞很快就醒过来了,但是看到慕奕非,她那脸转到一边,不想看慕奕非,慕奕非和沐眠晞两个人在同个房间却相对无言,慕奕非则是觉得跟沐眠晞没有解释的必要,沐眠晞知道这些情况在皇家发生是最正常不过的,别说只是一个未成形的胎儿,就算是一个大活人,都可以在他们眼皮底下,说消失就消失,慕奕非包括她自己,生来就有主宰别人的性命的权利。

  “小姐,晚膳想吃什么?”玖兮看着自从醒过来就一直坐在床上发呆的沐眠晞,想找找话题。

  “我想回家。”

  都说人在恐惧或者是脆弱的时候都会想家,因为感觉那是她的避风港,但是现在她回很想回到那个暂时或者是永远都回不去的避风港。但是这句话在玖兮听来,沐眠晞想回丞相府。

  “按照规矩的话,您要下个月才能回门,成亲三个月后才归宁,再忍忍,啊。”玖兮知道这件事对沐眠晞的影响,丞相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对他的夫人可是宠爱如命,年轻时犯了个错误,就是酒后与人生下了四公子,本来丞相是打算给钱打发他们走的,但是当时的丞相夫人得知这件事后,却亲自把四公子沐伦晞接进丞相府,过继在自己名下抚养着。所以在丞相府沐眠晞连基本的勾心斗角都没见过更何况是这么血腥的画面。

  “没事了。别管我,我自我调节一下就好了。”

  沐眠晞典型的三日的记忆,天大的事,只要给她点消化时间就很快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沐眠晞有时候也很庆幸自己有这么大的心去自我调节,所以人有时候还是没心没肺的好。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