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 我敢生,你敢要

作品:赖你一生又何妨 作者: 朱墨 更新时间:2018-08-13

  容小雅猛地睁开眼,怔怔看着头顶。

  她刚才又梦见了那场大火,那场彻底改变了她人生的大火。

  那场火,让她失去了最疼爱的爸妈,多了一个疼她的哥哥,一个容三小姐的名头,以及……

  “醒了?那我们继续?”熟悉到令人惊恐的声音突然响起。

  她骇然转头,不置信的看着身边躺着的男人,他还没走?他昨晚疯也似的做了一宿,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晕过去的,按理来说他应该回自己房间里去,怎么还在这里?

  微明的天色下,男人侧撑着手臂懒懒睡在她身边,细长却勾人的凤眸微微挑着,瞳仁犹如一汪潋滟湖水,波澜不兴里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又似乎蕴着各种意味,慵懒中充满着蛊惑的味道。精致到极点的五官清晰而流畅,带着让人窒息的弧度,无一不显示着造物者的厚爱。

  可惜这样令人心窒的容貌下,藏着的是撒旦的心!

  她垂了垂眼,迅速敛去所有情绪,撑着手臂坐起来穿衣服,纤细窈窕的身段在昏暗里泛着玉也似的朦胧光泽,像是上好的陶瓷,细腻的不可思议。可睡衣还没有完全套上,就被男人猛地拉到怀里,凶猛而肆意的唇紧紧贴住她的唇。

  容小雅眼里掠过一抹浅浅的愤怒,撇开头:“容隽,你答应我什么!”

  他含含糊糊的低笑:“放心,现在才五点,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再来一次。”慢条斯理的探入丝绸睡衣,缓缓往下探:“只不过你得小声点,小洛起床起的早,说不定会吵醒他。”

  容小雅身体一僵,清明的眼眸里很快蒙上一层薄薄的水光,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微微痉挛,她下意识死死揪住床单,死命咬着唇瓣不让呻吟出口,湿润通红的唇瓣上很快逸出一点血珠溢了出来,像只漂亮的血珍珠。

  薄薄的唇立刻就吻了上去,含住那点血珍珠,然后半强迫的吻上女人的唇,两人唇齿纠缠,淡淡的血腥气很快弥漫开来,又很快消失,快的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一吻间歇,男人缓缓抬头,漫不经心的道:“别这么咬唇,我会心疼的。”

  容小雅低低喘了口气,极力压制着自己被他强行挑逗出来的各种感觉,冷冷看过去:“你要做就快点,我待会还有课。”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男人嗤笑了声,凤眸里眸光幽深,

  男人低低的笑出声:“你该叫我二哥的,如果让容臻听见,你说他会不会训你?”

  容小雅脸色骤变,如果目光能杀人,恐怕这人早就千疮百孔。

  “当然,我更喜欢你叫我的名字。”容隽轻轻吻上她的美丽的脖颈,牙尖轻轻咬上她的咽喉,轻舔慢咬:“有时候真的很想要咬死你。”

  “我也情愿你咬死我。”她嗤笑了声。

  “哦?是么?”他身体猛地一沉:“那就让我们看看谁先死。”

  容小雅闷哼了声,下意识死死抓着床单,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神志,她控制不了别的,她至少可以控制住自己!

  容隽缓缓抚上容小雅的脖颈,声音异乎寻常的温柔:“我从来都没干涉你,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做让我觉得不愉快的事情。”

  “不愉快的事情?”容小雅脸上掠过一抹嘲讽,年轻脸上完全是不该有的成熟:“怪不得,可是……”她顿了顿,表情高傲的像是公主:“就算我敢生,你敢要么?”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凝滞,像密网一样牢牢扯起,让人喘的透不过气!

  “看来你还不够累。”容隽的声音静静响起,在寂静中有些莫测的意味,带着危险的气息。

  容小雅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下意识就要逃,但还没有爬开,腰部被人一扣,男人毫不留情的压上去!

  刹那间一室春光,满地碎片。

  ……

  容小雅意识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又仿佛是在去年,又像是在梦境中……

  她看到自己无助的趴在容臻病床前,容臻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管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动静,如果不得心电图还在忠诚的记录着这个人的生命,几乎让人觉得他其实已经死了。

  她怔怔看着病床上年轻的容臻,即使是那样脆弱,容臻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永远那么温柔的对待别人,连都快死了,还这样笑着……

  房门突然被推开!

  依旧美貌依旧雍容华贵的夫人慢慢走了进来,她看到病床前的自己不知所措的站了起来:“夫人……”

  夫人转过头看她,眼神淡漠,但声音依旧美丽动听:“都已经小半年了吧,容臻再不醒过来,我决定带容臻去米国治疗,寰宇不能没有主事者,我决定让容隽代替容臻的位置。”

  她一惊抬头:“可是……”

  “我只是在告诉你,不是在获得你的请求。”夫人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妈,人家兄妹情深,怕我抢了容臻的位置。”

  轻挑愉悦的声音陡然响起,她看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颀长男人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几乎让人目眩的夺目相貌,狭长凤眸里全是她熟悉的寒冷光芒,是足以看透所有人内心的犀利。容隽微微挑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轻轻的道:“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妹妹。”

  记忆漩涡不断转换。

  她匆匆走进容隽的办公室:“容隽!”可一看见沙发里正抱着女秘书的容隽,欢爱过的场面让她脸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变,下意识就往外走,可是想起陈伯伯老泪纵横的脸,逃离的动作一顿,她撇开脸咬牙道:“你为什么要解雇陈伯伯!”

  陈伯伯是寰宇的老臣子,也是容臻的拥护者之一,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个了,容隽正一步一步的赶走容臻所有的支持者!他想等容臻回来时,没办法拿回寰宇!

  “我是总裁,我要解雇哪些人,跟你有关吗?”容隽挥挥手,女秘书捡了散落的衣服蹒跚着走出去,他从沙发上直起身,她突然感到一阵危险,下意识就要往外逃!

  刚刚碰上门把,她手肘一痛,后脑贴上门板,容隽的脸已经近在眼前,身子抵着她,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不见,你变漂亮了,我记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吧。”

  她又慌又怕,下意识就要挣扎,但手脚被容隽扣着,她根本动弹不了:“你放开我!”

  “你不想我抢走容臻的寰宇是吧,那就用你的身体来补偿吧。”容隽轻轻的笑,低头咬住她的耳垂:“怎么样,这个条件,接不接受?”

  记忆再度回转。

  她恐惧的往后躲,虽然自从答应了容隽要求就知道有这么一天,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她还是觉得那么害怕……他说过会给她时间准备的,都已经两年了,她以为他已经忘了这件事了……她没想到生日派对一结束,他就……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恐惧看着面前矗立着的男人,声音里不由自主带了哽咽哭腔:“容隽,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你今天已经二十了,我想你应该准备好了,不是吗?”容隽冷冷一笑,一把扣住想要逃跑的她,力气大的惊人,他缓缓俯下身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凤眸亮的惊人,喃喃的道:“小雅,你不应该惹我的……”

  “我没有……我没有……”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