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四章 母狼陆贞

作品:赖你一生又何妨 作者: 朱墨 更新时间:2018-09-14

  容小雅眼睛亮了亮,还没来得及说话,房门就被推开,刚才那个即将被揍的男人已经漠然出现在门口:“还轮不到你揍我。”

  看也不看陆贞,容隽的眼睛全部锁在容小雅身上,等他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而床上女孩脸色大变像受惊小兽一般蜷缩起来后,细长凤眸里掠过一抹极深而复杂的痛苦。

  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过如果可以选择,他也情愿选择容小雅醒过来。

  即使她是那么怕他。

  容隽唇角扬起一抹苦笑,略略闭了闭眼,往后退了一步,忍着心口生起的刺痛,他低哑着声音说:“你别怕,我不过去。”

  容小雅还是蜷缩成一团,身体微微颤栗,显然还是怕的不轻。倒是陆贞扫了眼过去,冷硬眼底没有丝毫同情,反而冷冷哼了声:“知道人家怕当初就别做出那么多蠢事,还不给我滚出去!在外面等我!”

  容隽冷冷扫了眼多嘴多话的女人,刚才初见陆贞的错愕已经完全消失了,冷冷哼了声:“这里是我的家,你这有点越俎代庖吧。”

  “怎么,不服气?”陆贞不客气的嗤了声,安抚拍了拍身边蜷缩颤栗的容小雅,动作是异乎寻常的温柔。女性的温柔在抚慰小孩子方面从来是很管用的,虽然陆贞神情冷峻气息冰冷,也成功的让情绪不稳的容小雅平静了下来,有些惊恐的抬起头眨着眼睛怯怯看向容隽,清澈眼底全是畏惧。

  容隽心里又一阵抽痛,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陆贞:“我在外面等你……你帮我哄哄她。”

  陆贞看着容隽孤单甚至有些落魄的背影,虽然知道他是活该自找的,现在看起来倒也有些让人同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自作孽不可活!

  她回过头,才发现容小雅也直愣愣的看着容隽的背影,孩子气的天真表情里除了畏惧倒也有些复杂的凝重。

  陆贞心里一动:“怎么了?”她安抚的揉了揉容小雅的头:“不怕的。”

  容小雅抬头看看陆贞,很快就将心底刚刚生出的一点酸涩复杂的古怪情绪挥到一边,以她现在的意识也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情绪,所以她很和善的绽开一抹极小的笑。

  那笑清浅而淡然,像是冬日里绽开的花,让人不由自主的觉得温暖。

  ……

  “你真是个人渣。”陆贞一边回想刚才的笑容,鄙视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大男人:“如果不是远哥不准我过来,我早就想来揍你了。”

  容隽自顾自的替自己斟满威士忌,一口饮尽,不耐烦的道:“那你过来干什么?”再替自己斟满一杯,一口喝光,他突然一阵沉默:“那天晚上的是不是远哥?”

  陆贞眼角斜扫过去,对容隽抱着酒猛灌的酒鬼动作完全无视,反正她身边喜欢作死的人渣多得是:“在你决定离开组织回家接掌家业的时候,你应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既然你签署了脱密协议,远哥这辈子是不会再见你了。”

  容隽灌酒灌的更猛了:“那他那天过来做什么,你又过来做什么?”

  陆贞已经不想回答容隽的愚蠢问题了,嘲讽哼了声:“几年不见,你真的是越来越蠢了,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商场搞晕乎了?”

  脱密协议是组织的规定,远哥身为组织机密人物,贸贸然的出现在容隽面前,不仅是远哥跟组织有麻烦,连容隽他也会因为跟机密人物接触而被密切控制起来,不相见是最好的方法。但当远哥有些担心自己这个昔日还有了些麻烦的属下时,所能做的也只是密切注意。

  他容隽居然还要问这种问题,脑袋被驴踢了吗?

  面对陆贞毫不犹豫的讽刺,容隽喝酒的动作滞了滞,也明白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咬牙切齿的道:“那你呢!你过来干什么?”

  “哦,我也离开组织了。”陆贞轻描淡写的丢下一个巨型炸弹:“远哥让我有空来看看你。”

  容隽震惊抬头看着陆贞,不可置信的皱眉,神情慎重起来:“你退出组织了?”

  陆贞跟他不一样,陆贞是彻头彻尾的孤儿,小时候就是远哥捡进组织的,从小就接受组织的锻炼,也是组织里行动组里唯一一个女性,当然性别这一点无论是组织成员还是她自己都是经常被忽视的。真真论起来,在组织里她的资历远远胜过容隽,更不用说是半吊子的慕容雍了。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永远待在组织。

  没想到她也退出了?

  陆贞耸耸肩:“去年日国过来参与研究缓冲体的时候,我一不小心疏忽了缓冲体的看管,那个缓冲体很不凑巧的烤干了几个日国人。然后引起了国际纷争,然后我就自愿退出了。”

  她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而已。

  虽然容隽此刻心情不怎么样,但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的古怪看向陆贞:“你真的是一不小心?”

  陆贞虽然为人冷酷,但做事从来都仔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不小心疏忽了对缓冲体的看管,要知道那东西如果出来可绝对会出大事的,又怎么会只针对性的烤干了几个日国人,这种几率可不是异乎寻常的低。

  陆贞沉默一瞬,冰冷脸上居然露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残忍的意味:“那几个人,我有些眼熟。”

  一句话出口,言简意赅。

  容隽一愣,猛地想起陆贞那些被隐瞒的过往,他不是好奇的人,但偶尔似乎也听碎嘴的慕容雍偶尔提过几次,似乎跟日国人有关。他没再多问,只是道:“那你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我本来只是想过来看看你,应付一下任务就成了。”陆贞翘起腿,与冰冷气息不一样的是,她的动作竟然十分优雅。

  容隽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祥预感。

  “你不准留下来!”

  “我决定留下来!”

  不一样的意思,同样的坚定,在昔日同伴的口里同时响起。

  容隽首先反应过来,脸色难看的说,“我可以帮你找一个住的地方,或者给你一笔钱,你给我滚远点!”

  不能不怪容隽口气恶劣,他现在已经是一团乱,雅已经相当排斥他了,再加上这个看似冰冷实际护短还有些唯恐天下不乱隐藏属性的陆贞,他可以想见自己未来的日子会是一团乱!

  相比较容隽的激烈反对,陆贞女士只是冷冷扫了眼过来,用一种猫捉老鼠的玩味态度看向屋主,十分不屑的哼了声:“我还需要你的允许?”

  然后,陆贞女士在容隽愤怒瞪视中悠悠然转身离开,轻轻松松的丢下一句:“不用收拾房间了,我跟小雅睡。有本事你半夜过来爬床。”

  容隽:“……”

  ……

  事实证明,母狼陆贞的存在确确实实是个无比碍眼的存在。

  吃早餐时,她坐在容小雅身边。

  去医院检查时,她坐在容小雅身边。

  散步时,她还是走在容小雅身边。

  有她的陪伴,容小雅的身体很快就渐渐恢复,而且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除却不符合年纪的心智这个缺陷,她几乎是难得的快乐。她像是刚睁开眼睛的雏鸟,兴奋而快乐的打量着这个世界,并且很大度的将身边人接纳进她的心里。

  除了容隽。

  也许是潜意识里她还怕着容隽,又或许是第一次清醒后第一次见面时容隽给她的印象太坏,更或许是陆贞贴身保护根本不允许容隽越雷池一步,以至于除了第一次见面两人那糟糕透顶的交流外,整整半个月,容隽都没办法跟容小雅说过一句话。

  总之各种因素堆积起来,容小雅接纳了所有人,但只要容隽靠近她三米之内,她就会受了极大的惊吓,并且第一反应躲到陆贞身后。

  容隽从一开始的愤怒,渐渐成了麻木,以至于到最后,他心里也有些自暴自弃的情绪了。

  就这样吧,只要她开心就好。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