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伤害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11-08

  

  穆易绝走进了书房,如果不是非常愤怒,理智不受自己的控制,他是非常不愿意伤害她的,所以他说的不喜欢勉强她,其实说的也是实话。

  衣清寒看着穆易绝的背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她在原地停留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后,便走入了书房。

  看着翻看笔记的穆易绝,衣清寒心底一片动容,她心疼的看着穆易绝,歉意的开口:“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衣清寒说的着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她真的只是太难受了,所以她才那样。

  当穆易绝听到衣清寒那样喊他的时候,他的心底还是欣喜的,其实他知道,一开始他自己对衣清寒并不好,所以衣清寒才会那么叫他,后来叫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所以其实归根结底错也根本就不在于衣清寒,而是在于自己。

  “你没有不要和我道歉的而且你根本就没有错。”穆易绝虽然高兴衣清寒和他道歉但是他还是想惩罚她一下,所以假装冷冷的开口。

  “绝,我以后不会叫你穆易绝了。”衣清寒歉意的低下了头。

  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现在这样对穆易绝低声的乞求,其实是为了离裳,为了以后如果离裳有什么事情的话他可以帮助她。

  反正她迟早也是要求他的,倒不如早早的和他和好,说不定那个时候的穆易绝还好说话一点儿呢?

  “衣清寒,我在你的心底就是这样的一种人吗?你以为离裳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会不管?”

  衣清寒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易绝,因为穆易绝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心思,不自觉的她突然绝的穆易绝真的好恐怖,而自己就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每夜同床共枕。

  “你…”衣清寒张开嘴,想说话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她真的不知道她自己该说什么,想法被穆易绝识破,而她现在也没有装下去和他和好的必要。

  “那……对不起。”衣清寒看着穆易绝,凄凉的开口说完后,她打算走出去,不在和他共处一室。

  “回来。”穆易绝冷冷的命令,他受伤的的眼神看着衣清寒,原来他自己真的猜对了这个女人,果然只是为了别人才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委屈求全。

  穆易绝冷冷的看着衣清寒,一张脸拉了下来,衣清寒胆大的看着穆易绝的脸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只是太担心离裳了,对不起。”衣清寒这一次的道歉倒是真的,是为了自己误会他,是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为自己小人的做法而向他道歉。

  穆易绝气愤的看着衣清寒,不由得将她狠狠地按在了怀里,唇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

  穆易绝发泄怒火似得啃咬着,直到衣清寒痛呼出声,他才满意的放过了衣清寒。

  衣清寒错愕,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的时候,穆易绝就把她横抱而起,来到了卧室将窗帘拉上。

  衣清寒惊叫:“现在是大白天,你想干嘛?”

  穆易绝只是邪气的笑着,用动作告诉了他想要做的事情。

  衣清寒无语,只是在心底祈祷他能够温柔一点,而自己呢?也算是向他道歉吧。

  ……

  萧氏总裁的办公室。

  穆锡兰偷偷的观看者萧言寒认真工作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神,虽然她想象过萧言寒认真工作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被他迷住。

  正工作的萧言寒感觉到那俩道炽热的实现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了一丝尴尬,这个女人也太大胆,太直接了吧。

  他没有抬头,只是冷冷的开口:“你在这样看着我,小心我扔你出去。”

  穆锡兰一怔,然后慌乱的低下了头,偷看被捉到,她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了一丝红晕。

  但是她却知道萧言寒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又不会将自己真的扔出去的a萧言寒的公司已经沸沸扬扬的有了传言,想起了这个穆锡兰就觉得好笑,她的到来还真的给他的公司增添了不少的热闹呢。

  “还热闹呢?是麻烦。”

  正想的出神的穆锡兰丝毫没有注意到早已经站子了她面前的萧言寒,直到萧言哈冷冷的声音传来,穆锡兰才抬起头错愕的看着他。

  “寒…”

  ………穆锡兰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慌乱,突然间心猛地加速跳动着,她不得不佩服衣清寒,这一招果然有效自从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萧言寒没有在办公室跟女人那个,他也没有对自己态度多麽的冷。

  所以,她真的感到这就很幸福了。

  心思再一次被看穿,穆锡兰不甘示弱的反驳。

  “我有麻烦你了吗?”

  穆锡兰无赖的说着。

  萧言寒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性格与之前判若俩人的女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不是还要考学历的吗?书看完了?〝萧言寒只能认真的找一个别的话题。

  穆锡兰猛地一怔,这才想起自己停下笔的原因。

  “寒,我只是……不会做题了。”穆锡兰此时又想是一个乖巧的学生似得看着萧言寒。

  萧言寒皱眉看着这个麻烦虫,在她的手中抢过了笔,开口问道:“哪个?”

  虽然语气中有点不悦,但是穆锡兰却感觉到一阵满足。

  “这个…”穆锡兰用手指指了指。

  然后又长大了眼睛,看着萧言寒:“寒,你确定你会做吗?你都毕业多少年了?”

  穆锡兰说的是实话,她有点不相信萧言寒还会做。

  萧言寒恨铁不成钢似得,拍了拍穆锡兰的额头:“猪脑子,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

  一句话,却让给穆锡兰的心中暖暖的,他不讨厌自己,是不是可以接受自己了呢?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萧言寒指了指桌子上的书,然后没好气的对穆锡兰开口。

  而穆锡兰更是大胆直接的开口:“寒,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一句话说的萧言寒的脸上,。微微的起了一丝的红晕,这个女人一点儿都不害羞。

  穆锡兰看着萧言寒认真的开口;这一辈子我都认定你了,除非你杀了我。“穆锡兰说的那么认真。

  而萧言寒的脸色却变得越来越复杂,果然,穆锡兰对自己是不会防守的。

  “锡兰,你不应该这样的,你才多大,有你自己的人生而且,你的路那么长,以后一定会遇到很多好那人的,我都二十八了,你确定你要嫁给一个大你八岁的男人?””

  萧言寒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的话语重心长,说的好像真的似得。

  “我不管,我爱的人就是你,如果你不要我,我宁可出家。”穆锡兰果然依然像个无赖似得将萧言寒紧紧地缠住,丝毫没有看萧言寒那张严肃的脸,因为她不敢看,她看的是萧言寒一定又是那种嫌弃的眼神,所以她不敢看。

  穆锡兰将萧言寒的衣服紧紧地拉扯着那个样子好像萧言寒下一秒就会将她放弃似得,将她抛弃似得。

  “别这样,锡兰。”萧言寒将穆锡兰狠狠地推开,笔也放在了穆锡兰的桌子上。

  穆锡兰睁大了;泪眼看着萧言寒,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脸色说变就变刚刚还好好地,现在却又变成这样子了,果然,他们所有的人说的都没有错,他果然是阴晴不定的性格,让别人根本无法捉摸。

  “我说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如果你不要我,我就每天缠着你,缠着你。”穆锡兰固执的看着萧言寒,冷声的开口。

  她这么说的原因并非仅仅只是因为她自己内心的想法,而是因为这么做是衣清寒和穆易绝教的,她必须这么做,因为她真的没有办法,她不想在承受那种痛苦了,太难了。

  “如果我就是不要你呢?”萧言寒狠狠地甩开穆锡兰的手,冷冷的看着她,冷声的开口。

  穆锡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明显的她很不甘心,刚刚还欢声笑语,现在却又对她针锋相对,如果是别人她或许可以承受,可是眼前的男人是她最爱的人,正因为是她最爱的人,所以她承受不了他对她的冷淡,承受不了他对她的绝情和无情。

  穆锡兰直直的看着萧言寒的眼睛,双眸坚定的令萧言寒有些沮丧,有些自嘲,他可以杀人不眨眼,他可以对任何人狠下心,甚至他也可以对任何女人用金钱来打发,可是唯独眼前的女人不行,他不敢,因为他深知穆锡兰的性格,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不要了就是不要了,就好像她现在如此的执着,死也要纠缠着他的。

  但是萧言寒缺深深的知道,如果现在将穆锡兰伤害,伤的重要一点,她一定会义无返顾的走出去在绝不回头,他是怕了,他害怕,害怕穆锡兰会真的那样决然的离他而去,所以萧言寒现在只能是冷冷的看着穆锡兰,根本不肯能做出其他的什么。

  “你可以不要我,但是——我会让你永远不知道后悔的滋味。”

  穆锡兰的眼神突然染上了一丝丝的异常像是一种杀意,一种狠戾,一种决绝。

  萧言寒怔住被她这样的眼神深深的折服,更多的是一种害怕,尤其是当她说让他永远不知道后悔滋味的时候,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生命中抽离似得。

  “我从来就不知道后悔俩个字该怎么写。”萧言寒转过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冷冷的说着,但是他却不敢做出太过分说出太过分的话,他是担心,是担心穆锡兰真的离开他。

  “好,这是你说的。”穆锡兰擦了泪水,看了一眼萧言寒,打算出去。

  萧言寒的心猛地一颤,看着那个打算离开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慌乱的,但是他却不能开口挽留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挽留。

  穆锡兰用手拉开门气冲冲的打算出去的时候,一个女人迎面而上,穆锡兰有点错愕,但是女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似得,绕过穆锡兰直接的走到了萧言寒的面前。

  萧言寒站起了身子暧昧的将女人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才能,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呢?”

  萧言寒亲昵的捏了捏女人鼻子。

  穆锡兰怔楞的看着眼前暧昧的俩个人她忘记了反应,这个女人是她没有见过的,萧言寒又换了女人,只是,她的打扮似乎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会适合谁呢?

  穆锡兰毕竟还是聪明的,她看来人的衣着打扮也不像是做其他人情妇的人,不由得穆锡兰大胆的想着但是那样的猜想始终刺痛了她自己的心。

  “寒…想我了吗?”

  女人亲昵的搂着萧言寒的脖子,在萧言寒的脸上印下了深深的一吻。

  穆锡兰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有反应因为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能想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只是知道她自己的心脏好痛,好痛,就好像自己下一秒就会窒息了似得,她一直都不相信萧言寒是那种容易对女人动心的女人。

  只是,似乎,他对这个女人真的有点不同,究竟是谁?穆锡兰不由得怀疑起来这个女人的身份。

  萧言寒冰冷的视线扫过了门口那个瘦小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疼痛,看着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他心痛,但是却没有办法,他必须将她推开,必须,

  穆锡兰清醒过来的时候,一种醋意直接的好像攻入了她的五脏六腑的,她几乎下意识的的冲上前去将那个女人从萧言寒的身上狠狠地拉开,然后恶狠狠地看着她。

  :“寒。这个女人是谁啊?”女人非常不屑的开口说道。

  看向穆锡兰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虽然是这样,穆锡兰发现女人并不像其他的女人打扮的那么妖艳,显然根本就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女人。

  萧言寒的眼神动了动,他冷冷的看着穆锡兰,云淡风轻的开口:“一个贪财的女人而已。”

  穆锡兰一怔,然后将视线从女人的脸上移到了萧言寒的脸上,她心痛的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一点点的承受着凌迟的疼痛但是即便是这样,穆锡兰的眼中依然是一种坚定地光芒。

  “对,我是一个贪财的女人,我不是那么轻易就打发走的。”穆锡兰看着萧言寒冷冷的开口,既然他这么说了,说她是一个贪财的女人那么她就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吧,自己呢?无所谓了。

  “那你要多少钱?多少钱才可以将你打发走?”萧言寒突然脸色变了变,原以为他这样说的话,穆锡兰一定会气愤的跑出办公室的但是他似乎低估了,穆锡兰的智商,也有点不了解穆锡兰。

  穆锡兰丝毫没有走的意思,而是顺着他的意思说了下去。

  “你先出去。”穆锡兰看了看站在她旁边的女人冷冷的开口,她是一个善良的人,这一点她自己很清楚,但是她有她的底线,她善良的底线就是萧言寒,如果谁的目标在萧言寒的身上,她就不会给她好脸色看,甚至不会让她有好的下场。

  穆锡兰并不是不会耍心机,并不是她太单纯,而是很多心机她不屑于耍而且她相信萧言寒是不会喜欢一个满腹心计的女人的。

  闻言,萧言寒和女人的脸色全部大变,俩人错愕的看着眼前发号施令的女人,有点不敢置信,不敢相信就是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也可以对人这么命令,也可以有这样冰冷的眼神,不,甚至应该说是复杂,仇恨,或者说是爱恨交织,总是就是复杂的眸子。

  女人愤怒的看着穆锡兰冷冷的开口:“你凭什么在这里,命令人,有什么资本?”

  穆锡兰只是冷眼会看着她,然后冷冷的开口:“凭什么?凭我是他的女人。”

  “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吗?”穆锡兰的话音刚落,女人便借口说道。

  穆锡兰冷冷的笑了笑,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和其他的女人是不一样的,脸反驳吵架都会这么吵。

  “你不是吗?”穆锡兰下意识的反击,她悲哀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虽然猜想他应该不是,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恐怕只有你这种贪财的女人才会做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我可以告诉你,我到底是谁。”女人冷笑了一下看着穆锡兰不屑的开口。

  穆锡兰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落在了萧言寒的脸上,她似乎隐隐间意识到了什么。

  萧言寒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迎接了女人的视线,冷冷的宣告着:“”她是我的未婚妻,张媛媛,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我希望你自重点,不要这么放肆。:

  轰隆,如响雷一般的消息,穆锡兰颤抖着身体,她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不是真的怎么可能呢?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这几天他还要留自己在他的公司,为什么。

  不自觉的,穆锡兰摇着头,不愿意相信,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做出怎样的反映了。

  许久,穆锡兰抬起头,含着眼泪看着萧言寒,冷声的开口:“萧言寒,你说的是真的吗?”,穆锡兰颤抖着身体,她本来是想大声的质问的但是当她看到女人脸上的得意的时候,她突然间觉得,她没有资本没有一点点的资本,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身份质问他,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拒绝自己的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