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卷第八十四章 化天之光

作品:浮生 作者: 圼火 更新时间:2019-01-12

  

  黎明,东方的天空泛起灰暗的鱼肚白,带着极其淡的红色,如同死鱼的肚皮。

  地上窸窸窣窣,时不时弹出一两根绿色的藤条。两个玄尘并立,飘雪、松鼠、龙剑、火尪环绕在玄尘身周,璐璐站在玄尘肩头,严阵以待。

  火尪地妖交出灵魂印记不久,大地上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慢慢将玄尘等人围住,几根藤条试图将火尪地妖从玄尘身边卷走,不料月瑶神殿光芒大盛,神光直接从灵魂空间中飞出,照射在飞来的藤条上,直接将藤条化为虚无,连灰烬都没有剩下。

  接连数次,藤条从不同角度来袭却无一不被化掉之后,藤条变得谨慎了,没有轻易靠近。

  寂静的大地上,除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外,再没有任何声响,连鸟叫虫鸣都全部消失了,时间一久,令人心生恐惧。

  玄尘想起那被无声击杀的暴猿,知道今日注定难以轻易摆脱这绿妖,毕竟它的出现绝非临时起意,绝对是谋划已久。他在等,等隐藏在无数藤蔓中的绿妖现身,出来谈判,再找机会下杀手。

  只是,当天边第一缕晨曦照射在大地上的时候,无数藤蔓如潮退般撤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鸟叫虫鸣之声再次响起,死寂的大地恢复了生机。

  “就这样走了?”松鼠最先说话,它憋了半个晚上,快要憋坏了。

  “看情况,它并不打算谈判。”玄尘轻叹,伸手将紧绷着翅膀的火尪地妖抓到手中,端详它的伤口,那相对于火尪地妖的瘦小身躯而言已算是重伤的伤口不再流黑血了,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它们不会谈判,它们就像狼群,看上猎物只会试图猎杀,你见过狼群和鹿群谈判吗?”火尪地妖的声音已恢复平静,不再颤抖。

  “谁是狼,谁是鹿,尚无定论!就算它们谋划已久,想要从我手中将你带走,或是抢走什么东西,都是需要代价的。”玄尘面色平静,看向北方的大地,延绵起伏十余里的山包后方,是拔地而起的大山,大山耸入云霄,山上白雪皑皑,云缭雾绕,看不清真容。

  “我们去那座山上吧,我在那里感应到了特殊的气息。”没戴空间戒指的玄尘向着北方迈出一步。

  “你的……另一半不去吗?”松鼠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别扭。

  “不去,你也不要去,到空间戒指里来。”另一个玄尘戒指发光,将璐璐和松鼠直接收了进去,扭头对飘雪说:“我们去完成未完成的事情。”

  “什么事?”飘雪觉得有些别扭,一开始两个玄尘言行一致的时候,她还能接受,现在两个玄尘说着不同的话,做出不同的动作,飘雪反而不适应了。

  戴着空间戒指的玄尘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你跟着我,”没戴空间戒指的玄尘抓住火尪地妖,朝北方走去,又扭头看向龙剑,说,“至于你,想去哪就去哪,我不会管你。当然,如果你要跟着我,就必须付出代价。休想在关键时候趁火打劫。”

  龙剑闻言,剑身微微一震,在空中徘徊了些许时间,最终飞向戴着空间戒指的玄尘,却被凤凰涅槃火给拦住了。

  “你不能跟着我。”戴着空间戒指的玄尘眼中闪现刀芒般的亮光,飘雪的凤凰涅槃火如蛇般紧盯着龙剑,不让它靠近。

  龙剑微吟,叹道:“想不到你天赋如此惊人,竟在一天的时间内,就能做到同时协调两具分身,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分身化主身,主身再相融了,淬炼两仪之身也指日可待。也罢,我便不跟着你了,你确实不需要我。索要三百年寿元,并试图占据你一具分身,确实是我贪心作怪,不过你放心,日后我若有机会活着完成心愿,定然会回来找你,悉数奉还欠你的东西。前提是,我能活着回来。”

  说完,龙剑之中,一条白色的光龙飞出,裹挟着剑身飞向长空,倏然消失。

  “我就知道这家伙只要被带离了断剑谷,就有能力破开时空禁制,进入源荒大地,果真是无耻之徒。”松鼠挣扎着想要从空间戒指里跳出来,被玄尘按着头塞回去了。

  两个玄尘分道扬镳,一南一北分开行事。火尪地妖三步一回头,看看戴着空间戒指的玄尘,他能感受到那个玄尘身上的未来之力以及月瑶神殿的气息,而没戴空间戒指的玄尘身上却感觉不到,这让它心里很没底,在它的认知中,那绿妖畏惧的,只有未来之力,以及月瑶神殿的力量,却依旧紧跟着玄尘,寸步不离,生怕那绿妖白天也能出来,趁它不注意要了它的性命。

  路途很长,玄尘走的速度并不快,快到晌午的时候,才到达雪山脚下。

  “十多年前的妖兽之乱中,你救过很多的凡人。”一直沉默的玄尘突然开口说话。

  “你怎么知道的?通过我的灵魂印记吗?”火尪地妖看向南方,群山遮挡了视线,它十分怀疑,两个玄尘是不是偷偷互换了身份。

  “不是,是你落在我脚边,往我身上靠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并获取了你一段记忆,当时你对我毫不设防,要获取你的记忆易如反掌。若不是你在那场大乱中救过不少凡人,我是不会帮你的,我也不想惹上不知名的存在。”玄尘缓缓说道。

  “咳咳,”火尪地妖发出尴尬的咳声,说,“一直都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没想到这话真在我身上应验了。”

  玄尘一笑,没再说什么,开始攀登雪山。与高耸入云的雪山相比,人类就像是微小的蝼蚁,玄尘的速度与普通人快跑差不多,要想登上雪山顶,至少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我们为什么不飞上去?这样太费时间了。”火尪地妖抬头看望不见顶的雪山,心生疲累感,这样走,实在太慢了。

  “不必着急,照这样的速度,最迟两天,我们就能达到雪山山顶,普通人快跑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玄尘悠然地迈着步子,时不时停下来,将一两株花草连着扎根的一大块泥土一同收入眉心,纳入灵魂空间之中。现在,玄尘虽然还不能推演淬炼灵魂空间,可用来储物,却不知比空间戒指宽广了多少倍。

  玄尘所收集的都是重明转涅身火红小兽药典中记载的药物,虽然现在用不上,但玄尘见到就不放过,他恨不得搬空白矖的整个乾坤世界。

  “我也收集些草药。”火尪地妖跟在玄尘身旁,将一些对愈合伤口有用的草药吸入嘴里,它的储物空间是自己炼制的,藏在喉咙里,非常安全。不过,它始终将活动范围控制在玄尘身周一丈以内,这让玄尘越发好奇它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对绿妖如此忌惮。

  接近雪山顶的石漠平地上,青鱼从天而降,加上白衣女子适时迷惑,天堂苦海暴露了,有人发现了远处山顶上的“两个土包子”,并破口大骂:“是它们,一定是这两个土包子,它们之前就妄图耍我们,布下障眼之术,遮掩神墓显影的位置!”

  “呸,爷爷我乃是高贵的地精,你才是土包子,你全家都是土包子!”苦海见暴露了,满是腹诽,在心中将心机深沉的白衣女子诅咒了无数遍,嘴上还不忘振振有词,将石漠地上被困众人码了个遍,它说:“还有你们这些蠢蛋,见到发光的东西就以为是宝,还没确定是什么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得手,就开始相互厮杀了,简直就是世间最笨的蠢货,若是让你们得到这石壁上的东西,太阳都要变成黑色的!你们这些蠢蛋不配沐浴神书的光芒,应该送进斗兽宫,每天像野兽一般战斗。”

  天堂将众人众妖或发红或发绿的瞳孔看在眼里,又想起白衣女子的话,暗叹这次果真是大意了,早该想到打出青鱼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暴露身份的时候,应当万分警惕才对。毕竟之前苦海的吼声是从四面八方同时响起的,任谁也无法确定声音的来源,而青鱼的轨迹却是固定的。不料白衣女子一句“血溅冰岩,天降绿影”让它和苦海都分了神,直接就暴露了。

  “看什么看?眼睛那么大干嘛?你们都是那鱼精的近亲吗?”苦海幻化出一只大手指着正被青鱼缠住的鱼精,一脸有恃无恐的表情,看得众人和众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这土包子撕个稀巴烂。不过能进入这片空间的修士和妖精,都是有一定阅历,做事处处留后手的老练之辈,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会拼命,每个人都知道这包子模样的生灵是在刻意激怒他们,却都是干瞪眼,没有轻举妄动。

  苦海狂骂一通之后,见众人和众妖都没有反应,顿时心虚了,看向天堂,低声说:“怎么办?这些家伙都不被激怒啊,看来我们的后手不管用了。”

  “早该想到没这么简单的,也好,怒火迷心这样的精神类法术过于霸道,有违天和,不用也罢,趁着飞雪封天的效果还在,我们抓紧时间让神书出世吧,只要提防住那白蛇妖,一切好说。”说完,天堂看向阵中不受限制的赵瑜阳,很纳闷为何他还不离去。

  天堂苦海无视众人,直接越过飞雪封天阵,到达月牙形石壁前,苦海幻化出一只大手,一巴掌将疲于应付青鱼的鱼精一巴掌抽飞出去。那鱼精双眼冒火,将化成钻石鱼的鱼尾收回,摆脱了钻石鱼纠缠的蜈蚣精朝天堂苦海横空而来,眼中满是杀气。

  “天生毒灵,这该怎么应付?白衣老太婆你快出来,你家小蜈蚣又不安分了,想要吃蛇了。”在之前的安排中,天堂苦海都没想到蜈蚣精会不受飞雪封天阵的限制,现在想来,飞雪封天阵是通过吸收阵中人战斗散发出的能量来反制对方,而蜈蚣精主要靠毒,并没有引发多大能量波动,无法被反制也是情理之中,饶是如此,苦海依旧不忘骂白衣女子两句。

  蜈蚣精不动声色,朝天堂苦海游走而来,张口就是七彩毒雾喷出。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天堂恢复与玄尘待在一起时的憨态,声音出口,顿时众人皆目瞪口呆,想不到这长相凶恶的地精身旁的憨态地精不仅长得傻乎乎的,连说话也是这般。

  “你们都去死吧!天下能克我七彩剧毒者寥寥无几!”蜈蚣精满腔怒火,话语中透着强大的自信,拥有天下十大剧毒之一,加上不弱的修为,是它敢在这里横着走的重要倚仗。

  不想,就在这时,月牙形石壁表面的冰块开始碎裂,一些白光从裂缝中透出,与之前透过冰层照出的柔光相比,此光白得刺眼,如同阳光下的白色利刃,迸射而出,直接将七彩毒雾化作虚无。

  那光芒落在蜈蚣精身上,蜈蚣精感觉全身舒畅无比,随即发觉不对劲,待查明真相之后,不由得惊叫起来:“我的毒腺,我的毒腺呢?我的毒腺怎么没了?不,这不可能!”

  冰面继续破碎,更多的强光照射而出,众妖和众人纷纷检查自身变化,人族修士相安无事,可妖族却不一样了,但凡是它们引以为傲的天生异能,都被强光化掉了。

  “我的开天独角呢?还我独角!”一只独角兽突然发现头顶的角不见了,顿时双眼就红了,不再有所保留,疯了般朝天堂苦海冲过来。

  “还我护体鳞甲!”一只被剥光了鳞片的肉鼓鼓的土行龙哀嚎着,四蹄拍地,怒吼着跳向天堂苦海。

  还有一只鳄鱼精,它身躯暴长,疯狂地朝石壁咬去,全然没意识到口中的牙齿全部都没了。

  “化天之光,能化掉一切优异天生凭仗的神光!哪怕是后天努力加强了这种天生屏障,也注定要被化去,毫无保留!”苦海认出了这光芒,眼中透着惊恐,因为地精的天生凭仗,是先祖的记忆传承,若是先祖没有设下特殊的禁制限制化天之光,它们传承自先祖的记忆将会全部消失!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