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墓碑上女孩的笑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08-13

  

  茫茫青山如大海,残阳光华,比血更胜三分。

  一个身材挺拔,站姿狂妄,神情目空一切的男人直立在青市长青公墓的一座墓碑前,他目光深谙地注视着墓碑上黑的凄惨的相片,镌刻的五官棱角分明,渐渐地…整张脸纠结成一种痛不欲生的神色,继而是嗜血的冷硬和狠厉的杀意……

  许久后,他悲痛欲绝的转过身,夕阳,将他沉重的身影拉的老长…

  俩天后的公墓……

  “穆易绝,你出来!”一个身穿及地白色婚纱,长发凌乱披肩,冷艳绝伦的女人在恐惧中绝望而嘶声裂肺的大喊,她双腿酥软,站在一座女人的墓碑前昂着头面若死灰的四处搜寻。

  此时青市的长青公墓寒风呼啸闪过,如幽灵疾步,在整个死寂令人压抑的夜色下发出了诡异的哭叫。

  衣清寒,冷艳的脸在刹那间变得石灰般煞白,饶是她久经风雨也难以冷静自持的对抗这诡异的气氛。

  就在这时,暗处发出了令人破胆寒心的阴森诡笑,随着修长挺拔的人影投射在光滑发亮的岩石上,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冷峻男人带着肃杀的冷冽出现在衣清寒身后。

  “你到底想干什么?”衣清寒腾的用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柔白的小手紧握成拳,怒目而视着穆易绝。

  穆易绝傲视群雄的深眸阴鸷的扫过婚纱沾满污垢,蓬头散发,脸色惨白的衣清寒,刚毅的嘴角勾起了残忍而嗜血的弧度。

  “给你个别开心面的婚礼而已,你慌什么?”穆易绝将有力的长腿带着傲视遮天之势往前踏一大步,如猎鹰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衣清寒。

  衣清寒不由地被穆易绝威猛强大的气场慑的后退一步。

  他!要干什么?一种不详的预感直接倾入衣清寒的灵魂,她竭尽全力命自己镇定,转过头,无辜的眼神扫向墓碑上女子那张黑色的笑脸。

  砰……心脏,猛然跳的剧烈,一种透骨奇寒瞬间袭击她整个神经。

  那笑,太过于诡异!

  那笑,刺眼的甜蜜!

  那笑,让人不寒而栗!

  衣清寒心底寒凉惊恐一片,却不失果敢与刚烈,她暗暗地噎了一口气,目光清冷的将视线缠入眼前他的黑眸,冷冽的开口:“穆易绝,你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太过分了吗?”

  寒风吹来,她那张倾城的小脸变得白里透红,单薄瘦小的身子摇摇欲坠,却令人心旌摇曳。

  “那你觉得什么事情不过分?或者你去问问你的父亲我比他做的过分了吗?”穆易绝凌厉的双眸杀气腾腾,他有力的大掌紧握成拳,用嚼穿龈血的声音出言反问!

  穆易绝嗜血恨意层层的语调顿时令衣清寒寒毛直竖,她似乎灵敏的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危险像一张灰色的大网已经恢恢撒开——

  “穆易绝!你适可而止!”衣清寒瞠目扼腕,她的双瞳在灰暗的夜色下微微流转间便可料到,今日——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阵抽痛袭击她的五脏六腑!她的双眸悲哀的凝视着全身泛着冷冽杀气的穆易绝,唇边荡起了凄艳绝伦的冷笑,这是自己的丈夫啊,是今夜本该最亲密的丈夫啊!

  “你这就觉得我过分了?这就来提醒我适可而止了?”穆易绝将衣清寒的反应滴水不漏的收入眼底,冷冷的开口再次反问!

  不等衣清寒有所反应,他便大肆咆哮的开口:“你觉得什么不过分?嗯?是将一个无辜的正直花样的女孩逼入地狱吗?害死她就不过分是吗?”

  穆易绝逼近,将衣清寒狠狠拉起,再使出浑身解数将她纤弱的身子猛然旋转再挥向那个青石墓碑,那双黑眸在黑暗中被染的一片猩红,他咬着牙,狠狠的拽着衣清寒薄薄的婚纱,不给她一丝一毫反抗的余地!

  “啊——”衣清寒疑惑的眸子还来不及转动,便猝不及防的被穆易绝摔了一个大转弯,她下意识的惊叫出声,脑部,混沌昏沉!墨色的长发凌乱的随之扬起,给她增添了狼狈之样!

  由于惯性,衣清寒整个羸弱的身子在狠命扑向坚硬巨石的时候摔得生疼,骨骼就好像要被粉碎!她痛的直不起身子来。

  风,呼啸而起,凄惨恐怖,树哗啦直响,随着身后那个杀意而震慑的黑影逼近,衣清寒几乎丧胆亡魂。

  一向冷静自持的她!!!从来没这么失控过,丧胆过!

  这个男人.可怕森冷到令自己发抖!

  “衣清寒!你给我睁大你的眼睛看看看看这三个字,看看这张照片,这张笑得如春风般暖人心肺的脸,你给我深深的看着,她不在了…不在了……她死了……死了……她会向你索命的!”

  穆易绝冷硬残忍的如夺命鬼煞般猛地的拽起扶在墓碑上的衣清寒用力摇晃着,他切齿腐心的大喊,嗓子快要撕裂。

  穆易绝眼眸猩红,青筋暴突近乎崩溃,他眼底如利刃薄冰,寒光直射,冷冷的从衣清寒的背寒透到她的心甚至全身!

  衣清寒最初的混沌晕眩再到令人窒息的疼痛,她满是疑惑和不解的小脸因为无际的痛苦而变得扭曲,期间的过程如在炼狱。

  当衣清寒感觉晕眩伴随着汹涌而来的恶心感让她的承受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猛地—

  她整个羸弱的身子被穆易绝狠狠地摔在了冰凉的地上,她发丝蓬乱显得狼狈之极,洁白到诡异的白色婚纱满是皱褶与撕裂的痕迹。

  柔软的心,随着骨骼碎裂般裂了一地,发出凄凉寒冷的演奏声。

  凄冷的寒风刮过,肆虐着衣清寒苍白却冷若冰霜的小脸,青石碑上那张明媚的笑脸在穆易绝的注视下显得越发的诡异。

  衣清寒悲愤交加,她没有起身,带着恨意使劲的咬着牙,忍着眼底那层薄薄的水雾,倔强清冷缠着迷惑的眸子直直的对上那双深谙如海的眸子,冷冷的开口:“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这么恨我?”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父亲那个衣冠禽兽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是吗?”

  穆易绝高大的身形如沉重的大山般俯下,整个人如冷血动物般冷血到没有一丝人的温度。

  他缓缓地伸出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在衣清寒慌乱的注视下危险的轻挑起她小巧下颚,黑眸冷冽的注视着她,温柔却不失力度的开口。

  唰——衣清寒冷艳的脸庞惨白的瘆人,她横倒在地上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倏然睁大的眼眸好像看到了死神在如他这般温柔却嗜血的招手。

  “魔鬼的温柔”,他此时就是那个温柔的令人丧胆却致命蛊惑人的魔鬼。

  衣清寒瞠目切齿,压抑着心底的惊涛骇浪,狠命甩开穆易绝的手一双如璞玉般的眼眸澄亮透明,她毫不畏惧直直的将清冷的视线撞进那汪黑潭。

  强强对视良久后冷冷的开口:“生已无欢,死亦何惧!”

  她用微微流转的眼神传递给一种令穆易绝波澜四起的讯息——

  穆易绝怔愣,平静幽深的双眸却因这八个有力而含恨的字荡起涟漪点点。

  八个字,有力,慑人!

  八个字,含冤,愤恨!

  八个字,有着对生活的浓浓怨气与绝望。

  穆易绝镌刻的俊脸隐隐的一阵浮动,一种渴盼的错觉,那种渴盼是来自衣清寒的身上,她——在渴盼什么?

  “血债血偿天经地义,对吧!”穆易绝嗜血的嘴唇裂开优美的弧度,温柔魅惑的开口,有力的大手却用狠厉的大手一把将瘦弱的衣清寒拉起。

  “我再说一次,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既然恨我,为何要娶我?”衣清寒拼命站稳,倔强而有力的顶口强调,泛着雾气的氤氲双眸是不服输的倔强与毫不畏惧的清冷。

  “因为恨你才娶你,因为恨你才想要你死——”穆易绝嚼穿龈血的声音顿了顿,满意的看着衣清寒睁大了不可思议的双眸。

  “也因为想要你死,才选在今天娶你!”穆易绝大肆咆哮,那双黑眸被仇恨染得如火般通红。

  衣清寒眸子抬起,薄如羽翼的睫毛颤了颤,疑惑却心痛的直直望着他。

  “因为——这样的话,你的婚礼是她的祭日”穆易绝撕裂天地般的愤怒大喊,他刚毅的俊脸变得狰狞可怖。

  倏——衣清寒瞳孔放大,清冷的眸子里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吞下去——”还不等衣清寒从震惊中回神,穆易绝手里便多出了一个颗红如血的像红豆似的东西。

  “我只说一句,你说的话我不明白,这个女孩的死与我无关!”

  她清冷凄凉的声音幽幽的在浓浓的夜色中想起,如同哀怨的亡灵,如泣如诉。

  穆易绝身形一颤,四目相触———

  仇恨、冷意、肃杀、强劲的气势、强强相对,谁也不输谁半分。

  

没有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