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不认识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10-11

  

  “我有那么可怕吗?顶多也就是收你为我的女人而已。”青冥微微的一笑,邪气却又认真的开口。

  余青歌听出他话里的认真头脑一热,心底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随即大声的说道:“卑鄙无耻。”

  青冥不怒反笑而是将余青歌的下巴用他修长的手指挑了起来。

  “从你惹上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想想你自己的结局。”

  青冥的话让余青歌心底猛地惧怕起来,他不是在开玩笑她看的出来。

  “痴心妄想。”余青歌将头转过去,嗤之以鼻。

  青冥笑了笑:“好,那就看看吧。”车子加速了行驶。

  余青歌最终也没有弄明白青冥究竟是为什么可以对大街上来往的车辆视若无睹,不,应该说是警察为什么会对青冥视若无睹。

  ……

  深夜十一点,衣清寒才奔跑到家里,刚上了楼梯便碰上了走出来的穆易绝,因为他的身体伤势有点重,所以一整天都在家。

  衣清寒惧怕的看着穆易绝,突然想到他一个病人一整天怎么过去的,或许这就是爱吧。

  就算是他对她残忍又怎样,她还是会关心他,一天没有回来还是会心疼他,会担心他一个人是怎样度过的。

  疫情寒在穆易绝深冷的眼神注视下,不自觉的头皮有些发麻。

  “我…”

  很久,穆易绝只是冷冷的注视着她并没有说话,衣清寒想打破这样的沉寂,想开口说话,但是话刚出口便王佳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说些什么。

  穆易绝还是不发只言片语,冷冷的看着衣清寒。

  衣清寒低下了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我先去休息了。”无奈,衣清寒受不了穆易绝那样的眼神她只能硬着头皮草草的打了声招呼想进卧室。

  “站住。”冷冷的不容抗拒的声音传来。

  衣清寒停下了脚步,有点心虚,毕竟他还生病自己却不在。

  “你生病我没有照顾你,是我的不对,对不起。”衣清寒听从穆锡兰的警告,后来一向便是知错就认而穆易绝对于衣清寒的态度往往也不追究。

  果然这一招还是有用的。

  看着紧张的站立不稳的衣清寒,穆易绝心底的怒气稍微的散了些。

  “如果你够聪明就说实话。”

  衣清寒一怔,因为他的话心高高的悬了起来,。他的语气就好像是已经知道自己去过那儿似得,只是现在在给自己承认错误或者说是弥补的机会。

  “我…”衣清寒吞吞吐吐不想说。

  她抬起了头,看见穆易绝那张黑沉的脸的时候,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然后硬着头皮说道:“我去找了小裳。,她不见了。然后…”

  衣清寒忧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说遇上青冥的事情,他们是仇敌,而自己………

  看着沐衣绝越来越黑的脸,衣清寒再也顾不上什么。

  赶快开口:“我遇见了青冥,然后…她硬拉着我的。”衣清寒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看出来了,穆易绝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她不能隐瞒。

  穆易绝似乎并没有想到衣清寒会承认的如此之快,所以他的脸上闪过了微微的诧异。

  衣清寒冷冷的看着他,她已经无力的不想说任何的话了。

  “我先去休息了。”衣清寒受不了穆易绝那样的眼神所以她识相的想要逃离。

  “站住。”不失威严的命令声音响起,衣清寒也停住了脚步。

  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她自己心虚想要躲开似得,衣清寒突然后悔自己逃跑的举动了,如果不是跑。穆易绝也不会这样看着她,那个眼神分明就是把她当做犯人要审问似得。

  “我…”衣清寒低下了头,她因为没有照顾受伤的穆易绝而感到歉意并不是其他的什么更不是什么歉疚。

  “什么?”穆易绝冷冷的开口。

  “对不起,我累了。”衣清寒看着穆易绝越来越难看的脸下意识的想要逃开,但是穆易绝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衣清寒抬起头先让自己变得平静然后冷冷的开口:“我是没有照顾好你,可是你不也好好地吗?”

  衣清寒以为穆易绝在意的是这个。

  穆易绝闻言,当即就升腾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她把自己当做什么了。又把她自己当做什么了?难道自己在她的心底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吗?

  衣清寒好像从穆易绝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当下心底微微的颤了颤,随即尽量的将自己的情绪收敛,然后微微的开口:“你说过我只是你的服侍人而已,娶我,也不过就是多一个贴身的服侍人。”说完话,衣清寒缺感觉自己的心痛的就好像无法呼吸似得,她的眼睛微微的有些湿润,她努力的让自己把泪水收了回来。

  “对,你说的没错,你就是只是我的服侍人。”穆易绝看着衣清寒那张倔强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强烈的征服感升腾了上来,他就是让她在他的面前低头,但是—穆易绝似乎低估了衣清寒。

  衣清寒闻言,显然脸色变得似乎没有了血色,木讷的看着沉着脸的穆易绝然后冷冷的开口:“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让我服侍,我现在就告诉你,天下的男人我都可以服侍吗,唯有你不可以。”

  衣清寒说的字字如利剑般刺入了穆易绝的胸膛。

  穆易绝心口一痛,整个高大的身子明显的微微一怔,脸色也变得越发的愤怒。

  他怒气腾腾的抬起手在衣清寒闭上眼的时候^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回荡着一种凄凉的声音。

  衣清寒捂着疼痛的脸,破碎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打了她的穆易绝,双眼里满是不服输的倔强。

  “那你可以服侍谁?是青冥吗?那个通缉犯,你知不知他有多么的危险。”穆易绝看着委屈的看着他的衣清寒,心底猛地一痛,打完了她,心底竟然有一种后悔的感觉。

  他只是当时气急了,她为什么一定要激怒自己才开心呢?

  衣清寒放下手,再一次看向穆易绝的眼神的时候多了一丝复杂,恨怨,还是其他的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看着那双哀怨的眸子,穆易绝的脸上终于齐了一丝动容,但是当他看到一清寒那张倔强的脸以及想起她那决然的话的时候,怒火就不由得上升。

  “我累了。”衣清寒一语双关的说道,可惜穆易绝却听不懂。

  她确实是累了,而且是太累了,不像再跟他争执什么了。每次他不高兴的时候可以打自己,而自己不高兴的时候呢?

  也是任由他在她这里发怒泄愤。

  穆易绝却将衣清寒直接的去路拦住。

  衣清寒没有回头只是双眼一直空洞的望着门口。

  穆易绝冷冷的开口,丝毫不顾及衣清寒的感受。

  :“心虚了?”

  衣清寒嗤笑一声,然后缓缓地转过身子凄凉的开口;“心虚什么?”

  衣清寒冷冷的反问,却问的穆易绝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那先告诉我你和青冥是什么关系?”穆易绝好像就是一口咬动衣清寒和青冥有关系,他冷冷的逼问着。

  衣清寒并不意外穆易绝会这样的问,她冷冷的看着他就那么一顺不顺的盯着,看的穆易绝心底一阵疼痛。

  “我不认识。”衣清寒许久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穆易绝被气的顿时说不上话来,他冷冷的看着衣清寒就要发怒,但是在看到她那溢满泪水的眸子后竟然奇迹般的下不了手。

  衣清寒冷冷的看了看穆易绝再一次举起的手,她闭上了眼睛,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迟迟的她都没有等来那种疼痛的感觉。

  衣清寒睁开了眼睛看着穆易绝用异常严肃的声音开口:“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不认识青冥上次在医院只是一个偶然。”衣清寒说的决然,说的异常的认真,她那双坚定的眸子令穆易绝竟然想真的就这么相信他,但是同样生性多疑的穆易绝似乎丝毫不打算放过衣清寒。

  “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解释一下吗?是不是等你们上了床被我捉住,才算,你才肯承认。”穆易绝对着衣清寒冷冷的开口,他的额头青筋暴起,足以说明他此时暴怒的程度。

  衣清寒一怔,因为穆易绝的措词,他怎么会如此说呢?一种屈辱感终于让衣清寒的眼泪溢出来。

  她心痛的看着沐衣绝,凄凉的开口:“在你心底我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

  衣清寒软软的质问着,似乎连质问,连和穆易绝吵架他都是那么无力,她真的累了。

  衣清寒任由眼泪滑下下了下来,她冷冷的开口:“如果你愿意这样想你就想吧,无所谓了。”衣清寒凄凉的笑了笑,笑里却压抑着巨大的悲伤。

  “我不像跟你争执什么,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这样就够了,如果你觉得还是讨厌我的话,那么离婚吧。”衣清寒终于将一直都犹豫不决的这句话决然的说了出来,其实很早她就想说的,但是固执的她总是想给自己一点点的希望,想要抓住穆易绝的心,天真的想要穆易绝爱上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