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卷第六十二章 时光劫

作品:浮生 作者: 圼火 更新时间:2018-10-11

  

  有关血魂的秘辛,玄尘一无所知,没想到他和出现在蛊渊山那个白衣胜雪的仙子竟是父女关系。想到这,玄尘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虽说不知道白泽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将他与血魂一家人慢慢聚拢在一起,但可以肯定的是,到最后,玄尘若是敢忤逆其意志,白泽肯定会将他变成傀儡。虽说遇上连化蛇都有所忌惮的火红小兽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但至少摆脱了白泽的追踪利用,不至于死得不明不白。

  弘听寂犹豫了一会,问:“玄尘,你在蛊渊山中,有没有遇上什么特别的存在,比如说像白泽那样的超级强者。”

  “没有,”玄尘摇摇头,这确实是实话,火红小兽不能算是强者,玄尘只是隐瞒,没有欺骗,“倒是得知了一个秘密,蛊渊山竟是一个囚牢,里面关押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

  “这个我从白泽那里知道了,那囚牢并不能算是白泽布下的,万年前的白泽远没有如今这么强大,它不过是修改了神明遗落的一座迷宫,将其变成了封困猰貐的囚牢。”弘听寂见玄尘似有疑惑,便解释了一番。

  “猰貐?传说中被蛇身人脸的天神危杀死的烛龙之子?”

  在人间,一直有各种版本的猰貐的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其为烛龙之子,天性善良,却被天神危杀害,天帝将其复活之后,变成了残暴阴毒的食人兽的故事。传说中,猰貐最终被后裔射杀,没想到竟是被白泽关押在了神明遗落的迷宫之中。

  “关于猰貐的身世和经历,我并不知晓,白泽那里或许有相关记载,但我没有可能长时间潜伏在如此强者的行宫之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猰貐绝对不是被天神杀死的,烛龙与白泽同辈,都是出生在神明时代的末期,或许曾一睹真神面容,但猰貐是神明覆灭后过了很久才出生的,绝对不会是被神明所杀,应该是被某个魔修所杀。”

  “神明的时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这些听上去很强大的生灵,现在都消失不见了,全部都死了吗?”玄尘有些好奇,人类每日都在对着神像顶礼膜拜,却从未见过真正的神灵,若不是听修士们说确实存在神灵的时代,又亲眼见过长生太岁的第一灵身,他真的会以为神只是一种臆想的生灵。只是,强大如神明这样的存在,真的就彻底灰飞烟灭了吗?是什么力量造成了他们的毁灭?

  “这个,我也不知,但凡试图探索诸神下落,追寻神明足迹的人,或者妖、鬼,都彻底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很有可能都死了,”弘听寂似乎对神明这个话题颇为忌惮,不想继续说下去,他看向玄尘,一脸严肃的表情,“说远了,言归正传,接下来我告诉你的事情很重要,很可能关乎到凡界亿万生灵的未来。”

  语毕,弘听寂身上光辉流转,一道道神秘的灵结飞出,附在房间的四壁、地板,和房顶上,形成一个淡灰色的结界。玄尘见此,也不再多想其他,他低下头,将耳朵凑到弘听寂嘴边,仔细聆听起来,弘听寂的神念随着嗡嗡的声音进入玄尘脑海中,化作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令玄尘倍感震惊。他呆呆的待了许久许久,才缓过神来,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双拳紧握,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

  “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记住,这些事对任何人都不能说,结界撤销后,哪怕是在我面前,你也不得提起。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引来祸端。言尽于此,该怎么做,想怎么做,你自己好好想想,我没有能力帮你,能做的,便是让你知道真相。还有,不管你打算怎么做,都不要告诉我,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弘听寂语气虽然有些严肃,却流露出浓浓的关切之情,他一挥手,将结界撤销,那些灵结飞回,没入他的脑海,非常神奇。

  玄尘发呆,老半天才艰难地点点头。弘听寂轻叹一声,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玄尘清楚的听到他说:“现在告诉他,会不会太早了点呢?”

  偌大的双人客房只剩下玄尘一人,空气中多了几分冷清的意味,玄尘在房间里木然的徘徊着,脑海中尽是弘听寂留下的画面。

  这些画面透着洪荒的气息,时间可追溯到一万多年前小天道即将建立的动荡时期。画面中,一个上古大派被人攻破,许多人丧命,而后来,其中一些人发现了内鬼,可惜,发现真相的人都死了,连带着他们的传承,也被幕后黑手彻底销毁。而幕后黑手在完成计划后,将明面上的内鬼与攻陷该派的强者全都杀光了,再也没有人知道真相。

  不过,火种并没有熄灭,一对强大的夫妇燃烧神魂,将他们的孩子祭献给未来,并得以留下两道灵识,当他们的孩子再度现世的时候,灵识也会化为其父母再现世间,虽然注定什么都不记得,虽然一定不能长久存在。

  这个大派,正是传承久远的时空门!

  万年前的一场浩劫,使得时空门求知阁的百万宝书在动荡中焚毁。浩劫平息之后,空间大神以无上大能将流失的数万空间道法重新完整刻录下来,并修正其中的不足之处,空间一脉得以延续。而时间之道的大能修行者却在这场浩劫中全军覆灭,只剩下些许成就甚低的时间修行者还活着。所有人都能猜到幕后绝对有黑手在推动着一切的发生,却只能噤声。

  万年多的时间过去,所有人都忘了时空门的往事,甚至很多年轻的修士甚至完全不知道时空门曾经的时间修士比空间修士更为强大,更别提知晓背后的阴谋。

  那个被祭献给未来的婴儿,正是玄尘!祭献给未来,意味着能在天地伟力的帮助下,于未来再现于世,同样也意味着,从现世开始,玄尘便已背负上了非常神秘且沉重的使命。

  真相揭开,是如此残酷。玄尘在心中呐喊,他知道,父母已经死了,再也不可能归来了,就算那两道灵识侥幸没有消散,也注定不能久存于世。从他被祭献给未来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成了孤儿,注定要走一条不平凡的路,也注定要承受无尽的阴谋算计与苦痛。就算没有白泽,没有妖蝶飘雪出现,没有天台山的祸乱,所有的人都没有出现,他也不可能善了此生。

  “伟大而仁慈的天地,我们将孩子祭献给您,求您在我们的孩子再现于世的时候,能对他仁慈一些,让他过些许平静安宁的日子。”

  母亲神魂燃尽前的哭喊浮现在玄尘脑海中,字字句句,都令他心如刀绞。天地确实仁慈,让他过了整整十三年半的农家无忧小孩的日子,没有蔑视这样一个渺小卑微的哀求,而愿望实现,就注定要承担天地的使命。

  “爹娘,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实现你们的愿望,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不管天地要我承担怎样的使命,不管未来有多苦,我都会好好活下去!”玄尘想要怒吼,却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在心中,对已逝去万年的父母许下誓愿。

  玄尘瘫坐在地板上,双目失神,不知道为何,他脑海中出现了钩蛇王金蛇仙子的身影,那一身黄衫,行事果敢说话刻毒的女子,似乎有几分凄清。

  “我的道,本身就需要将现在的自己祭献给未来的自己。我的道,是审判未来。”金蛇仙子曾说过这样的话,玄尘回想起来,觉得或许金蛇仙子再度现世时,必将是了不得的人物,不过,他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想任何事情,这个念头不过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两个时辰后,午饭时间到了,弘听寂去而复返,绝口不提之前的事,拉着玄尘朝一楼走去,这家店虽有三层,但人手不足,不送饭菜到每个房间,要吃饭还是要到一楼。

  这家客栈是由一家四口经营的,两夫妻中男的负责上菜和写菜单,女的负责炒菜,两个小孩子年纪大的上菜拖地之类的都能做,年纪小的就帮忙洗洗盘子。玄尘将精力集中在这样的小事上,以免总是心绪不宁,他还没有想好,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即使是要复仇,他也不想做一个“相干人等一概屠个干净”的恶魔。

  弘听寂点了一道素炒萝卜,一道紫菜汤,一道青葱豆腐,全是素菜,而玄尘直接要了三斤麻辣熟牛肉,这让店里的小孩子对这二人倍感好奇。

  “你们是来参加幻术大会的吗?”年纪大些的男孩子问。

  “不,我是来看看的,至于我孙儿要不要参加就不知道了,他没学过幻术,没人教,却硬要跟来。”弘听寂瞎应付了一通,玄尘闻言抬了下头,什么都没说,又埋头啃牛肉,那小孩子见状,呵呵一笑,便跑去其他桌了。

  “说真的,玄尘,你想不想参加幻术大会啊?”弘听寂似是突发奇想,如是问道。

  “吃牛肉。”玄尘抬起头盯着弘听寂,最终只吐出这三个字。

  “怎么?不开心就狂吃肉?这样会变成胖子的。”

  “吃牛肉。”这一次,玄尘头都没有抬一下。

  “你要是想参加的话,爷爷可以教你点小把戏,让你进去玩玩。”

  玄尘停止啃肉,抬起头,眼珠子转了一下,说:“这还差不多。”

  店里其他食客听到他们的对话,都把玄尘想成了吵着闹着要参加幻术大会的瓜娃子,笑声此起彼伏,令小店中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息。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